Actions

Work Header

【叶喻】漫长的一天

Work Text:

叶修从梦境中醒来,眼前是和梦中一样温暖美好的肉体。喻文州被他揽在怀里,光滑的脊背上还留有他昨晚留下的吻痕,暧昧交错,在清晨透过窗帘缝隙照入的光影里,酝酿出温暖又情色的画面。

Alpha和Omega之间本就炙热的情感在信息素的催发下变得愈发浓烈,叶修用唇瓣贴上喻文州的后颈,那里有着属于喻文州的气味,也有他留下的痕迹,空气似乎都被Omega的信息素渲染得香甜。在Omega的后颈落下一吻,又贴着满是斑驳爱痕的肩头轻轻摩挲,即使缠绵相拥一夜也无法填满对爱人的渴望,仿佛时时刻刻都想把人拆吃入腹的渴望。

喻文州退役之前也没少折腾自己的身体,特别他还是联盟中极少的Omega,抑制剂用得多了导致激素水平不稳定,退役之后停了药,每一次的发情期都格外漫长,甚至前期的低烧都会持续很久。但在情事上从来都不知餍足的Alpha并不介意这一点,叶修在喻文州的肩头亲吻着,不知不觉并不像打扰到爱人的亲吻逐渐就变了味道,在昨晚才留下的吻痕上留下更多,甚至分开双唇用上牙齿,惹得沉睡中的Omega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一些。

但Omega的发情期即将到来,天性中对自己Alpha的依赖却让他逃脱不得,反而不怎么清醒的呻吟起来,撩拨得身后的Alpha更加想要吃了他。

揽在喻文州腰间的手来回抚摸着他的腰线,脑海中不由浮现昨日的情景。

 

一打开门便闻到了属于喻文州的信息素,叶修步入客厅的时候就忍不住扯开了领带,已结合的Omega对他的Alpha如此的有吸引力,几乎光是闻着味道就能被勾得进入易感期。

裹着毯子坐在沙发上的Omega显然就是在等着他回家,发情期即将到来的身体有些低热,皮肤有些泛红,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水光。喻文州对着叶修露出笑容,他的半张脸还所在毯子里,露出的眸子压下柔软的弧度,是叶修最喜爱的模样。

聪明的,狡猾的,温柔的,坚定的……在脑海中翻找着形容词,走到沙发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喻文州有些蓬乱的头发,发丝滑过发间的触感太好,让叶修想要顺着这柔软的发丝抚摸下去,向下摸去,去触碰爱人光滑的脊背,腰肢,还有挺翘的臀部。

喉间吞咽了一下,叶修没有避开喻文州的视线,于是光凭气味就勾起了Alpha欲火的Omega像是得逞一般的笑起来,在毛茸茸的毯子的环绕下,让叶修联想到了小狐狸,他的小狐狸。

“很得意?发情期到了不知道发消息给我?”灵巧的手指绕过喻文州有些热的耳廓,被触碰了敏感点的小狐狸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又微微转过脸,让微热的脸颊贴上叶修的掌心,乖巧地蹭蹭。

“还没到,而且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叶修终于忍耐不住的俯下身吻住喻文州的嘴唇,柔软的唇瓣贴合着一触即分,他实在是有些担心自己忍不住,在喻文州的发情期正式开始之前就要了他。

Alpha的信息素让被标记的Omega沉浸在温暖的包围中,叶修却又想退开。喻文州松开手,毯子从他的肩头滑落,他伸出双臂勾住叶修的脖子,伸出舌尖舔过叶修的嘴唇。

“别走,我难受。”

适当时机的示弱让叶修刚刚勉强竖立起来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他垂下视线与喻文州对视,目光却不由自主滑落到他的肩头。

原来Omega藏在毯子下头的身体一丝不挂,遮挡的布料滑落像是合拢的贝壳中露出了珍珠,染着淡淡红色的雪白肌肤滑腻柔软,精巧的锁骨像是能盛住一汪水,胸前粉嫩的乳粒可爱的挺立着,叶修想去吻,去吮吸,去舔舐,去让喻文州的身体在他身下绽放出最美好的模样。

“叶修?”

喻文州的声音里装着疑惑,听起来无辜又可怜,但叶修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他就是一只小狐狸,狡猾无比地抓住了他的弱点,勾住了他的心。

果然,狡黠的狐狸勾着猎人的脖子不放,身子往前倾了倾,毯子再度滑下一些,露出细软腰肢上清晰的齿痕。

那还是前几天叶修留下的,退役后依然活跃在网游里的选手们闹得荣耀大陆腥风血雨,比起朝九晚五的叶修,刚刚退役在家中调养身体的喻队大方的把闲暇时间奉献给了自家公会,折腾的晚了就被叶修扯会床上亲手扒光塞进被窝。不过脱着脱着就心猿意马,低头就咬在喻文州的腰上,把人咬得软了腰连第二日都不用起床。

这么几天还不够齿痕褪去,叶修的目光再三流连,终于还是在小狐狸的努力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喻文州动作自然的靠在叶修身上,却还不够,毯子下光裸着的腿悄悄地伸过来,有一下没一下地踩着叶修的脚,又慢条斯理的往上轻轻蹭了蹭西装裤下的小腿,再往上则被叶修一把摁住。

一手环住爱人的肩膀,一手沿着爱人的大腿往上摸。

“欠干?”

咬住喻文州发红的耳尖,压抑的声音无比直白的宣告着再也无法压抑的欲火。

“别忍了,好不好?”

贴在耳畔的声音带着热气扑上敏感的耳垂,喻文州拉住叶修在他腿上徘徊的手。他们有过很多次牵手,比赛后,比赛前,在无人的小巷,也在万众瞩目的擂台。

“上周的体检报告出来了。”

叶修的手被拉着没入毯子下头,顺着Omega柔嫩的大腿内侧触碰到腿根,喻文州的声音带上几分低喘,抬起眼望着叶修的目光深邃情动。

“我们可以要个孩子了,叶修。”

他们把最好的时光奉献给了荣耀,在电子竞技的舞台上付出了心血和汗水,在荣光散场的时候顺理成章的牵住了对方的手,相约度过今后的时光。

在喜欢上叶修之前,喻文州没想过要一个孩子,即使性别平权已经让他身为Omega可以毫无负担的站上赛场,但他骨子里的倔强和坚韧让他从一开始就忽视了会屈居人下的可能。

但是当世界上最契合的灵魂骤然相遇,余生风雪平淡,此身清贫荣华,似乎都可以只为了一个人,是走走停停,是翱翔天际,都想和他牵着手,一起。

想和叶修要个孩子的念头来的突然,不过是个寻常的早晨,他朦胧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闭着眼睛把他拉进怀里,就像是本能一般的拥抱他,吻他,仿佛那本来就该是他的位置。他突然就心头泛软,又有些好奇,想知道如果他们有了孩子,叶修会不会在第一次看见小娃娃的时候丢脸的红了眼睛,会不会像个傻爸爸似的手忙脚乱,会不会在孩子逐渐长大的时候欣然又失落,会不会……想象的画面充斥脑海,事实上他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未来想和叶修一起去看,去经历,再好好珍藏。

等到老了走不动的那一天,就依偎在一起,一边回味,一边数落他。

“嗯……不过只能一个,我可是,要吃醋的……”

Omega大腿内侧的肌肤柔嫩滑腻,叶修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总觉得像是稍稍用力就会留下痕迹,喻文州已经有些坐不住的倒在他怀里,话语都在喘息中断断续续。

叶修早就在喻文州说要个孩子的时候心软了彻底,满腔柔情晃啊晃的都要沸腾起来。他们总是并肩而行,即使Alpha的本能总是会催促他将Omega保护起来也深深的藏起来,但那可是喻文州啊,那个即使被所有人否定也会坚定不移走下去的喻文州,那个他在青训营里第一次看见,就放不下心了的倔小孩,所以他们牵着手,他们肩并肩。

可是喻文州会向他示弱,会向他撒娇,会在他面前露出柔软的一面,也会主动勾着他唇舌纠缠,勾着他享用他的甜蜜。

“一个,你就不吃醋了?”

低头轻咬了咬喻文州的鼻尖,叶修的手又往里摸了摸,探到了Omega双腿间的一丝湿滑,眼里带了几分促狭。

“想要孩子,也得让我进去了再说。”

手指意有所指的又往里探了探,指尖轻轻撩过穴口就让喻文州抿着嘴唇呻吟一声。叶修抽出手,舔了舔指尖沾到的水色。

Omega的发情期即将到来,Alpha却已经被他撩拨得近乎发情,把人放倒在沙发上,沿着长腿一路亲吻,包裹着Omega的毯子彻底散落开,让他在Alpha面前就像是一份拆封的礼物,温暖,美好,甚至湿润着等待Alpha的进入。

伸出舌尖轻轻舔舐,双唇用力留下吻痕,叶修在喻文州的腿上留下旖旎的爱痕,又在舔上爱人的腿根的时候,毫不犹豫转头将舌尖伸向湿软的肉穴。

喻文州喘息着瘫软了身体,双手无措的抓挠着身下的布料,格外敏感的身体在叶修的舌尖碰上穴口的时候就忍不住的绷紧。舌尖推开穴口,情色的搅弄搜刮了满口的湿意,Omega的身体无可抑制的轻颤,像是下一秒就能被推上高潮。

Omega情动时的信息素溢满了空气,一室芬芳也如同火上浇油。

临近发情期的身体分明已然做好了被进入的准备,穴口紧张地收缩着,被叶修的舌尖一勾,却溢出充沛的爱液,水光映得穴肉粉嫩至极,叶修忍不住摁住喻文州的双腿,用舌尖翻搅着湿热的穴肉,在穴肉恋恋不舍的夹咬里来回舔弄,紧贴着穴口吮吸Omega情动时的淫靡汁水,把往日里冷静温和的Omega舔得浑身颤抖双腿发软,几乎忍耐不住的险些先到一次,才舔着嘴唇从喻文州双腿间退开。

沿着喻文州平坦的小腹向上吻去,在喻文州腰间覆上新的齿痕,连每一根肋骨都耐心的用舌尖轻舔过去,催促着Omega在他身下愈加情动。

“帮我脱。”

染上了情欲的声线沙哑微沉,喻文州被耳边的热气和亲吻挑逗得几乎落泪,修长的手指解开皮带扣,拉住一端扯了出来扔到一边发出声响。

正专心致志在喻文州脖子上印上吻痕的叶修被逗乐了,腾出一只原本在喻文州身上爱抚的手拉住喻文州失了分寸的小爪子。

“你不着急?不知道直接扯内裤?”

他故意贴着喻文州的耳畔笑,一边拉着那只同样修长好看的手就摸进了自己解开了一半的裤子,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勾着对方的指尖在勃起的肉棒上来来回回的摸。

指尖就是Alpha尺寸客观的性器,喻文州忍不住合拢了双腿,却抵挡不住从身体内部涌出的渴望。

“来,继续脱。”

叶修有意延长前戏,也乐意看喻文州一丁点都离不开的样子。揽着喻文州的腰转了个身,换他躺在沙发上。

扯下Alpha的裤子,解放出被束缚在布料里硬的难受的肉棒,Omega无法自持的含住Alpha的性器,用舌尖舔弄前端的小口,收缩口腔吮吸粗大的肉棒。还没有正式发情,却忍不住为了自己的爱人露出痴态。舌尖沿着肉棒的前端舔舐下去,仿佛钟爱似的连囊袋都不曾放过。

终是忍不住,Omega扶着沙发椅背,扶住Alpha挺立的阴茎,抵住了自己的穴口。叶修没给他犹豫的时间,抵住湿软的穴口一挺腰径直插入,看着喻文州跪在他身上,双腿间诱人的小洞将肉棒完全吞没。

Omega的身体为情爱做好了准备,又紧又热湿软热情,些许被撑开的疼痛被满足感取代,动听的喟叹出声,肉穴咬住体内的肉棒连连吮吸,满足感让双腿都有些发软,与伴侣无比契合的身体简直是自动自发的动了起来,以跪坐着的姿势扭着腰往Alpha的肉棒上迎合。抬起臀部让肉棒拔出一些再狠狠坐下,像是在用自己湿软的小洞主动套弄爱人的阴茎。

叶修被喻文州下面的小嘴咬得头皮发紧,垂下视线紧盯着爱人上上下下的动作,他腰间的齿痕隐在一侧像是暗处盛开的花,在馥郁芬芳中化成最旖旎的春色。

骑乘的姿势进入的又深又重,往下坐的时候像是连内脏都能被顶得移了位,连着主动让肉棒在小穴里进进出出了十几次,被坐起身的Alpha抱在怀里狠狠咬住了嘴唇。

不再是浅尝即止,舌尖霸道的分开爱人的唇瓣探入进去,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略过齿尖上颚,吮住舌尖,吃不够,总也吃不够。

喻文州被叶修重新压倒在身下推高了双腿,双唇红肿,拧着眉在身下重重的顶弄里溢出呻吟。

明明即将进入发情期的是喻文州,此时失控的确实叶修,对着爱人双腿间的穴口大开大合的狠狠顶弄,看着那张小嘴吞下自己的巨大,被撑得嫣红吐出淫水,里头这般滑腻水润,让他只觉得要被这柔软的甬道吸得没了魂。

情欲煊赫,下身的顶弄冲撞似乎还嫌不过瘾,叶修再次俯下身吻住喻文州的双唇,恨不得把人揉进怀里再不放开。

停不下,不想停,欲火焚烧了四肢百骸,拥抱着自己最爱的人进入他的身体,狠狠的用力,狠狠的疼爱,一下又一下的逼得爱人浑身抽搐着高潮,仰起的脖子仿佛献祭一般暴露在Alpha眼前,吮咬住Omega的喉结,被Omega下身的肉嘴儿咬得闷哼。

又连着在Omega高潮之后加倍敏感的身体里冲刺了十几下,叶修拔出来射在喻文州腿间。

被肏得红透的穴口一时合不上,泛红的穴口沾满了白浊,喻文州属于Omega的部分不满足于Alpha射在外头,满是爱慕依赖的缠上叶修的脖子索吻,纠缠之间分开双腿让爱人再次进入。

情欲灼烧的越来越旺盛,他们搂抱着在沙发上开始新一轮的欢爱,过了一会就紧紧纠缠在一起往卧室走,根本走不了几步,Alpha就忍不住在Omega湿软的肉穴里狠狠顶弄一会儿,在Omega的喘息和呻吟里交欢一个又一个亲吻,才能勉强挪动步子。等终于挪到了床边,就让喻文州伏在床边继续操干,两人黏糊的像是已经双双进入了发情期,一吻上就分不开。这一回叶修顶弄着喻文州还没打开的生殖腔射在里面,即便没有成结,却还是根本没法分开似的又抱着吻了好久,险些就这么再来一回,最后不得不陷入进入浴室清理,再回到床上相拥而眠。

脑海中浮现出昨晚交欢的点点滴滴,晨起本就不安分的性器贴在喻文州臀缝间彻底硬了,气息不稳的沿着爱人的后背越来越重的亲吻,最后停留在Omega后颈的腺体处用力的嗅闻。

喻文州很好闻,却不腻人,即使在发情期前期信息素浓郁的情况下,叶修仍旧觉得他的爱人闻起来像是雨后的彩虹,沁人心脾。分开唇瓣贴上Omega的腺体,用牙齿轻轻的研磨,睡梦的Omega轻轻战栗着喘息起来。

发情期前的Omega及其容易情动,又经过昨晚彻底的开发,一早上便又湿又热,被Alpha的阴茎沿着臀缝摩擦戳弄,很快就湿软的张合起来。

叶修的手贴着喻文州的腰来回抚摸,指尖触碰着他留下的齿痕,占有欲被满足了一把的Alpha却想在Omega身上留下更多专属的印记。侧躺着的Omega暴露出完美的腰线,叶修流连一番又往下去揉捏起了昨晚已经好好疼爱过的挺翘臀肉,很快就臀肉玩弄的再次泛红,向外捏着扯着露出滑腻的臀缝,勃起的阴茎趁机贴过去,用两边臀肉夹着肉棒来回摩擦,后退一些,前端就正好蹭上湿润的穴口。穴口湿漉漉的张开,饥渴的吸住前端引得Alpha乱了呼吸低喘。

强忍着才没有直接进入爱人的身体,指尖轻柔仔细的按压着穴口,往里探入一个指节,立刻收到了肠肉热情的欢迎,又加入一根手指,Omega的身体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的性爱十分柔软,在睡梦中发出了一声轻哼,即将醒来。

“文州……”

含住爱人白嫩的耳垂轻轻吮吸,叶修把手指从喻文州的肉穴里抽出,依然用性器的前端在他的臀缝之间蹭动。

“文州。”

“嗯……啊!!”

刚刚醒来含糊地回应了一声叶修的呼唤,后穴就被硕大的性器顶住直接插入,喻文州叫出了声,急促地喘息,身体在仓促的进入里绷紧,算是一下子被叶修彻底弄醒了。

“你……嗯……用这样的方式叫我起床?”

身体里埋着的那根大家伙没有急着抽插,喻文州睁开眼睛,回过头去向爱人索吻,努力放松好方便叶修进入。含住爱人的唇瓣轻轻吮吸,舌尖轻碰就勾住打转,诱使他发出绵软的轻哼,湿润的内壁紧紧包裹着粗大的肉棒,随着喻文州有意识地放松,像是一张小嘴似的不停吮吸他,叶修感觉到自己在喻文州的小穴被咬得又粗了一些。大手摁住喻文州的腹部,挺腰往前插得更深,前端顶着喻文州身体内部隐藏的入口蹭了蹭。

“别……太刺激了……啊……叶修……唔嗯……”

Omega的双眼立刻失神了几秒,生殖腔即使还没有打开,只是顶弄着入口处摩擦就让他浑身被致命的快感迅速唤醒,前面都被刺激的挺立起来。光是入口处被摩擦就爽成这样,更不用说Alpha的阴茎插入生殖腔,在里面射精成结的疯狂快感。

“在想什么?”

放开喻文州被吮吸得红肿起来的唇瓣,叶修让自己的老二从爱人身体里稍稍退出一些,发现喻文州的走神,就果断地往里用力顶弄了一下,湿软的肉壁反射性地绞紧,两人同时闷哼了一声。

“想你……唔……”

知道叶修不会对自己简短的答案满意,喻文州努力地调整气息,避免自己的声音彻底被叶修的抽插顶弄得听不出来。

“想起世邀赛的时候……啊……你慢点……嗯……好深……那时候……”

“那时候,拿到世界冠军那天晚上,被我按在宾馆的床上,直接肏进你的宫口……是不是?”

叶修明白了喻文州想起了什么,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疯狂又深刻的第一次,冠军领奖台上的告白,终于放松的神经让发情期来势汹汹,两人就那么在异乡的土地上完成了结合。

国家队领队和队长夺冠后的那一夜实在是疯狂得有些难以描述,饶是喻文州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脸红。长久以来的心仪悸动在叶修向着他伸出手来的时候,就在举世瞩目的赛场中央变成了情投意合。手握冠军奖杯,在亿万人面前被暗恋已久的对象告白,顺利让一直暗藏在心底的情感变得波澜汹涌,连带着身体也向情感屈服,一向引以为傲的理智在情欲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只是疯狂的情潮之外,喻文州记得最深的还是叶修即使在床上也没忘了护住他双手的体贴温柔,还有拥抱着他一句一句坚定深情的,“我不会走”的承诺。长期的激素紊乱让他那一次发情期爆发的太过彻底,属于Omega的情绪疯狂叫嚣着不安和脆弱,叶修抱着他不厌其烦一遍遍的安抚才拉扯着他从崩散的情绪中理出一丝清明。

叶修扶着喻文州的腰让他改成趴着的姿势,跪在喻文州身后,双手握住喻文州的臀瓣,来回的揉捏让含着叶修阴茎的小洞不停收缩。

“那时候你也是这样,翘着屁股让我干你……”

拇指沿着臀缝滑了滑,滑腻的触感带了几分湿润,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之间透入,照亮了Omega的脊背,叶修饶有兴致的看着喻文州的身体,满是情爱痕迹的爱人是他专属的艺术品,也只有他可以给予更多的,更深入的疼爱。

“……水特别多,我用手都接不住。”

显然令Alpha记忆深刻的部分和Omega有些微妙的差别,喻文州被插入的臀部向上翘着,脊背向下弯出一道弧线,显得腰细臀翘,白皙的皮肤染上绯色,被叶修说得有几分羞涩,又有些好笑,凌乱的气息咬唇忍了忍就再也忍不住,毕竟身后的爱人居然说着说着就停下了抽插,那么粗大的一根就埋在他瘙痒的肉洞里一动不动。

“你……动一动……”

“动什么?说清楚。”

Alpha被Omega绞紧的肉穴咬得一阵叹息,还不紧不慢地催促他的爱人将更具体放浪的请求说出口。

叶修不算是个特别强势霸道的Alpha,毕竟他的嘲讽从来都不分等级,甚至敌我不分,只不过在床上的时候,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样能让爱人露出与平时截然不同反应的机会。

比如现在,揉捏着喻文州的臀肉,感受着爱人的身体带给自己的快感,将温热的气息洒在喻文州泛红的耳后。

喻文州既好气又好笑的磨了磨牙,叶修故意把手伸过来抚摸他的脸颊,喻文州却是舍不得真去咬上一口。试图扭腰的动作被叶修干脆的摁住,后穴含着肉棒饥渴的收缩,深处被顶弄过地方瘙痒起来,渴望着叶修更多更深的操干。

“动一动……大肉棒……干我……嗯……求你了……叶修……”

前面的话含含糊糊的有些羞于启齿,最后两个字却清清楚楚,喻文州忍不住用手捂了捂脸,即便以往的欢爱里他们更羞耻的姿势都用过,但开口祈求这一项仍然是让人脸红又兴奋,叶修也是这么觉得。他喜欢在床上逗着喻文州说话,常常撩拨着情之所至喻文州也就没了顾忌,可多少还是会脸红,明明心那么脏的一个人,在他面前却还好好维持着害羞脸红这一点,想想就心动。

“好,干你。”

不再忍耐,叶修握住喻文州的臀肉就开始又深又重地顶弄。

涨得发紫的坚挺不停地肏进柔软的穴口,龟头顶开穴肉插到深处,爱液从穴口被挤出,带出淫靡的水声,抽出时穴肉依依不舍地几乎要翻出。叶修的目光根本没办法从Omega紧紧包裹着自己肉棒的小穴移开,不管做多少次,那里似乎永远都紧致得能把他给夹射,穴肉湿湿黏黏的咬上来迎接他的操干,分泌出淫荡的汁水方便他一次又一次更加深入用力的抽插。

下身被夹得爽快又难耐,叶修感受着被喻文州的小穴紧紧夹咬的快感,握在喻文州腰间的手几乎要把那里捏青,喻文州的呻吟因为他的顶弄时高时低,被不停顶弄的穴口周围一圈泛着水光,随着叶修的抽插还有更多的淫水往外溅出。

喻文州趴伏的姿势有些维持不住,叶修顶弄的太深,弯翘的性器总是能轻易碰到他还没彻底敞开的生殖腔,昨晚才被狠狠疼爱过的肠道又软又湿,快感一波又一波地让他还没有进入发情期就流水流得停不下来,就像叶修说的,怕是用手接都接不住。

偏偏叶修还真的伸手去摸,两人的交合处黏腻一片,他用指尖轻轻戳了戳喻文州被操软了的穴口,喻文州刚刚因为他放慢了操干的节奏而呼出一口气,就因为他这个动作带着轻微的哭腔哼出了声。

“文州,很喜欢?”

叶修带着笑意明知故问,他当然能感觉到喻文州的喜欢,从身体到心灵的,喜欢。

Omega即将发情的身体格外情热,叶修俯下身在喻文州的背上吻了又吻,在爱人发出柔软的轻哼的时候,慢慢地从他身体里退了出来。

叶修刻意放慢了退出的动作,这让喻文州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根把他顶弄的欲仙欲死的大家伙,是怎么一点一点从他的小穴里头抽出的,甚至能感觉到前端离开穴口的时候,湿软的肠肉一点都不想放开似的留恋的吮吸。

“叶修……”

Omega有些疑惑地出声,然后被Alpha用温柔的吻安抚,扶着腰翻过身体,仰躺在床上。他的双腿还向着叶修敞开着,失去了大肉棒充盈的小穴有些不适应的张合着,穴口溢出的淫水淫靡一片。

轻柔的吻落在唇边,脸颊,叶修拉开喻文州遮着眼睛的手,看着他的爱人微微泛红的眼角,下身顶着对方热情的小穴再次插入。

“想看着你和你做。”

他解释了这个短暂暂停的原因,一边还吮吸着喻文州的耳垂。

“嗯啊……叶修……唔……”

喻文州被他带着情欲的嗓音撩拨得心跳如鼓,曾经他不止一次地从耳机里听见爱人略带磁性的嗓音,然后把被撩拨起来的心动小心翼翼地藏起,而现在,他的爱人就用他所有喜欢的方式尽情弥补着那段不够完满的时光。

而过分的是,喻文州根本想不起来叶修有什么是让他不喜欢的。

只是这么想着,似乎就让身体更热情的回应起了叶修的动作。

“嘶……”

Alpha勉强还算克制的动作在Omega的热情迎合下再度失控,顶弄的动作也直进直出的无法控制。

叶修看着喻文州在性爱中失神的脸庞,湿润的眼角,微分的唇瓣,耳边是他不时溢出的绵软喘息,还有他一次次顶弄进喻文州的小穴的时候,那儿无法掩盖的淫靡水声。

要命。

喜欢这个人,真是要命。

唇瓣再次贴合在一起,情动地彼此纠缠吮吸,下身的交合却越来越没有章法节奏,深入的顶弄让彼此都畅快到了极点,喻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叶修再次肏射的,甚至后面也在一次次的小高潮里泛滥成灾,他都觉得就算发情期没到,身体里的隐秘的入口也能被叶修生生给操开。

 

这样的想法没持续多久,因为等二人转战到浴室的时候,Omega的发情期终于到了。喻文州身体发软的靠在浴室的墙壁上,浑身的信息素像是无形的炸弹一般轰然炸裂,理智逐渐向情欲彻底倾斜,双腿发颤,被叶修操弄了一个多小时的肉穴滴滴答答的流着淫水,激烈的收缩着想要Alpha来填满。

叶修也没有好到哪里去,Alpha第一时间被自己的Omega引着进入了易感期,之前的欢爱全成了开胃菜,却没法让他感到满足,情欲叫嚣着更多更多,只想把属于自己的爱人从里到外疼爱个彻底。

他们需要更多的亲吻更多的拥抱,当然还有更多的交媾。

易感期的Alpha在自己的心爱的Omega面前根本就是野兽,根本顾不上喻文州是不是才被他好好的操完一回,拉着Omega的腿就抵着乖乖张开的穴口捅了进去。事实上喻文州也顾不上,发情期让Omega除了欢爱再没了别的念头,后背就贴着磁砖,却丝毫感觉不到凉,热,一层一层的热把他浑身都裹在里头。Alpha拉着他的腿在他身体里野兽一般的挺动腰身,他就伸手揽住Alpha的脖子主动吻上去。

Omega的舌尖被Alpha吸得发麻,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口边溢出,谁都不去管,Alpha吻了一阵,低头又去咬Omega的乳尖,牙关合上吮咬着像是要从里面吸出奶水来。

胸前被咬着,下头又被狠狠抽插,喻文州无力地靠着墙,嘴边是再忍不住的浪叫。

“好舒服……啊啊……叶修,再,唔咬这边……啊!!”

“……太大了……里面……又肏到了……还要……叶修……”

“要……又要被操射了……呜……”

平时除非彻底情动,还要叶修哄着才会红着脸开口,发情期的时候根本就是不管不顾,除了情欲的快感什么都记不得了,被叶修勾着腿就扭着腰胡乱的淫叫。

Alpha疯狂的挺动直接把人肏射了,野兽一般的情欲才缓解几分,抽出肉棒,手指钻进穴口挖了挖,被顶得合不拢的穴口张张合合的往外流着骚水,Alpha一下子沾了满手,送到Omega嘴边就让他舔,等Omega乖乖伸了舌头,又用手指夹住舌尖,勾出十分的意乱情迷来才罢手。

抱着人坐进浴缸里,刚刚被肏射一回的喻文州浑身发颤,叶修又把阳具送进小肉洞,无时无刻不想被填满的小穴就一张一合咬着肉棒,Alpha粗大的阴茎被里头的软肉卡着都快拔不出来,摁着腰抵在里头狠狠操几下,肉穴就湿漉漉的喷出一股子淫水,Omega闷闷的呜咽几声,又软在Alpha怀里亲亲蹭蹭个没完。

发情期的情欲根本不是一时三刻能缓解的,叶修抱着喻文州继续挺动,射精对于发情中的Omega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后头的小高潮倒是让Alpha的阳具被泡的很爽,但Omega最想要的还是Alpha能肏进生殖腔里把里头射满。

Omega的腰软的厉害,但交合的欲望如此强烈,扶着Alpha的肩膀就自己在Alpha身上上下动着腰,还挺着胸让Alpha咬自己的乳头。

浴缸里逐渐装满了热水,喻文州咬着牙往叶修的阳具上坐,插入的时候带入热水,像是能被龟头戳弄着送到生殖腔里去,逐渐打开的宫口被龟头轻轻一顶就喷出一股水,烫的喻文州忍不住想要尖叫,里头湿的厉害,肉穴也又酥又麻,肠肉被刺激得发热,越往里顶越有感觉,一下子高潮的时候,后穴里又喷出一股骚水,浑身都抽搐起来被叶修用力抱住,激烈的高潮之后喻文州双眼都失去了焦点,被叶修咬住红肿的乳尖却又哭叫起来。

这下轮到叶修,喻文州胸前的乳粒被他玩得红肿的像是再被吸一下就能破皮,信息素纠缠在一起逼得他们只能不停的做爱,叶修伸手揉捏着喻文州的臀肉,自下而上的姿势也丝毫不耽误他肏弄喻文州,Omega的哭叫呜咽都零零碎碎的被顶弄的不成句子。

等他们从浴缸里出来的时候,浴室满地都是水,揽着腰跌跌撞撞的走,叶修又舍不得从喻文州身体里出来了,干脆边走边干,等贴上镜子的时候就压着喻文州让他看自己的淫态。

浑身都是湿的,分不清是汗还是水,情热包裹着理智一丁点都冒不出来,就算能清醒一些也没有用,太想要了,太想做了,浑身发热的像是能被情欲烧成灰烬,喻文州趴在镜子上倒还觉得好受一些。视线落在镜子上,镜子里的Omega被干的浑身泛红,唇瓣分着被身后的人操得发出高高低低的呻吟,一下顶的狠了就仰着脖子哭叫,偏偏一点舍不得身子里头那根大肉根,收缩着下头的小嘴一点舍不得他出去,他往后退还撅着屁股跟上去,等被操进来了才满足的叹息。

鬼使神差的,喻文州伸出舌尖去舔镜子里淫乱的自己,叶修看见了哪里还忍得住,捏着他的下巴就让他转过头来再度吻上去,于是又是好一阵厮磨亲吻。

发情期里的Alpha和Omega做起来没完没了,生殖腔打开的那一条缝被Alpha压着磨了又磨,两个人胯间又湿又黏,叶修肏喻文州一阵就得让肉棒抽出来一点,好让喻文州浑身战栗着从后头喷出些淫水,然后再送回去开始下一轮的交合。

叶修也舒服,Omega全身心的依赖和放任最让Alpha满足,他贴着喻文州喉结的腺体张开嘴一下下的轻咬,尽情在喻文州身上释放情欲,下身被紧致的肉穴咬得舒爽得要命,哪怕偶尔抽出来也要顶着柔嫩的腿根磨上好几下才插回去。喻文州的臀肉被玩得有了青紫,大腿内侧也都被磨红了,Alpha爆棚的占有欲根本没有尽头,昨晚留下的满身痕迹也都要再被覆上新的一层。

喻文州实在维持不了站立的姿势,要不是被叶修揽着他早就滑到地上去了,叶修狠狠操听他一顿才勉强把阴茎拔出来,抱着人出了浴室。

没来得及到床上,叶修踩到地毯上就把人放了下来,反正只要不会伤到人就行,拉开喻文州的双腿就又顶了进去。别说是叶修,喻文州也受不了,Omega的本能能把人逼疯,这么一会儿没了叶修的肉棒,他的小穴就瘙痒的要让他哭出来。

根本顾不上浑身都是水,喻文州缠上叶修的腰被叶修顶得浑身都舒服起来,快感一层层的累积,叶修伏在他身上亲了又亲舔了又舔,完了还在他肩膀上添了几个牙印。

Alpha的肉棒一直在努力往生殖腔里戳,他们都知道进去了才是最让人舒服的,但即便是发情期,即便不是第一次,那条缝也才能再一次又一次的交合顶弄里逐渐打开,能够容纳Alpha的肉棒。

龟头顶开宫口在生殖腔里成结,喻文州早就不知道被叶修操得下头喷了几次前面又射了几次,身上黏糊糊的,连身下的低头都湿了一大块。但是那都比不上此时深深埋入体内射精的肉棒,喻文州这会儿动都动不了,叶修的肉棒插在生殖腔里一股一股的射精,精液灌进身子里头刺激的喻文州整个人都痉挛起来。他张着嘴双眼失神,在快感中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性器抵在Omega身体里最软嫩也最私密的地方,内壁的压榨让叶修也爽的浑身冒汗,紧紧抱住自己的爱人感受极致的快感,埋入喻文州颈间让Omega的信息素灌满鼻腔。

高潮过后的Omega彻底脱力,被Alpha抱着请洗完了也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直到陷在柔软的床榻里才睁开眼睛看着他的Alpha,虚软的手抬起来等着被Alpha抱进怀里。

只是一波情潮就让两个人胡来成了这样,叶修拥住发情期中格外绵软的爱人,拿起床头小冰柜里早就备好的牛奶一口一口喂给喻文州,喂完了将剩下的一饮而尽,才抱着人滚进被窝里睡上一会儿,在下一波情潮来之前储存体力。

漫长的发情期,还远没有过去呢。

END

 

设定O不发情生殖腔不会打开,即使和A做爱也不会在里面成结,发情期会让自家A进入易感期,然后就……
算私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