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last night

Work Text:

里昂轻轻动了动手臂,但眼睛还闭着,今天是休息日,他放纵自己的大脑陷入新一轮睡眠。托毛茸茸床伴的福,这周的睡眠质量相当不错。一双结实手臂牢牢环住他的后背,驱散了午夜的冷意。
不对。
他猛然睁开眼睛,视野里是一片紧实的肌肉。毋庸置疑,一具成年男性的身体。
里昂·威廉姆斯动用他全部的冷静才没有大叫出声。为什么他的床上会有一个人?还是一个起码没有穿上衣的男性?
他被紧紧地抱在怀里,连手臂都移动不了,只好用肩膀顶顶对方:“嘿,嘿,醒醒。”
陌生人扣在他身上的手动了动,松开了。里昂连忙撑起身体,却被大力钳住肩膀摁回床铺。他抬头看清这名男子酷类大猫的银灰色发丝,紫红色的眼睛上留着一道狭长伤痕,和大猫并无二致。
银色缅因的床伴不知为何变成健美有力的青年,本应是毛茸茸的抵蹭转为另一种意味的触碰。接着,里昂的脖子被舔了一下。
“!”
他手脚并用挣扎,但那双手臂犹如钢铸,越是挣动收得越紧。温度略高的肌肤贴着一层布料,传递着爱欲的信号。人形的野兽用利齿和舌头寻找着适合下口的位置,先是颈部,然后是胸口,旧睡衣是经不起他撕扯的,轻易就碎成片缕。一阵温热呼吸落在上面,里昂就感到乳尖挺立起来。
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骑士拼命转动脑子,又轻易被吮咬的刺激打断思考。
“不……”他微弱地说,银色脑袋在胸前又吸又咬,甚至轻轻叼起乳尖往外拉扯,让他下腹一阵抽紧。不知何时晕出湿痕的裤子抵在对方腿上,这样近的距离下根本避无可避。他感觉到对方停了下来,松开了手,连忙曲腿往床头退缩。
这真是个天大的错误。
银发青年正正抓住他的裤子,好把它扯下来。里昂半勃的分身在充溢着荷尔蒙的空气中微微泛着水光,有力的手按住了他的腿,鼻尖凑近了嗅来嗅去,让它翘得快贴上小腹。
“你放开……”里昂抻直了手臂却根本推不动他的肩膀,黑暗中,湿而热的感觉扫过最敏感的前端,那一刻他像被人打了一拳,眼前雾蒙蒙一片,靠在床头微微发抖。对方的舌头仔细地舔尽溢出的淫液,探弄到更下方的位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言自明,隐隐发麻的手指根本无力阻止。

背部紧贴着胸膛,手腕紧扣着手腕,热气蒸腾在额间汇成汗珠,滑落,滑落,滑落——
“呃!”腹中传来的酸软快意把他从思绪的角落里扯出来,眼眶在发热,身体已经绷紧甚至僵直,情欲的浪潮几乎要把他冲垮。过了很久,也可能是几分钟,他再一次痉挛起来,前面流落一点稀薄 的液体,却还能从颤抖的后穴中获得刺激。里昂尽可能保持不动,刻意放缓呼吸,指望身体或许就能从这样的放纵中冷却下来。
不幸的是,银发青年充满存在感的部分并没有释放。里昂无力地被翻过身来,放趴到肩头,承受着再次开始的顶动。他辛酸地忍耐着汇集到连合部位的热流,肌肉不显的臀部被厚而热的手掌揉来捏去,腹中的触感更加鲜明,进出的部分粘上晶亮的水液。青年甚至没有试图抓紧他,只是靠着床头快速地颠动,坚实的大腿肌肉拍着他的屁股,每一下都重重碾过他最脆弱的腺体,享受甬道顺从的吐吸。里昂胸口发堵,嘴唇微微颤抖,舌尖发麻,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内部被激射的体液大力冲击,一下一下吮着半硬的热物。
连挪动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转动了一下脖子,靠着对方的胸膛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