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权引】🔞log

Chapter Text

裴茗皱着眉头,道:“奇英,你的手劲太重了,记得要轻,就像掂起一根羽毛一样轻。来,你在自己的袖子上试试,只能划一道痕。”

权一真依言做了。裴茗道:“记住你现在的力道。习武以外之事,你可能不屑下功夫,但是若要让对方高兴,这些都是基本中的基本。……不可,你刮痧呢?不是抠,是推,不要用指尖,得用指腹,不然就要见红了。……指尖是对方舒爽了才可以上的。不过,还是得当心你的指甲。”

引玉准备推门的手一抖,他屏息,脚不沾地的溜到下风处,又听权一真道:“要是他想跑,我该怎么办?”

“没有品尝过这滋味的小傢伙,害怕想逃是正常的。你堂堂武神,要法力干嘛用的?……哦豁,我忘记你只会用轰的。”裴茗似乎拍了拍自己的身体:“抓这里。有些小野猫爱挣扎,你不能伤了人家,这里肉多,没有关节,凭你的手劲,他绝对挣不开的。”

引玉捂着嘴。

裴茗在给他纯真的师弟灌输什么乱七八糟的知识???

他正待冲进去抓个人赃并获,却又听见:“不过,要是真跑了,那就让他跑,穷追猛打的男人不受欢迎——跑了你再来找我支招。动作别慢下来,你这样抓不住人家七寸。虽然我不在行这口,道理总还是通的。”

不在行是什么意思?裴大种马也会不在行吗?引玉心念电转,得出了一个更可怕的结论。

“打圈,对,差不多了就两根指头一起上,用指腹推开,这时候可以开始用力了,但是还不能用指尖哦。”裴大种马道:“指尖是水够多才可以……”

门嘭的被踢开了。

引玉戴着面具风度翩翩地站在门外,就好像踹门的不是他似的:“日安。啊,裴将军也在么?”

权一真往前跑了一步:“师兄!”

裴茗极其自然地笑道:“引玉殿下!好久不见,听闻太子殿下生辰将近,鬼市上下忙得很,血雨探花捨得让你放风呢?”

引玉大方应道:“太子殿下恩泽百世,这是应该的,大家也忙活得高兴。——对了,裴将军这是找一真有要紧事么?可真不巧,我还是择日再来吧。”

这是以退为进,若是裴茗心虚,顺着引玉给他挖的坑跳,马上便会东窗事发。不料裴茗摆手道:“哪里是什么要紧事,只是奇英有事指教,我随意指点一二罢了。”

引玉道:“哦?”

言下之意,他有事不来问我这个师兄,却要特意请教你,以权一真的脾性,这真是好合理啊。

裴茗道:“这个嘛,说来真是不好意思,引玉殿下应该有所耳闻——在下闲时,也养过猫猫狗狗。”

“……?”

“奇英下凡时,在路边捡到了一只幼猫,满身泥泞的,好不容易才洗干净,不过耳朵貌似被泥水堵了,听不见声音,这不,我给他说说洗猫手势呢。”

引玉狐疑地看了看权一真,他全程不插嘴,就冲着引玉摇不存在的尾巴。

权一真的行动难以预测,抓过泥浆里的虫子也拔过师父养的千年灵芝,引玉一时无法判断真伪,不过权一真的眼神还是一贯的清澈。

引玉心里一软,不自得选择了偏坦。

裴茗又道:“小傢伙现下养在凡间的奇英殿里,引玉殿下得了空,可以去看看。”

引玉跟奇英殿的信徒总是哪里不对盘,又怎会去,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礼貌道:“有机会的话。那么,不打扰两位,一真有时间去太子殿下那儿一趟,他有事找你呢。”

权一真摇尾巴不答话。引玉告了辞,便跳下凡间。他抚了抚胸口,暗道:“一真虽然老几百岁了,不过他不识人间俗事,又怎么可能跟那种马对得上线。”

他摇了摇头,便把这事忘了。

待引玉离去,裴茗这才撕了权一真背后的从命符。

权一真被闭了半天的嘴,开口劈头便是:“我没捡猫。”

裴茗悠悠道:“不刚走么,这小猫咪不好糊弄啊。奇英,你看等下就让信徒抓一只奶猫养着吧……不养也无妨。反正,总会穿帮的。哎,我得先跟血雨探花打好关系,日后人家爱将杀上门来,出师也不一定有名嘛。奇英,哪天你下手了,记得跟我通个气啊,”他坏笑道:“我这是在用生命支持你的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