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烈光

Chapter Text

十七岁是让人嫉妒的年纪。
在撕开来自“塔”的邀请函时,堂才真正理解了这一点。
“啊——”少年在客厅里撒疯乱蹦。
“鬼叫什么呢。”母亲擦擦手从厨房里走出来,“还想不想吃饭了?”
“不吃了!”堂把手里的信封随手一抛,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房间。
“这孩子……”母亲叹了口气,走过去捡起落在沙发上的信件。一行行地看下去,眉头越皱越深。
她早就料到了这一天,只是当它真的到来的时候却又如此难受。
这个世界存在着哨兵,向导和普通人三类人。大多数的人的一生会在成年以前决定——能力觉醒成为哨兵或者向导,进入“塔”进行训练,或者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忙碌一生,维持着社会的正常运转。
但“塔”太过神秘,以至于除了进去的人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而进去的人也再也没有出来的。社会上广泛的定义是一个控制哨兵向导能力的政府组织,因为这两类人虽然稀少,却有以一敌百的能力,若是不能放在眼皮底下则太过危险。但对于热血上头的青少年则有一番别的意义——电视里常常会播放着哨兵向导在前线作战的公益片,以提高“塔”的形象,减少人们对这些异类的敌视心理。
堂从小就是崇拜着那些强大哨兵中的一个孩子,而在两周前,他也如愿以偿地觉醒成为了一名哨兵。在他人看来这是天赐的礼物,在母亲看来却并非如此。
她望向某个紧闭的房间,那扇门已经有两年没有开启过了。
堂的姐姐,光,两年前觉醒成为一名向导被“塔”直接接走。在与接送人交流的只言片语中母亲了解到现在“塔”对向导的需求量极大。因为相较于拼身体的哨兵,善于精神控制的向导如果不进行高精度的训练,不但会伤害到搭档,甚至还可能带着大量的哨兵一起策反。哨兵如果不归顺“塔”在白噪音的保护下生活,很快就会被巨量的信息逼疯。但向导即使是伪装成普通人也很难被发现。
“还是普普通通的好。”司机最后吐了个烟圈,望向她家门口两个依依惜别的孩子,“这一送进去,也许哪天就名扬万里,也许这一辈子再也不见。”
望着汽车远去扬起的烟尘,那时候的堂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妈……”
“怎么了?”
“姐姐比我先一步觉醒,但我以后肯定会成为最厉害的英雄!”
他的母亲久久没有说话,转过头来看着孩子时,堂不知为什么她的眼角有泪花,“妈妈相信你。”
而现在到了做出决定的时候。
梦想成真的堂兴奋地给他的各个好友打电话炫耀,被嘲讽了一通后又收到真挚的祝福。他要趁着现在玩个够。进入“塔”后对外通讯就完全断绝,这意味着他很难再次收到关于这些人的任何消息。光在两年前离开后他们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堂此时竟然已经记不清老姐的声音。想到又能见到亲人,他期待万分,
但这意味着他可能数十年不能再见到他的母亲。
等热血退去,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的堂心情沉重地回到客厅,却发现母亲在收拾他的行李。
“电话打完了?吃饭吧。”
“妈……”堂开口的时候就已经要哭了。年轻时风华绝代的大小姐如今眼角挂上了皱纹。她已经失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而现在要失去第二个。
“还说什么呢。”她在笑,“妈妈相信你啊。”
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伤,冲上去抱住了这个将他迎来这世间又送他远行的女人,堂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比她高了这么多。
“我向您发誓,我会成为最强大的哨兵。”
保护好我身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