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在逆行千米后掉头的单车

Work Text:

.电影世界
.一个私设:在复联三洛基离开前,两人的性爱一直由洛基主导(前基锤私设)(并且设定他们从雷一开始没有在做过爱)

索尔在床上喊了洛基一千年哥哥。现在,他要在床上床下都做哥哥。
疼爱入骨的弟弟第三次离开,而他他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死死抓在手中。
爱情的主导权,从不能单单属于一方。

千年前,阿斯加德金宫。
洛基说,性与爱的交融乃是世间至高的愉悦。
索尔说,好。

千年后,荒星下的天空。
洛基说,一切仍未改变,包括至高无上的爱。
索尔说,“不好。”

他终于在宇宙中找到了自己的兄弟。

在开始,索尔想过,哪怕是垃圾堆里,甚至是一片残渣,他也想去找洛基。
他借了火箭的飞船,虽然不知道那只小兔子会不会同意。带着绿色的眼,手里是雷霆战斧,怀里的感情满是热爱和深炙。可他却找不到太多的东西,比如美酒中再不会爬出的小蛇。

很快他就发现他错了,在酒杯的支撑玻璃上盘踞出两条青色的小蛇咬紧他的手腕,尖牙有一根刺入他的筋脉,贪婪着吸血的模样竟不像一条他喜欢的蛇。

酒吧里是刺眼的霓虹灯,宇宙新星区的花花绿绿糜烂着人的脸。而第三次的旅程终落下帷幕,他今天也没有找到。

所以来到了这算不上破落的酒吧买醉。灭霸带来的战争仍未解决。只是一切都僵持在这个糟糕的结算点上,不上不下,脱离悲伤甚至是说不清好坏的时间里,今天也没有找到洛基。

灰烬何时回归?而他的洛基会一起回来么?
他的眼前,是两条嗜血的蛇,眼前恍惚茫然。

“雷神索尔,震慑黑暗,阳光能否洒满人间?”
他的下巴被抬起,口中塞上一块柔软白布,眼前黑蒙蒙一片,他拿自己的胡茬揉了揉抬起自己下巴的手。
一如既往,纤细,滑腻,有着淡淡的香气。

“你果然活着。”
“我当然活着。”

不死的神,不灭的爱。可他不在心甘情愿。
骗了他三次,第三次。

他就知道,那个狡黠的绿眼睛总愿让他体味失去的撕心裂肺。没有以前那种原谅。不在原谅这个混蛋,没有可能,反正这时间过了千年,这十年的事情太多太糟糕。

索尔在床上喊了洛基一千年哥哥。现在,他要在床上床下都做哥哥。

雷电不单单震慑黑暗的污秽,亦要震慑他所想要支配的臣服者。

他嘴里咬着白布,眼上蒙着眼罩,那双灵巧细腻的手游走在他身上每一处的敏感部位,轻易的用这小把戏玩弄的他梆硬。

他弟弟总有这些独到的手法,在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哦糟糕,他们要算得上有几十年没有体味过性爱了。在阿斯加德炸掉那晚,他们调情,连衣服角都没有乱,袜子都没脱下来的时候,灭霸就打扰了他们的久别重逢。那个时候,索尔还并未想过抓到洛基,他仍然希望在自己的一味纵容下能留住爱。可是他没有留住。

总是纵容迁就的人会在爱情里慢慢抬不起头,然后打一场败仗看着朱砂痣被人剜去,原来他不懂,他要的,是要牢牢抓在手心才的得到的。

从一开始他就料到那个混蛋不可能真的那么容易去死,可是他等了一天又一天,洛基仍是没有来找他。他是曾经百年前被玩弄的满脸鼻涕眼泪,可不代表他会有什么失宠妃嫔的悲伤春秋。反尔属于雷神索尔的,是一场僵在脑头的愤怒。
他不乞求洛基的回眸,他会把他压在身下禁锢怀中,他要撕去男人桀骜的脸皮,他要得到。

那块咬着的白布被拿了出来,一片冰凉的唇瓣贴了上来,舌头算得上温暖,绞着他共舞,他们太久没有接吻,这件事情做起来竟有些生涩,却依旧是蒙着甜蜜。
在洛基的舌头即将离开时,他咬上了一口。绝对是微微发狠的一口。

“呲……”
邪神看不见眯起的眼眸,没料到一直纵容迁就自己的兄长想些什么,他就像千年前一样,抓着哥哥的头发,在耳边低声调情,
“你可真是迫不及待,宝宝。”

索尔早就迫不及待,甚至可说是兴奋且不自知,他大大方方展露身体,健壮的肌肉裸露在弟弟眼中,柔软的胸肌和上面深红的乳头都在诱惑洛基立马咬上去。

那副模样真的太辣了。

像几百年前那样,洛基他还以为自己的哥哥会张开双腿,流下口水喊着洛基求饶低喘,所以他习惯性的一口咬了上去,手顺着腰线按着肌肉下滑打圈的揉捏。回报他的,也是火辣的热吻,和不安分的全是小动作。

他隔着衣料去挑弄那枚阴茎,他所熟悉的,膻腥味的一块庞然大物,在无数的过往中,他把玩过,舔砥过,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含住那个东西,让那种久违的气味弥漫自己的口腔。

让那个“庞然大物”完全的被驾御在自己的
想法之中,支配哥哥的感觉让他爽上天灵盖,叼着咬着,看着Thor脸上因为愉悦所沉浸其中表情,Loki斜着眼眯他,Thor轻仰着头,却在下一秒做出了出乎意料的事情。

他微微抬起了自己的胯骨,巨大的阴茎还在弟弟口中,这动作直接让那个已经填满Loki口腔的肉棒更深入了一分,Thor确信自己顶在了Loki的喉头,他能看出自己桀骜的弟弟被他顶的有些措手不及,可他没有停下,而是更进一分,又向前顶进一步,Loki直接就因为实在吃不下去,吐出了那枚阴茎,咳咳咳的呛到,按着兄长的大腿喘了半天,嘴角流下淅淅沥沥的口涎,看这面前的阴茎死死抓住,另一只手窜起一般的扽住Thor的头发向后压去,“你想死么?!”

绿眼睛里面灌满了毒素,仿佛要杀了身下人,而索尔却毫无闪躲之意的盯死了洛基,那深海般的蔚蓝好像隐藏着可怕的雷神之怒。

索尔咬牙切齿的问,“你,想,死,么,?”

那种凶狠,恍惚间吓得洛基有些摇摇欲坠,他的哥哥明明在千年里都是床上的一只软兔子,只会在做爱调情时求他……哪里不对,这样的索尔,莫名的,令他有些惧怕。

洛基抓紧了自己身下压着的男性头发,他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慌乱和担忧流露太多,双手提着那些已经短了很多都头发逼迫着索尔仰起头来,直勾勾的,咬上那两片嘴唇。

他不知道说什么,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奥丁家没有公开布诚的基因。

而在这个吻逐渐加深的后期,索尔的舌头宛着洛基狠狠纠缠,带着那副势必要得的气势去榨取着洛基口腔里的津液,直到把洛基吻到晕晕沉沉,他不得不休,直到能感受到洛基的舌头已经麻木软疲的跟着他的节奏摇摆,索尔才停了下来。

他的阴茎硬的发涨,弟弟正因为刚刚的吻,另有失神的跨坐在他身上,索尔被束的双手摸不到洛基的屁股,但他想哪里一定是弹性十足,手感极佳,而他马上,就要把这根涨疼火热的硬屌,捅进那个他还没搓揉过的屁股。

占有,完全的,淋漓的,疯狂的,就像洛基千年中所做过的一样,他一样要占有他。
必须得到,这是新王成神之时,留念心中未完成的神愿……当然,这也即将完成。

在洛基还没有彻底从迷乱中回神,嘴里还念着“你今天主动的简直诡异……”时,细小的雷电电流撕烂了枷锁。

诡计之神的感知力太过准确,主动到诡异的索尔.奥丁森轻易的挣开了那本就只为调情的枷锁,然后十分郑重的,双手掐着那个细腰干,抱起一点,狠狠的向自己的阴茎埋了下去。

“F**K!!!!”

洛基在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从未有过开拓的后穴,且索尔算不上熟练的方法,让那根阴茎根本就不可能顶进去,索尔知道他有些操之过急,可是看了看洛基现在的状态和表情,好吧,还算可以,他让洛基意识到了。

洛基表情呆滞的虚趴在他的身上,索尔刚刚都动作和脸上挂着那一抹邪笑,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他的哥哥,一向在床上迁就他顺从他的索尔,要操他。

这个认知让邪神出了一头的冷汗。

“别别别索尔,你知道我们一向不是这么分配的……你不会喜欢的……”
花言巧语的银舌头仿佛被敲断了,天啊看看那个现在正兴致勃勃的“大家伙”,那个粗度长度怕不是会把他捅个对穿?索尔一向在床笫之间迁就他,他不用害怕……

低沉的磁性嗓音响起来,索尔抬起了洛基的下巴,直视的郑重中带着深情,“如果我这次说不呢?我亲爱的弟弟。”

洛基把手伸到了后面,抓住了那根正肿涨着的阴茎,那个大家伙他很熟悉,尽管有十几年没碰过,还是一样灼热,甚至更大了。

“如果你不满足,我可以用嘴帮你,索尔,你会喜欢的。”

“我想我会更喜欢你这里。”
“洛基,你说过的,这,很,舒,服。”

索尔把洛基压倒在一旁的沙发上,他优雅的弟弟还是一身黑西装,带着绿色的丝线留下的金饰。纽扣系的严严实实,等待着被脱下。

“不不不,索尔,我的好哥哥,快停下。”
“我说过不了,我的好弟弟”

没办法了,洛基知道他现在无论做什么索尔也不可能听进去。可是,他要是会乖乖躺下,他就不叫洛基了。
小刀划在两人眼前的时候,雷电冲着他的腰窝狠狠一震,下半身瞬间的酸麻让洛基双手脱力,双刀咣当一声的就掉在了地上。

“你就不能老实点?”在洛基脱力的时候,衣服扣子被从上到下一粒粒的解开,白净的胸脯,粉平的乳晕,心脏上面的一道长疤。

长满老茧的手曾上那条丑陋且不合宜的伤疤。索尔压着自己无力反抗的兄弟,眼前弥漫了一层水雾,他的指尖微微发抖,一滴眼泪滴在洛基的皮肤上“所以……你是真的,死过……?”

绿眼睛看着那张脸,扯掉了自己脖子上的那条丝巾,哪里有深深烙印在上面的指痕痕迹,洛基捧住索尔的脸“那你猜,我死了多少次?”

还有彩虹桥下的那些生不如死,这一生也不会让你知道。

索尔抱紧了洛基,双臂环的太紧,甚至紧到了洛基有点微微的咳嗽,索尔说,“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手指按上两枚乳头,索尔在这一方面的经验并不丰富,他回忆着在几百年前弟弟是如何来付诸的性,在这几十年里,索尔并不是没有和女性做过爱,在潜意识里,他十分清楚,他永远也不能把洛基,当成娇弱的女性来看待。

那对他的弟弟来说,是一种绝对的侮辱。那怕他并没有哪些意思,只是因为洛基是罕见可以改变性别的神族,所以在这一方面,洛基敏感细腻的可怕。

他知道他要的是平起平坐。

阿斯加德神族总是学什么都很快,仰仗着回忆,再一会儿里就把洛基按的有些面色潮红。在他架起弟弟的双腿在肩上时。

洛基问他,“索尔,你疯了吗?”
索尔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他比任何一刻都郑重的,凝视着自己的兄弟,索尔说“我要操你。”

不是我想,不是能不能,甚至不是一个疑问句,只是简单的,我要。对即将付诸行动的事情,做了一个简单的陈述。

索尔的双手紧紧的压着洛基的肩膀,他抑制着自己,不会再从指尖发出微小的电流,仅仅是用力量将洛基压倒在沙发上,然后双手下移开始脱那条裤子。

两条白腿上,只剩一条子弹内裤。一根发紫红色的阴茎在里面已经勃起,看起来张牙舞爪。索尔问他,你是不是早就硬了。

洛基抓住哥哥的手,抚摸上那个已经胀得发疼的地方。
“从看见你就硬了。”

他没想到索尔轻轻掐了一下哪里,就低头直接吃了进去。口腔内滚烫的温度,害的洛基两腿蹬抖,舌苔在经络上打转,索尔含着那个龟头,冲着玲口吸允,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件事情,在大脑里死死地搜寻着,能让洛基更舒适的敏感点。

索尔啧啧的舔弄,舌头从阴茎下移舔到穴口,这是他从未做过的,回忆这往事向着洞口轻轻戳刺,衬平条条褶皱,胡茬摩擦着两片臀瓣,摩擦到有些红肿。

洛基被舔的下身发麻,双脚脚踝被死死抓紧,双腿大开,周身赤裸的无法扭动,只有背部微微用力才挺起了一点身子,索尔恰恰在这时候低了低头,正巧的被两人碰在了一起,唇尖吻上鼻子,瞬间竟让从不纯情的邪神也羞红了脸。那种砰砰直跳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有些害怕,洛基手下发力,召出了一到魔咒,却被人彻底结结实实压倒在沙发上。

那到魔咒,来的太突然,也让索尔感到了恍惚,没有回过来神的时候就劈下了一到新的惊雷。满身的唾液痕迹导着细小的电流满布了他全身,伴着“啊!”的一声,开始剧烈强劲的抖动,整个下体开始发麻,从玲口淋淋的流出粘腻的水,嘴角也挂着口涎。双目失神的望着上面的金发兄长,突然就失声哭了出来,反手一推便怒吼了一句:“你到底有完没完!?”

那两只漂亮的玻璃眼珠里含进了眼泪,却瞪圆了,烦躁的邪神彻底被逼急火,电流的刺激和刚刚性事的刺激,搞得他浑身歪歪扭扭的走不稳当,却一样是靠在了床上斜坐,随手就倒了杯酒。

美酒入喉,却心头憋涩,洛基随便斜了一脚的蹬上追过来的索尔,却又被抓住了胳膊,这次是彻底的被压上了床。

“索尔……?”
“我在。”
“我真的不想……我怕,索尔,我怕。”
“不怕,哥哥在。”

恍惚间时间好像回到了百年前。那些宫殿外的雷电,走散一人时的孤独,面对恶鬼的恐惧。

他期待的,“哥哥在”。

洛基从没想到会有一天坐在索尔身上,用下身吃掉兄长阴茎的这一天。那根东西确实大,他嘴角的喘息声细碎却诱人,眼里也渐没了焦距,浑身舒适了起来。

“好舒服,哥哥,慢,慢点…”

他是个爱舒服的人,身体重插着那根阴茎驰骋,也是十足的舒服,眯眼向下看去的时候,索尔的一脸愉悦让他心里莫大的满足,可身后还是第一次奉承那根东西,吃下了莫到一半就不敢再向下坐了。

“太深了,太过了,索尔,好舒服。”洛基满脸都是鼻涕眼泪,摆着腰肢开始求饶,含紧了滚烫的阴茎。

可索尔不这么想,半截在内享受着穴肉的咬着,半截却裸露在外面,从肠肉内一滴滴滴在下部滑腻软绵的内部吃咬,索尔恍惚了一刻,发觉到他的弟弟,或许是难的的天生名器,他翻转身子的时候,就把洛基压在了身下。

两指踏入穴口,龟头抽了出来,粘腻粘在手上踏平穴口的软肉,按着粉嫩的穴肉抽插,愈進愈深左右撹弄,洛基被按的浑身酸软,紧闭的嘴角没抑制住的嗯嗯啊啊出来,腰也不自觉的发软,整个下身开始淌水,双手更是不自觉的抬高抱住了索尔的脖子。

“慢慢来……哥哥…我好痛。”
“洛基,我怕我一慢,你就又逃走……”

“你总让我抓不住。”

“我想要你,我爱你。”
“我爱你,洛基,我深爱着你。”

“求求你,别在离开我了。”

索尔每说一句,就更郑重一丝,就身下更用力一分,就手尖更着力的冲着那个敏感的结点一按,就吻上洛基的额头,眼眉,鼻尖,脸颊,下颚。

“洛基,洛基,你不要在离开我了。”

高大的人,像个无助的孩子,手上没有停歇,身下甚至是硬着涨着,就要挺身刺进弟弟的身体里,却说着最无助的话,央求着陪伴。

洛基回应了他的吻,在性事中混沌着什么都不说,那更让索尔惊慌,就好似没有了主心骨的一味去渴求,他在每一次抽插下,都像是渴饮着明天的时光,消化着彼此的未来。

索尔怕留不住他,毕竟他从来没有留住过洛基。他只希望这一次的异常主动,能在自己的攻势下令小骗子败下阵来,他怕,他们明日变又将殊途。再过上几年,几十年,几百年,他心尖的爱人才能摇摆着身影出现。

天际边变白的朝日来临前,高潮痉胬的前一刻,索尔射进去的前夕,他狠狠的拥抱着洛基。

“求求你……”

相依相偎,相拥而眠。
睁眼的时候,索尔揉了揉额头。眼泪在眼眶里顷刻撒落,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

洛基,又一次。

又一次。

他无论如何,都挽留不住他的骗子么?那好,那他翻遍宇宙,撕烂个天南地北,神经的在找一次,在找一天,再找一年,再找一生!

索尔在心中发誓,若这一次在让我找到你,我就用铁链,把你永远的栓住!

哪怕他知道他不可能做到。

昨日的欢愉就好似一场梦,一场一个醉鬼喝多了后的诉求,连阴茎上干涸的白浊都像是他自己意淫下的结果,再多留有的旖旎痕迹也抹不去他现在的悲伤。

因为,他以为洛基又不在了。
那么他再去找一次,他可以去找,只要洛基还在等他。

飞船的镜子里,那个身影让他蓦然的睁大了眼睛,又在瞬间只剩下悲悯的口气。

“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我一定会抱紧你。”
在索尔还没回头的时候,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腰上,被人从后环抱。

“我也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