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萨尔德……”

一个声音穿过异界之渊的混沌,触碰到他漂泊无定的意识。他应召而来,双脚踏上地面,却感到自己似乎并未离开异界。

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大地——如果这里有天空和土地的话,大概应该这么形容。这里是世界管理者的领域——界王之间。萨尔德觉得它与自己的故乡异界非常相似。在没有日光的时候,举目所及唯有阴暗与混沌,就像一片无边的灰色海洋,被层层乌云所笼罩。

界王的神座是一张石椅,它孤独地点缀在这片晦暗的中心。而那支配着他的光,也是此时此刻在这空间里唯一的光明,正身披白袍端坐于王座之上,看着他显现身形。

“主人。”萨尔德在界王的面前单膝跪下。

萨万——他的主人,觉醒者,现今的界王——他的肩上背负着守望世界的职责。在成为界王不久后,萨万便脱去了铠甲,身上仅穿一件素白长袍,或许这意味着他决心舍弃过去,坦然迎接界王的使命吧。当时,萨尔德觉得界王身上的光辉就像灰海中一座指引的灯塔……然而,如今坐在王座上的他,看起来却仿佛将要被周围的混沌吞噬。

“萨尔德。”萨万朝他唤道。他立刻起身,走到主人的身旁。

在这跨越千年的岁月里,界王守望着世界,而他则守望着界王。尽管他几乎什么也没法做,只是单纯地陪伴着主人而已。在界王之间没有敌人也没有怪物,他的剑盾在此派不上用场。如此无为的他,却得到了来自主人的礼物: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便越感到自己的心中开始泛起名为感情的涟漪,他开始感受到部分来自于萨万的心绪。当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这奇妙的共鸣尤为强烈。

能够触及觉醒者的心灵,知其忧乐,对随从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荣幸。在随从身上,几乎不存在自我意志与感情这样的东西,他们从异界中应召而来,无欲无求,冰冷而机械地呈现出人类的姿态。随从依附于觉醒者,而萨尔德可以说是萨万所“创造”出来的随从,他现在的外貌还有名字,都是萨万所赋予的。这让他们之间的神秘纽带更加牢固。即使在萨万成为界王后,他们不像以往那样寸步不离,彼此间的联系也未曾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

萨尔德的一只手触到了灰色王座。这块粗雕成座椅形状的坚硬冰冷的石头,与其说是王座,不如说是枷锁……他有时甚至觉得它更像一块墓碑。作为界王,他的主人以自己的意志支撑着这个世界运行,同时也被世界所囚禁,被束缚于这神座之上。

“……”

萨尔德突然回过神来。他意识到自己方才又陷入了沉思。随从拥有如此多的思绪,是不寻常的……他默默伫立在石椅一侧,以准备回应主人的指示。身边的萨万垂着头,脸被白袍的兜帽遮挡,让萨尔德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他的一只手置于王座扶手上,在自身放出的光芒中显得异常苍白。

萨尔德犹豫片刻,便伸出自己宽厚的手掌,将它覆在萨万的手背上。他感到那只手因为自己的动作而轻微一抖。

他们已经习惯这样默默地待在一起。

在最初的时候,他们经常一起谈天。实际上他们也就只能说说话了,毕竟在这片灰海之中,界王只有职责与王座……他掌管着一个连自己都未能完全了解的世界。萨尔德会谈论他在不同的世界中遇到的事。他不是一个出色的叙述者,不管是多么惊险刺激的经历,到了他嘴里往往会变成平铺直叙,但他的主人总是听得津津有味。萨万也会告诉他自己所看到的,在世间发生的种种。然而,在无尽的时间面前,他们的话题也渐渐说尽了,或者说,萨万逐渐对这样的谈话失去了兴趣。他沉默的时候越来越多。

但萨万还是会时不时呼唤萨尔德的名字,将他从异界中召唤出来,让他待在自己的身边。萨万的这个举动让他的内心感到昂扬。被主人需要,这也是他所需要的……

是的,是“需要”……而不是单纯的“使命”。他对觉醒者所抱有的,本应是“使命”才对。但是,如今的他与最初的他已经不一样了。萨尔德从萨万的灵魂之力中获得了一些过去他所没有的东西。

“萨尔德,你看。”界王突然开口。他伸出一只手,随着手掌的动作,地面上出现一个圆形缺口。里面映出的是一个青年,他正行走在通往腐山的废墟中,而他的随从紧跟在他的身边。

“是觉醒者……”

萨尔德看着地面上映照出的人影,终于,又一个觉醒者踏上了面对龙的道路。他与随从协力战斗的情景,唤起了萨尔德心中久远的记忆……

“这个人……说不定能够到达这里呢。”萨万淡淡地说道,仿佛这与他没什么关系。

萨尔德感到心中一紧。

他已经数不清萨万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期待。他知道主人的内心在渴求着什么,这个念头折磨着萨万,也折磨着他。他的主人期望着,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终于有一个意志力足够强大的觉醒者来到界王的跟前,将其从王座之中,从这灰色海洋之中解放出去……通过将戮神剑——唯一能够杀死界王的武器——刺入界王的心脏,赐予其生命之终结。

或许,这次真的快要结束了——

萨尔德的胸口突然被一阵少有的冲动攫住,而他的身体顺应了这股冲动:他突然将界王紧紧抱入自己的怀中。萨万似乎吃了一惊,但并没有抗拒。萨尔德感到自己指尖的感觉变得异常敏锐,隔着手套,他仍能感受到萨万的体温透过单薄的白袍传来。这温度让他的心中一瞬间涨满某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他拥抱着萨万,而萨万也一动不动地倚靠着他。他发觉自己的手套褪去了,身上的护甲也变化为单衣。主人也想要他的体温……他模糊地意识到。

“萨尔德。”

“主人?”

“你也感到难受吧?”

“……”他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以往的他,大概会直接回答“是”。可是,如今他的心中出现了更多的顾虑。

“我真希望自己能给你更好的。”界王在他的胸前苦笑道,身体微微颤抖。“你受到了我的影响……我能感受到,你一直在改变,甚至有时候显得比我更像一个人。我希望在一切结束之后,在我……不在之后,或许你能像那女孩一样……”

他知道萨万所说的那个女孩,那是不久之前,他们透过灰海的缺口看到的情景,就像他们刚刚看着那个年轻的觉醒者那样。塞琳——是那女孩的名字。她原本是一个随从,然而,通过从觉醒者那里得到的灵魂之力,她的内心渐渐地向人类靠近,甚至连掌心上的随从印记也消失了。

萨尔德很难想象自己成为人类的样子,他一直都围绕着他的主人行动——

“我感到我的灵魂已经虚弱不堪……”他的主人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因为受我的灵魂影响而感到了痛苦。”

“这……没什么,主人。”萨尔德不由得收紧了抱着萨万的手臂。“我很荣幸,能够分享您的负担……”这是他的觉醒者给他的馈赠,即便会感到痛苦,他亦甘之如饴。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分享的东西啊。”萨万叹了一口气。

沉默再次回到他们之间。

他的主人竟在挂念他的未来……他是萨万的随从,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侍奉萨万直到最后。之后会怎么样,他几乎完全没想过。

靠在他怀里的界王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沉睡。当然,界王是不需要睡眠的……在这灰色的世界里,界王无需吃喝,也无需休息。他还曾跟萨尔德打趣地说过:“以前到处和怪物作战的时候,巴不得自己能够不眠不休,现在才知道这有多糟,一天得当两天过。”

界王的职责赋予了萨万不朽之躯,而困在这躯壳里的灵魂则成为延续这个世界的能源。最近,萨万的内心总是被焦灼所占据。萨尔德知道,他的主人担忧自己的意志撑不到新的觉醒者到来。界王的意志一旦分崩离析,这个世界会怎么样呢?他不知道。先代界王们都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只能一直忍耐……

在千年之前的某个日子里,萨尔德看着主人利用界王的能力,将戮神剑通过胸口封到了自己的体内。那过程似乎十分痛苦。这样一来,戮神剑便不能轻易取出。萨尔德一度怀疑,萨万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自己因为意志动摇而自伤。

他的主人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啊——在成为界王之前便是如此。

萨万的亲人,以及他所誓言守护的、崇敬的君主,都被红龙所夺;他的心脏也一度被夺走;在历尽艰险的旅途尽头,没有荣誉的凯旋,只有吞噬了半个城市的可怕深渊。穿过深渊之底,他们便到达了这灰色牢笼之中。

萨尔德无法说自己有多了解萨万所承受的一切。尽管他陪伴萨万走过了许多道路,看着他成长为强大的战士,乃至登上神座。毕竟他只是主人的随从。

他从未料到,触碰主人的心灵会变成一件痛苦的事。过去,他仅知晓肉体的痛觉,对精神与心灵上的苦痛却知之甚少……而现在,他却能够感受到压在主人灵魂上的重担,虽然与萨万所真正承受着的相比,可能只是九牛一毛。

最初,萨尔德从界王身上感受到的,是像静默燃烧之火般平和又炽热的意志……身为人之子,萨万的胸中怀抱着对这个世界的喜爱,想要依靠自己的意志坚守这灰色王座。他关心这个世间的生命。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直到胸中的火焰摇曳欲熄,直到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对他们毫无意义。那些曾与萨万有过紧密联系的人们在很久以前就都化为了尘土。

生命诞生,而后陨落,仅仅只是这个世界无限循环的其中一环罢了。萨万从龙爪中夺回的心脏还在跳动,但他似乎再也无法感受到生命的喜悦、活着的喜悦。

萨尔德因为心中涌上来的苦涩而深深低头。他的嘴唇触到了萨万的头发。他想起这些柔软的褐色发丝昔日的模样:它们被轻风撩动,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微红的光泽。如今在这个灰暗的空间里,它们看起来似乎也失去了色彩。

“萨万大人……”他禁不住轻呼,他最重要的主人的名字。

“萨尔德,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我……?”

“我是指,”界王朝他侧过头来,他的脸离他那么近,萨尔德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你会想作为人类过完余生吗?那意味着你将脱离随从的宿命,不再受到支配,你会获得生命,一段有限的生命……”

“我——我不确定……”

生命。它既有限、又脆弱,却又能够承受千锤百炼,进而变得强大。萨尔德不能说自己从未受到它的吸引。随从是生命的投影,他们并不是真正地活着,因而也不会死亡。他们只是在异界之中不断漂泊,没有归宿,他们只是在混沌中等待着召唤,然后服从。

他与萨万在深渊中探索时,曾遇到一些在旅途中失去了主人的随从;他们失去主人的指示,无法定夺自己的去路;被怪物夺走主人的他们,不知道悲伤,不知道憎恨,不知道复仇,留给他们的唯有空虚;他们失去目标,只能在深渊中不断徘徊。

若他能拥有真正的生命,这样的命运就会被改变。他将脱离永恒,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未来。

一个失去了萨万的未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萨尔德发觉自己需要萨万。那是某种与随从的天性所不同的,更感情化的……欲求。如果可能,萨尔德希望自己能永远作为萨万的随从侍奉于他的身侧。但这样未免太自私了。对他的主人来说,对界王来说,维持现状只会带来无尽的痛苦,他的灵魂之力在这折磨中逐渐干涸……

“我不知道。”萨尔德答道,“我希望……您能得到解救。至于我自己,我只想追随您到最后。但是——”他接着说道,“若注定要在未来失去您,我希望之后的日子不会是永恒的……”

“你……”萨万一时语塞,他别过脸去,萨尔德似乎瞥到他兜帽下的脸颊浮现出一抹红润。他的身体动了动,似乎想要脱离萨尔德的拥抱,但萨尔德收紧的双臂阻止了他。

“可以维持这个样子再待一会儿吗?我的主人。”他向他的界王恳求道,“再一会儿……如果您愿意的话。”

萨万没有回话。但他刚才紧绷起来的身体,已经在萨尔德的臂弯间放松下来。

萨尔德闭上双眼,全心全意地感受着他主人的一切。他的温度,他的气息,他的思想,他的感情……在这个几乎感受不到时间流逝的空间里,萨尔德久久地拥抱着他的界王。

在离他们很遥远的地方,红龙的咆哮震慑天际。

他们——两个灵魂,在灰色海洋的中心紧靠在一起。

在最后——也许是最后——的时光里。

 

-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