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谭陈】一如初见 CH07

Work Text:

双唇相触,缠绵的缱绻的,是和过去不同的吻法,仿佛一种暗示,一种引诱。陈亦度再迟钝也能明白谭宗明的意思。

陈亦度选择用行动回应他,但他回吻得太过急切,有些不得章法,恨不得早一分早一秒得到这个人。谭宗明对青年的热情并不制止,而是由着他亲吻自己。安抚性地托住他的后颈,抚摸他脑后的头发。

“所以……饭还吃不吃?”陈亦度一边轻啄男人的唇一边问道。

男人的嗓音发出沉沉的笑,分外魅惑。

他说,先吃你。

陈亦度的脸腾地就红了,任凭对方挑逗般地吮咬他的下唇,伸出舌头去勾撩对方的舌。身体紧挨着身体,高档的西装面料挡不住主人的诚实反应,陈亦度清楚地感觉到,谭宗明有了反应。他抬眼看谭宗明,发现对方也在望着他,眼神那么深邃,那么炽热。他在那人的瞳孔里看见自己,也和对方渴求同一件事。

他们在至近的距离互相对视,还没等陈亦度能开口抱怨,谭宗明就捞起他的腿把人抱了起来。

“喂!”

这么大的动作惹得餐桌餐盘噼里啪啦一阵响,陈亦度大呼,但谭宗明却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不想再等了。

他低头再次吻住陈亦度的唇,封住他口中的倔强和不甘,只给予他温存与甜蜜。这个吻缓慢而深沉,却霸道得很,直接让陈亦度轻哼了一声就软了腰。相较之下,方才陈亦度主导的吻完全是小打小闹,正餐即将到来,而谭宗明正是在为此做准备。

怀中人眼角是湿润的,嘴唇被吻到泛出血色的红,一如初次见到青年的时候有点出乎意料却勾人心魄的红唇。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可爱的表情。”

谭宗明下意识地揩过他的唇瓣,却被坏心眼地含住拇指咬了一口。

“你不知道得多了。”

此时的陈亦度和往日里那个不近人情的铁面总裁相比实在是大相径庭,也不再那么彬彬有礼,他敢挑衅地笑,敢恶意地咬,敢对谭宗明把真正的自己完全袒露。双齿咬合并不用力,谭宗明没有感觉多疼,他的拇指并不抽出,而是堂而皇之地光顾了一圈口腔内的舌。温热黏滑的舌头缠上指尖,抽出一点又送进去,来来回回,被一次次模拟难以启齿的动作弄得津液溢出唇齿,银亮亮的带出几缕银丝,颇有些情色意味。

谭宗明沉声笑说,我以后有的是机会知道更多。

这次,他再也不会放过他了。

层层外衣褪去,昂贵的西装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无人问津。等到了床上,两个人全身赤裸坦诚相对,陈亦度不知怎么就被压在谭宗明的身下,谭宗明不再去撩拨被吻得发红的唇,而是转而亲吻他的耳尖,他的脖颈。锁骨、胸膛、乳尖……恨不得他身体的每个部分都要照顾一遍。陈亦度光裸的身体被牢牢禁锢在谭宗明的身下,脐下三寸被亲得早就有的反应,此刻正磨蹭着谭宗明同样精神的东西。

陈亦度此时反而没这么急了,他揽着谭宗明的脖子把人捞近,就这么静静地盯着人瞧了会儿,突然笑了。

“怎么?”谭宗明问他。

陈亦度笑着摇头:“没什么,就好像是这么久了,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瞧你。”

“感想呢?”

陈亦度上下打量了一下,说:“长得不赖,身材……也不赖。”

“得到专业人士这么高的评价,无比荣幸。”谭宗明说着,身体又压低了一些,“希望待会儿不让度总失望。”

陈亦度从胸腔里发出低低的笑,谭宗明是什么意思,他自然是懂的。

他抬起头,上半身微微前倾,气息喷在谭宗明的耳边。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这简直是不折不扣的勾引。谭宗明眼神一暗,捉住人的肩膀一用力,陈亦度就被一股不容抵抗的力道压进床里。抚摸他身体的大掌突然向他的双臀中间一探一压,陈亦度呜地叫了一声,嫩穴里塞进了一个指节。

“唔……”

陈亦度冷不丁地发出一声软吟,连忙捂住嘴,而盯着他瞧的谭宗明微微眯了眼睛,想来连欢愉的声音对他来说也是致命诱惑。

润滑挤进后穴,谭宗明把人的双腿又强行分开了些,手指又没入了一个关节。

“疼吗?”

陈亦度被手指按到浅处的敏感,舒服得头皮发麻,却还敢逞强地笑道:“还……还好。”

“嘴硬。”

谭宗明真是拿这个小子没辙,只能惩罚性地又挤进一根手指,在里面翻搅一下,好治一治他的调皮。

穴眼酸胀麻痒,一时间陈亦度无法抑制地叫喊出声,后穴的手指添到三根的时候,陈亦度眼看就要被手指送上高潮,而谭宗明又停了下来。

“呜……”

“想让我继续么?”谭宗明故意在他早已用润滑湿润的小穴里按了按。

“嗯……你……我……”

“不说清楚,我可不继续了。”

手指说着真的从穴内抽了出来,不管内壁多么留恋地挽留都无济于事。陈亦度有些气恼,却羞于宣之于口,谁知正在此时更加硕大温热的东西抵住了穴眼。

粗长的一物形态十分狰狞,冠头在湿滑的臀缝之间上下蹭了蹭,就是不进去。直到陈亦度主动抬起腰,双腿环住谭宗明的背,庞然大物才猛地一挺送了进去。

陈亦度哀叫一声,异物先进入了一半,稍稍抽出一些之后,终于在下一个挺身之后完全送了进去。

“啊……”

初次经历与男人之间的情事还是疼的,陈亦度皱着眉,半天睁不开眼睛。

“亦度……亦度……看着我。”

陈亦度在黑暗中听见男人叫他,冥冥之中有了一股力量支撑他睁开眼睛,有些泛着泪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眼前的男人。而男人的东西,正在他的体内。

这个认知让他浑身绞紧,冷汗随之越流越多,穴口因为猛然收缩而更加疼痛。谭宗明吻他,让他放松下来:

“相信我,一会儿就好。”

陈亦度深呼吸了几口气,谭宗明轻轻地按摩他的腰,让身体内部更快适应性器的侵入。过了一会儿,他才缓慢地抽送起来,每一下都沉稳而坚定,直捣穴心。同样雄伟的阴囊随着抽送拍打臀瓣,把两腿之间拍得通红。

陈亦度控制不住的叫出声,可后头的水声越来越大,此起彼伏。

性器一次又一次挺进他的身体,他之前已经做好了会一直很痛的准备,男人的技巧十分熟练,事前的扩张足够充分,到后来痛感并不那么明显,取而代之的只有阵阵甜腻酥痒感觉随着动作一波一波的冲向脑际。前端被操得一直断断续续地流出前液。

来回抽送了百十下,谭宗明把人翻折成一个耻辱的姿势,陈亦度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与男人连接的地方,谭宗明会射进他的体内。

男人与他仿佛融为一体,他们互相属于彼此。

过于刺激的画面让陈亦度受到了视觉感觉双重冲击,直接射在了自己的胸口。陈亦度眼前炸开一道白光,一瞬间看不见也听不见了,只有高潮的快感是真实的,在身体里久久没有散去。

得亏总统套房的大床够宽够结实,才足以让两人在上面尽兴。完全释放之后,两人稍事休息之后一起沐浴,陈亦度以前没有这种亲密身体接触的经验,觉得十分新鲜且享受。一身汗液精液随流水冲走,他靠着谭宗明宽阔的胸膛,感受另一个人皮肤传来的温热触感。

八年了,他们早该这么做,可是偏偏一次都没有。

还好,一切都不算晚。

谭宗明精心准备的饭菜虽然放凉了,陈亦度也乐意在稍事加热之后享用它们。口味和气氛,一切都刚刚好。等到他们都再次躺回床上,陈亦度有些乏了,他闭上眼睛,很久之后发现竟然过于兴奋没法睡着。他翻了个身,发现谭宗明也醒着。两人对视一笑,谭宗明向他伸出手,招呼人到他怀里来。神完意足的陈亦度慵懒地蹭了过去,得寸进尺地趴在谭宗明的身上,全然不顾自己还裸着。谭宗明揽住人的腰,把人又往上提了提,两人顺理成章地接了个吻。光滑的肌肤带着沐浴液的香气,不分你我。

“你会离开我么?”陈亦度突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青年撑起身体仰躺到一边,正好枕在谭宗明一条胳膊上,直言:

“我们都不相信真爱永恒。”

“爱当然不是永恒的。”谭宗明不加思索地说,“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

陈亦度哦了一声,这确实是他所认识的谭宗明。但他并不恐惧,他们互相了解,他清楚此时此刻他们彼此相爱,而且对经营这份感情充满期待。

“但是……”谭宗明又补充道。

“恩?”陈亦度的眼睛眨了眨。

“但是,”谭宗明侧过身体,把陈亦度拥进怀里,轻轻吻他的额头,温柔地说,

“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