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谢谢侬 之 冬夜一只羊

Work Text:

“谁说的,上次……”后腰里的手突然拔了出去,周凯一晃神,贺涵暖融融地靠上他后背,甩都甩不开,那只手转而贴着侧腹再次滑进裤腰,指尖堪堪碰到在内裤里蜷着的阳物,湿热的舌尖舔过他耳根:“周老大是不是记错了?上次是在餐桌上。”
周凯莫名有点脸热,擎着手低声道:“那你等我洗了手脱了围裙再……”
贺涵一边解他裤子一边把人往前推,等周凯被推到水槽边上的时候牛仔裤已经褪到大腿中间,贺涵还体贴地替他开了水龙头:“不是要洗手?”他几下就把周凯弄硬了,龟头蹭着胶皮围裙粗糙里衬的感觉介于痛和痒之间,周凯两手抓住水槽边缘才勉强稳住身子,贺涵淋湿自己的手指,径直摸上穴口处的皱褶。
扩张到刚能容下两个指头,贺涵就仗着地形熟悉直捣要害,肠壁有点干涩,他几乎是一寸寸硬挤进去的,但摩擦间的快感也因此分外鲜明。站着后入的时候周凯特别紧,那种龟头慢慢推挤开软热肠肉的感觉爽得没法形容,连还没插进去的小半截茎身也被臀肉夹得十分舒服,臀尖软弹地贴着他小腹,浅浅的腰窝从围裙缝隙里露出来半边,比全脱光了另有一种诱人处。他搂着周凯的腰动了两下,围裙下摆在周凯膝盖附近打得啪啪响,身前倒只能看出一点点可疑的起伏。胶皮太重了,鸡巴再硬也顶不起来,生生被压回两腿之间,可怜兮兮地垂下来淌着前液。
周凯抽了口气,不自觉地沉下点腰,想让自己那根东西尽量离围裙远一点,可在贺涵看来这个动作是再明显不过的主动求操。他越发来了劲,尽根没入之后抵着肠肉打着圈儿又磨又顶,撞得周凯整个后穴里酸胀得要命,肠壁一点点酥软下来,进出间的滞涩也不那么厉害了,只是贺涵越弄越狠,他胯骨跟着抽插的节奏一下一下硌上水槽边沿,身前的阳物更是实打实地贴在粗糙的围裙内衬上,磨得火烧火燎的痛。周凯扭脸想跟贺涵说换个姿势,结果被情动之极的贺先生猛地吻住,唇齿厮磨间还把刚才的情话改了个字当荤话说:“今夜我不关心人类,只想操你……”周凯气死,牙尖叼住他舌头狠咬了一口,贺涵立刻叫出声来:“……诶诶诶痛!”
周凯咬着牙凉丝丝地笑:“我比你还疼。先把围裙拿下来,快点。”
贺涵赶紧把周凯脖子后边和腰上的带子都扯开,胶皮围裙噗通一声砸到地上,周凯低头看看,还行,虽然红得厉害,不过没破。贺涵这会儿也看见了,吓了一跳,撤出来搂着周凯肩膀让他转过身面对自己,想碰又不敢碰地低头撮起嘴唇吹了吹,低声问道:“怎么弄成这样了?”
“不要紧,没什么大事。”周凯本想伸手撸一把贺涵的家伙,又想起自己一手的羊油,干脆哪儿也不碰了,反手扶住水槽边缘,“就,正面来吧?”
“要不别做了,看着都疼。”贺涵又细看了两眼,周凯铃口边上已经磨紫了,怪心疼的,“我找点药膏去,你这儿可不能再碰了。”
“那你就别碰它,”周凯踢掉缠在膝盖上的牛仔裤,坦然地向他分开腿,阴囊连着会阴都潮漉漉的,是情欲蒸出来的薄汗,“贺先生,要不要试试不碰前面就让我射出来?”
贺涵巴不得他这一声,搂着周凯两条大腿干得全情投入,阴茎整根捅进屁股里,又差不多整根拔出来,只留着龟头卡在穴口上,下一秒再狠狠插到最深,摩擦带来的高热几乎要把肠肉烫到融化,穴口犹自紧紧咬住贺涵那话儿。周凯喘得压抑而性感,偶尔憋不住鼻子里嗯出一声半声的,贺涵就更兴奋,像有使不完的劲似的,操得周凯红通通一根肉棒前后左右乱晃乱甩,泛着紫的铃口大张着,滑溜溜的前液淌得收不住,浓密耻毛边缘的青色腹筋明显极了。
这个干法对两个人来说都太过刺激,没多久贺涵就觉得自己已经箭在弦上,大概坚持不了多久,可这会儿想九浅一深也慢不下来了。他干脆就没坚持,扳着周凯肩膀一股股射在里头,然后马上撤出来,换上拢成品字形的三根手指,连续不断地直接刺激前列腺。
周凯其实也快了,可总是就差那么一点儿。要到不到的滋味最折磨人,他在前列腺带来的快感和濒临射精的焦灼中挣扎良久,突然觉得肉棒被火热又湿润地包裹住了,于是本能地伸手摁住跪在他身前的贺涵头顶,不顾一切向前挺腰冲刺,最后一点没糟蹋地射在他嘴里。
“行,你这羊肉没白吃,”贺涵站起来把嘴里的东西吐了,接了点水漱口,“弄我这一嘴膻。”
周凯看见贺涵头上油光光的,想起刚才自个儿好像是拿他头发擦了手来着,笑道:“一嘴膻就算了,我怕你一头膻。”
贺涵也笑:“只要不是一头绿就行。”说着他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周凯大笑起来,也不管油手不油手了,拉着他往楼上走:“再陪我洗个澡就好了嘛,有点油怎么了,你也不油腻对不对,还挺文艺的——‘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啧。”
后来贺涵又凭这句话骗到了多少实在好处不得而知,不过周凯偶然听到真正的文艺青年在海边儿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朗诵到“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的那一回,我们的贺先生足有三天没能进去主卧……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