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归来(全篇加番外)

Chapter Text

 周讲师一向不轻易给人挂科。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怕麻烦(懒)。

挂了他们还要再出一套补考题,补考要是还过不了来年又要回来重修,重修和其他课程冲突还要配合他们开免听证明直接安排考试。期间还要应付狂轰乱炸花式求情的人。 “麻烦。”周纶羽在心里滔滔不绝地摆出很多理由,过滤后送到嘴边的却只有两个字。

“懒死你算了。”仅有上半身衣冠尚在,下半身却不著一物的梦明窝在沙发里,一条光 裸 的大腿斜斜搭在茶几上,有气无力地送出一个白眼。他确实没想到洗个衣服都能洗成现在这幅光景,说起来这都怪现在正衣冠楚楚端坐在沙发另一侧翻文献的周讲师,和没事找事的自己。

  一小时前

“洗衣服洗衣服~”梦明在难得的休息日起了一个大早,多亏昨晚周纶羽系里聚餐凌晨才归家,一进门便倒头入睡,没有再拉着他进行什么激烈的活动。身上没有任何酸楚的清晨让人神清气爽,梦明侧着头抻了抻颈椎,扔下仍沉浸在睡梦中的周纶羽径自去洗漱。简单整理了一下需要清洗的衣物,按照深浅色区分开,梦明把一沓白衬衫丢进洗衣机里按下启动。

“说起来……那家伙昨晚换下来的衣服呢?”印象中周纶羽回来时自己仅是醒了一瞬,随即又沉沉睡去。

梦明在屋里四处扫视,并没有找到印象中周纶羽昨天穿的衣服。

该不会……

梦明猛地掀开被子,果不其然,他挂念的那件衣服好端端地裹在沉睡的周纶羽身上。

感受到空气中的凉意,连眼睛都没睁开过的周纶羽不快地扯回被子,鼻腔闷闷地发出一声不满的哼。

梦明不死心地重新扒开被子,下手去解衬衫的扣子。解到第三颗的时候,手腕却突然被紧紧钳住。周纶羽微微睁开一只眼睛,声音沙哑地问了句:“干什么?”

看来昨晚确实很累啊,梦明心说,嘴上却是另一种语气:“洗衣服。”

“不洗了。”周纶羽迅速调整了一下姿势,打算下一秒就回去见周公逮蝴蝶。

“不!行!”梦明钻进被子里连拉带扯把没解完的衬衫解开,硬是把衣服从周纶羽身上拽了下来,然后抱着衣服一溜烟跑回洗手间丢进正在工作中的洗衣机里。

叉着腰心满意足地看着洗衣机里泛起泡沫的梦明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险处境。

“让开。”身后的周纶羽顶着一头糟乱炸毛的蓝发和睡眠不足的憔悴面容,毫不客气地挤过梦明身边,去洗手台梳洗。

梦明察觉到了,萦绕在周纶羽身边那可怕的低气压。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散发危险气息的周纶羽,梦明心里开始有一丝慌张。

“你不睡了吗~”梦明企图贴到周纶羽的背后打个滚萌混过关,结果被后者一个转身无视掉了。

“你还困吗~我去煮杯咖啡?”梦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纶羽已经冷成冰块的面部表情,心里暗搓搓计算着自己接下来的存活几率。嗯……大概有百分之三十吧,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是零了……

周纶羽依然不为所动,自顾自地梳理头发。

梦明咬了咬牙,心一横,冲上去从背后抱住不悦到极点的周纶羽。“再回去睡一会吧,我和你一起。”

这次周纶羽有了一些反应。各种意义上的。

梦明被猝不及防地打横抱起来,下一秒便被压在了还在运转的洗衣机上,下半身的衣服被红丝爽快地削了个干净。

被洗衣机外壳的冰凉刺激得虎躯一震,梦明惊得连连挣扎。“你冷静啊!洗衣机会坏……不!是我会坏的!”

周纶羽并不是很在意洗衣机的死活,倒是害怕到张牙舞爪的梦明激发了自己心里的一丝施虐欲。他把梦明翻了个身,面朝下死死按在还在震动的洗衣机上。

敏 感的前端毫无喘息余地紧贴着活蹦乱跳的洗衣机,梦明只能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后面的臀 瓣被毫不留情地大力掰开,一根纤长的手指擅自闯了进来。

明明前面的架子上就有润滑,周纶羽却视而不见,很明显,他非常生气,特别生气,生气到飞起。

“啊!”梦明的呻吟声已经带有哭腔,说是呻吟,不如说更像是吃痛的喊叫。周纶羽的手指毫无耐性在敏感脆弱的内里搅动起来。梦明的眼泪被生生逼了出来,他试图抓住什么缓解这股疼痛,但身下的洗衣机跳脱得很,一点都抱不稳。

身后的手指被迅速抽走,梦明疼得打了个哆嗦。而很快,感受到一个滚烫的巨物抵在那里的梦明惊呼起来。

“不要……会裂的……”梦明已经眼泪汪汪,他回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周纶羽,而后者依然没有要理他的意思。

没有丝毫润滑的巨物试探着要进入那个还未做好承受它的准备的地方。

巨大的阻碍感从试图前进的顶端传来,周纶羽并不好受。尝试了几回都没狠心贯穿,周纶羽暂且放过了已经在洗衣机的震动和自己的戳弄下抽泣起来的梦明。他将梦明翻了回来,轻轻吻去泪水。梦明的眼角被自己揉得通红,他靠在周纶羽肩头继续抽噎了一会,然后回过神来狠狠在那人肩膀上咬了一口。“混蛋。”梦明的声音带着哭泣过后的鼻音。

周纶羽拍了拍梦明的背以示安慰,紧接着继续做起没做完的前戏。周纶羽今天是铁了心一定要把诸葛梦明按在洗衣机上干到再也哭不出来。伸手摸过架子上的润滑,周纶羽丢掉盖子,将瓶口抵在梦明略有红肿的后面,直直把一整瓶灌了下去。狭小的部位根本吃不下这么多黏稠的液体,多余的从瓶口和穴口的连接处溢出,顺着大腿根淌下。

沾了些润滑的手指从小梦明的顶端看似随意地滑过,触电般的快感升起,梦明不由得弓起了背。

周纶羽握住了梦明愈发兴奋的下面,细心地揉捏了许久,直到对方承受不住快感的折磨而绷直身子交出自己。轻轻在额头印下一吻,周纶羽搂住喘息连连的梦明,伸手探索着后面的状态。混合着体液和润滑的里面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经过高潮洗礼的身体也放松至极,周纶羽轻易地送进了两根手指,做着事前的扩张。湿滑柔软的内壁不断收缩着向周纶羽传递着信号,这里已经准备好了。退出手指,周纶羽缓缓地将自己忍耐已久的欲望送了进去。

被贴心地填满身体,梦明昂起头发出满足的喘息。

速率适中的抽送让梦明很是受用。毕竟是在床上磨合过不知多少次伴侣,周纶羽非常清楚梦明的敏感之处和喜好。

估摸着梦明已经渐入佳境,周纶羽加快了自己的速度。肉体交合的声音清晰地在卫生间内回荡,洗衣机早已不知何时停止了工作,梦明随着撞击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臀部拍打在洗衣机上的声响,被快感盈满的大脑业已停止思考,他急促地呼吸着,舒爽的呻吟声溢出喉咙。

有规律收缩着的内里鼓舞着周纶羽,他用手扶住梦明的腰身,全力顶撞起来。

激发快感的那一点被用力摩擦着挤压着,梦明颤抖着再一次迎来了高潮。随着剧烈收紧的肠壁,周纶羽将自己送进最深处,释放出了滚烫的白浊。

 

周纶羽心有余,奈何力不足。严重缺觉的他在这一次晨间活动中几乎耗尽了所有仅存的体力,只好草草清理了一下自己和梦明的身体,和无辜受累的洗衣机,姑且放了梦明一马。

他穿戴整齐坐到沙发上开始翻看前日未看完的文献时,梦明端着一杯刚煮好的咖啡送了过来。瞥见梦明依然光 裸着的大腿,周纶羽悠悠地叹了口气。下次吧。

梦明也是非常拼命了。刚刚被狠狠折腾过一回的他连衣服都没穿好,便心急地去煮了咖啡。

两人姿势大相径庭,但此刻都把重量交给了沙发。

“混蛋。”沉默了许久的梦明心里仍噎着一口气,便小声地骂了出来。

“哦。”已经解过气的周纶羽不以为意地应了声。

“衣服还没挂起来。”梦明打算从沙发爬起来,但是身体的酸疼让他放弃了。“你去。”梦明蹬着周纶羽咬牙切齿道。

“我和挂这个字从来不沾关系的。”一向在结课考试上宽以待人的周讲师发话了。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学以前自己还交过白卷。”梦明表示非常不屑。

“大学以前的事,能叫‘挂’吗。”周乙己揉了揉太阳穴。

“哼。不就是靠不挂人刷好感和教学评价吗。”梦明逮到机会便狠狠吐槽周讲师人尽皆知的教学表现。

“当然不。”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所以你到底去不去挂衣服。”梦明翻过一个白眼愤愤道。

“去。一会。”周纶羽头也不抬,看样子并不打算在一个小时内去干活。

“混账。”这是今天梦明第三次骂道。于是他自己决定自力更生。

 

看着在阳台上挂衣服的忙碌身影,周纶羽心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下次一定要把这家伙用红丝挂在墙上干 到 哭 。

 

{番外完}

全场最佳:洗衣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