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维勇夫夫花式为爱鼓掌合集(存档)

Chapter Text

一、

胜生勇利是东西伯利亚森林中随处可见的兔精。

事实上只有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因为在这片凶禽猛兽和战斗民族横行的森林里,普通的食草动物只有被当口粮的份。

但胜生勇利不一样。他在建国后成了精。他生来就有能辨识百草的能力,对于这片气候严寒的森林中草药的功效和生长位置了如指掌。因此,诸如熊,狼,虎等动物,在勇利对药材的垄断下,心照不宣地达成了“不侵犯不攻击不妨碍这只兔精,需要时以一定的报酬向其求药草”的平衡状态。

生活优渥却不自知的胜生勇利最近有了一个甜蜜的烦恼。他喜欢上了常独身一人来此打猎的猎人维克托。贝加尔湖一样蔚蓝而深邃的眼睛有着勾人的魔力,勇利常常望得出神,化作人形讷讷地躲在树后,白嫩的脸上泛起丝丝红晕。

啊……就算死在他的枪口下,我也情愿。勇利暗自表白着。

这天,勇利敏锐地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是他的味道,是他的血!

兔子形态下的勇利循着气味蹬着白绒绒的小兔腿一路狂奔找到受到西伯利亚狼重创的维克托,第一次在人类面前变化成人形。

“呜呃……你千万不要有事……维……维克托……”呜咽到打嗝的勇利拼命用洁白的胳膊架着比他健壮了不止一圈的维克托艰难前行。

勇利找到了印象中前守林员留下的小木屋,小心翼翼地把维克托安顿到床上。

刚点起来的木质火炉还要很久才能发挥作用,失血过多的维克托在冰冷的木床上难熬地发颤。

勇利心疼不已,他咬下自己的嘴唇,生生拔掉身上一撮毛,默默念动咒语。柔软的兔毛在法术的催化下膨大成一团,用以保温效果拔群。“你等着,我这就去找药草。”

 

维克托对这片森林非常熟悉。因此也难免因大意而疏忽了,无论他多么熟悉这里,在这里生活的动物绝非善类。被围攻到奄奄一息的维克托心里暗暗骂道,没想到我一代狩猎传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世英名,最后竟要交代在这里,败在一群畜生爪下。失去意识前,他看到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兔子用小短腿焦急地扒着他的衣服,那对毛乎乎的兔腿一瞬间化成了人类的手臂。啊……失血多到出现幻觉了吗。维克托苦涩地自嘲着陷入昏睡。

再次醒来时,面前的一幕让他深信自己已经身在天堂……如果不是胸前伤口微微的刺痛感提醒他还活着的话。面容稚嫩而清秀的少年正虚伏在他的胸口,黑发柔软而散乱,眼角还挂着一滴半干的泪,嫣红的小嘴中细细咀嚼着不知名的植物,用唇齿研磨片刻后便将汁液以吻的形式敷在他的伤口上。

“你是谁……”维克托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位少年,从他的角度不难发现少年是全 裸着的。

少年身体一震,害羞的情绪随着红晕几乎溢满全身。

“我……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路人。”那人紧张到舌头打结,支支吾吾有几分可爱。

“那么……你为什么没穿衣服。”维克托一语击中要害。

“不!那是因为……因为……呜呜呜呜呜……”少年不知为何委屈至极,竟嘤嘤地哭了起来,“因为我是个兔精……”

维克托一度感到自己因不能处理这些信息而死机。这……这么刺激的吗?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呢?

 

随后的几天,维克托在兔精勇利的照料下,身体渐渐好转。

“维克托的身体真的很好呢,受着这么重的伤,现在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勇利转过身去拧毛巾,将自己有几分不舍的神色藏了起来。

“嗯,还是多亏勇利的草药,不然我可能连命都要丢掉了。”维克托盯着勇利臀 间微微抖动的可爱兔尾巴,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过分了过分了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灵敏的听觉是兔子一族的种族优势,勇利当然捕捉到了维克托咽口水的小动作。

勇利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个决定。他回过头凝视着维克托,琥珀色的眸子蒙上一层潋滟水色。“我知道维克托需要调养身体不能只吃野菜,维克托受伤这么多天了还一口肉都没有吃过……所以吃掉我吧……我喜欢维克托,我愿意为维克托而死……”

维克托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环过勇利光洁的肩膀,感受着指尖极好的触感。“我是想吃掉你呢,不过不是勇利想的那种~等我伤好了,我会好好报答勇利的。”一只手不太安分地滑向那处隐 秘,轻轻打圈后坏心地捏了捏软软的兔尾巴。

维克托没有食言,遵守承诺的他之后每天都把勇利喂得饱饱。

从那之后,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二、

猎人维克托上次从森林捡了条命回来,顺便,还拐了只害羞的小兔精回家。

“维克托……我真的可以住下来吗……”小兔勇利怯生生地贴在维克托身后,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衣角。

“当然了。”维克托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牵过勇利的小手贴在唇边印下一吻。

“呜~”温热的触感自手背蔓延,酥麻的电流迅速窜过全身。勇利惊诧于自己的反应,还来不及捂住嘴,一声嘤咛便从唇齿间逸出。

“咦?勇利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维克托磨蹭过来,贴上勇利潮红的脸颊,“很烫呢……”

糟糕……不会是fafafa……发情期到了?勇利的心脏随着维克托的动作漏跳一拍,尔后愈发兴奋地敲起小鼓。“没……没事……嗯啊~”维克托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触碰使勇利身上的热度只增不减。

“维……维克托……我可以去洗澡吗?”勇利扭捏地垂下蜜糖般甜美的眼睛,尽量不去直视维克托。

“当然可以啦,以后这里也是勇利的家了~”觉察到勇利的异样,维克托心里约莫猜出了一二,“去吧去吧~”

勇利不自然地掩着羞红的脸颊匆匆逃向浴室,也因此忽略了维克托的邪魅一笑。

“啊~”躺进温热的浴水,勇利舒出一口气。现在怎么办呢……不想让维克托看到这难堪的样子。柔嫩的手指缠上自己腿间精神抖擞的小家伙,勇利羞涩地阖上双眼,打算遵从本能的号召。

啪!

“咦?好黑……”面对突如其来的黑暗,勇利在浴缸中瑟缩起来。“维……维克托……灯不亮了……”勇利抱起腿呼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

“勇利~没事吧,好像跳闸了呢~”维克托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勇利多了几分安心。

“我没事……就是有点黑。”

“电闸开关在浴室里面,我可以进去吗~”

“好……好的,进来吧。”门嘎吱一声开了,维克托的脚步声,向自己的位置靠近。

“勇利~水温还合适吗~”声音从斜上方响起,勇利用听觉捕捉到维克托正伏在浴缸边,一根手指在水中轻轻搅动。

“不热的话告诉我哦,我帮你调一下~”湿热的鼻息凑近,扑在勇利的胸口上。

“哈啊~”呻吟再次不受控制,勇利绝望地听到自己充满情色意味的娇喘声在整间浴室回荡着。居然在维克托面前……好丢人。

“勇利很难受吗,我可以帮勇利看看是哪里不舒服吗?”微凉的手掌覆上勇利早已尖挺的乳首,不怀好意地拨弄揉搓。

“不……不要了,呜好难受……”碰触感在夺去视觉的黑暗之中无比清晰,另一只手掌深入水中,握住了勇利的下体。

“原来勇利这么渴望呢,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坏心地弹了弹激动不已的小勇利,维克托满意地感受到勇利绷紧战栗的身体。

“维克托……不要……不要欺负我了……”勇利轻咬着下唇,意味不明的眼泪从刚才起便未止住。

“我想吃掉勇利~勇利不也这样邀请过我吗,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维克托深沉的嗓音伴着气声附在勇利耳边低语,“那么我开动了~”双唇轻抿,含住羞红的耳尖,舌尖在耳廓细细打转,“呼~很美味呢,小兔子的耳朵。”

勇利感觉自己的耳朵已经融化了,被吞进身旁这个俄罗斯男人的腹中。

“下面是这里~从刚才开始就不断诱惑着我的小嘴。”一声惊呼还未发出便被堵了回去,唇舌纠缠在一起,淫靡的咕啾声充斥着这个空间。

“勇利不可以一直摒气,会窒息的。”不舍地放开勇利的嘴唇,一线银丝被拉长,旋即坠落在浴水中。

“水有些冷了~”两人的身体却热得即将燃烧起来。维克托将软糯糯的勇利抱起,裹上干爽的浴巾,带到卧室中。

“小兔子乖~把腿分开~”恶魔般的低语蛊惑着还未经人事的勇利。双腿被分开搭到维克托的肩膀上,臀间娇嫩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呈现给面前这个他爱恋着的男人。

“很紧张呢~”不安分的手指叩了叩那仍紧闭着的后门,门口处圆圆的兔尾巴禁不住抽动了起来。身下人又是一阵娇媚的喘息。

“太诱人了,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这么想,勇利在床上一定很有天赋~”维克托轻笑着蹭了蹭敏感的小腹,手指转了几圈便潜进狭小的通道里。

“啊~”发情期的身体敏感得一塌糊涂,勇气白皙的双腿情不自禁地夹紧,引得维克托阵阵发笑。

内壁湿热紧致,贪婪地吸着那根手指。维克托探索着幽深的内里,温柔地搅动抽插。

穴道逐渐放松下来,有规律地收缩着,维克托循序渐进送入更多的手指,为随后的正餐做足准备。

勇利正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掌控着。从未想过会被侵入的地方正吮吸着三根修长的手指,随着抽插,狭小的入口处水声潺潺,酥麻的感觉随着羞耻感电流一般在全身流淌。

身下的手指猛地被抽出,勇利不自觉地收紧了括约肌去挽留那奇妙的感受。

“哇哦~勇利的那里很热情。接下来才是正事呢,勇利的后穴,我会每一寸都好好品尝的。”

“呜啊!”身后被滚烫硕大的硬物填入,从未经历过的餍足感从那里产生,小小的穴口被撑大到极致,每一褶都娇滴滴地舒展开。勇利忍不住伸手搂过维克托的肩膀磨蹭起来。

“抱……抱住我……”胸前空虚着,渴望被有温度的胸膛贴紧。

维克托倒吸了一口气,挺腰将自己完全送进勇利的身体中,俯下身环住他并一口咬住嫣红的突起。

“不要……咬~啊……啊~”高频的抽动撞得言语支离破碎,勇利意识迷离地呻吟着,臀部本能地扭动着,索求着更多更剧烈的冲撞。

“维克托,喜欢你……”达到临界点的勇利眼前的事物褪去了颜色,全部化为耀眼的白光。一阵热流涌上小腹,浊液自紧绷的下体喷洒出,沾到床单各处。

“美味极了。”嗓音开始沙哑,维克托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不过还不够哦。”

身体被翻过来,勇利软趴趴地跪在床上,腹下被贴心地塞上了两个枕头支撑起来。后入的姿态使维克托的巨物在勇利体内埋得更深,维克托抱紧勇利的腰身,激烈地冲刺起来。

臀部被剧烈拍打着染上一片艳红,身体被摇晃着满足着,勇利几乎是无意识地抓紧身下的床单,嘴里呢喃着令人血脉贲张的情话。

“最喜欢……维克托了……嗯啊~塞得好满~要坏掉了~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维克托~”

每一次抽送都恨不得将自己嵌进勇利的深处,维克托俯身啃咬着勇利白嫩的肩头,一边全力冲刺。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要占有身下这个可爱的尤/物,维克托再一次将自己推到尽头,慷慨地用自己的热液灌满勇利的身体。

喘息平缓下来,维克托拥着他的恋人,温柔地抚摸着他欢爱后泛红的肌肤。

“我也喜欢勇利,My Bunny Baby ♥”

 

“维克托,刚才有打开电闸吗,为什么卧室的台灯亮着?”

“小傻瓜,并没有跳闸哦~我只是把浴室的灯关了而已~”

“诶?!!!”

“小兔子太好骗啦,谁家的电闸会安在浴室里呢~☆”

“你!唔……”维克托用一个绵长的吻封住了爱人想要喋喋不休的唇,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