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下一次,絕對不會失戀

Work Text:

1.

  一切都要從剛升上高三的時候開始說起。

  練完球,新任隊長的陳家均在新學期免不了要跟大家熱血喊話一番,回到社辦王振文又拿了一堆文件要他簽名,送走王家兄弟後他才有時間換回制服,匆忙奔向五點半的準時到站的公車。

  但是就差那麼一點,他邁開大步試圖追上公車,卻因為來越遠的距離而停下腳步,只好恨恨地喘著氣回到站牌旁。幸好已經放學一段時間,公車站不再擁擠,只剩下零星幾位學生。家均抓著書包,望著路的遠方等下一班公車,這時一陣微弱的嗚咽聲傳進他的耳朵,他轉頭尋找聲音的來源,才發現在離他幾步遠的牆邊,有一名穿著北江制服的女孩正在低聲哭泣。

  她低著頭,本該俏麗的短髮為了遮住她的淚水,無力的垂落在她臉頰旁。家均有些無措的環顧四方,該上前關心嗎?可是又怕自己管太多,多餘的關心有時候也會讓人不悅,更何況他和這名女孩只是陌生人。

  但陳家均猶豫沒多久,就轉身走進身後的便利商店。出來之後,他不給自己更多時間考慮,直直走到女孩面前,將剛買的衛生紙遞出去。

  他沒說話,因為他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難堪的沉默維持了好幾秒,女孩才發現面前的衛生紙。她抬起頭,恰好和家均四目相對,家均發現雖然她雙眼有些紅腫,但刁蠻的眉和晶亮的大眼仍然讓他心跳漏了半拍。

  他像是為了掩飾自己般,把衛生紙塞到女孩手裡。接著又想到自己這樣的舉動好像有些粗魯,皺著眉幫她撕開包裝,抽出衛生紙。

  陳家均就這樣聽了二十分鐘的哭泣聲,直到最後女孩向他畏畏縮縮的道謝,讓家均目送著上了公車。

  而他自己的公車十分鐘前剛從他面前經過。

2.

  知道女孩的身分是在補習班重逢之後的事了。驚喜的打招呼和青澀的自我介紹後,家均才知道邱倩如正是子軒學長的妹妹、讓夏宇豪轉到志弘來的原因。

  有了共同話題兩人很快便成為朋友,熟稔之後,他們就會常常坐在一起,在壅塞的補習班大講堂裡肩挨著肩寫著筆記。

  「欸,所以妳還喜歡夏宇豪嗎?」家均用藍筆戳戳倩如的手臂,壓低聲音詢問這個不知為何他一直很在意的問題。

  「唉呀你不要吵啦!」倩如正忙著抄筆記,圓滾滾的可愛字跡隨著筆尖擠進狹窄的講義空白裡,家均不去看黑板上的大字,反而伸長了脖子瞄著倩如的筆記才開始書寫。

  「早就不喜歡了啦,我才不會跟我哥搶……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失戀……」家均悶頭寫筆記的時候聽到倩如喃喃抱怨。

  「為什麼被拒絕?」

  「他們都說自己有喜歡的人,或者是當朋友就好。不過搞不好是因為我長得不好看,個性也不可愛吧。」倩如扁著嘴,被陰雲壟罩的心情連家均都感覺得出來。意識到自己問太多的他只好繼續專心聽課。

  補習班九點半下課,披起外套的家均在臨走前將一張折得方方正正的小紙條塞給倩如,轉眼就消失在各色制服裡。

  她打開淺黃色的便條紙,上面寫著:「對不起,我好像問太多了。希望你原諒我的多嘴。祝妳下一次告白絕對不會失戀。 by還有英文題想要問你的家均」

  深夜裡闔上複習講義的倩如再次從鉛筆盒裡掏出那張紙條。哥哥和宇豪都說,喜歡是一瞬間被擊倒的感覺。

  而這次的喜歡不只擊倒了她,還讓她覺得,之前對別人的喜歡都像是選擇題裡的錯誤選項,而她現在才終於知道正確答案。

3.

  子軒學長抽空回來看他們練球,每個人都很賣力,尤其是夏宇豪,一跳三尺高,扣球扣得整個體育館都是回音。不能輸給他啊,家均想著,和跑回來的宇豪擊掌,也拚盡全力的一跳。

  他和宇豪的關係不再那麼緊繃,互嗆的「短腿」、「8+9」都變成了日常的嬉鬧。他們都是背負著整個球隊希望的主攻手,要拿到冠軍,就只能一起前進。

  而子軒學長,家均自己知道那並不是愛戀般的喜歡,而是單純的尊敬與景仰,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這樣的主攻手。想通這一點之後,和宇豪相處起來就輕鬆多了。

  大家陸陸續續回到社辦更衣,唯獨缺了夏宇豪和子軒學長,他向還在社辦裡等振武的振文詢問,卻得到一個白眼:「用阿基里斯腱想都知道他們兩個去幹嘛了,就別打擾他們了。」

  「……」陳家均的阿基里斯腱不禁一陣疼痛。

  他慢吞吞地打開置物櫃,球衣剛拉過胸前,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倩如一踏進社辦就和衣服脫到一半的家均四目相對,尖叫一聲之後就趕緊退了出去。她抱著東西在外面害臊了半天之後,家均也紅著臉,穿著還沒繫上領帶的制服走出來。

  「怎麼來了?」

  「來找我哥啊,他說要載我回家,叫我來這邊等他。」倩如從手裡的袋子裡拿出一個紙包,塞給他,「這給你,多買的。」

  鬆餅在他手中散發出溫熱的香味,他有些驚喜的笑了:「謝謝。」

  倩如看著他,發現這個平常擺出兇悍表情的男孩子,笑起來時眼角都是柔軟。她正想說些什麼,王振文就從門口探出頭來:「哇,這不是邱倩如嗎?來等你哥嗎?」

  「對啊,我買鬆餅來給他吃。」

  「那為什麼陳家均也有?」振文馬上就發現家均的手裡已經拿著鬆餅了,不滿的問道。

  「他……他是隊長啊!比較辛苦嘛!」

  「我經理欸,我也很辛苦!」

  倩如跺腳:「反正沒有你的份,我是來找我哥的,又不是來找你。」

  「唷,有哥哥了不起是吧?沒關係,我也有!」振文轉頭扯開嗓子大叫,「哥!王振武!」

  「怎樣?」振武的聲音從置物櫃門後傳來。

  「我也要吃鬆餅!還要喝珍奶!」

  「回家就要吃飯了,下次再去。」

  「不管!我現在就要吃!」

  「好好好,等等帶你去買。」

  瞪著王家兄弟離開之後,家均才打開紙包,和倩如一起坐在社辦裡小口小口的咬著酥軟的鬆餅聊著天。

  他從來沒有這麼感謝夏宇豪,畢竟沒有他拖著子軒學長,他也不會有這段美好的時光。

4.

  邱子軒就算上了大學,周末才回家,也能從倩如的表情猜到妹妹有喜歡的人了,但倩如卻反常的沒有主動出擊,也沒有整天抓著哥哥分享。

  身為一個妹控,子軒當然是明查暗訪,最後才在學測前發現,妹妹桌上細心整理好的考前物理筆記,是家均的字跡。

  他拿起手機想傳訊息問家均,卻不知道要先以哥哥的身分逼問他,還是以學長的身分關心一下學弟的腸胃,更怕自己貿然的替妹妹出頭會幫倒忙。

  這年頭,哥哥真是越來越難當了。

  子軒學長再次回來看他們的時候,已經是高三下學期了,考完學測的他們正加緊準備高中排球聯賽。子軒這次沒再跟夏宇豪到處亂跑,而是在練習結束後把他叫過來,細心的叮嚀了一些他常犯的錯誤。家均專心的聽著,還很客氣的包容在學長身旁擺臭臉的夏宇豪。

  「還有,家均,有件事情,我想問你……」子軒欲言又止的神情,讓宇豪更警戒的靠近一步,但接下來子軒問的話讓兩位主攻手都愣了一拍。

  「你是不是對我妹——」

  「咳咳咳咳!」被嚇了一跳的家均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掩著嘴大聲咳嗽。

  「等一下等一下!短腿跟你妹?什麼鬼?」宇豪則是震驚的大聲嚷嚷,馬上被子軒按著頭安撫,這才冷靜一些。

  家均緩過氣,趕緊澄清:「學長你不用擔心,我們沒交往。」

  宇豪代替子軒挑起眉毛:「真假?」

  家均抱著胸,低著頭解釋:「之前要考學測,然後現在比賽快到了,我這個隊長如果交了女朋友,不太好吧……」

  「所以你還沒告白?」

  「……對。」

  「我妹也沒跟你告白?」

  「真的沒有啦……」

  子軒對脹紅臉的家均嚴肅說道:「我要先以倩如哥哥的身分告訴你,如果你敢傷害我妹,我一定用排球K死你。我妹什麼都好,就是不會煮菜、個性有些驕縱、還有點任性、脾氣很倔……」

  「軒,你快把你妹的缺點說完了……」宇豪無力的提醒。

  「可、可是我覺得還好啊。」家均一反平常有話直說的個性,訥訥的替倩如說話,「而且倩如煮菜應該也不會多難吃吧——」

  「不要這麼快下結論!」「看來你還沒被荼毒,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那你會煮菜嗎?」

  「……除了家政課學的那些基本菜,其他都不會。」家均突然抬頭,男孩的眼裡是下定決心的火花,「但是我能學!倩如喜歡吃什麼我就去學什麼!」

  子軒學長先是一愣,然後笑了,他拍拍家均的肩膀:「交給你了,要加油喔。」

  不管學長說的是比賽,還是他放在心上的人,他都一定會全力以赴,真心不負。

5.

  冠軍賽的情景對陳家均而言,那天的記憶都是零碎的片段,拼湊起來恰好是162平方公尺的排球場所能容納的一切:12人,一顆球。

  球場外唯一傳進他耳朵的聲音,是他被換上場時,女孩甜美的嗓音大喊:「陳家均!加油!」

  他沒有回頭看,而是在發球線後站定位。他深呼吸,告訴自己已經不是追逐著邱子軒背影的陳家均了,學長的意志早已有了繼承人。現在的他要為了自己、為了他所領導的球隊而戰。贏了之後,再去將那句重要的話說出口。

  他全身因為腎上腺素而發熱,肌肉收縮、伸展,構築起每個跳起和落地的姿勢。他的五官只為了感知下一步而運作,他緊緊盯著每一顆朝他飛來的球,聽著隊友們的呼喊,汗水濕淋淋的覆蓋他的肌膚。

  最後一球!振武舉給他的球,落下的速度突然變得好慢,全世界只濃縮在球落下的軌跡上。他奔跑、跳躍,動作一氣呵成,全身的細胞都在吶喊,就像練習過千百遍的那樣,用右手手掌僅僅一瞬的掌握世界,擊出。

  所有聲音和光線在哨音之後重新湧了回來,落下的彩帶掛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弄得色彩斑斕;歡呼和大吼在球場上迴盪,讓所有的話語都變得模糊不清;球員們推擠著擁抱,然後是從場邊跑向他們的親朋好友。

  他依稀看到王振文撲向振武,被他哥哥抱起來轉了一圈,子軒學長伸長雙臂迎接正哭得像個少女的夏宇豪,承恩學長起著鬨,要大家把中中老師舉起來。

  那她呢?她呢?

  稍微恢復神智之後,家均瘋狂的在人群中尋找,方才在場上,他聽見了倩如為他加油的呼喊,就算被其他聲音蓋過,家均一樣聽得出來。她一定是和子軒學長來的,是為了他嗎?倩如會在哪裡?

  然後他越過人群看見倩如站在人群的邊緣,眼神也在尋覓,當他們眼神交會,倩如就露出耀眼的微笑,第一次遇見時哭的紅腫的眼睛,此時正笑成兩道溫柔的弧線。

  當時他就想,這女孩笑起來一定非常非常美麗。

  他向倩如邁步走去,告誡自己不能衝動,不能魯莽,正當他混亂的腦中還在組織話語,倩如就跑上前,不顧他渾身是汗,踮著腳抱住他。擁抱因為她的害羞而只有短暫幾秒,倩如放開他之後還是扶著家均的手臂:「陳家均!你們是冠軍!冠軍欸!」

  陳家均再也管不了自己的衝動,球場內的吵雜讓他必須要將那四個字大喊出聲,倩如呆住的表情又讓他再重複了一次,倩如的臉終於慢慢變紅。

  陳家均伸出手,而邱倩如微微的點了點頭,將手放在他的掌心上。

  這一次,我不會讓妳失戀。

——〈下一次,絕對不會失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