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惩罚(pwp)

Work Text:

年长的情人大多数时候都是熨帖周到的,会在冷风如砂纸摩擦肌肤时给人掖好围巾,也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小的那一个下滑的袜角提上来,像个真正的好哥哥一样。骗到哥哥的家门密码不费吹灰之力,但之后的发展就超过弟弟的想象了。王大陆点起一根烟,开始无聊地第三次翻起酒店客房服务单。
Room service。浸了酒的一把好嗓子在门外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又恬不知耻。窄窄的门缝里挤进一条窄窄的身子,裹挟着北京湿热的暑气与风。
“臭小子,敢在台北放我鸽子……还发我照片……”话被堵在半截,温热的舌头渡过来一口清凉的烟。另一幅唇舌马上贪婪地包裹迎合,鼻腔里发出餍足的叹息。
“凯哥,你不是戒烟了吗。电子烟不好吃吗?”小的那个脸上笑嘻嘻的,一边摘了哥哥压得低低的帽子,一边把手探进哥哥微湿的白T里,摩挲着他细细的腰。
王凯叼着他的下唇轻轻一扯,眼睛里泛出一点濡湿的黑。甩了鞋,光着脚踩在弟弟的脚上就把人往屋里带。撞上王大陆裹着浴巾的下身,两人都是低低一声闷哼。
“凯哥这么急吗……”
“闭嘴,今天哥哥要好好收拾你。”
王大陆嬉皮笑脸捉住按在光裸胸口的两只手。这双万千女孩想在无名指套上戒指的手,现在暂时属于他一个人。
王凯手上使劲把弟弟按倒在单人沙发里,顺势在浴巾下撩了一把,憋住笑,学着王大陆软软的台湾腔,“今天要乖哦,乖孩子才有糖吃。”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铐,冷光在纤细的指尖打转。
“原来凯哥喜欢这种啊。”弟弟的眼睛立刻亮起。
下一秒手腕就被不容分说扣住,年长者眼中闪过狡黠的光,咔嚓一声,把弟弟的手交叠铐在身前。带着清凉烟味的薄薄双唇碾压过来,牙齿用力研磨着弟弟喉结处一小块干燥温暖的皮肤。像豹子玩弄猎物,王大陆在迷乱中想。胯间传来对方身体的热度和触感,哥哥在他贪婪的目光中脱掉下着,大方双腿分开坐到弟弟身上。
“你自己答应我说今天向我赔罪,所以听好,我说射才准射。”王凯舔了舔猎物的双唇,对眼下的局面很满意。
“凯哥你能忍得住……”王大陆唯一能动的只有一张嘴,偏偏不知死活吮吸着哥哥锁骨处露出的皮肤,叹息着喷出滚烫的句子。
王凯抬起腰,臀部在弟弟胯间不轻不重地画着圆圈。他知道王大陆受不了这个,没有人受得了。身体绷起漂亮而硬朗的曲线,偏偏把全身的柔软堆积在了窄腰下的两团软肉上。
想在上面留下手印,想看甜蜜的小麦色沟壑怎样溢出蜜汁。可是手偏偏不能动。王大陆只好用力,在哥哥胸口留下齿印。
“哎疼……”哥哥佯怒,一巴掌轻轻拍在弟弟脸上,又顺势拧了一把腮。像逗弄温驯的小动物。“你乖乖的,等哥哥超度你啊。”轻笑和炽热的吐息简直让人迫不及待,王凯能感受到隔着浴巾,身下年轻的身体在积蓄热量和硬度。
王凯从王大陆身上蹭下来,跪在弟弟分开的双腿间。迎着对方饱蘸欲望的目光,十指剥开弟弟下身的浴巾。瓷白的手指托起红肿的性器,仿佛和他在万千灯光之下举起一支话筒没什么不同。王凯满意地看到小的那个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微微一笑偏头含住顶端。
立刻就感受到了对方性器在唇舌间的灼热跳动。他坦荡伸出舌头,在顶端的沟壑中扫荡,含着幽暗欲望的目光毫不掩饰投向弟弟。弟弟的喉间瞬间溢出满足的叹息。
王大陆贪婪盯着他凹陷双颊,动情吮吸的模样,想拍拍哥哥的脸,但手不能动。想把哥哥嘴里含着自己东西的模样印在脑海中,久一点、再久一点。王凯微凉的舌尖沿着弟弟性器上喷张的脉络游走,最后嘬了一口顶端小孔,偏偏松了口。
“哥你继续啊……”
“乖,不准射哦。”王凯笑的得意。他右手懒洋洋接着给弟弟打了几下,左手大方挑开内裤,托起自己已经硬了一会的东西,自慰给情人看。
哥哥的东西和整个人一样干净、颀长而漂亮,五指挑动拨弄几下就马上饱胀出惊人的长度。这东西不知是多少人的念想,王大陆想,可是只有我能满足他。不知道是演技还是真的情动,哥哥眼睛里泛起湿润,仿佛缠绵的雾气,脸上也沾染薄薄一层红。王凯拨弄着自己和弟弟的东西,嘴也不老实地去含弟弟被铐起来不能动的手指,把王大陆的几根指头吃的水光泛滥,唇间小声呜咽着,像一只满足的猫。
这太超过了,王大陆看着哥哥身体慢慢紧绷,双眼紧闭,最后在一声压抑的低吟中白浊喷洒满手的画面,感到快要输了。“哥,我坚持不住了……”
“臭小子,不准射哦。”刚搞起来有段时间,王凯总爱取笑王大陆软软的台湾腔;这时候用在床事上也太恶劣了吧,王大陆没法抗议,因为性器顶端被哥哥一手紧紧按住不给释放,偏偏对方还不以为意地把自己射出来的东西涂在上面。他只觉得要爆炸了。
下个节目只让他更难忍。哥哥挑下内裤和棉质T恤,分开双腿倒坐在他眼前,漂亮的线条沿着宽肩收进窄窄的一把腰。
“哥,你拍这戏瘦太多了啊。”脊骨蜿蜒而下的尽头是蜜色的两个小坑,弟弟现在只能用饱含欲望的目光盛满它们。“但是屁股怎么还这么……嗯……”
后半截话被眼前上下起伏的山峦吞吃。哥哥用甜蜜的缝隙含着他跳动的性器,前后摆动细细的腰肢,擦枪。王大陆能感觉到自己的顶端几次滑过哥哥的穴口,便忍不住抬腰向上顶弄,用前液涂满他湿滑的会阴。哥哥的臀缝水淋淋的全是润滑剂,他刚下了飞机是在哪里事先做了准备呢,王大陆忍不住想。
看不到哥哥的表情,只能听见他低低的笑,这太恶劣了。几次伞头已经顶进了哥哥柔软又紧致的入口,但都被他摇晃着腰故意滑了出来。坏心眼的哥哥回过头来索吻,只想用犬齿咬住他的薄唇撕咬,想按住他的腰楔进蜜色的缝隙里,看他欲海沉沦的模样。
“说了等哥哥超度你啊……嘶,你怎么咬人……”
“哥,我还会吃人呢……”
啪的一声,金属扣被挣断的声音格外突兀。王凯被一双大手猛地拉向身后。“你这小子,真有蛮劲儿啊……嗯……”
弟弟挣脱手铐,胸膛紧贴着王凯的后背,灼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他的脖颈和肩头。性器不容分说顶进那让他发狂的入口,猛地一顶让两人都是呼吸一滞。
“啊……哥,你好热啊……”王大陆咬住哥哥的一小点凉凉的耳垂,嘴上的软语好像撒娇,下身却毫不犹豫地顶弄起来。
王凯被他一顿操干,说不出话,两手无力攀附在弟弟掐着自己腰的手臂上。满脑子只想着怎样给不带套的臭小子一巴掌。“……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大啊……”
“哥……你里面好会吸啊……”弟弟嘴上和身下一样毫不懈怠,这小子什么时候床上的骚话会说出那么多花样了。内里被好好照顾到,酥麻的火花在下身慢慢聚集,胸前的敏感两点被弟弟的双手抚弄着,舒服到王凯忍不住伸手去握前面再度抬头的性器。
“哥,不准自己弄哦!我们一起到吧。”套弄性器的手被王大陆牵住,内里弟弟的性器又狠又准撞击着销魂一点,想让这快感无限延长,又想登上顶峰让欲望的洪流将自己裹挟冲刷。王凯只能发出呜咽的叫声。
“啊……你不准、不准射在里面……”
年轻人体力好,在哥哥第二次发泄到脱力、绞紧后穴之后,才到顶峰;王大陆把性器抽出来,把白浊全部射在了哥哥汗津津的腰窝里。
“哥,下次让我射在里面吧,你就能怀孕了。”小的那个趴在王凯耳边,嬉皮笑脸去舔他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紧闭着的双眼和微蹙的眉锋。
“滚蛋吧没有下次了。”
“哥你好绝情啊!”
王凯睁开眼,拉过弟弟的脸咬了一口,“让你自己看的照片还敢不敢发到网上了啊?”
“嘻嘻不敢了不敢了,凯哥我不敢了!”
其实,想把你每一个只有我能看到的模样都发出来昭告天下,我最珍贵的收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