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径领】有效沟通(R)

Work Text:

今天,惹他生气了。

榎本径认真撬锁的时候脑袋里通常不会思考其他事情,反过来说,他认真思考事情的情况通常不会发生在撬锁的时候。但当发生令榎本手足无措的事情时,他总会下意识地摆弄起那些未解开的古锁。

成濑领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坐在沙发上的榎本,不禁顿了一瞬手上的动作。然而成濑看也没看他一眼,甚至脚步都没有丝毫停顿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真的生气了。

榎本完全停下了手,缓缓放开手中的工具。老实说,他摸索面前的这把锁少说也有一个钟头了,可事实上他连这把锁的内部结构都没摸索完整。

他当然知道成濑在生什么气。今天早上,——榎本发誓他只是一时好奇,他从前向来没有多余的好奇心。——他打开了那扇门。虽然成濑从没给它上过锁,也从没明示或者暗示过榎本不准进入那个房间,就好像他根本不在意。然而事实是,成濑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无所谓。榎本仅仅从他倚在门口时比平时淡了几分的眼神就立刻意识到这一点。

榎本和往常一样沉默寡言地走出去,关上了门。而成濑却并没有像平常那样说点什么或是给他一个微笑,成濑只是看了他一会儿,转身走向玄关。成濑甚至没有坐下来享用已经准备好的自己的那份早餐。

榎本不擅长解释,或者说是,不擅长用语言表达自己。但其实在成濑面前,他也从来不需要刻意地去表达自己。就好像他看见成濑用柔和的眼睛看着自己,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多说些什么,只要像平常一样安静就好。不过今天,榎本开始怀疑了。他不能一直这样,没有人会是另一个人肚子里的蛔虫,如果他永远只是等着成濑懂他理解他,甚至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总有一天成濑会离开。

他坐在沙发上沉沉地思考着,嘴唇嗫嚅了几下。或许他得练习一下才行。应该怎么表述,用什么样的声线,什么样的音调,什么样的温度,怎样停顿。这些都需要仔细研究。

“咔哒——”

是开门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成濑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了。榎本没有立刻转头去看他,他装满锁具知识的脑袋里还没思考出什么对策。听着从斜后方逐渐靠近自己的脚步,榎本推了推眼镜,无疑感到些微的无措和紧张。

“径,来一下好吗?”成濑的声音比平时轻一些,榎本听得出来他努力想保持和平常一样的态度,但不知什么原因,并没能成功。

“……”榎本张了张嘴试图发声,却发现喉咙有些干哑,声音无法干脆顺畅地发出。想着也许他也不太需要自己的回答,于是作罢。

他站起身,当看到成濑只穿着下摆稍长的衬衫,头发半干,身上还淌着水珠时,面不改色地脑袋空白了一瞬。榎本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面色如常的成濑,进入了那个房间。

 

被压在靠着墙放的长桌上骑到身上之前,榎本径只是沉默着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保持冷静,你不能确定他到底在传递什么讯号。

“不解风情也该有个限度。”榎本听见自己身上的人用沙软的嗓音柔柔地吐出一句气呼呼的话,随后就感受到他湿热的肉壁一寸寸包裹住自己。等到全部吞入他的体内,他便忍不住颤着腰反射性地收缩了几下穴口,整个人挂在榎本身上,黏腻的灼热吐息通过微张的软唇喷洒在榎本的耳朵里。

榎本因他的动作也禁不住喘了喘,双手握上他精瘦的腰肢,成濑紧致的内里仿佛快要把榎本融化掉了,让榎本忍不住挺腰往更深处顶了顶。

“嗯!——别、别动……”成濑止不住打颤,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放松身体,方便接下来的运动。他不让榎本乱动,榎本也就控制着自己,任由他骑在自己身上缓慢起落,每当顶到深处,颤抖的后穴不受控制地狠狠收缩时,榎本便深深吐出温热的喘息。

“我知道……你以为我生气……”

在成濑看来,榎本实在太好懂。握着工具的手指稍微停顿,他就知道榎本在紧张。榎本甚至不用说话,成濑只是看到他推下眼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嗯……我没有、没有生气……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害怕……”

这个房间早就空了,除了一张桌子什么也没留下。但榎本看不到的是,这里有着成濑的过去,一些不堪回忆的过去。成濑其实并不是很在意,纠结过去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他并不想表现得太过反常,他只是害怕。他不在意自己的过去,不在意其他人的态度,但他无法不去在意榎本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但是这些,他都没办法讲出口。

成濑只是不停地摆动腰肢,让榎本把自己的里面撑得满满的,前列腺被不断摩擦,穴口吞吐着榎本的东西往更深处去。从后庭深处燃出来的快感和胸腔中同时助长的汹涌情感,湿润了成濑的眼睛,烫人的泪水只是随着颤抖的眼眶一颗又一颗滚落出来,灼在榎本的皮肤上,又牵引着痛感,烧在心脏。

或许他远比自己以为的要了解成濑,榎本这样想。成濑的眼睛里是从未出现过的深渊,榎本能从其中看到他的恐惧、悲伤、怀疑……。而榎本也能肯定,他眼中的这些负面情绪全都只是多余的。

“或许这里需要新的回忆,”榎本沉着声音,说出了第一句话。他不打算给成濑反应的时间,一把抱起身上的人,翻了个身就将两人的位置倒转。“特别的,甜蜜的回忆……”他重重地一挺腰,就把自己重新埋入成濑的体内。

“啊……好深……嗯!”

榎本的每一次深入都扎扎实实,重重碾过前列腺,将成濑的肠道寸寸撑开,又稳稳钉在最深处摩擦。抽出时几乎只剩龟头部分留在体内,然后再次重重进入。榎本大开大合的抽送几乎将成濑整个人都操开了,浑身泛着艳丽的粉红。因快感而颤抖的腰部带动着弓起身子,充血挺立的乳尖在微凉的空气中产生出酥麻的痒意。后穴的饱胀和酸麻带来的爽快从尾椎向上流窜,直击上成濑的后脑,令思维都变成一团浆糊。

听着成濑断断续续的颤抖哭叫,榎本微微俯身去舔吻他的乳首。舌尖沿着乳晕打转,搔弄着乳尖,再将其整个含进湿热的口腔,牙齿轻轻咬弄,带来些微刺痛的快感。成濑的呻吟一瞬间更抬高了一些,他禁不住扭动腰身,后穴颤抖着咬紧了一分。而榎本只是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后穴根本抵不住他的攻势,只能更加柔软地接纳他,包裹他的力度令他不住地吐出更多的喘息。

“太快……唔啊……要射……”已经软成一滩水的成濑甚至来不及思考反抗的话,随着哽在喉咙里的呻吟,颤着大腿根就射在了小腹上。而榎本还硬着的东西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即使是成濑高潮的时候也没有停下动作,又将他控制不住收缩起来的后穴重重操开来。“不……我还……啊!”

 

榎本抱着成濑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的任何一个地方做爱,桌子上,地上,墙上,让每一个角落都沾染上他们的体液。如榎本所言,这个空荡的房间里重新充满了深刻的新回忆。

“已经……射不出来了……呜啊……”

成濑被榎本钉在墙上,双腿架在他的臂弯里,身体腾空着揽住他的脖子。随着榎本一个重重的挺身,精液再次冲进成濑体内,烫得他浑身颤抖,前端吐出一些稀薄的液体,挂满泪珠的小脸凑过去和榎本交换了一个湿热缠绵的吻。

“好满……里面都是……”

“……”

“……径?”

“对不起,我可能……”

“什么……”成濑还有些迷迷糊糊地疑惑,一道热流冲进体内惊得他整个人都弹了起来,“什——不要!拔出来!——呜啊!——”

“唔……”

源源不断的温热液体进入后穴,热液溅洒在内壁上令人头皮发麻的陌生感觉让成濑身体僵硬,小腹充盈起的轻微饱胀感令成濑忍不住红了眼眶,“你怎么……这样……怎么可以……在里面……”

“别哭,对不起。”榎本有点慌了,就算他再怎么在性事上欺负成濑,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

说着榎本就打算从成濑体内退出来,这时成濑却突然抱紧了他,“不行!现在拔出去的话……全都会、流出来……”

“……”

“太、太丢脸……”成濑抱紧了榎本,趴在他耳边又忍不住哽咽起来。

“……领,我好像……”

“你怎么又!”感觉到体内再次变得粗大起来的家伙,成濑从心底感到害怕,“不行,这样一定会坏掉……”

“……抱歉。”

“啊!呜嗯——不要、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