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摸鱼】对不起又摸鱼了…

Work Text:

大概不会有比他更加不可思议的Omega存在了,年轻的医生在一如既往的工作结束之后回到自己的屋内,看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侧头嗅着枕头上Alpha残留的味道,双腿打开,正在自己用手指干着自己。房间内水声啧啧,抽气和变了调儿的呻吟声不断。医生看得出他已经自娱自乐这么好一会儿了,因为他股间流出的大量爱液把床单弄脏了一大片,于是这间空荡惨白的屋子里终于染上了点其他的颜色。
但是他没有射精,因为他做不到,手指太细了,而他的Alpha又是那么的优秀,没有那个人的大阴茎来干他,泄欲般不留情面的用力操他,让他哭,把他填满,他是不可能射出来的。医生倚在门框上,看着在他床上自娱自乐的Omega,几乎确定这个小疯子就是故意的了。看到那个小家伙的阴茎挺立着,前液蹭在Omega光洁的腹部,多少觉得他这个不修边幅的小疯子竟然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样子在了。医生是个冷静且理智的人,而他的Omega是程式化之中的意外,是不可控的惊喜,是他无法把握的存在。最开始医生觉得这个Omega所做的一些都让他头痛,他仿佛在换着花样的逼他露出更加人类,更加情绪化的那部分,而现在,他又不禁觉得这种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他已经有些习惯并且乐在其中了。
Omega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磨蹭着,说着求你操我这样的话,着迷的寻求着自己Alpha的气味。他的手指探向会让自己快乐的深处用力戳刺了几下,更清亮的水声在屋内响了起来。Omega挺着腰颤抖着,啜泣的呻吟着,控制不住的从体腔里喷出了更多的水儿。
天啊,他怀念过去的日子,他不用费尽心思在这里勾引他的Alpha,那些为他而疯狂的教徒只要在他他打开腿的时候就会像狗一样舔过来。他可以随意享受他们的舌头,他们的屌,只要他愿意,会有人乖乖的把他舔开,把他搞得舒服到喷水。而且没有他的许可,他们也不会随便干他,只会满脸沾着他的淫液,饥渴的剐蹭下来舔净。他们会像个没有父母爱的孩子似的哭着跪在那里,颤抖着、阴茎滑稽的挺立着,畏惧而又毕恭毕敬的询问可不可以操他。然而,这全都看他的心情。
有时候他会骑别人,有时候他会让几个人一起来,而有时候他就喜欢看他们哭着请求他的样子,他会拒绝,说不行,然后用赤裸的脚狠狠地踩那些人的阴茎。那些可怜的教徒,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甚至在他用脚掌磨蹭那个茎身的时候,那些Alpha还会慢慢鼓起那个可笑的结。
那事情就变得更有意思了,这时候他往往会更有耐心,他肆意散发着Omega的气味。曲起拇指磨蹭对方的阴茎顶端,用脚掌来回爱抚那个硬挺灼热的茎身,他们的前液会滴滴答答的漏得他满脚都是,随后精液也是,蹭在他的脚背上,蹭到他的小腿上,令人愉悦的白色。
他曾经是那么快乐,只要他想,他的教徒们便会为他奉上一切。课自从被莫名其妙的绑架到这里,成为某种——医生口中的“研究品”又或者“病人”。他便失去了那样唾手可得的欢愉,而总是要屈尊降贵的、费尽心思的去诱惑一个禁欲的木头人。
不过事实证明那的确是值得的,他的Alpha不光有着出类拔萃的漂亮容貌,还有着会让人迷失在其中的灰蓝色瞳孔,更重要的是,他有一根会让任何Omega都会为此而疯狂的大阴茎。他会得到的,比原来快乐百倍的欢愉,他终究会得到的,只要他足够听话。
刚刚的高潮让他迷迷糊糊的,他把手指从自己已经被玩的湿软的嫩穴抽了出来,更多的水儿顺着他抽出的动作滴到了床单上。而室内浓郁的Omega信息素仿佛对医生没有丝毫影响似的,他不紧不慢的有过去,站在自家Omega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而Omega仿佛是害羞似的,侧着身子乖乖的并拢双腿,把自己稍稍蜷缩了起来。此刻他看起来和所有刚结婚之后,等待丈夫回家来的Omega一样似的,甜兮兮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Alpha。
“趴下。”医生粗暴的扯住他的头发,让他起身形成一个跪趴的姿势,完全不在意Omega因为刚刚的高潮还在可怜兮兮的颤抖着、根本跪不住的腿根似的,毫不留情的对着他圆润挺翘的屁股狠狠来了几下。可怜的Omega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抽打搞得全身一颤,好不容易跪住的双腿一抖,又软乎乎的趴回了床上。
“道歉,为你弄脏了床单。”医生这么说着,西裤中勃起的阴茎顶在了Omega湿漉漉的臀缝间。他用力拽着Omega的长发粗暴的把对方的头摁到了枕头中,那里都是他的味道,他知道Omega受不了这个的。
“嗯啊…”Omega难耐的呻吟着,贴在腹部的阴茎兴奋的抽动了一下,他因为这样粗暴的对待,因为他的Alpha的味道而更加湿软了。而他本人也被这样的姿势所限制,不得不像个下流的婊子似的撅着屁股。Omega更多的向后贴了过去,讨好似的扭动着自己被打的红扑扑、酥酥麻麻的屁股,尽可能的感受着自己Alpha的巨大的火热。他臀缝间流出来的爱液蹭到了医生的西裤上,把那里也弄上了深色而又色情的水渍。
“快操我,”他请求着,“求你操我,求你了。”
然而这显然不是个正确的回答,他感到自己的Alpha离开了他,随后往他的体内塞了那个该死的、会震动的、磨人的小东西。那个小东西随着医生修长的手指,被深深地塞到了他湿软的穴中,他本能的绷紧身体,似乎是希望就算是手指也好,自己的Alpha能在自己体内多留一会。但是很可惜的,他没有如愿以偿,而那个不断震动的小东西正顶在他的敏感点上,他再熟悉不过了,有时候他犯错,医生会这么教育他。
“啊啊…”他因为那个碾磨在他敏感点上不断震动侧跳蛋而本能的颤抖着,他的肌肉绷紧,无法控制的因为酥麻的疼痛和汹涌的快感而哭泣着,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床上,微微抽搐的蜷缩成了一小团。
“抱…抱歉。”他小声这么说着,喘息着,把一只手颤抖着放在穴口处,手指颤抖的拽住那根暴露在他蜜穴之外的线,另一只手拽着自家Alpha的袖口请求道。事实上,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可以把埋在他身体里的这个小东西扯出去,可是他不能,他做不到,如果他犯下更多的错误,那么他受到更多的惩罚,也会让他的Alpha失望,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如果你下次再这么做,我就用导尿管把你插到失禁。”医生这么说着,取出了埋在他体内的跳蛋,同他冰冷的语气完全不同的、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长发,贴过去亲吻他眼角留下的眼泪,缓慢而又安抚似的,深深、深深地楔入了Omega的体内。医生随即听到了Omega满足的喘息声,以及随之溅在他们腹部的、微凉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