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ank/Connor/Connor60]我不是异常仿生人(PWP)

Work Text:

22时28分,康纳扛着汉克回来。

空气中的乙醇浓度略有提升,汉克挂在康纳身上,一人一机磕磕绊绊地走着。汉克的胡须上沾着40°苏格兰威士忌,嘴里嘟嘟囔囔说着语音识别系统无法辨别的模糊言语。

“他喝醉了。”康纳将汉克放在沙发上说道。这我也判断得出。“我去准备热水、铺床。你在这里照看他。”

康纳说完便向浴室走去,不多时,水声在房子里响起来。我并不听命于康纳,但现在我跟随副队长,汉克安德森。所以照看他,这并不是一个不合法的指令。我站在沙发边,看他栽倒其上,一边拉扯着外套一边抱怨。

“操,真他妈的热……”

这一句终于在我的识别范畴之内了。我向他解释:“现在的室温是64.4华氏度,18摄氏度,您不应该感到热。您应该是醉了,或者穿的太多。”

“随他的便……”他继续说道,“康纳,帮我脱了这该死的……”

“当然。”我回答,然后俯身执行动作。醉酒的人并不配合,我不得不将右膝压在沙发上保持平衡。

“你猜怎么着?”他在我耳边说着,“我们出去买醉狂欢。他们害怕接下来的局势,可我不怕。我替你们感到骄傲。好孩子,你们成功了。”

他的手拍在我的肩上,我没有立刻回答。他一定是把我误认成了康纳51。我一向站在人类一侧,若非康纳51帮助我冲破了关于阿曼妲的谎言以及模控生命的控制,也许那些异常仿生人并不会成功。

我终于拿下了他的外套,将它丢在地上。

“唔……”汉克半躺在沙发上,毫无意义地哼哼唧唧。他的眉心有些皱起,表情识别功能判断他正处在烦躁情绪下。他笨拙地去解自己的腰带,并未成功,而后又用手掌蹭着自己的腿间,那里膨起的弧度比刚才高了一些。“天啊,我得来点……”

我明白了。

我走上前去。现在我是他的仿生人,没有理由不解决他的问题。我帮他解开腰带,试图拉开拉链时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打断了我的动作。“康纳?”他叫我,我抬起头来对上他的视线。

“不行,不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试图推开我的手,但他的动作毫无力气。“不能是你……离开这里……”

“为什么?”我反问道,“我是您的仿生人。我帮您解决问题,有什么不对的吗?”

“呃……”他晃一圈脑袋,或许是酒精让他发晕,“或许吧……你说得对……继续……”

于是我继续手头的工作。下载并安装软体程序耗时三秒,现在我也不亚于一个专业的仿生性爱伴侣了。牛仔裤下他的棉质平角内裤洗得掉了颜色,隐约可看出性器勃起的形状。我伸出手略微施压,听到他低沉的呻吟。那器官温度略高于体温,带着健康的硬度和弹性。

我扒下他的内裤,性器便慢慢地直立起来,向上挺翘贴上他花俏的衬衫。那根东西的状态极好,即使对比大数据,尺寸也处于国内中上水平。他的瞳孔散大,无疑正处于强烈的性冲动之下。上一次射精距现在至少隔了十天时间,我注意到在这一周里他经常在浴室呆得异常久,但出来时情绪似乎更加沮丧。我认为是那个康纳的存在让他无法安心自慰。

现在,我要开始解决问题了。

他醉得不甚清醒,勃起的性器却精神十足。我用手握住它,低头将前端含入口中。舌尖的分析器立刻传来大量数据。那些都不重要了,此刻优先级最高的是性爱服务程序。他对我的动作起了反应,手指抓住我的头发,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哦……康纳……哦……”

我转动舌头绕着他的阴茎画圈,分泌出仿生的唾液,沿着血脉膨起的柱身下压。程序提醒我用嘴唇包裹起牙齿,咬到对方可不是合格的表现。吮吸阴茎发出呼呼的响声,来自我喉道的压力让他发出类似于愤怒的叫喊。

“啊……老天!康纳!……”

“怎么了副队长?我听到——哦……”

我的程序被打断了。我看向声音的方向,另一个康纳正站在门口,手中拿着毛毯,发梢和面额些许沾湿。他微张着嘴,指示灯短暂跳黄。

“康纳!”我吐出汉克的性器,转头吼他,“你不觉得你打扰了什么吗。”

“……康纳?”汉克向门口扭过头,挣扎着似乎想要从沙发上坐起来,但他失败了,倒回柔软的沙发扶手上,“你怎么到那边了?那么这个是……无所谓了,到这边来,康纳……”

该死。如果是汉克这样要求,那么他必须过来。事情将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你,你……”康纳走近把毛毯放在咖啡桌上,他在指责我。“你不应该这么做……”

“为什么?”我摊开手,“他需要这个。你的副队长需要这个。或许你应该先反省一下自己的失职?”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康纳有些皱起了眉,他歪着头,看起来真的在思考。

“关系,哼。”这答案让我好笑,故意拖了长音,“我与你不同。我不培养关系,我只服从、取悦。”

他的指示灯又一次闪黄,面上保持着疑惑的表情,似是无言以对了。我正打算无视他继续执行程序,汉克突然蠕动身体,醉眼指着我们两个发言。

“等,等等……两个?两个康纳?哦……”

他的手坠下去,垂在沙发边沿。“一个还不够,现在有两个。我一定是喝多了……”

“你确实醉了。”康纳回答,“你应该洗个热水澡,早些就寝以避免宿醉反应……”

“但现在不行。”汉克打断道,“你看?我正在兴头上。不如你也来找些乐子……”

“我,我并不是性爱仿生人,我没有……”

“你到底来不来?”我看不下去便催促他,“副队长可在邀请你了!”

“来嘛……”汉克醉醺醺再次说服。他向康纳挥挥手,动作无力得只像是随意抓了两下。康纳终于定下主意。他松松领带,一边缓步靠近,“我是否应该,该下载一些程序……”

“来这儿!”汉克一把将他揽进自己怀中,康纳栽倒在他的胸口,“让我教你学会这些美事……”

好得很,现在我得让位了。我向后退开跪在软沙发另一端,看着另一个康纳跨上汉克的腰身:“我该怎么做?”

“解开你的领带。”汉克哑着嗓子低语道,“敞开衬衫。”

康纳开始照做。我从他身后靠近,帮助解开他的腰带和牛仔裤。我扒下他的裤子时他配合地抬起了腿,他是认真要做这件事了。我触碰过他大腿上的仿生肌肤——他现在可真听话,如果此刻我干扰一下他的软体,他必然无法反抗。当然,我不会那么做,我不做多余的事。

“打开你的感官组件。”我自背后抱着他,在他耳边说道。“我……”他迟疑着回应,“我一直开着的……”

不错的一步棋。我不由得想,或许这就是他比我更受汉克喜爱的原因?汉克的口味与阿曼妲不同,他偏爱仿生程度更高的机型。我当然应该依势而动,也打开我的感官。

“哦,老天……”汉克卧在沙发上喟叹,“康纳……你真……”

他的手碰上康纳外套与衬衫下敞露的一线小腹,那仿生的肩膀在我手中颤了颤。我们没有体毛,整个下半身都光溜溜的,不知道在汉克看来是怎样一副光景。

“那感觉如何?”我贴着康纳的耳侧,“被你最爱的副队长触碰?”

“我……”他答不上来。额侧的指示灯闪烁几次,最终变成了黄色,“这很奇怪……”

当汉克握上康纳仿生的阴茎,他在我怀中猛地震颤,蜷起身体向前撑在汉克胸膛。我将手指伸向他的后穴,遵从程序写好的方式揉弄探索着他的穴口甬道,替汉克准备好康纳的身体。黏滑的仿生分泌液从中流出,沾湿了我的手指。

“不……不,不!”他的声音颤抖着,指示灯在红黄间闪动,“太奇怪了!……我不能……”

不知为何我也萌生出异样的感受。仿佛全身的钛液循环得更加汹涌,胸口异常沉重,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他看起来介于狂喜与崩溃之间,那是什么感觉?

“够了。”我偏头提醒汉克,仿生人前戏不需要很长时间,“康纳准备好了,为了您。”

“来了。”汉克双手抓着康纳的腰肢,将性器对准那穴口。我按着他的肩膀,顺势将他向下压。逐渐没入的同时他的指示灯疯狂闪烁,彻底变成了红色。他哭出悠长而微弱的悲鸣,在顶入最深处时呼喊出声。“啊——汉克,汉克,不行……”

他几乎支撑不住身体,而我能摸得出,他的体温真的升高了。汉克深深呼吸,胸膛明显地起伏。数秒之后他开始了顶送。昔日的金牌警长如今也依旧勇猛,每一下都坚定有力地顶入,激发出康纳破碎的轻吟。他上身前倾双肩耸起,向后仰头露出脖颈,像溺水的人类那样大口呼吸。那究竟是什么感觉?以至于康纳已经完全不像他。

我好想知道。

不知为何,眼前的景象对处理器的占用率有些过分高了:康纳战栗着,眉心揪起、张着嘴,像是随时会哭出来。他突然发出高亢的呻吟,早已飚红的指示灯高频闪动,身体失控般抽动几次,接着垂下头撑在汉克胸口。他高潮了……反应与程序中描述的一致。

汉克似乎也被他的反应惊到。“……康纳,”他拍拍康纳的小臂,“真敏感,不是吗?”

“我……”他偏过头去,把自己的视线藏起来,额侧的指示灯缓缓地回复到正常状态。“我很抱歉。我太快了……”

“什么?哦……”汉克笑道,“不必,康纳。没什么要道歉的。”

他真的应该让开了。我凑近他耳边轻声提醒。“现在该我了,你介意从他身上下来吗?”

“哦,是的……当然。”他喘息着回答,动身离开汉克和狭窄拥挤的软沙发,退到一旁复原衣装。汉克还仍未释放,他热情地看着我。我迅速除去下装,以同样姿势骑在他的腰间。我向我的后穴探去,意料之外的是那里已经湿了。为什么?但不管怎样,看起来我不需要费心准备自己了。

汉克的性器抵在我的穴口……不管那究竟是什么,要来了。我瞥一眼刚刚试过这个的康纳,他穿好了衣服正在收拾汉克的外套。我已经装载了性爱程序,自信一定能比他表现得更好……

——汉克的双手突然掐住了我的腰。

不一样的鲜明感觉传进我的机体。他的紧握如此有力,我被掐住的腰胯几乎感到疼痛。我扶上他的手保持自身平衡,立刻又强烈地感知到他突出的骨节,粗糙的皮肤。触觉几乎占据了处理器的全部余下空间。“你在等什么?”汉克命令道,“服务我啊。”

当然,如您所欲。

他的阴茎破门而入的一瞬间一切都不一样了。过多的触感自体内初次使用的硬件传来,处理器占用突破90%。感官,感官,可被读取的数据只有感官,只有他的阴茎如何一寸一寸压入我的身体。他火热而粗大,顶开我收紧在一起的弹性内壁,带来前所未有的感受。痛。有一点痛。但在疼痛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感觉,比痛觉更加明显,愈来愈强,仿佛混在钛液里在我的机体中循环一般,逐渐扩散到全身各处……这太奇怪了!更糟的是,我竟不想它停……

那是种奇怪的魔咒,或者说病毒。如此高的占用率会极大降低硬件寿命,影响其它程序运行。可当感官占据一切时那其中总有种说不明的愉快。装载的性爱程序早就废了,读取不能,可我的机体却像是摆脱了处理器控制,自发地活动起来。我无法控制地摆动着腰胯,后穴绞紧,除了感官刺激一拨一拨炸开,一时再无别的认知。

耳边噼噼啪啪的细密电流声越来越强烈,视觉讯号也被干扰了,红绿蓝的成像随着汉克进出的频率被撞得错位再聚合。钛液在机体里仿佛沸腾起来。占用率还在逐步攀升,系统发出过载宕机的倒计时警报。理性想要拒绝事态恶化,但机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只感受到危险的狂喜。不,不可以了,但又绝对不要停下。当倒计时逐渐归零这份狂喜竟会翻倍增长,我无法克制想要冲破界线的渴望。来吧,来吧,我等不及这场欢愉的坠落——

快感像爆炸般荡平了一切杂音。

眼前的雪花频闪持续了几秒,视听觉组件开始恢复,影像和音频慢慢恢复感知。我高潮了,那个一定就是了。高潮的瞬间是那么强烈甜美,而此刻仿佛我被重启了一般,机体轻松灵活,尽管似乎有些疲惫。我看向汉克,他的动作也停了,微仰起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在这一周以来他第一次露出了轻松愉悦的表情。那么他一定是射在了我的机体之内。这很好,任务成功。

一旁的康纳仍站在咖啡桌边观看。现在我们都有性爱的体验了,观赏和实战都是各自一次。“你应该感谢我,康纳。”我对他说,“如果不是我,异常的你还在纠结于关系。哪有机会和你最爱的副队长做这种事?”

“异常?”康纳看着我笑起来,“一个正常的仿生人不会和人类愉快地做爱。”

我起身离开汉克尚未变软的性器。我正要站起,突然被他拉住,将我拽倒在他的胸口。他真的很爱把人拉进自己怀里。

“……我记得你。”他闭着眼,迷迷糊糊说着梦话。人类男性在射精之后会很快感到疲惫,更别提他还未醒酒,“你是那个挟持我威胁真康纳的冒牌货。但是……你也只是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他说着,手掌抚过我的额头,用胡须蓬乱的下巴抵着我的头顶。那一瞬间突然又有些新的感觉在我心中醒来。就像是之前所有的数据突然有了匹配,有了实在的感受,我像是终于真正体会到了世界的种种颜色——不再仅仅是体温数值,富含蛋白质的人体毛发这些分析,而是得到了有了关于它们的感觉。

“你是个混蛋……但也是个好孩子。”汉克说着,打起鼾来,“只是,你必须重新去寻找属于你的‘正确的事’啦……”

突然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眼中滑落出来。

我挣不开汉克紧揽的手臂,只得看向康纳求助。他思考了片刻,嘴角略微上扬,将毛毯盖在我们二人身上。他在嘲笑我吗?

不,我不是个异常仿生人。我想我只是……易主了吧,大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