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沒人在意沙發太短

Work Text:

「自己動,快點!」

處於這樣的姿勢加上雙手被束縛在身後,世良努力撐起身體再慢慢坐下,感受渡海的性器在體內一點一點撐開自己。

幾個來回,世良酸軟的大腿顫抖著,終於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嗚...」一下子被頂到深處的刺激與被要脅控制的委屈、害怕讓世良忍不住哭了,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滴在渡海放在世良腿根的手上。

「邪魔...」渡海抓著對方的腰挺身。

世良隨著渡海的動作上下晃動,每一次下壓除了感受渡海炙熱的碩大,總是有什麼冰涼的東西碰撞在臀肉。

世良花了一點時間才意識到,那已帶著自己體溫的東西是渡海的皮帶扣,也注意到自己除了下半身光裸,其他衣著仍完整,更別說渡海只將褲子及內褲稍微下拉露出胯部。

在工作場所進行性行為的羞恥感漫開,世良蜷身把臉埋在渡海肩頸,突然變換姿勢卻使渡海一下撞在世良的敏感處。

「啊!」帶著喘息的驚呼在渡海耳邊炸開,像把渡海分成了兩半。理性的部份想著:啊,是嗎,原來是這裡啊。渡海嘴角揚起惡意的弧度,本能接手:玩弄這裡的話會怎麼樣呢,真是令人期待。

感覺體內的器官竟又脹大了,不安地忍著私處緊繃的拉扯感,是被撐至極限了吧。世良叫著那人,「渡海先生!?」

渡海一如既往地沒反應,只是控制著插入角度,一次次撞在同一個位置。

前列腺持續受到刺激,快感隨著神經傳遍全身在大腦爆炸,熱度攀升,世良使不上力整個人靠向身前的渡海,勃起的陰莖前端濕答答的,抵在渡海的腹部蹭著帶來另一波快感。

「嗚...渡海先生...」雙重快感衝擊下生理性淚水溢出眼眶。

渡海察覺裹著自己的地方收縮,知道世良已接近臨界點,他左手伸向兩人之間握住世良勃起根部,另一只手反手壓住世良左肩,一陣猛烈的挺腰。

「啊......渡...海先....先生!」世良在高度快感之下,除了呻吟和喊渡海,幾乎說不出別的,本能收緊腸道卻抵擋不了渡海的攻勢,肩膀被壓制著反倒成為渡海的借力點,挺進的深度和力道更勝之前;強烈的快感將世良推向高潮邊緣,卻在即將迎來的瞬間被渡海握著的手硬生生擋下。

「渡海先生...不行了..嗚...」快感無法宣洩累積成疼痛與煎熬,但渡海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這樣就不行了?還早呢。」一時之間,只聽得見帶著熱度濃烈的喘息,以及世良帶著哭腔的呻吟和啜泣聲。

耳畔世良已經有點沙啞的嗓音、噴在頸側溼熱的吐息,加上炙熱的甬道緊緊夾住自己,渡海在又一次頂上世良的前列腺時鬆開手,世良早已緊繃至極的身體突然顫慄,一股一股液體射出。

渡海沒停下進出因高潮更加緊緻的甬道,甚至故意每一下都擠進深處,這樣的刺激對還沒從高潮中緩過來的世良太超過了,他咽嗚著喘氣,淚水大滴落下,一滴一滴打濕渡海的衣服,渡海又抽插了數次,挺身埋在深處終於射精。

他丟掉打結的套子,一手把明顯失神的世良放倒在沙發,腹誹這傢伙也太弱,一邊順手替他套好褲子,還拉了薄毯蓋著;看著立刻陷入睡眠的世良臉上未乾透的淚痕,像終於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從肩膀到胸前濕了一大片,再低頭看見在深色布料上顯得更加情色的白濁,渡海嘖聲卻勾起嘴角。

「邪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