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艳荣。57

Work Text:

57.
 
二人坐进车里,荣石靠向许一霖一边,许一霖向后躲了躲,眨着眼睛看他,荣石狡狯的弯着嘴角,看着窗外的清水二十三,抬手拉上了帘子。
“走。”荣石沉声说了句。
车上没有人说话,许一霖能感觉到荣石周身的寒气,他看了眼荣石,荣石只是黑着脸看着前面,不发一言。前座索杰扭头问了句,“小许,没事吧?”
许一霖摇了摇头,“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燕林到咖啡馆报信了。”索杰说。许一霖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索杰又问,“到底是什么事?谁抓你来的?竹木吗?”
许一霖摇头道,“是——”
“清水二十三。”荣石接过了话。
“嗯。”许一霖应了声。
“接着说。”荣石的脸上像是大理石一般冷峻阴森,透着杀气。
“他……”许一霖抿了抿嘴唇,身边这人的阎王脾气他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说了指不定会搅出什么事来。
荣石听着许一霖欲言又止,见他又是为难的表情,当即吼了声 ,“给我停车!调头回去!”
许一霖被吼得浑身抖了下,急忙说,“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在避暑山庄里转了转,我就出来了,他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同我说说话。”
“说话?”索杰问了句。
“哎。”许一霖点了下头,“不过我已经告诉他了,以后他想说话可以到铺子里来,再来人带我,我不会去的。”许一霖看向荣石,手轻放在荣石攥紧的拳头上,“下次若是再有人来,我一定立刻就去告诉你,不会再跟他们走了,好吗?”
荣石靠回座里,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只是喘着粗气,火仍未消。许一霖见状也不再言语,只是低头翻过了荣石的拳头,掰开他的手指,抚了抚他被指尖硌出深深甲痕的掌心,荣石蜷起手指,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荣石一路没有松手,直到下车也一路拉着许一霖进了客厅。荣树正躺在沙发上边听戏匣子边翻报纸,将花生豆一颗一颗扔上去再用嘴去接,见到荣石进门立刻站了起来,“哥?你怎么这会回来了?”
许一霖突然想到连忙问,“荣意回来了吗?”
“荣意不是何家呢吗?刚打过电话说在何家吃饭,晚上宵禁时让人去接!”荣树问,“怎么了?”
“她今天——”许一霖话没说完,就被荣石拉走了,许一霖喊了声,“哎——”
荣石径直回了房,终于松开了许一霖,锁上房门,却面朝着门,低头沉默着。
许一霖揉了揉被他攥紧的手,走近了叫了声,“荣石。”
荣石长出了口气,转身看向许一霖,表情却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只是仔仔细细地看着许一霖,一点一点从上到下的看清楚。
他沉默许久,问了一句,“怕吗?”
“嗯?”许一霖愣了下,随即摇头,“不怕。”
“我不是你爹,用不着跟我逞强。”荣石上前一步,放缓了声音。
“我没有逞强,我没——”许一霖的嗓子哽住了。
荣石只是看着许一霖的眼睛,那样温柔深邃地看进那一汪春水里,“你告诉我,我听得到。”
这是荣石,这是见过了他所有的折辱、不堪、丑陋、羞耻之后,仍旧告诉他“我只要你”的人。
许一霖蹙着眉,哽咽着说,“……是你说,要让我顶天立地……我说了,你还不信……”
荣石为难的蹙着额,“可是我很怕。”他上前,唇瓣贴着一霖的额头,“我真的很怕。”他握住一霖的双臂,“要是哪一天……我真的把你锁在这儿了,你可不能怪我。”
许一霖低头噙着泪轻笑了下,“……是我太没用了……”
“是你太好了,”荣石终于把他搂进怀里,“一霖,一霖,一霖……”
许一霖拥着荣石,听着荣石在耳边低沉深情地轻唤,叫得心都化了,抬手拽着荣石的衬衫,在他耳边说,“……怕也是怕,只是知道你在,所以就有了盼头。”荣石紧了紧胳膊,将他搂得更紧些,许一霖说,“我恐怕这辈子都做不到同你一样,你就让我逞个强过去了还不行,还非要问!杠头!”荣石听着便笑了出来,许一霖呸了声,“一肚子坏水。”
荣石脸颊蹭着一霖的侧颈,深吸了口气,“你身上真香……”
许一霖脸上如火烧一般登时便红了一片,躲了躲说,“荣石。”
“我想你了。”荣石轻吮着一霖的侧颈,“我想你了……”
许一霖侧过脸,“你怎么说不上两句就……你就不能等到——”
“我什么时候等过?”荣石捏着许一霖下巴晃了晃,许一霖红着脸笑了出来。
 
荣石舔舐着许一霖的锁骨,手上攥着扒下的长衫向后扔去,嘴里含混不清地说,“……把这衣服烧了,别再穿了……”
“……嗯……”许一霖光裸的后背蹭着床单,脚蹬了一下,荣石的裤子滑下了床单,压在了他的衬衫上。
荣石卷着一霖胸前乳头不住的拉扯啃咬,许一霖抠着他的肩头不住地喘息,长腿被荣石压得不得不分开,让他贴得更紧密,荣石抓着他的臀瓣拉向自己,让自己早已硬挺的下体磨蹭着一霖的腹股沟,留下晶莹黏腻的体液。
许一霖感觉到荣石整个身体都在发烫,贴着他搂着他,像要把他融化。他紧紧抓着荣石的后背,任由荣石在自己身上留下占有的齿痕和印记。荣石的手指扣进他的臀瓣里,唇瓣却在胸前用力吮吸,许一霖轻哼了声,“嗯唔……”
荣石抬头看向他,亲吻他的嘴唇,指尖沿着臀缝伸进去,揉搓着后穴口。一霖的双腿抬起,夹在荣石的腰间。
“好软……”荣石亲吻着一霖嘟囔了声,许一霖听不真切,“什么?”
荣石的手指伸进了后穴,搅弄了下,“我说这里好软。”
“啊……”许一霖惊呼了声,全身都收紧了,荣石的手指被裹紧了,可这嫩肉仿佛是在吮吸着让他入得更深。
荣石重重地吸了口气,“你这个害人精啊,你要是觉得辛苦,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许一霖睁眼看着他,喘息着说,“你这算恶人先告状?”
荣石揉弄着又塞进一根手指,许一霖紧抿着嘴唇,却哼出了多情的呻吟,荣石舔着他的耳尖,“我可是苦主……”
 
荣石硬扣住骑在腰间的大腿,不让身上的许一霖动,许一霖按着他的胸膛,委屈地央求他,“荣石……你说什么都是……饶了我吧……”
许一霖的胸前已是被荣石顶弄着射出的点点精液,他整个胸膛都是红的,发丝因为汗湿黏在额头面颊上,腰身臀瓣也都出了层薄汗,紧紧吸着荣石的手。
荣石起身搂着许一霖的腰身,稍动一下就惹得许一霖喘息不止,搂着他的脖子恳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荣石张嘴咬了下他的下巴,“你说我是恶人,我怎么能这么容易放过你啊?”
“你……”许一霖垂眼看着他,“我是恶人,是我不对……啊!你别动!”
“嗯?”荣石舔着许一霖的下颌,“你说什么?”
许一霖咬了咬唇瓣,凑到荣石的耳边,“我是害人精,你是好哥哥。”
荣石低声笑着了下,抬头看着许一霖,轻吻他的嘴唇,“我这就放了你,”许一霖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荣石又说,“可我还硬着呢,你说怎么办?”说着便将他重新压在了床上。
“荣石……你,你唔啊……”
 
两人折腾到月上中天,连晚饭都没用。
有敲门声把许一霖惊醒了,他恍恍惚惚地动了动,荣石正压在他身上,紧搂着他的腰。许一霖听着门外叫了声,“哥……”
荣石因为惯喝咖啡又整日殚精竭虑,入睡通常都很难,许一霖配了各种香都只是管一时的用,看着他好容易睡着了,许一霖也不忍叫醒他,只是门外还在不停敲门,许一霖又抬又搬的从荣石身下出来,连忙穿上荣石的睡袍,赶去开门。
 
“哥,哥,哥……”荣意困得靠在门上,敲着门。忽然门开了条缝,荣意用力推开了,“怎么这么慢——”
许一霖抬手挡着哈欠,“荣意,有事吗?”
荣意皱着眉歪了歪头,“你怎么在这?”
许一霖瞪大了眼睛,突然意识到他是最不该来开门的,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我跟荣石喝多了,所以就——”
“喝多了?”荣意眨了眨眼,“我哥不喝酒啊。”
“啊?”许一霖惊异地出了声。
“喝多了酒手会抖,打枪不稳,”荣意也有点迷糊,“他喝酒了?”
“是我,是我喝多了。”许一霖连忙改口。
“你喝多了,怎么会在——”荣意正说着,看见身后荣石光着膀子走了过来,“哥?”
“你怎么了?”荣石眯着眼睛,“又做噩梦?”
“嗯。”荣意点了点头,打着哈欠问了句,“你跟小许哥怎么睡一块啊?”
“我们睡一起好几个月了。”荣石平静地说。
许一霖回头看着荣石,荣石看着荣意,等着她反应过来。
“啊?”荣意原本迷蒙的双眼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突然睁大了,“你说什么?”
荣石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荣意这才发现荣石身上暧昧的红痕和指甲印记,荣意看了眼许一霖,又看回了荣石,脑子不知在想什么,面色突然变了,大喊了声,“哥!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呢!”
荣石皱了皱眉,依旧没有回答。
“你这跟欺男霸女的土匪恶霸有什么区别!”荣意接着喊,“许一霖在这举目无亲,你就这么欺负人家,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什么?”荣石歪了下头,有些听不懂。
荣意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你……你,你当初就是为了这个才把他绑回来的吧!那你,你不就真成土匪绑票了吗!哥!你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荣石瞪起眼睛,“我——”
荣意拉着许一霖拉出了房,“小许哥,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你为什么不逃走呢!我会帮你的啊!你怎么……你怎么就让他这么侮辱你!”
“荣意,你听我说……”许一霖知道她误会了,软言跟她解释。
荣意看着荣石,“我今天看到就不能不管,哥,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再也别想——”
“荣意!”许一霖看着荣石脸上都青了,急忙打断了荣意的话,“你听我说!”
“你说吧,我一定会帮你的!”荣意握着许一霖的手。
许一霖笑着说,“你哥……他没有欺负我,也没有侮辱我,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看了眼荣石,“你哥从不是那种人,你也不用对他失望,他一直都是你最好的哥哥。”
“啊?”荣意疑惑地看着他,“那你……”
“我……我愿意的,”许一霖想了想,“就是……像鲁小姐对你大哥,你大哥对徐家大小姐一样——”
“喂!”荣石打断了许一霖的话,“说什么呢!”
两个人都看向荣石,荣石看着许一霖,许一霖暗笑了下,“我说得不对吗?”
荣石冲着他呲了呲牙,荣意又问了句,“你愿意?你是说你像宜萱姐一样,也喜欢我哥吗?”许一霖轻点了点头,荣石这才笑了下,荣意说,“那他也不能——”
“荣意你有完没完!”荣石上前一把拉过许一霖,“他以后跟了我了,懂了吗!没谁欺负谁,他自愿的!回房睡觉去!”
“啊……哦……”荣意嘟着嘴,“那你不陪我——”
“呵,你说我欺男霸女还想让我哄你睡觉啊!门都没有!”荣石扶着门,“扣你一个月零花钱!”说完便关上了门。
“啊!哥!哥,我错了!哥!!”
 
听着荣意上了楼,许一霖才重新躺回床上,荣石靠着床头闭目养神,脑子里都是刚才荣意尖叫声嗡嗡地响。
许一霖轻声问,“还生气呢?”荣石笑了下没说话。许一霖靠在荣石肩膀上,“荣意真是个好姑娘。”
“那是,不看是谁妹妹。”荣石说。
许一霖轻笑了声,“你是好哥哥,你养了个最好的妹妹。”荣石笑着捏了捏眉头,许一霖起身说,“你靠过来,让我来。”
荣石侧身枕在许一霖身上,许一霖轻揉着他的太阳穴,口里轻声哼唱着评弹小调,“……心似秋江一样清,一清到底见鱼鳞……”逐渐听着荣石的呼吸放得平缓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