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洪周】折吃落腹 pwp

Work Text:

周凯和洪少秋交往后,二人总是聚多离少,二人都有各自繁忙的事,因此格外珍惜二人相聚的时间。
而欢好之事也是如此,每当相聚的夜晚,总是激情四射,格外热情,隔天早上周凯总是扶着腰,想踢洪少秋却没有力气,洪少秋也是赔笑着向周凯赔礼与安抚。

洪少秋和周凯交往之后,才知道这人远比自己想的还纤细与敏感,知道他曾经混过黑道和远赴日本帮会过,许多他未曾想过的事情,令他越来越爱他周凯这个人。
有时周凯明明累到扶着腰,在餐桌前坐在直挺挺,恶狠狠地夹着盘里的鱼,大口大口的吃了下肚,挑衅的眼神总是令自己下身隐隐的发热,觉得想把这个人压制在身下释放出他的热情与无尽的精力。
洪少秋算是一个会吃鱼的人,从周凯和他在鱼市认识起就有这种认知,每当看到洪少秋调理鱼时,那温柔的动作,都像摸在他身上一般,夹起鱼肉时,那神情就像是把下身含入口中的深情款款,每当此时周凯总会脸上闪过一阵红,又是激情、不眠的一夜。
鱼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就像是暗号,是热情一晚的开始、过程、结束,既是食物又是象征。

「暗号?」那一天洪少秋刚执行完任务回到家里时,晚餐时周凯和他提起最近在鱼市听说有人拿食物作暗号,相约激情一夜的事。洪少秋夹起鱼肉露出一抹笑容说:「咱们不是早就有暗号了吗?」
「什么暗号?」
洪少秋指了指盘里鱼说:「不就是这个。」
「这个!」看着洪少秋点了点头,周凯一副不赞成的表情说:「这鱼到哪里都可以看到,又不是每日发情,要的话也要说个特别的东西吧!」
「啧啧!凯子我跟你说,这东西要随处可见才好,你想哪日你弟来找你时,我放个什么不常见的东西在你面前,怎么看怎么怪,你弟不会多问,你怎么回我啊?」
这一连串的问题,绕得让周凯反应不过来,想答应洪少秋时,却看见桌上剩下鱼骨头,想起曾听人说过什么「拆吃入腹」的词,好像也有这种意思,便歪着头说:「欸!用这个如何?」
「鱼骨头?」洪少秋疑惑地看了一眼,只见周凯说:「你说这东西,咱们家算常见吧!也是不会令人起疑的东西。如何?」
洪少秋像是意会过来一般,露出一字的笑容说:「这当然可以。那就以鱼骨头为暗号吧!」
周凯意味深长的笑了:「滚」

自从约定这个代号后,就在桌上时不时的看见刚吃完的鱼骨头留在桌上,或是二人合力拿下一盘鱼,看着鱼骨头露出会心的一笑。
周凯踢了洪少秋一脚,在洪少秋抱着脚喊痛时,快速收着桌上,转身进到厨房,才往水槽里放下手中的餐具,便被洪少秋压了上去。
洪少秋的手一向火热,他缓缓摸上周凯的身子,从胸口到下身,到背后。洪少秋的手缓缓的动了起来,周凯从一开始的挣扎,到享受的过程不到三十秒,鲜少自渎的下身,才被抚摸便站得硬挺,腰却软了。
咬着牙不出声,却被洪少秋时快时慢的动作弄到全身发热,四肢无力:「你他妈的!洪少秋你放开我!」
洪少秋带着坏笑的说:「你明明就爽得,舍不得离开我,如果你不爽的话!早该踢我一脚不是?」
「流氓!」话说还没说完,就被拖到床上给好好照顾一顿!

直到这时,周凯才明白洪少秋看到鱼骨时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这家伙…真是他妈的流氓…」周凯被洪少秋压在床上发出阵阵的呻吟声,被抬起双足架在洪少秋的肩上,他仅剩的视线看见自己正被洪少秋抽插着,后穴一紧一弛迎合着身上人的律动,阵阵的情感袭来,令周凯疯狂的呻吟起来。
「你这个王八蛋……」
「你的后穴怎么那么紧!凯子,你这身子真让人欲罢不能啊…」洪少秋在周凯耳边说着淫话,操弄的更加大力。
突然间周凯翻身压住洪少秋,坐在他的身上,被充实的感觉令他抽了一口气,洪少秋想起来抱住周凯,却被周凯所压制。
「你这家伙是想和我斗吗?」
「少说废话!让我爽就成了!」
洪少秋的手被压在头顶,看着周凯坐在自己的身上,扭着腰,动着扭着腰和臀,后穴不断的收缩着,不断的压榨着自己的下身,阵阵的快感,让二人眼睛都红了,在房里除了肉体的拍打声外,更有着水声与呻吟声交织着。
洪少秋的手紧握住周凯耸立的下身时,那液体正泊泊地流出,被紧握的快感,令人倒吸一口气,后穴更加的紧缩,洪少秋呻吟出声声,加快手的动作,二人的身体与快感漫延到了全身。
最后…在周凯体力耗尽前,射在洪少秋的手上。洪少秋抱紧了绵软身子的周凯,卖力的抽插数次后,射在那后穴里。
他轻吻了周凯的耳朵,抱着周凯陷入了沉睡之中。

在那激情的一夜后,洪少秋和周凯二人便陷入工作的忙碌期,首先洪少秋被派出外地执行任务长达数月,不能回家。而周凯则是接了个大单,忙着备货,又不容易闲下来了!偏偏弟弟又出状况,忙到连家也没办法回,在这段时间里,二人根本连面都没见到。
洪少秋回家时,看到家里是一片寂静,打开冰箱里空无一物,可见同居人有多久没回来了!洪少秋吐了一口大气,便滑开手机想叫外卖,在选菜时,看到全鱼的菜单,邪笑了一下。

肚子正饿,是该好好吃点东西了!最好可以完完整整的吃下肚!

这阵子周超执行任务时受了重伤,偏偏女友因為工作忙碌無法照顧,只能央求周凯相助。周凱鞍前马后在医院照顾了数周,周超一出院,由周超的護士女友接手照顾,周凯才安心回家。
周凯坐在车上,才放松就马上想到,这段时间没有联络洪少秋,恐怕他会生气吧!从上一次被带到日本处理旧事起,有哪一日有给他安心的,就算在作生意,也是让他提心吊胆地深怕哪一日又发生一样的事。

虽然这阵被洪少秋老拉往床上整治,周凯却很清楚,这是他缺乏安全感下的需求,因此一直包容着他。

想着想着,当周凯打开家门时,家里沙发上只有洪少秋的行李包,洪少秋却不见人影,只有地上的鱼骨头躺在地上,旁边还有着打碎的盘子。

让周凯不禁惊慌了起来:「洪少秋…」

当洪少秋微信响起时,他正在附近的公园里闲晃,他等着手机响起,也等着那一个人回家。
「叮咚」当微信声响起时,他看到周凯的所传的讯息。,
洪少秋边走边回周凯的微信,边想着等一下周凯看到他会有什么的反应。
接近家门口时,洪少秋迟疑了一会,便传了讯息给:「凯子,你在哪?」
「…家里,干啥?」
「知道了,马上到!」

周凯看着地上的鱼骨头,旁边的破盘子,观察着地毯上痕迹,他觉得这个并不寻常,甚至是反常。
突然之间,他想起数周前所约订的暗号,也看到洪少秋询他在哪的讯息,心里暗道了不妙。

这时家门响起钥匙的转动声,他想立刻躲进房里,但是来不及了!

洪少秋将他压在房门口,火热的身体压制着自己,才要抬头说什么,就是洪少秋的大脸袭来,就是霸道又充满情意的吻。吻进周凯的嘴里,强行占领口腔里各个角落。
「妈的!洪少秋你这个流氓啊!」周凯狠狠咬住洪少秋的下唇,挣脱开他的纠缠说着:「你也太流氓了吧!外面的鱼骨头给我丢了!否则你上不了我的床。」
洪少秋擦了擦嘴角的血:「先吃了你再说。」
说完,再次压上周凯的唇、口腔,压制在墙上,他一手伸进周凯衣服,往上摸上他的胸口,而周凯则是扯住洪少秋的衣物,二人跌跌撞撞地走进房里,不知是谁将谁推倒在床上,疯狂啃咬着对方。

「你是去哪了?为什么没有回来?」
「你他妈的!我去哪里还要你知道?」
「去哪里了?」二人在床上缠斗着,洪少秋啃咬着周凯全身上下,像疯了,想在他身上留下印记。
周凯突然一脚踢开洪少秋,压制住洪少秋:「你大爷的洪少秋,你是像狱卒是不?管我管得那么紧!」
洪少秋就像泄了气般,坐了起来,看着周凯微红的双眼,二人陷入一阵沉默中:「我怕你又被抓到日本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
「所以一回来就设计我,引我入瓮?你知道你今天这样子,害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我怕你被人抓走,你知道吗?」
「凱子,我…」
洪少秋还没说完话,就被周凯压制住,他跨坐在身上,脱下身上的衣服,露出结实的上身。
洪少秋原本想闭目不看,却被周凯抓紧脸庞,强迫他张开眼睛:「你看清楚!我身上没有伤,我没背着你去作什么事。」
「我…」
「你他妈,你不相信我吗?」周凯抓着洪少秋的领口说:「我就这么不让你相信吗?」

没等洪少秋回答,他直接用着未扩张完的下身,吞进洪少秋的硬挺。
「凯子…你别闹…」洪少秋看着周凯苍白的脸色,疼痛让周凯皱起了双眉,下身一步一步的沉下,眼中泛起了水晕,他咬着下唇就往下坐。
久未扩张的下身被粗大柱体所撑开,痛是周凯意识中泛起的第一个字眼,但他更痛的事,眼前这人的不信任感,让自己的渴求变成一种发泄的方式。

洪少秋想阻止周凯的动作,却被他眼神中的拒绝压制住。

「凯子…你别…」话还没说完,他只见周凯头低了下来:「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洪少秋?」
「凯子…」洪少秋无言以对,却也说不出话来。他知道一切源自于自己的不安全感,造成今日的场面,他想找到一句话来解释,在脑中却找不到一个字,他看着周凯强忍着痛意,缓缓坐了下来。
衬衫上滴起一滴一滴的水晕,洪少秋看着周凯。
周凯抬头笑了,笑如此悲伤,如此难过:「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
「我……」洪少秋往常的利嘴一到这种时候全派不上用场,他脑子里全糊成一团又一团的泥浆,在泥浆深处只有三个字不断打转着。
洪少秋心里也乱成一团,只能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凯子,我......我只知道我爱你,所以你别这样......」
「你爱我,你还这样子…」周凯哭的更凶,虽然下沉的动作停下了下来,洪少秋换了换姿势,想抱住周凯。
周凯还未开拓好的身子又紧又热,销魂地夹着他的命根,但他不愿他的周凯受伤,洪少秋咬咬牙退出了些,见周凯没拒绝,便缓缓将他拉了起来。
他气自己嘴笨,见周凯眼泪落得更凶,他一把将那口是心非的大佬搂进怀里,轻轻抚摸那颗短短的毛头。

「好了!是我的不是,你就别哭了…」他想温声劝着周凯,却又被周凯给狠狠的推在床上:「好好好,是我的错。凯子,你;疼吗?」
周凯紧咬着下唇不肯再说一句话。
洪少秋轻轻抱起周凯的身体,想退了出去,却被紧密的咬住。
紧致的快感,令他头晕了起来,多想不顾一切奔驰,但是他不愿周凯受伤,因为他是生命中的珍宝,要珍惜啊…

洪少秋轻轻吻着周凯,在他耳边轻声说:「凯子…你让我出去…」
他看不到周凯的表情,却听见周凯强忍痛意说:「我就不让你出去…」说着还夹着更紧一些:「你动一动就好了。」
「好好好,不出去,但是我怕你痛。」洪少秋说着,轻轻抚摸着周凯的肩、臀,轻声说:「我慢慢的退,你可别夹紧啊…。」话说才到一半,一阵夹紧,那冲天的快感令他差点失去了理智:「凯子啊……你夹紧干什么…」
「我没有夹紧!!」周凯极力的否认,却无法否认不想要洪少秋离开自己的心情。
「有,你有,你看夹得这么紧。」
「闭嘴!」周凯把自己脸埋被洪少秋的胸口,虽然洪少秋看不到周凯此时的表情,他却看见那羞红的耳朵,他可以猜得出周凯的神情和那口是心非的神情。

洪少秋缓缓地退了出去,却因为甬道时不时的夹紧,使得他进退二难,想要出去却又舍不得周凯的紧致;不出去又怕周凯会不舒服。
在这一进一出间,周凯发出细微的呻吟声,从细微到放肆的呻吟声,让洪少秋更加舍不得离开,但还是退了出来。
当一拔了出来,周凯带着不满的神情看着洪少秋,洪少秋露出一丝坏笑:「你自己坐下来。」
洪少秋躺在床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周凯,神情有虽有一丝的渴望,但是有种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自己,周凯小声地啐了一声,他用着挑阋的神情说:「怎么…你没力气啦?」说着还用着下身,轻轻摩擦着洪少秋的下身,洪少秋邪笑了看着周凯:「难得你主动,当然要好好享用了。」

周凯看着洪少秋的神情,露出一抹坏笑:「洪警官你试我吗?」
「堂堂的黑帮大佬,你怕了吗?」
「谁怕谁啊?」周凯咬着一口气坐了下来,原本空虚的后穴被填满,顿时的满足感令他呻吟了出来。
洪少秋托着周凯的俏臀, 一上一下地动了起来,二人的动作越来越大,突然间洪少秋压倒了周凯。

洪少秋从被动转成主动,大力的在周凯身上开阖,洪少秋大力地操干着周凯,看着周凯的眼神,充满着欲望及占有,随着动作的加重,周凯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声。

他可以感受到洪少秋的不安与渴望,他想吻上洪少秋的双唇,却被洪少秋给别开,他想安抚着那个生命中重要的人,却被别开了。

失落和占有,不安与恐惧,在二人的关系中一直存在着。

一个是想寻找能融入走私集团的线人,一个是声称自己抛弃家庭,却是被家庭放弃的男人。
二人相遇在鱼村,见的第一眼就发生知道这人是他的,是他一生追求的对象。
然而二人的关系里充满欺瞒与谎言,直到那日洪少秋遇劫,才暴露了双方的真实身份,之后二人终于可以坦诚相对,但是始终有一块是二人不敢碰触的。

二人的不安感与担忧,始终存在着,唯一能证明情感的存在,唯有肉体上的关系,是确定存在的。

周凯看着洪少秋的神情一股气不知打从何处上来,他狠狠地咬上洪少秋的脖子,咬上他的颈动脉,恶狠狠的神情,像是伏击的豹一般,准确而迅速,攻击着洪少秋。

当周凯咬上他的颈时,痛觉、快感交织着,令洪少秋发出一声怒吼,他也狠狠地咬紧周凯的颈动脉,二人互相的啃咬,嘶吼着。

二人明明相爱,却是不断的彼此伤害,不断地在身上留下伤痕与痛楚。在一次欢爱后,洪少秋指着身上的伤口说,好好的上床就像是打架一样,身上这里都是你打的。而周凯也指着身上的伤,笑着说你也不遑多让。
他们在无数次的缠绵里悟出了一个道理,别人的交往是互惠共生,而二人则是相怼相爱,但是少了谁也不行。

欢爱终将有了终点,二人看着对方伤痕累累的身躯,笑了。

我们总是想食尽对方,占有到生命的最后一日…

请回lofter,送红心和小蓝手哦!
好想有评论哦!求评论…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