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暗火 02

Work Text:

陈亦度被贺涵剥了裤子压在洗手台上干。两个人都不会随身带润滑,贺涵就让他舔湿了手指伸进他身体里搅。陈亦度半闭着眼睛皱着眉,眼睫毛簌簌地抖但就是不肯出声,贺涵被他这副强忍的样子磨得火大,草草抽出手指换了自己的东西顶了进去。
没有好好扩张的后穴紧得厉害,才进去一半就被死死绞住,贺涵握着陈亦度的细腰稍微后撤了一点,一鼓作气地全捅了进去。陈亦度被撑得闷哼出声,凌厉的目光剔骨剥皮一样从贺涵的脸上刮过去,贺涵毫不在意,得寸进尺地拉高他的一条腿用力深顶。陈亦度重心不稳地往后倒,慌乱中扶住他的手臂,贺涵握着他的腿腰上用力一下一下狠狠干进去,两个人做过太多次,贺涵知道他最受不了什么样的做法,次次碾着他的敏感点往里进,陈亦度咬着下唇忍得满头是汗,贺涵倾身过去撬开他的嘴唇,舌头伸进去勾着他的舌头肆无忌惮地又吮又搅,陈亦度被吮得舌根发麻推都推不开他,身上也沁出汗来,洇得衬衫贴在胸口。贺涵隔着衬衫用力揉他挺立的乳尖,揉得他领口外露出的肌肤泛起情欲的薄红,最终还是皱着眉低低地喘出了声。
陈亦度人长得好看,脖子也漂亮,修长白皙,仰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勾引着人去舔去咬,非要留下些什么情色不堪的痕迹才好。贺涵平时做的时候就喜欢在他的颈间埋着,今天看陈亦度包得这么一丝不漏更是邪火燎原,人前端着架子冷着脸,人后还不是叫床叫得比谁都浪。
陈亦度却在他贴上来的时候伸手挡在了他胸前,边喘边自己解扣子:“别咬脖子。”
贺涵顺着他的意思吻在锁骨上,有意无意地调笑了一句:“刚才不是还说你度总就算被人知道了也不怕么?”
陈亦度被他干得浑身发软,手反撑在身后的洗手台上,断断续续地回嘴,“别人看到了我当然不怕,不过小家伙看到了要闹的。”
小家伙?
贺涵猛地反应过来陈亦度说的是谁,刚才挽着陈亦度的那个男孩子,隔得太远他没看清楚长相,本来也没有什么在意的必要,这又不是头一次在陈亦度身边看到男孩子,可这次这个显然有所不同。
莫名的怒火中烧。
贺涵不觉得这种突然烧起来的情绪值得深究,无关嫉妒,但陈亦度竟然在跟他做爱的时候还想着别人,是个男人都没法不在意。
他报复性地亲上陈亦度裸露的脖颈,在他扭头想回避的时候在他的敏感带上用力一咬,陈亦度猝不及防呻吟出声。他侧颈上有一块地方尤其敏感,贺涵明明知道还故意这么做,小心眼的男人。
到底最是熟悉彼此身体的人,没做一会儿感觉就山呼海啸地来了。陈亦度此时再也顾不上什么,自己抬腿蹭着贺涵的腰要他重点深点再快点,贺涵被他情欲浸染的声线和春情荡漾的脸勾得几近失控,掐着手里的细腰发了狠往里撞,陈亦度的呻吟支离破碎地从被蹂躏的通红的嘴唇里泄出来,贺涵动一下他就叫一声,喑哑的嗓音比什么都催情。
做完以后贺涵先缓过劲来,抽了纸过来擦,陈亦度射在了他身上,他射在了陈亦度里面,陈亦度靠着洗手台喘气,白色的液体顺着腿滑下来。贺涵递纸给他,被他踢了一脚。
“说了不要射在里面!”陈亦度狠剜了他一眼,平时射不射在里面当然不要紧,但今天没法洗澡,只能先擦一下等到回家再说。
贺涵被他眼角绯红的一眼瞪得心神荡漾,又凑上去亲他,不怕死地调笑:“怕流出来你就含得紧点嘛,不过你今天穿的裤子是黑的,湿了也不要紧。”
陈亦度闻言冷笑:“贺涵你给我记着你今天说的话,这笔帐咱们到时候慢慢算。”
“好啊。”贺涵伸手拿了他手里的纸丢进垃圾桶,“到时候的事到时候再说,先解决当务之急比较要紧。”
“要什么紧。”这一次陈亦度却是不肯了,“贺公子你可省着点吧。小心到了床上不举,罗小姐就不嫁给你了。”
“真扎心。”贺涵拉了陈亦度的手就往身上贴,“你摸摸,都给你扎透了。”
“我觉得你的心不长这儿。”陈亦度攥了手里的东西一把,“厚颜无耻。”
贺涵露出一笑:“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