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文武】無關你的信息素 (ABO)

Chapter Text

【文武】無關你的信息素 6 (ABO)

 

Five of cup 聖杯.5

 

這無疑是一個衝動的決定,可是他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就連自已的信息素,對王振武而言也是毫無吸引力。

 

他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情潮會如此來勢洶洶。

 

王振武放下手中的湯勺,心想著該要量一下體溫了,上一次量的時候是38.1度,現在應該差不多要退燒了。

 

「振文。」王振武叩了叩門。

一進門便見到裹成一團的王振文在床的一邊,被子被甩在地上。

「振文?你還好嗎?」
王振武心中大呼不妙,就在進門的那一刻,就已經嗅到了濃郁的Omega的信息素。連忙坐到他的身前,只見王振文潮紅的雙頰和渙散的眼神。

他該親眼看著振文吃藥的,剛才只聽他應了一聲,本以為他會聽話…

 

「熱…我好熱…」王振文在喃喃地喊著。

王振文本想著只是不吃一劑而已,哪知情熱會像猛虎出閘那般,體內的野獸控制不住地在撕扯著理智。他扯開睡衣的衣領,王振武的衣服尺寸穿在他身上本就過大了些,現在被他這麼一拉,露出了半個胸膛。

 

就算眼前的人只要是Alpha,振文都會投進那個人的懷抱嗎?想到此處,王振武握緊了拳頭,已經有種想揍死那個單單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假想敵」了。

 

對於Alpha與Omega之間互相的吸引力,王振文可謂是真的一無所知。若不是王振武給自己注射了兩劑特效,大概兩人早就滾在床上做了起來,還管他什麼兄不兄弟的。

 

儘管打了抑制劑,卻並不代表聞不到信息素,酸甜誘人的信息素一直衝進王振武的鼻子,加上王振文的手不斷朝王振武伸去,意識模糊的他,瘋狂地渴求著能有什麼解救自己的困境。終於抓到了王振武的衣角,把人抓到自己面前,失控地湊了上去索吻,王振武卻往後退去。

 

要是他回應了這個吻,一切就不同了。

 

王振武心底的聲音,迫切地叫囂著,他此時極度渴望想佔有這個人,欲望與體內注射的抑制劑和理智相互衝撞著。

 

“王振武!你怎麼能趁人之危?振文和爸媽對你全然信任,你就是這樣回報他們的?"

 

「我知道你很難受,噴劑在哪…」王振武有些呼吸不順,指甲深深地陷進手掌。

 

「我不要!……哥…」

 

這一句叫喚讓本就快把持不住的王振武瀕臨崩潰,他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心臟急速衝撞的聲音。

 

「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別再用這個表情看著自己,他會瘋的!

 

王振文用行動告訴他,他的渴望。顫抖的手攥住王振武的衣領,燙熱的唇含住他的下唇,舌尖輕舔著。

 

王振武的理智在他的唇吻在自己唇上的那一刻,正式宣告徹底崩塌。

 

他按住王振文的後頸,發脹發燙的腺體被微涼的手碰到那一瞬,王振文狠狠一抖,脆弱地全身發顫,只能被王振武搶回這個熱吻的主動權,被按倒在床上。

 

兩頭發狂的野獸遇上了的後果,便是四張唇瓣全遭殃了,被磕破的傷口滲出的血銹味,更是滿足了Alpha的侵占慾,王振武瘋了似的吸吮著他的舌,甚至兩人能感覺到舌頭交纏得開始發麻。王振武一手頂在枕邊,一手撫慰著王振文頸後的腺體,後者則勾住對方的脖子,任由他在口腔裡掠奪肆虐。

 

王振文身體的每一寸都敏感得只需輕輕一碰都會引來喘息的加重,自己叫出來的聲音就連自己也不敢聽,咬著唇總算忍得了呻吟,卻怎麼也止住喉嚨裡發出的嗚咽。

 

王振武的手在床頭櫃摸索著鎮定噴霧,他知道,要是再繼續這個吻,自己絕對會永久標記了身下的這個人。

 

他心裡很清楚即便是少了信息素的影響,王振文於自己而言,本就是毒品一樣的存在。

 

王振武離開了難捨的雙唇,心一狠,手上的噴劑向身下人一噴,王振文軟了身子,迷離的雙眼閉上了。

 

——————————————————————

 

直到王振文醒來時,他們的父母終於風塵僕僕地回到家了,對孩子的擔憂擊敗了一身勞累,鞋子都還沒脫就直奔王振文的房間,怎料卻撲了個空。

 

「振文!振文?!」

「媽,爸,你們回來啦?」王振武從房裡應聲而出,同樣也是一臉倦容。

「振武!振武!振文怎麼了?他還好嗎?」

王父抓著大兒子的手,追問著。

「他還在睡…」

「你們回來啦?…」房裡傳來懶洋洋的嗓音,床上的人坐了起來,迷迷糊糊地揉著眼睛,並沒有看到王振武全身一僵的那個瞬間。

 

王母上前坐在他身邊,手背貼著他的額頭,「還好嗎?振武說你在發燒,現在退了嗎?」

「退了吧,我不知道…」王振文的眼神飄到門外。

「振武?退燒了嗎?」王父問道。

王振武回過神來,應道「我剛才量過,已經退了。」

他向王振文走去,拿起櫃子上的水杯和藥,給他遞了過去。

 

「先把藥吃了。」王振武溫和的語氣裡透露出一絲不容反抗的強勢。

「哦。」王振文在三人面前將藥乖乖地吞了下去。

 

「振文,我聽你們老師說…你分化…」王父終是沒忍住,詢問道。

「先讓孩子緩一緩吧,真是難為你了…」王母打斷了他的問話,心疼地摸了摸王振文的頭。

 

Omega的數量本就少之又少,男的Omega更是稀缺,社會上對Omega的偏見對小兒子的自尊心打擊一定很大,要他屈身於一個Alpha之下,想必他也會一時難以接受這個第二性別,現在再去追問顯然不合時宜的。

 

王父王母雖都是Beta,但他們懂得Omega所承受的社會壓力和歧視,發情期帶來的困擾和不便,這些種種都是振文需要一一經歷的,他們心裡不忍孩子要受這種苦。

 

「先休息吧。振武,這兩天辛苦你了,看把你累得⋯都瘦了一圈了,快去休息吧,這裡有我跟你媽媽⋯」王父拍了拍王振武的肩,說道。

 

「可是⋯」王振武還是不放心,加上Alpha的獨佔慾讓他不想離開王振文一步。

 

「沒關係,我跟你媽媽都在飛機上睡了幾個小時,那今晚你就睡振文的房間吧⋯」

 

「那好吧⋯藥放櫃子上,六小時一次,還有廚房裡有粥,要是振文餓了熱一下就可以吃了,那個噴劑我⋯」

 

「好好好⋯你這個當哥哥,怎麼比我這個當媽媽的還要嘮叨呢?知道了~」

 

「別擔心,振文的母親也是Omega ,我知道該怎麼照顧,放心吧⋯」王父安慰著一臉膽心的大兒子,轉頭對小兒子說道「你這小子真不知道做了什麼好事,居然被你賺了一個這麼寵你的哥哥,你看你哥,多照顧你啊⋯」

 

⋯⋯

 

——————————————————————

 

直到王振文的分化期穩定了下來,已經禮拜天了,他賴在床上用LINE告知好友自己的情況良好,靠著王振武的臨時標記已經熬過了不穩定期,明天就回去上學了。

 

夏宇豪:臨時標記?怎麼回事?

 

王振文:有趁著我哥沒看見的時候上網查過啊,AO透過接吻的唾液交換能作為臨時標記不是嗎?

 

夏宇豪:什麼?你跟振武接吻了?

 

王振文:⋯啊我就少吃了一劑抑制劑

 

夏宇豪:王振文你是故意的吧?

 

王振文:你怎麼知道?

 

夏宇豪:你也是心大,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王振文:我只是知道他是不是連我的信息素都毫無感覺,我看剛開始的那兩天他好像都沒什麼反應,你不是總是說Omega的信息素對Alpha的影響力很大⋯

 

夏宇豪扶額無奈到極點,心想:怎麼會有心這麼大的Omega⋯要不是你哥看你信息素不穩,用了抑制劑,大概你就連骨頭都不剩了吧⋯

 

等到王振武、王振文總算回到學校來,夏宇豪趁王振文上廁所的空檔,撕下了王振武手臂上的創可貼,只盯了一眼,就激動地大喊「王振武你瘋啦?你打多少特效,這樣很容易器官衰竭的你不知道嗎?」

在創可貼的覆蓋之處有好幾個針孔,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爲他染了什麼毒癮。

 

「你小聲一點啦⋯」其實王振武下針地很有技巧,都在大概同一處地方注射,所以僅需一張創可貼便能遮蓋住全部的創口。

 

「你這樣對身體損傷很大!」

 

「我有什麼辦法,你知道振文他⋯」

 

「可是你也不用下這樣重的手吧,只四天,你看你!」

 

特效抑制劑只能最多一天一劑,但是王振武的手臂上已經有了七八個小小的創口了。

 

「我知道,可是你也能聞得出來,我還是標記了他⋯雖然只是臨時的⋯可是我是他哥⋯⋯」

 

「你們又沒有血緣關係。」

 

「振文那麼信任我,我卻想趁他分化期的時候⋯趁人之危⋯⋯」王振武的臉上快寫滿了「內疚」這兩個字了。

 

夏宇豪自知自己並無立場透露任何有關於王振文的想法,也無法去說些什麼來減輕王振武的愧疚感,只能以示安慰地拍一拍好友的肩。

 

接下來的幾天,不論是排球隊的訓練、上課的路上⋯王振文都感覺到王振武若有若無地在躲著自己,他不像從前那樣總跟在他和夏宇豪身後,不再是「往後一瞧就一定能看得到」的距離。

 

從前他總是想著要躲著王振武,現在角色倒是反了過來,就在兩人回到學校那天開始,王振武就刻意地閃躲自己的目光,在訓練場上也心不在焉地被球砸了好幾次。

 

是因為那個吻嗎?他們都默契地沒有提起過那個吻,他在後悔那時間吻了自己嗎?

 

啊⋯這就對了,王振武是王振文的哥哥,哥哥又怎麼可以吻弟弟呢?

 

——————————————————————
【Five of cup 聖杯.5】

牌中那個黑色斗篷的人,背影流露出的壓抑、失落。

他的眼裡只有倒下的三個杯子,漠視立起來的那兩個,放大了眼前的景象,放大了悲傷,對自己所擁有的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沉醉在自慚形穢的情緒中,悲傷就像遮掩在眼前的黑布,讓人難以看清真相,不相信自己值得擁有幸福,不相信自己能夠得到幸福。

走過了這段悲傷的低迷階段,就會發現,其實自己並非真是一無所有。

Chapter Text

【文武】無關你的信息素 15 (ABO)

18 The Moon 月亮

王母徹夜未眠,滿腦子都是大兒子對她坦白的傾訴。她在腦海裡描繪了他們的無數個未來,自己不是Alpha或者Omega,自然不會擁有腺體,可是她卻非常明白這小小的器官對這兩個性別的人,造成多大的影響。

 

不論是職場還是早年在唸書的階段,就見識了不少第二性別雙向的吸引力。她害怕兩個兒子的關係是建基於「信息素」的互相吸引,要是到頭來發現其中一人發現自己對對方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愛情,還要為了自己與振文父親再婚的事實從此被貼上兄弟亂倫的標籤…

 

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又怎麼可能不為他們而作打算、擔憂呢?

 

「怎麼了?昨晚睡不好啊?」王父看見妻子的眼裡困倦和泛紅的眼眶,關心地問道。

 

她又該如何告訴丈夫這個事實?

 

王母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回道「沒事,還有早會要開呢。今天早點出門吧。」

 

 

父母都出門後,兩兄弟也吃完了早餐,收拾好東西準備上學。在回學校的路上,兩人各自牽著迷彩背包一邊的帶子,王振文跟他並肩的走在他身邊,王振武卻忍不住總是想起昨晚母親問自己的問題。

 

「振武?…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對…對不起,我在想事情。…」

 

王振武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地道出心底的疑問。

 

「振文,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想問就問啊,幹嘛吞吞吐吐的?」

 

「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蛤?…所以你都在想這些?」王振文一臉疑惑地看著王振武。他想不到他哥也問這種只有夏姓少女才會問得出口的蠢問題。

 

王振武只是看著他,沉默不語。
多難得的一個逗哥哥的機會,他又怎麼可能會放過?

 

「這是…一個好問題…」王振文忍住不笑,裝模作樣地回道「可能因為你…很呆,嗯…木頭又遲鈍…還有…」他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數著「喔對了,你還是個Alpha!」

 

「這個回答還滿意嗎?」王振文挑眉問道。

聽到了他開玩笑般的回答,王振武苦笑地摸了摸他的頭。

 

「你真的不要跟宇豪玩得那麼近了,少女心都被他激發出來了。」

 

夏宇豪出神鬼沒地從兩人身後冒出來,「欸!你又在跟你哥在講我什麼壞話啊?」

 

「我沒啊!我陳述事實而已,不算講壞話。」

 

「你這個長舌夫!」

 

夏宇豪勾住王振文的脖子,「我說你的學長怎麼就沒嫌棄過你啊…」

 

「甲賽(台語:吃屎)啦你!」

 

 

王振武這天總是心不在焉的,就連吃午餐的時侯,也沒搭上什麼話。

 

若是只是因為信息素的原因,才讓振文產生了喜歡自己的錯覺,那是不是一切就能說通了?

 

自打王振文分化以後,他對自己的態度的轉變,甚至在剛分化後在家的那天,他因為腺體的影響主動親了自己。那也單單只是因為信息素而已?

 

自己對弟弟坦白的那天,自己極力克制的信息素,不就是為了不讓王振文受到Alpha信息素的影響?
他從來就沒希望過,振文會回應他的感情。而且到最後,為了保護他而釋出信息素。那答應自己的告白呢?也是因為Omega對Alpha的臣服嗎?

 

 

王振武一整天都在胡思亂想著,直到放學的時侯,王振武跟王振文在教室裡看見了窗外的大雨淋漓,兩人卻因為沒帶傘而暫時回不了家。
王振文伸出手,手心接著雨水,撇了撇嘴把手又收了回去。

 

「振文…」

 

「嗯?」王振文漫不經心地回了一聲。

 

「我想說…你要不要再想想?」王振武吞吞吐吐地問道。

 

「想什麼?」

 

兩人的視線對上,可是王振武卻閃躲了他的目光。

 

「想想…到底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蛤?什麼意思啊?我們不是已經在一起了嗎?」王振文滿臉疑惑,問道。

 

「我是說你要不要再想想…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是在懷疑什麼啊?」王振文心裡的一股怒氣竄出。

 

「我…」

 

「你在懷疑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你?還是你自己想退縮了?」

 

「我只是在想,會不會你剛分化,有可能搞混了你自己的感情,所以我想讓你再考慮清楚…」

 

「搞混我自己的感情…?其實你不用跟我扯這些有的沒的!說到底你就是連自己想分手都不敢跟我說,還扯什麼AO…」

 

「分手?我不是想跟你分手,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好好地想清楚…」

 

「想清楚什麼?!所以你是在懷疑我是個Omega,就只是想找個Alpha,喔!剛好我哥是Alpha,就隨便跟你過了是這樣嗎?我還沒到那麼糟糕的地步!!」

 

「我…」

 

「你不用再我了…我知道,你是覺得我連最基本的分辨能力都沒有的小屁孩,對!你是哥哥,你最成熟了!」王振文咬著牙說完後,便抄起自己的背包,頭也不回地衝出教室。

 

「振文,外面下著雨!你要去哪?!」

 

「我不用你管!!」

 

"我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總會惹他生氣呢?"

 

 

王振文氣得一股腦兒衝到操場外,順手牽走了晾傘架上的其中一把就撐走了。

 

"混蛋!考慮?考慮你妹啦!要想清楚的是你自己吧!尼瑪我喜歡你喜歡了三年,還要我考慮!當我是白痴嗎?!"

 

 

 

「振文!!振文!」王振武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讓王振文加快了腳步。

 

「振文!你先聽我說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想跟你分手!」

 

他驀然停下了腳步,卻並沒有往回看。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沒有覺得你是小孩子,我只是沒什麼自信…」

 

王振文終究還是轉過身去,被雨水淋得制服濕答答的王振武站在他幾米以外的距離,看著他不敢再走近一步,就像怕會把自己嚇跑了似的,還是心疼著他冒著雨的挽留。

 

「你是白痴嗎?」王振文朝他大喊,撐著傘朝他走去。

 

「我只是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王振文以為自己才是在這段感情裡不自信的那個。在剛開始的時侯,那個自己暗戀了好幾年的完美哥哥對自己說,他的心情跟自己是一樣的時侯,他也覺得一切像是在作夢一樣。他也曾害怕兩人的開始只是因為王振武是Alpha,而他是個Omega。

 

然而,當王振武的眼睛裡映著他,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他不願意標記自己的原因,王振文心裡就有了答案。

 

——王振武對他們之間的一切都無比認真,而且無關信息素的吸引。

 

 

可是他卻一直像從前的那個小屁孩弟弟一樣,只懂得在他身邊耍渾撒嬌,始終沒告訴過王振武自己的喜歡。

 

「對不起,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我的氣?」王振武因為濕透了身子而微微發抖。

 

王振文卻像替他感到委屈一樣,眼淚直直地往下掉。他盯著雨傘的把手,道「從國三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喜歡你了,我喜歡了你三年。分化成Omega我是很不習慣,也覺得那種生活很麻煩,可是我也很開心,因為我那時候覺得,我們的可能性是不是就大了一點?我知道我就是個又不會照顧人,衝動又很小孩子脾氣…」

 

王振文吸了吸鼻子,繼續說道「可是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麼,不用考慮我也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不是對一個Alpha、更不是對哥哥的那種喜歡。」

 

王振武為了他的話而心動不已,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蠢到去懷疑他的感情?

 

王振文卻仍在流淚,這可把王振武給心疼壞了「對不起…你不要哭了…我……」他有些手足無措,被雨水淋濕的雙手在王振文的臉上輕輕擦著,卻弄得更狼狽了,因為他渾身也沒有一個地方不是潮溼的。

 

王振文隨便地擦了擦淚濕的臉,「先回去啦,你都濕透了,回家洗個熱水澡,要是你感冒了還要我照顧你!」

——————————————————————

【18 The Moon 月亮】

不安與誤會,被一個名為恐懼的籠子困住,
沒有黑暗就沒有光明
克服了對答案的未知,迷惘將不再束縛,迎來內心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