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这是个名字

Work Text:

查理被梅耶抓着胳膊拽进了屋里。他被狠狠地推在了门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梅耶一只手攥在查理的大臂上,指甲掐进查理的肉里,西装的布料陷进指缝之间,查理疼得倒抽一口气。梅耶的另一只胳膊压在查理的胸口上,抵住查理的下巴,把他困在自己和门之间,让他不得不向后仰起头,蹭乱了脑后的一片头发。
他瞪向查理,更加用力地压住他,查理艰难地举起两只手,投降一般地低垂下眼睛。梅耶没管他,自顾自地一寸寸检查过查理,从他乱掉的头发,看到他下垂的眼角,视线最后停留在他湿润而泛红的嘴唇上。“梅……”梅耶听到查理压着嗓子轻声地喊他,他深深吸入一口气,而后缓慢地吐了出来,“他碰你了吗?”梅耶低着头问道。他感到查理瞬间在自己的手下僵住了身子。他松开抓着查理胳膊的手,又慢慢放下压着他胸口的胳膊,转而将掌心贴在查理的腰上,“马塞利亚,他碰你了吗?”他固执地追着查理的目光,查理先是转过头躲开,后来干脆扭过身子。“这他妈的又有什么关系?”查理把梅耶推到一边,走进了屋里。
“马塞利亚要百分之三十。”他一边说,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扔在了沙发上。
梅耶还是站在门口。他哼了一声,从兜里掏出烟盒,弹出一根。“不可能。”他叼着烟说道,“啪”的一声打开打火机。查理盯着他低下头,抬起手去护打火机的火苗。梅耶没急着抬头,而是先深深地吸入一口,这才把打火机放回到鞋柜上。梅耶又吸了两口,透过散在眼前的烟雾看向站在客厅中央的查理。
查理别扭地单手摘下袖扣,把袖子挽了上去,又用食指和中指勾住领结,使劲拽了两三下,领带松松垮垮地耷拉在他脖子上。他的枪套还挂在肩膀上,但是枪已经被他掏出来,跟着外套一起丢在了沙发上。梅耶两三口吸完了大半根烟,他看着查理在原地转了一圈,一脚踢向地板,把地毯踢得卷了边儿。他摇摇头,走了过去。
他无言地把剩下的半根烟递给查理,查理掐着烟屁股,把烟头直接罩在了手心里。梅耶又递给查理一根,查理正低着头抽烟,他连眼睛都没抬,就着自己嘴里叼着的这个烟屁股,点着了那一跟新的。“小家伙,你打算怎么着?”查理把烟还给梅耶,这才抬眼看向他。
梅耶仔细研究过查理的表情,然后说道:“我的家伙可不小。”

查理说不清是谁先过去凑过去亲吻对方的,他只记得梅耶把自己压在了沙发上,而他躺在自己的外套上,枪硌在腰下。他托着梅耶的屁股,歪过头,方便梅耶对自己的耳朵和脖子又是咬,又是舔,梅耶用犬牙磨过那一块细嫩的皮肤,让它充血而泛红。他不紧不慢地一点点向下侵犯,扒下查理的枪套,又一颗颗解开他的衬衫扣子,他舔过查理的腰侧,用牙齿磨蹭他的小腹。查理撑起自己的身子,把一条腿盘到梅耶的腿上,张开另一条腿,让梅耶能稳当地坐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梅耶闷闷地笑了一声,坐直身子,查理拽着梅耶的领带,把他拉过去,亲上他的嘴唇,同时摸索着解开他的皮带,把手插进他的裤子里,结结实实地握住他的屁股。
梅耶在查理把舌头顶进来的时候张开嘴,让他舔过自己的牙齿,当查理用舌尖挑拨他的上牙堂时,他再也控制不住那些细碎而色情的呻吟。他向后撤开,两人的嘴角间拉扯出一条津液。他看向查理,查理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一手压在脑后,一手揽着自己,他的衬衫敞着挂在肩膀上,枪套坠在腰侧。
梅耶站起身,查理却抓着他的屁股,想把他拽回来。梅耶看向查理,瞪了他一眼,查理却只是挑了下眉毛,然后又拉了他一把。梅耶没再理他,直接去解查理的皮带,拍了下他的屁股让他抬起腰,好拽下他的裤子。他等不及完全脱下查理的西裤,只是让它和内裤一起挂在查理的膝盖下面。
查理已经硬了,梅耶也是。

“要是他再胆敢用那双肥手摸你,我发誓我亲手做掉他。”

梅耶掐着查理的腰,把他翻到自己身上。查理更深地吃进了梅耶埋在他体内的阴茎,他大口喘着气,向后仰头,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缕缕地黏在一起,散在脑后。查理半跪在梅耶身上,迎着梅耶向上顶的节奏往下坐。每一次梅耶撞进他体内的时候,都能看到他的喉结突出在皮肤之下,沿着气管上下滑动。梅耶坐起身,阴茎在查理体内变化了一个角度,查理低声呻吟着。而当梅耶含住他的喉结时,他颤抖着,带着哭腔地喊了起来。梅耶用牙齿缓慢而轻挑地划过查理的喉结,查理瞬间屏住了呼吸,却仍旧止不住颤抖,梅耶搂过查理的后背,手指沿着他的脊背向下滑过,用指甲描绘过他的每一节脊椎,留下一串掺着血、歪歪扭扭的领子。他拍了一下查理的屁股,查理倒吸一口气,更紧地夹住了梅耶,梅耶满意地哼了一声。
查理凑过去,胡乱地咬住梅耶的耳垂,他用舌头拨过那块嫩肉,像是狗崽子一样,毫无章法地舔舐梅耶的脖子。他蜷缩在梅耶的怀里,亲吻梅耶的胸前和肩膀,又是咬,又是嘬,在所有他能够触及的皮肤上留下自己的痕迹,直到听到梅耶乱了节凑的呼吸和低沉的呻吟。
梅耶把手指埋进他的卷发里,抓起一把头发往外拽,查理的呻吟里带着哭声,他的阴茎往外吐着透明而粘稠的前液,梅耶用拇指把它们涂抹到查理的阴茎上,让查理随着性子在他手里操自己,同时跟着他,一下下顶进查理的屁股里。
查理先射了出来,他身子绷得紧紧的,精液射了梅耶一身,梅耶小口亲吻他的嘴角,用自己的嘴唇蹭过查理的脸颊。他把查理搂在怀里,耐心地等着他的身子再次软下来。
查理汗津津的,眼神迷离。梅耶把黏在他脸上的头发别在他耳后,他却歪过头去含住了梅耶的手指,舔过梅耶的指跟。
梅耶在查理的屁股里硬得发疼。

梅耶掐着查理的后脖颈子,把他往下压。查理用手肘抵着枕头,勉强把自己撑了起来,梅耶转而双手握住了他的腰。梅耶操得又狠又快,来不及完全撤出来,就已经再次顶了进去,查理被他撞得直往前冲。
梅耶突然停了下来,查理往后看过去,却被梅耶压着脖子又按了回去。他干脆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却感到梅耶弯下腰,前胸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梅耶把嘴唇贴在了查理的后背上,舔过他肩头的一道刀伤,查理控制不住地绷紧了全身,张着嘴,隔着枕头,大口地吞咽空气,像是脱了水的鱼。梅耶有条不紊地从肩头舔到腰窝,唾液干掉后凉飕飕的,查理撑不住,软着腰,塌了下去,却被梅耶直接搂了起来。
梅耶在射的时候,把查理转了过去。查理摔在了床上,梅耶凑过去亲他,查理胡乱说着什么意大利语,把一条腿盘在了梅耶的腰上。梅耶一边射,一边慢悠悠地继续操查理,带出的精液沿着查理的屁股往下滑,最后流到了被单上。

查理最后把梅耶拽到自己身边。他搂过小个子的男人,让他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他隐约听到梅耶用以第绪语说着什么,但他太困了,是在分辨不出来那些绕口的单词都是什么,只得迷迷糊糊地用意大利语混着英语问他。梅耶摇摇头,头发擦过查理的脸,痒痒的。他在查理的怀里转了个身,把脸贴在了他的胳膊上,然后搂过他的腰。
“别再坐在窗户跟前了。”查理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到梅耶嘟嘟囔囔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