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他也是...看錯你了.'

過量酒精浸泡了一夜的疲倦的聲帶慵懶地震顫, 發出虛弱的氣音, 中間被喘息打斷.

Bradley轉頭看向她, 不明所以. 他們正對著的方向, 太陽從低矮的房頂升起, 玫瑰色的光籠罩著柔軟的金髮, 映襯她雙頰上殘留的紅暈. 細黑的眼綫像淚痕在眼底和眼角暈開, 口紅褪成新熟的櫻桃的顔色; 他看不到她的眼睛.

'你這個小壞蛋,' 她接著說 - Bradley咬緊了牙强迫自己不笑出聲, 放在她腰上的手稍稍離開以掩飾顫抖 - 'Dick還跟我說你本性不壞(1). 而且我知道你在憋笑(2), Felicia, 小心你的臉別抽筋了.'

'你是還沒喝夠嗎, Bernie?'

Bernadette瞥了他一眼, 甩開他的手(3), 搖搖晃晃地走向車門. Bradley扁了扁嘴, 在她身後緊緊地跟著. 她站在門邊, 十分自然地轉身把右手伸向他(4); 他托住她的掌心, 指尖輕輕碰著她的手背. 單薄的皮膚上密布著細而淺的紋路; 青紫色的靜脈微微凸起, 縱橫交錯在指骨構成的山脊之間. 她的手腕抖了一下, 沒有反對他來回的摩挲, 他也就沒有停下.

狹窄的台階根本就容不下兩個人, 他們以一種扭曲的姿勢一前一後地走上去, Bradley對於Bernadette到底有沒有醉到需要他扶著心知肚明, 卻也不說什麼. 他緊貼在她身後, 低下頭將呼吸灑在她耳邊, 環在她腰側的手輕推著她走過酒櫃到車廂中間, 鞋跟一轉坐進沙發上的毯子和軟墊裏, 那隻巨大的毛絨袋鼠被他及時從屁股下面拖出來放到一邊; Bernadette被他拽得腳下不穩, 斜倒在他身上, 一隻手撐著他的胸口. 他翹起唇角, 摘下假髮和面具放到旁邊的吧台上, 擡起腰把緊身胸衣的繫帶送到她手心. 她輕哼了一聲, 一秒之後才突然頓住, 想收回手, 卻被Bradley按下. 他故意抓著她的手腕在露出的一點胸肌上轉著圈揉搓, 半張著嘴吐出刻意顫抖變調的呻吟.

'Felicia!' 她輕聲抱怨.(5)

Bradley擡頭望著她. 有些失焦的淺藍色眼睛躲開他的視線, 烈酒染在雙頰的紅暈似乎加深了, 舌尖探出來很快地掃過下唇, 帶走薄薄的一層口紅.

他勾住她的後頸拉向自己, 在她剛剛舔到的地方落下一個短暫卻用力的吻.

在他退開時, 她下意識地俯身追上去, 隨後立刻轉過頭, 推開他的肩膀站起來, 背對著他沉下聲音說: '抱歉.'(6) Bradley能看見她上下抖動的睫毛.

他拽住她的袖口, 跟著起身, 從後面抱住她, 下巴枕在她肩上, 散開的捲髮挨著頸側. 她停下了原本就很慢的腳步, 後背繃緊了一點, 蝴蝶骨從輕軟的衣料下突顯出來. 他撥開她的金髪, 順著髮根處淺淺的凹陷慢慢地撫摸到山脈一樣凸起的頸椎, 這裡的皮膚像小孩子的一樣覆蓋著一層柔軟的絨毛, 散發出溫暖的, 淡淡的體香. 她的呼吸加重了一些, 聽著像在輕聲嘆氣.

她偏頭將耳墜摘下(7). Bradley包住她的手把它們接過來, 輕輕放在沙發後面的台子上, 和他最喜歡的芭比娃娃們(8)擺在一起. 她的手沾了一點沙漠裡清晨的涼氣; 他將她轉過來面對自己, 低下頭親吻她的指尖, 繞開塗成紅色的指甲(9), 伸出舌頭舔舐指腹, 薄繭摩擦著舌面的邊緣. 她像受了驚嚇一樣提著半口氣, 齒列來回蹂躪下唇的內側, 收回下頜試圖掩飾吞嚥的動作.

Bradley挑了挑眉, 貼在她耳邊輕輕唱道: 'Like a virgin...'(10)

Bernadette擡眼瞪他, 想轉身走開, 卻被他緊緊抓住手腕. Bradley左臂橫在她腰後, 並沒有刻意讓身體相貼. 他輕咬她的指骨, 在她分神保持沉默的時候用右手解開了她胸前絲巾的結, 順便將長罩衫褪下. 金黃色與白色的紗從身側滑落到一旁的沙發上, 單衣的領口隱約蓋住鎖骨的尾端, 與髮色相近的金色襯著天空一樣藍的雙眼, 高腰長褲包裹出流暢的弧線.

'...touched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Bradley繼續唱, 手指跟著節拍捏她腰窩周圍的軟肉.

她嘆息一聲, 唇角微微揚起, 歪著頭擡起眼, 目光在他臉上游移. 蜜色的陽光從身旁的窗戶照進來, 細長的睫毛一側染上金黃, 虹膜冰冷的藍色也變得溫暖, 讓他想起夏天庭院裡的湖水. 他低下頭吻她的眼角, 她閉上了眼.

柔軟的親吻落在她的顴骨和臉頰上, 最後和她的嘴唇相貼. Bradley的味道像個十幾歲的孩子, 甜蜜而熱烈. 他吮吸她的下唇, 自上而下壓著她向後仰, 整條小臂托在她背後, 另一隻手覆蓋在頸側, 拇指來回撫摸下頜骨的邊緣.她輕輕把手放到他腰上, 赤裸的光滑皮膚帶著與環境不相容的熱度.

Bradley為她手掌溫熱的觸感微微顫抖了一下, 頂開齒列將舌頭探進口腔, 擡起大腿蹭她的腰側, 胯向前頂著她的小腹. 他一手將短小的外衣脫下扔到一邊, 轉了轉肩膀, 頭歪向另一側, 雙手把她臉頰旁邊的捲髮攏到耳後. 他感覺到她的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而顫抖, 舌尖在上顎轉了一圈便退出來, 唇瓣間牽出細細的銀絲.

吻痕從嘴角向下蹭開了口紅, 順著頸側韌帶間的凹陷滑到鎖骨, 在肩窩裡不輕不重地咬了一下 -

'啊! Felicia!' 她低聲驚叫; Bradley笑著看了她一眼, 低頭吻鎖骨之間的小坑, 手指挑起她背後的肩帶(11)在蝴蝶骨上來回滑動. '別...別在那裡...Felicia...'

'為什麼?' Bradley問道, 連眼睛都沒擡.

她胸腔的起伏亂了一些, 卻沒有任何回應. Bradley舔了一下肩窩裡的牙印, 手指從肩帶下面抽出來時故意讓帶子 '啪' 地一聲彈回去. 'Felicia!' 他應聲擡起頭, 正好對上這雙蒙著水汽的, 由於驚訝和羞憤而瞪大的藍眼睛, 眼角微微泛紅. Bradley必須承認他現在又想笑又硬得發疼, 並且非常下流地開始想Dick有沒有見過她這個樣子 - '哦, 得了吧, 他們那麼熟, 這還有什麼可懷疑的.' 他對自己說. 她和他對視了一眼便別過頭去, 目光聚焦在桌角上, 肩頭滑落的金髪半掩住潮紅的臉頰, 紅腫得能滴出血的雙唇緊緊地抿著, 混亂的口紅印跡和吻痕交織在一起綴滿了下頜到領口的柔軟的皮膚.

'生氣了嗎, Bernie?' 他彎下腰歪著頭尋找她的視線.

她白了他一眼, 嘟起嘴發出 '噗嚕嚕' 的吐氣聲(12), 抱著雙臂從另一邊繞過矮桌走到駕駛室. Bradley站在原地死死地捂著嘴不發出任何帶有情緒的聲音, 看著她在三把扇子之間猶豫了一下, 最終選擇了藍色, 而Dick的那把(13)連看都不看. Bradley三兩步追過去, 將她轉過來壓在擋風玻璃上, 手裡的扇子險些碰響了喇叭(14). 他俯身咬了咬她的下唇, 雙手伸到她腰間讓長褲褪到腳踝, 把衣擺拽出來, 二話不說就掀過頭頂, 順道解開了文胸搭扣, 兩件衣服連帶他的自製緊身胸衣一起落到了沙發上.

Bernadette甚至沒有任何反抗.

他將右手墊在她的後背與微涼的玻璃之間, 左臂環住她的腰, 低頭親吻之前留在肩窩裡的咬痕. 她頓了一下, 猶豫地靠在他懷裡, 緊繃的肩膀慢慢放鬆下來. 他推著她的腰把她放到置物臺上唯一的一個空位裡, 緊挨著方向盤; 褲腳從腳背上滑下來落在地面. 他給了她一個眼神, 沒有收到明確的否定, 便俯身小心地含住一邊乳頭, 同時用手掌揉搓另一邊. 她劇烈地顫了一下, Bradley立刻鬆了口, 卻聽到一句很小聲的 '抱歉'(15). 他挑了挑眉, 再一次將已經硬挺的粉紅色果實連同乳暈一起包裹在嘴裡, 手指慢慢地重複收攏又放開. 她緊緊抓著置物臺邊緣, 指尖發白, 與紅色指甲油形成詭異的反差.

'嗯...' 近乎是氣音的呻吟從緊咬的嘴唇間溢出來. 老實說, Bradley沒想到她會這麼敏感, 這讓他有一種發現澳洲一般的興奮. 他彎下腰吻她的小腹, 手指探進底褲下面, 摸到一小片濕滑. 他對著那裡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 下一秒膝窩便被鞋跟頂了一下, 讓他差點倒在方向盤上. 他撅起嘴, 直接將食指和中指探進陰道.

'Felicia...' 她的聲音像大提琴的顫音, 胸腹隨著加重的喘息而起伏; 她垂下眼, 又很快側過頭去, 扶著他的肩膀扭過身子, 伸手打開方向盤下面的小儲物櫃. Bradley低頭咬她凸出的幾節頸椎, 肩上立即被掐了一把.

'我發誓這絕對不是我放的.' 他看著她取出一小盒凡士林, 努力板著臉沉下聲音說道.

Bernadette沒有接話, 抿著嘴把淺黃色的園盒子塞到他手裡, 停頓了一下, 將臉埋進他的肩窩, 用舌尖碰了碰大動脈的位置. Bradley仰起頭, 摸索著打開蓋子, 左手五個手指都沾了一層乳膏才把盒子放到一邊. 她輕輕地吮吸他頸側的皮膚, 小心地留下略微刺痛的齒印. 他再一次將兩根手指滑進入口, 濕熱的甬道立刻接受了它們. 由於克制而顫抖的喘息噴灑在頸側, 刺激著淺淡的咬痕. 他憑著豐富的和男孩們做愛的經驗估摸著她想要什麼, 手指在穴道裡一開一合, 慢慢地向深處探尋.

'唔...快點...' 她不耐煩地在鎖骨上咬了一口.

他笑了一聲, 無名指和小指同時塞了進去. 她的呼吸滯了一瞬, 抓著他後背的手握在一起. 他將摟在她腰上的手臂收緊, 兩團軟肉壓在他的胸口, 硬挺的乳頭頂著皮膚, 他挪了挪身子讓乳尖相觸. 她弓起後背, 低啞的呻吟從緊咬的嘴唇間溢出.

Bradley將四隻手指在她體內轉了一圈便抽出來, 穴口不滿地收縮著. 他親吻她的耳垂, 拇指勾下丁字褲, 讓快要開始淌水的陰莖跳出來, 龜頭蹭到她的下腹, 她輕輕哼了一聲.

他托著她的腰一點一點進入, 她的呼吸隨之慢慢地加重, 甚至不再刻意咬著嘴唇嚥下呻吟. 後背上的手指立起來用力在肋骨縫隙裡撓了幾下, 她趴在他肩上含糊地嘟囔了一句.

'嗯?' 他轉頭看著她的側臉問道.

她小幅度地搖了搖頭.

'妳剛才說什麼了?' 他徹底不動了, 湊過去將氣息噴在她耳朵裡.

她用大腿夾住他的腰上下扭動了兩下, '我說...你給我快點...' 這個姿勢讓她很難發力, '嗯...你是沒和姑娘做過害怕了 -'

Bradley氣得差點笑出來, 掐住柔軟的臀肉徑直頂了進去.

她的驚叫卡在喉嚨裡, 指甲嵌進皮肉劃出十道長長的刺痛的痕跡. 穴道被完全展平, 深處還來不及適應的內壁緊緊地收縮, 他幾乎被擠得直接射出來. 他托起她的屁股將她完全抵在擋風玻璃上, 手指按在腰窩裡, 性器在陰道裡四處探尋著, 每一次都插到只有囊袋露在外面. 她的呻吟聲被撞擊成模糊的碎片, 他覺得肩頭有些濕涼, 背上的抓痕暴露在空氣裡隱隱作痛. 他聽到了她帶著哭腔的喘息, 有一瞬間覺得自責, 但很快就被怪異的成就感抹殺. 她的腿夾得他胯骨發疼, 鞋跟冷硬的邊緣卡在小腿肚中間; 他不斷地變換著角度, 突然聽到一聲拔高的抽泣; 她立刻將嘴唇貼在他的皮膚上, 鼻尖蒙著一層細汗, 從玻璃的反光裏看見口紅染出血一樣的印跡. 他後退一步, 手臂墊在她背上讓她離開擋風玻璃的支撐, 一些透明的體液隨著動作從大腿根流下; 她擡起臉, 偏頭從眼角看著他. 他吻了她的眉骨, 雙手扶著緊窄的腰將她釘在自己的陰莖上轉了半圈, 她的小腿垂下來, 脚腕向後纏住他的膝蓋. 他的手沿著身側滑過圓潤的臀瓣, 掐住大腿根細軟的皮肉, 指尖按住沾濕了的不起眼的青黑色紋身(16).

'唔...' 她向後靠在他胸膛上, 緊抓住他的手腕. 玻璃上倒映出他們交合的部分, 她綳緊的小腹, 凸出的最下面兩根肋骨和從胸口延伸到下頜的紅色痕跡一覽無餘; 眼妝被淚水溶解, 兩道灰色的淚痕沿著臉頰流下. 她低著頭側過臉, 碎髮遮住眼睛, 額角和頸側汗濕的金髮貼在皮膚上, 幾縷垂在胸前搖晃. Bradley向上挺動, 胯骨撞擊著震顫的臀肉, 肌膚相互拍打的響聲和溢出的啜泣似的呻吟從車的四壁反彈回來, 與車外遠處完全沉浸在自我抒情中的Dick自言自語般的憂鬱歌聲(17)詭異地形成和聲. 他歪著頭用舌尖舔她的嘴角, 她轉過來一些, 雙唇微張, 睫毛輕輕顫動. 他湊過去含住紅腫的下唇, 長驅直入地進入口腔捲起她的舌頭; 下身循著記憶頂到那一點上, 她劇烈地抖了一下, 差點咬到他的舌頭. Bradley拉著她的大腿向自己身上壓, 她的膝蓋幾乎碰到肩膀; 他盡可能溫柔而緩慢地吻她, 津液從嘴角滑到緊貼的肌膚之間; 與之完全相反的是下體快而猛烈的衝擊, 穴口汎起白沫, 黏液滴落在他的脚背上, 鼻腔發出的泣音混合著紊亂的喘息像一首迷失了旋律的曲子, 濕潤的藍眼睛空洞地半睜著, 睫毛上下顫動.

'唔...' 她突然退開一點, 用沙啞的氣聲輕輕說: '在...裏面...'

Bradley愣了一下, 有兩秒鐘的時間覺得自己要麽是聽錯了, 要麽是誤會了她的意思.

她不滿地掐他的手腕, 重複道: '在裏面...快啊...'

他深吸一口氣, 對著深處那一點用力頂了幾下, 整根抽出又整根進入, 他感受得到穴道痙攣一樣地夾緊; 她仰著頭半張開嘴, 拉長的呻吟聲在發抖, 後背離開他的胸膛彎曲成弧, 乳房隨著動作而震顫. 抓著他手腕的力度幾乎把他的腕骨捏碎, 内壁猛地收緊, 溫熱的液體落在他的陰莖上, 他眼前一白, 隱約聽到Bernadette叫了一個名字, 但不是他的.

- Trompette(18).

Bradley一恢復感官就退了出來, 前端還在吐出最後一點濁液, 滴落在了地面上. 她撐著他的手臂從他懷裏下來, 卻遲遲沒有鬆開手. 乳白色的液體順著大腿内側流下來, 和地上的一小灘精液混在一起. Bradley看到她眨了眨眼, 慢慢睜開, 無聲地嘆了一口氣. 突然, 像意識到了什麽一樣, 她放開了他, 扶著方向盤站穩, 沒有去看擋風玻璃反光裏的倒影, 也沒有看他, 徑直走過沙發拿起了粉色的長睡衣. 她的脚步有些顫抖, 緞面的衣料在手中打滑. Bradley轉過身背對著她, 從酒櫃旁邊拿了一把紙巾簡單地擦了擦, 隨便披上一件藍底印花的絲巾(19), 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嘿, Dick.' 他望著前面大約五米遠處的背影.

Dick回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開口想要説什麽, 又嚥了回去, 最終衹是輕描淡寫地說: '你下來啦.'

'嗯.' Bradley走到他旁邊, 沉默了幾秒, 直到Dick投來懷疑的目光, 便說: '我的鞋跟在往沙子裏陷, 借我一雙拖鞋.'

Bernadette閉著眼從酒櫃裏取了兩瓶酒, 閉著眼將它們到在一個杯子裏, 揚起頭一飲而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