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腹中火

Work Text:

以利亚爱克劳斯,但千年来仅限于家人之爱。对家人的爱和一些对克劳斯的愧疚让以利亚执着于追在克劳斯身后。

曾经有某些时刻,太过浓烈的爱让以利亚恍然错觉也许自己是真的对弟弟有着不同的爱恋,但以利亚BETA的身份让他觉得,身为ALPHA的克劳斯最终应和一位美丽的OMEGA结合。

克劳斯对以利亚的感情更复杂一些,是对抚养自己长大的兄长的敬爱,是千年恩怨的纠缠,是占有欲,是控制欲,是爱。

虽然这种感情太过于复杂,但是克劳斯知道,自己是爱着以利亚的,而且绝对不是单纯的家人之爱。

 

HOPE的诞生让以利亚觉得是一个克劳斯回归家庭的契机,是解决几百年来弟弟无法无条件的爱的一个好机会。

克劳斯爱HOPE,他同时注意到,他的兄长是如何喜爱出自这个源自混血始祖的血脉。

 

克劳斯开始有一个疯狂的想法:他想要一个自己和以利亚的孩子。

 

*********

 

当所有事情尘埃落定,唯一能伤害始祖的武器都已经消失,以利亚觉得克劳斯已经了有海莉,有了HOPE,自己没能给克劳斯的家庭,已经有其它人填补。

所以,以利亚决定离开。

 

以利亚并没有想永远消失在克劳斯的人生中,只是想暂时让弟弟有时间和他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共渡一段人生。

但克劳斯显然有不同的意见,他在哥哥准备离去的那天,把匕首又一次插进了以利亚的胸口。

 

等以利亚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束缚在床上,半身赤裸。虽然裤子并没有完全褪去,但私密的部位已经若隐若现。

如果说,对于自己初醒的着装和被缚的状态觉得惊讶和不适,当以利亚看清站在床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的克劳斯时,微小的不爽感转为了羞怒。

 

在以利亚出言嘲讽弟弟不合情理的举动之前,克劳斯就瞬移到了床边,一手轻轻抚摸着哥哥的头发,一手伸出手指,放在以利亚的唇上。

“嘘——别说话,BROTHER。”克劳斯抚摸着以利亚的样子就像是在安抚被困的野兽,“我下面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你可能并不赞同,把你绑起来也是因为别无选择。”

克劳斯重新检查了一下以利亚身上的束带,以利亚这时才发现,不仅他的手腕和脚踝被固定住。宽大结实的几根束带穿过他的腰部,和大腿根部,把他整个身体都钉在床上。

 

和纯血始祖不同的,混血始祖带着温度的手指划过以利亚的腰间,又摸过腿根的绑缚,让以利亚的惊得倒抽一口气,下意识的在束缚里挣扎着。显然克劳斯的准备工作做的很好,以利亚的身体几乎无法动弹。

 

“很快就结束了。”克劳斯最终把手掌按在以利亚赤裸的腹部,那里肌肉结实,肌肤平滑,“如果不是一切不能在你沉睡的状态下完成,我也不想选择这种方式。”

 

克劳斯的手掌迷恋的在以利亚的肌肤上描绘着,那诡异的感觉让以利亚找不回说话的能力,完全不理解弟弟的行为是为了什么。

混血始祖最终看起来是用了很大心神,才让自己的手掌离开哥哥的腹部,转身端起了一碗漆黑如墨的药汁。

“如果你敢让我喝下它——”以利亚危险的眯起眼,可他的威胁还没说完,腹部冰冷的触感就让他惊讶的合上了嘴。

克劳斯在用一支笔,沾上碗里的药汁,在以利亚的腹部描绘着什么。

以利亚费力的抬起头,尽最大努力向自己的腹部望去,他依稀看到自己赤裸的腹部有一个类似符咒的图案,而克劳斯做的,就是用笔刷,将药汁一丝不差的再次描绘到以利亚的腹部。

 

震惊与无力让以利亚又倒回到床上,但不详的预感让他再一次开始拼命挣扎,试着从束缚中拽出手脚。

克劳斯被哥哥剧烈的挣扎打断,只好停下来,用手按住以利亚的胯骨,制止他所有的挣动。

“别动,很快就结束了。你大可以挣扎,但我不会停止,而且我可不确定如果符咒被画错会有什么后果。”

在克劳斯的压制和恐吓下,以利亚终于冷静下来,在束缚中轻轻的喘息着。

克劳斯欣慰的看到哥哥已经意识到无法反抗,继续刚才的工作。

 

“那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BROTHER?”以利亚暂时得回平静后,向克劳斯发问。

“你会让我分心,以利亚。”克劳斯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得不到回答,以利亚只好安静的躺在那里,任由弟弟在自己身上描绘诡异的符咒。

 

自己不会死,以利亚很清楚这一点。

但为何克劳斯会在和自己和解之后,又对自己下咒,以利亚一时想不明白。

 

药水接触到的皮肤先是冰冷无比,每一个笔触就像是冰冷的蛇盘据在始祖的皮肤上。

克劳斯俯身在以利亚身上,他描绘的如此全神贯注,甚至因为每一笔的完成而眼神闪闪发亮。兄弟两个距离如此之近,克劳斯呼出的气息几乎都能喷到以利亚赤裸的腹部,让他的肌肉都快紧张的抽搐起来。

克劳斯的样子,让以利亚有一种错觉。面前的弟弟只是一个狂热的艺术家,他想着,也许弟弟只是想在自己身上做一幅画。

 

腹部冰冷的面积越来越大,但除了冰冷,没有任何其它迹象发生,直到克劳斯长吁一口气起身,端详着自己的成品露出满意的笑容,以利亚才意识到整个符咒已经完成了。

 

“现在你可以放我起来了。”在初始的狂怒和羞愤褪去后,以利亚现在除了对弟弟的无奈,没有了其它的想法。

“还不行,”断然拒绝兄弟请求的克劳斯,收好药水与画笔,转身坐回到以利亚旁边,轻轻碰触着以利亚的脸庞,“我们要等它发挥作用,而那据说有些难熬。”

“什么作——”以利亚困惑的疑问还没结束,整片冰冷的符咒猛然变得火热,像是数百条细小的融岩之蛇钻进了他的腹部。剧痛之中,以利亚睁大了眼睛,他不明白为何弟弟又要这样折磨自己。

疼痛逼出了以利亚属于血族的红眼,在带着血色的视野中,以利亚疑惑的发现克劳斯的脸上,确实是带着歉意的表情。

“我很抱歉,以利亚,我很抱歉。”

 

融岩之蛇开始穿透肌肤表层,向着始祖体内更深的地方前进,以利亚觉得它们所经之处几乎已经被烧成灰烬。

血族对日光和火本性的畏惧让以利亚恐惧,他想向克劳斯求救,想远远的逃离现在的克劳斯,他想在兄弟家人的怀里得到安慰,可意识到这种折磨就出自于兄弟之手又让以利亚绝望。

 

绝望,而且困惑,以利亚还是不知道克劳斯对自己做了什么。

 

最终,所有的火蛇集成一团,像是一个火球在始祖的体内燃烧,以利亚痛到全身都冒出汗水,苦苦忍耐才能不在弟弟面前失态喊叫。

克劳斯一直陪在以利亚身边,不停的用抚摸和轻声细语安抚着痛苦中的兄长,即使兄长的痛苦是他一手造成却毫无悔意。

那个火团在以利亚体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变成温暖的一团,以利亚甚至觉得自己那部分身体重获了流动的时间与鲜活的生命,变得温暖而柔软。

 

克劳斯在以利亚终于平静下来之后,摸摸哥哥汗湿的头发。

“一切都完成了,哥哥,不可逆转的。这将让我们两个都重回家庭,包括我,也包括同样想离开的你。”克劳斯一边说着,一边帮暂时还虚弱无力的以利亚解开脚腕的束缚。

在克劳斯专注于绑住以利亚腿和腰的束带时,以利亚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

他再次试着起身看向自己的腹部,黑色的药水已经不见,留下的是艳红的图案,就像那里真的被烧烙过一样。

 

以利亚的心情在苏醒后这并不长的时间里,已经起落数回,但克劳斯下面的回答让以利亚又一次跌进谷底。

 

“我让你重新有了生育的可能。”克劳斯慢慢的解开以利亚腰间的束索,给出了明确的回应。世间的BETA生育率很低,而身为始祖的以利亚几乎没有受孕的可能。混血始祖用不低的代价,向女巫中最古老的一支换来了咒语,让纯血始祖的生育部分重新绽放生机。以利亚依然是一个BETA,但再次获得了生育的可能,只是孕育后代的机率依然无法像OMEGA一样高。

克劳斯没有错过以利亚的眼睛在听到答案的瞬间变红,自己的兄长现在身体僵硬,虽然没有任何表示,但绝对会在重获自由之后给予最狂暴的反击。

 

“你会原谅我的,就像一千年里的每一次那样。”克劳斯对手腕依然被牢牢绑住的哥哥微笑,在解开腰部束带的同时撕开以利亚仅存的衣物,欺身而上压住兄长带着风声踢来的双腿,俯身在以利亚腹部鲜红的符咒上轻轻吮吻。

“我们将有一个孩子,而咒术刚完成的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然后,克劳斯就把他哥绑着压着不管不顾的肉肉肉肉肉肉肉了。

 

一千年来,以利亚的坚韧让他流泪的次数屈指可数,纯血始祖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态下再次流下泪水。

那是混血始祖在他体内第一次成结的时刻。

BETA的身体并不适合与ALPHA做爱,但克劳斯固执的在以利亚身上像完成一个神圣的仪式一样做完所有。

进入,穿刺,成结,标注。

克劳斯每一步都耐心且漫长,充满了肉欲与征服。千年时光磨练的技巧,混血始祖全部拿来讨好自己的哥哥,即使那让以利亚痛苦与欢愉并存。

每次克劳斯剌穿他体内的生殖口,把结卡在那里进行标注的时候,以利亚的泪水奔涌而出,他不想表现的如此软弱,可是依然止不住的颤抖,向前爬去试图脱离身后强大的ALPHA。

但狼人ALPHA的结紧紧卡在他的体内,慌乱的逃亡除了带出体内最深层的钝痛,没有任何作用。

克劳斯从兄长身后伸出双臂,将以利亚抱回,更深重的向自己怀中按去。他想吻去兄长的眼泪,但只是咬住以利亚的后颈,让结更深更紧的埋进被体内的ALPHA和狼性同时认定的伴侣体内。

那让以利亚痛苦的哽咽,当意识到这是弟弟本能的试图提高他受孕的可能时,太过激烈的性爱已经让纯血始祖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然而,尽管混血始祖用尽手段,这次“最好的时机”没没有让以利亚怀上他的骨血。

 

于是克劳斯继续囚禁着以利亚,天天为了让哥哥早日怀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也没怀上,于是更努力的啪啪啪。

 

以利亚身上的束缚从未被彻底去除,在他反抗的最激烈的那段时间,克劳斯甚至不允许他离开房间。除却被强迫的性爱,虽然生活舒适,以利亚只知道他们所在的地方偏远。

 

十个月后,以利亚才怀上了克劳斯的孩子。

对弟弟复杂的感情,被囚禁强迫的怨愤,欲望中的沉沦,以及对这个孩子纠结的爱,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一起几乎击碎了纯血始祖的灵魂。

 

以利亚所有的痛苦之源在于从未真正明白克劳斯的真心,而孕育终于给两兄弟带来了一段平静的时光。即使孕期还没有完全心意相通,但生完也就差不多了。

 

【END】

 

【番外小梗】

 

受孕的以利亚食欲大增,已经有几百年为了不多杀生而自我节制的以利亚需要更多的鲜血。

而克劳斯不敢放还没心意相通的以利亚离开自己觅食,生怕以利亚逃走之后一去不回。

就像以利亚曾经为他做过的那样,克劳斯自己先出去吃饱,然后回来用自己的血喂被他关在庄园里的以利亚。

暴涨的食欲和被囚禁的怨愤,让以利亚对吸干他的弟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克劳斯则轻抚着趴在自己颈边泄愤猛吸的哥哥的后背,内心平静满足。

“啊,孩子他爸食欲今天也很棒~”

 

******

 

新奥尔良的非人类种族一直在猜想,始祖兄弟两个为何突然消失。在他们消失两年后,克劳斯和以利亚抱着个亲生的孩子回来了。

纯血始祖的暗恋在酒吧喝醉酒痛哭:“怎么就连孩子都有了?不是说始祖生不了吗?早知道我去求婚,说不定现在也抱上孩子了。”

 

如果说始祖回归最开始只是给众人带来震惊,但很快,更困扰的事让新奥尔良所有生物抓狂。

 

混血始祖是一个ALPHA,立于世间力量顶峰的ALPHA。他的哥哥以利亚同样强大,但身为BETA的纯血始祖并没有信息素。

情热之时,得不到OMEGA信息素融合的ALPHA信息素,像是得不到回应的雄兽一样狂躁的不断向外扩张,弄得新奥尔良全城都是。

每次城里疯狂弥漫着克劳斯的信息素的时候,众人就心知肚明,这是克劳斯那个神经病又在啪他哥了。

大家狂叫着:“受不了啦!秀恩受的去死啦!不要弄得全城都知道你们在啪啪啪!”,把始祖兄弟两个驱逐出新奥尔良。

面对来势汹汹的驱逐,克劳斯狞笑着磨拳擦掌决意干掉所有反对者,可以利亚觉得太耻了,一拳揍翻自己的伴侣,一手揪着克劳斯一手抱着孩子跑了。

 

马歇尔目瞪口呆的站在城边看着始祖兄弟离开:“想不到让始祖离开这么容易,早知道就让戴维娜从克劳斯一出现就给他让以利亚受孕的药就好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