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最后一束阳光(A last ray of sunshine)

Work Text:

那是开学前的第一个星期天。一切都和我在六月份的夏天离开Hertford学院时起不一样了。牛津的尖顶消失在一片微弱的薄雾中。即使是钟声也在那潮湿,微凉的空气中听起来不同。我窗户下的玫瑰花早已消失,院子里充满了落叶,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泥土香味。在一个阴且霾的白天之后,夜晚的降临比我们在过去几周所习惯的时间要早得多。

Sebastian带着一瓶勃艮第酒出现在我的房间里,酒是他设法从Marchmain House拿来的。他似乎像整个城镇一样处于一种个人的灰色的阴霾中。我们共饮了相当数量的葡萄酒,彼此在沙发上靠得很近。他的一条腿搭在我的上面,就好像是镜面的反射:每当我们在私密的环境中共度时光,我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相互寻找对方,相互模仿,产生渴望的亲密关系和紧密的肉体连接。我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建筑:一个接一个地,小小的金色长方形照亮了那些窗户。有些仍保持着黑色。花园在昏暗的暮色中渐渐变成灰色,但我不想起来开灯。我反而将Sebastian拉近了些。

“你看起来很忧郁。一切都还好吗?”

“不好。看看这个。”

我好奇地转过头。

“夜晚。它现在来得这么早。”他抱怨道。

“是的,但我们能在一起是高兴的事,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更喜欢夏天。我想念赤脚奔跑,被阳光亲吻过的无花果做早餐,阳光闪烁在水上,在贡多拉里与你轻晃,感受你皮肤上的温度……”

我点头。我同意,但我会存储着这些回忆,然后期待下一个夏天,并且满足于这秋天给我们提供的东西。Sebastian在很多方面都很孩子气。毫无疑问,这是他魅力的一部分,但他总是渴望即时的快乐,而从不做那些最微不足道的努力去获得那些快乐,这有时让人困扰。

他又喝了一口给他“最后一缕阳光”的酒,带着沉闷的心情地叹了口气:“你还记得我说过威尼斯很惨淡吗?我错了。在这里,是真的很惨淡。”

“这可不是真的。我们有彼此,我们有上等的葡萄酒和舒适的炉火——还能奢求什么?”

来自火焰的光线闪烁在昏暗的房间里,装点了他精致的脸庞。

“我不知道。也许我一直想要你在我身边。我不想回到另一个房间,独自睡觉。”

“我懂得。我也是。”

在Brideshed度过了那宁静的一个月之后,我仍然不习惯再单独入睡,而在威尼斯的两周里,我们仍然过着十分亲密的生活。自从我们回来以后,我只有一个晚上没有和Sebastian在一起,但是我已经辗转数次,困倦地寻找他温暖熟悉的身体,希望将我的呼吸埋在他的脖颈上,将我的手放在他的后腰上。我从未像今天晚上那样经历过空虚和失落。命运有多么优雅,我们即将到来的痛苦就被多么的忽视。

我开始轻轻按摩他的脖子,轻轻地抚摸着娇嫩的肌肤,就像我知道他喜欢的那样。事实上,他在我的触摸下颤抖着,头向一边倾斜,这样我就可以更好地接触到他。他温热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抓着它,在亲吻他的前额时把我们的手指扣在一起。他又蜷缩着靠近了些,我们仍保持着沉默。

很快,壁炉里燃烧着的原木发出的橙色光就成了漆黑的屋子里唯一的光源。我注意到屋子似乎显然很冷清,因为当一个男人走进敞开的门,驻足片刻又消失了,并没有看见我们半躺在沙发上。我们得意地笑起来。我再次亲吻了Sebastian,用柔软而亲切地:他的脸颊,额头,又是脸颊。当我转过头,试图触摸他的嘴唇时,他生硬地错开了我。

“怎么了?你为什么如此......我不懂。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不是你。”他坐直了,将酒杯放在桌子上。 “Aloysius的脾气非常糟糕。而且你知道,如果他这样,是会传染给我的。”

“哦。我明白了。我们能够做什么来改变它吗?”

“不,我并不这么认为。”

他颓然地倒在靠背上,生着闷气。

“另外,我收到了妈咪的来信。”

我知道他还要说其他事,于是看着他。

“她想来牛津见她的一个故人。她也想见见你。”

“哦,那很好。我很高兴终于能见到她了。”

“这很好!”,他讽刺地说。 “这一点都不好,Charles!你不清楚他们是如何用魅力围困你的吗?先是Julia和Cordelia,然后是我在威尼斯的父亲,现在又是我的母亲——很快你就会像蜘蛛网中的苍蝇一样挣扎,甚至会为此感到骄傲。因为他们都极具魅力。”

至少可以说,我很震惊。我转过身望着他的眼睛——他非常认真。

“Sebastian,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呀? 和妈妈见面只是处于礼貌。 我想当面感谢我在Brideshead度过的美好的时光。”

“不必。 她不期待着你这么做。”

我仍然无法理解他没来由的脾气,甚至厌倦了他孩子般的行为。

“Sebastian,没有人想要抢走你的任何东西——”

他用激烈的手势打断我。“是的,这正是他们的计划。他们会把你从我这抢走。你会明白的。他们总是这样做。”他哀叹道。

“亲爱的,别傻了!”

他的反应更加激烈:“你到底支持谁?你已经被他们收买了?”他厉声道。

我呆坐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有这么多门道。我只是想见见你的家人。”我轻声说。“看看是怎么回事。”

他把胸前的手臂交叉在胸前,抬起下巴向旁边看去,这是我喜欢的姿势,就像他培养的许多其他迷人的自命不凡的习惯一样。通常,当他进入这种态度时,我会托起了他的下巴,并亲吻他的嘴唇,但我无法使出所有的那些预期的动作。我有些害怕他的脾气。我尝试着动之以理——我很少和他用这个,但也许这一次需要:

“我不明白你在指责我什么。我从来没有打算与你的母亲深入交流,除了像大人那样有礼貌的聊天。还记得我们在你父亲臭名昭着的罪恶之宫的床上度过的那些晚上吗?那罪恶当然不是他的。需要我提醒你我们在那里犯了多少重罪吗?在你教会里的那些最严重的?”

终于,我看到他嘴唇的一侧微微地挑起。他轻松了一些,回答道:“我不指那些肉体的方面。我的意思是——你是忠诚的吗?你在我身边吗?我是否——”他犹豫着,“——我对你很重要吗?”

他突然看起来非常脆弱和没有安全感。所有的愤怒都消失了,他只是一个要求被爱的小孩。我感到心化了。

“我最亲爱的。”我清了清嗓子,我的声音仍然非常轻柔,因为门还敞开着。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直到我的最后一天,你永远会是。你在这里——”我握住他的手放在我的心上,“你深深地在我心中。而你会一直留在那里。”他的手攥起了我的衬衫,头埋了下去。我感到我的心在跳,大声地砰砰直跳。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对他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我亲吻了他的头发。他抬起头,直视我的眼睛。他仍保持沉默,但同时也告诉了我很多。

他的手指摊平放在我的胸前,仍然直视着我,用另一只手将我拉近,形成一个无言的,温暖的,无休止的吻。我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脊椎上徘徊,将我按得更近一些,毫无准备地, 我们的躯体开始交缠着曼舞,就像过去的几周中我们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关于他的一切都很熟悉,他的气味,温暖的双手,他眨眼的方式,当我舔吻他的耳垂时他闭上了眼睛。我们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当我们唇舌交缠时,他开始用拇指侧面抚弄着我的乳首。我在他的气息里轻轻地呻吟着,在向下一个阶段进发的时候,我感受到我们之间共享的那些闪闪发光而带着悲剧意味的愉悦。我任由我的手在他的大腿上徘徊,我向他温热的腹股沟抚去时,他制止了我:

“等一下。停。”

“为什么?”我耳语道。 “我可以关上门,然后我们转到我的卧室。来吧。”火车上的两晚,三等车厢,亲密无间,在伦敦那个没有他的夜晚使我变得无畏和贪婪。

“没有。我很快要和Mr.Samgrass见面。他闻到勃艮第酒和你的独家古龙水就很足够了。没有必要通过向他展示我明显的性奋来证明他的生活有多沉闷。“

我笑了起来。Sebastian几乎笑了,然后向后靠去,突然又严肃起来。留在绿色镶板房间里的细小光线聚集在他的眼睛里。他皱起眉头:“那么,我们可以对Aloysius做些什么?我不想和一只生气的熊一起过夜,实话实说。”

我将他额头上的金色发丝放了下来。

“过会给他一个不错的热水澡怎么样?把它的毛发洗干净?”

“在头皮上稍微按摩一下?”

“就是这样,”我点点头。

他轻轻地抓起我的一只手。

“你可以也按摩一下我的脖子吗?”

“当然。然后——到床上?抱着你?还有——躺在一起?”

“是的,”他满意地叹了口气,摁捻着我的手指。我将他的手举向我的嘴唇,然后吻了吻它:“我会过来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