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e Ain't Never Getting Older

Work Text:

〖We Ain’t Never Getting Older〗

CP: 林宪明x马场善治

肉。
情人节那篇的肉写到最后苦涩的要命,所以先来个甜的。

四年后的破镜重圆梗,车震?里面有很多我个人恶趣味的梗,请大家注意……

在酒吧遇见了阔别四年的前男友怎么破?
先打一炮呀~

+
1.
男人在午夜时分被朋友拽着走进一家市中心的酒吧,本来打算只是陪着他们乐呵几下就赶紧离开的,在看到某个人的背影后他像是被胶水粘住了脚,半天走不动。
“哦——这个小子看上了谁!”朋友连忙冲过来一把压在男人的肩上向他盯着的方向看去,情不自禁地吹了个口哨,“呜哇,好正的女人!你眼光不错啊!”
吧台前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金色长发美女,她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被勾勒出柔软恬美的线条,涂了大红色口红的嘴唇抿着吸管,让人有些遐想连篇。
男人朋友的闹声有点大,吸引到了美女的注意力,她微微抬头看向这边,紫灰色的眸子闪了闪,轻轻侧头,嘴角挑起勾人的弧度。
男人倒吸一口气。
“哇,她看向这边了,快去快去,你要不去我就去——”
“我去了。”男人扒开朋友的手,没有理对方直接向那个美女走去。他离对方的距离不远,几步路就到了。酒吧有许多双不怀好意的眼神看向这边,看好戏的,艳羡的,冷嘲热讽的……
男人来到女人的面前,低下头在她耳旁说了句话,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抬头凑到弯腰的男人耳旁回了一句。
男人的腰隐蔽地软了一下。
“我的车停在后面。”女人——但是声音明显是男性的——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舔了舔男人的耳垂,眼眸里是势在必得的自大,咧嘴笑着看着语塞的男人。
“好久不见,马场。”

2.
具体一点是四年没见。
林宪明的动作明显比四年前粗暴了许多,拉开车门将马场推进去后不顾对方坐没坐好,直接钻进来拉上车门。狭小的车内空间因为两个成年男人的身体叠加在一起而十分拥挤,马场不得不抬手护住林宪明的脑袋不让他磕在扶手上。
林宪明抓住马场抬高的手将其按在车顶棚上,手腕有点扭曲,马场带着痛意的皱眉被他选择性无视,另一只手扯着马场的领带拉起对方的脑袋终于狠狠咬住那双总是带着微笑的嘴唇。
嘴唇与嘴唇接触的瞬间两人都如同过电了一般,林宪明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不给马场反应的时间直接攻陷城池,撬开男人的牙齿允吸对方的舌头。四年没亲过,不得不承认这四年他挺想念的。灵巧柔软的舌头,无论是接吻还是口交,技巧都好的过分。
马场被林宪明堵的无法呼吸,只能张开嘴让对方侵略自己。相隔四年的唇齿交融就像甘泉滋润沙漠中的旅人一样,解了最初的渴,随之而来的是毒瘾般的渴求。
林宪明跨坐在马场的腿上,白色的紧身裙绷在大腿根上,隐隐露出黑色男性四角内裤的边缘。马场没被制住的手顺着林宪明结实光滑的大腿滑上,伸进裙子下的双腿之间。视觉效果让他无法控制地咽了口口水,亚当的苹果动了动,被林宪明一口咬了上去。
“嗯——”终于发出声的马场有些难耐地扭了扭身子,“林,你稍微轻一点……”
林宪明哼了一声,牙齿刮着男人的大动脉,满意地感受到对方瑟缩颤抖的反应,然后咬在被扯开的衬衫领子掩藏的锁骨上。
马场这回的哼声更大了些。
林宪明嗤嗤笑着,金色的长发滑落在马场的肩膀上胸膛前,光滑冰冷的发丝偶尔划过男人胸前的皮肤,引起更多的连锁反应。
身上的人因为自己禁欲太久的过于敏感的反应咯咯笑个不停,马场虽然对林宪明脾气就能好的没有底线,他本来还打算无论如何都完全把主动权让给对方,但着实是被惹的稍微着火了点,手从裙子底下贴上林宪明紧实的腰部掐了一下。
“我靠,你干嘛?!”腰一直是林宪明的敏感点,被掐一下就得当机一两秒,马场占了这个时间差,用了巧劲翻身将男人压在了身下。

3.
地下停车场的灯并不明亮,车里有些暗,但即使这样林宪明还是能看清楚马场的眼睛,闪着光,像是星辰一样的。他嘴角带着林宪明最熟悉的笑容,却又不是给外人看的场面弧度,而是带着只给林宪明的那微微调整过的角度,由内而发不由自主的温柔,宠溺,还有无条件的爱恋。
林宪明真的会醉在马场的笑容里,让他一切提防都溃不成军的微笑,侵占着他内心的每个角落。
“我真的好想你——”
示弱的真心话脱口而出,他想捂住嘴,却被马场捉住了手十指相扣。男人膝盖着地跪在前座和林宪明张开的腿间狭小的空间里,伸直身子在林宪明的手背每个指关节上都落下轻轻一吻。
“我也是,这四年很想你,一直想要见到你。”

4.
要是比大小的话,林宪明是大的一方。当初床上的位置好似也是因为马场善治有些自大的关于大笑的赌而输掉定下的。最初几次磨合期两人都不好受,马场最惨,每次下床后都差点走不直路,等到磨合好后,尝到了甜头的就跟小孩子无法停止吃糖一样,随时随地宣泄着属于年轻人的精力与热情。
四年过后两人都不再像以前那么年轻。林宪明还好,还勉强四舍五入能成为20代,但是马场就成了30代了。这几年林宪明虽然没有刻意去打听过博多的事情,但是关于某个杀手的杀手的消息总能听到一两个,偶尔会夹杂一些关于受伤,重伤,下落不明种种让人揪心的只言片语。
马场的衬衫没有脱掉,解开的扣子底下能看到原来光滑的没有任何伤疤的皮肤已经多了几个淡淡的疤痕。并不深,都是些小伤。因为空间和动作的局限性他没法在对方含着自己阴茎的同时去够那些伤疤,只能有些烦闷地扯着马场的头发,发胶被他揉散,满头的乱毛,手感甚佳。
毕竟四年没做了,林宪明的长度让马场现在全部吞下有些勉强,他也有些急,没能吞下的部位就只能用手来代替。
林宪明仰着头享受着马场的服务,他的每一个细小的喘息都只会让马场更兴奋也更卖力。双腿为了省空间搭在了马场的后背上,若是有人此时经过这辆车看到了两人,可能还会以为是男人在给女人舔弄。想到这里他突然兴奋了一下,阴茎突然再次胀大,马场被呛了一下。
“马场,我说,你以前就是,我穿裙子,你就特别性奋。”林宪明的恶作剧心起,他扯起自己的裙摆按在马场的头上,“钻裙底这么开心吗?色狼。”
马场噎着嘴说不出话,只是给了林宪明一个深喉,把林宪明所有想说的玩笑心都从他大脑吸了出去。
“……靠……起来,我要做,现在就做。”林宪明最后恶狠狠地说。

5.
车里虽然有润滑液(马场不太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玩意儿,林宪明再三凶他说不是他想的那回事),但是空间实在是太小而且太过迫切,马场只是自己扩张了两下,还没能够伸进三根手指就抬腰坐在林宪明被自己好好照顾过的阴茎上缓缓向下坐。
“我靠你也太紧了…… 别告诉我你这四年都没做过。”林宪明被夹的有些疼了,他拍着马场的后背让他放松下来。
“怎么可能……”马场也没法游刃有余,想着要不要直接坐下去。
“……你找过别人?”林宪明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
“哈?”马场没听清楚,正想抬起对方的下巴询问对方,却被林宪明抓住了腰狠狠按了下去。
……
林宪明狠狠咬住马场的肩膀才没让自己尖叫出声,阴茎被温热的内里挤压的快感过于强烈导致大脑短路了几秒钟。等他回过神才发觉身上的马场正在无声颤抖着,接着,他因为抹胸裙而裸露的肩膀上感到了温热的液体。
“马场,喂马场,你没事吧?”终于有些反省自己的狗脾气,林宪明想要把马场扶起来看是不是伤到了对方,马场却死活不肯露脸。
“喂别任性——”话说出来林宪明才感到了违和感。从来都是他任性的份,马场一直都是迁就的那个,除了那特别傻逼的明太子之外,马场真的特别好说话。
——是不是自己有点太过分了…… 林宪明小小地在心里道歉,安抚地亲吻着马场的脖子,双手也揉着马场的敏感点,让他能适应一点。
林宪明是有些心疼,刚那一下子他是爽了,马场却痛的都哭了(自己脑补的),虽然有些成就感,但更多的还是愧疚感,直到他摸到了马场下腹前一片冰凉。
“哇哦。”林宪明拉长了嗓音。
马场不敢抬头。
“哇——哦。”林宪明再一次拉长嗓音。
马场的下巴被林宪明抓住硬是露出了脸。
借着外面的灯光林宪明打量着马场的脸。马场的皮肤没有林宪明的白皙,但是红晕还是很明显,而藏在头发下的耳朵现在红的彻底,连带着脖子根也染上了粉色,满头的汗,还有眼角没有擦干的泪痕。
“林,不要说了,我会害羞的。”马场腼腆地笑着。
马场善治是个男人,是那种即使把他塞进女装里也达不到林宪明一半好看的男人,可是他笑起来就不是那回事了。
林宪明啧了一声。这个明显就是故意装无辜的男人。拉下男人的头泄恨地咬着对方的嘴唇。
又一次磨人的亲吻,马场捧住林宪明的头,吻的比刚才那次用心了许多。在腰不再那么软后马场开始抬起自己的腰,林宪明也配合挺动着,逐渐的找回以前的节奏,快感层层叠加。
马场真的太过敏感了,刚那一下去了才不到一会儿就因为林宪明有技巧的顶弄再一次硬了起来。林宪明的手没闲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套弄着马场没自己大也挺可观的阴茎,感受着勃起的炙热在自己的手中,轻轻转动着手,偶尔拨弄铃口,但就是不给个痛快,动作轻柔的如同羽毛。
马场被撩拨的没办法,一只手抓着车顶的把手不让腿软的自己滑下去,另一只手伸下去想要解救被折磨的阴茎,却被林宪明命令去抓另一边的把手。
“这个动作有些过分了吧林。”虽然这么说着,马场还是乖乖伸开手臂,像是被吊起来一样的姿势,低头无奈地看着笑得恶劣的林宪明。
“我觉得超好看啊。”林宪明挺了下腰,马场哼了一声,坐得更深,手臂也被扯了一下。“像是受难者一样,不是挺适合你这个M的么。”
马场没说话,只是有些难为情地笑了一下。这个姿势要想自己动的话不太好用力,但是林宪明现在一幅撒手看戏的模样,也不能指望对方。
“你怎么每次都是这样我行我素呢。”马场将抱怨说出了口。
“但是你喜欢的就是这点啊。”林宪明无辜地歪头,发丝从肩头垂落。他凑到马场的脸前看着他,“不是吗?我的马场?”他再一次挺动了一下。
马场无奈,只能凑过去亲上林宪明说不出好话的刻薄却又甜蜜如同毒药的嘴唇。

6.
车里还是太过勉强,老胳膊老腿的,两人没怎么尽兴只是匆匆玩了几下就腰酸背痛。林宪明让马场在后座先休息着自己开车回到了他的公寓,一进门后立马把马场摁在玄关的地板上就来了一发。
马场没什么怨言,除了腰被硌疼了外他也十分爽了一把,林宪明每一次的进攻都狠狠擦过他的前列腺,属于杀手可怕的精准,逼得他最后嗓子都哑了才算是被放过了一把,拖去浴室借着清洗的名义再来了一次。
“林,虽然我知道你欲火焚身我也是,但是你得考虑一下我已经快三十了。”躺在床上手指都抬不起来的马场在被林宪明翻身压进枕头的时候模糊地提醒了林宪明一句。
林宪明在马场的肩胛骨上啃咬着,手上不停地给马场腰下垫枕头掰开腿倒润滑液。
——好吧。马场认命。

6.
第二天早上马场醒来的时候林宪明还没醒。身材比较小的他就缩在马场的怀里,枕着马场的胳膊,睡的很香。
马场看着林宪明的睡颜,满心的欢喜,要溢出来的充满了自己的心扉。
他亲吻着林宪明的头发,将心爱的人又搂紧了些。
“唔……马场……”林宪明没有醒过来,只是说着梦话,呢喃了两句,然后扒拉着把自己又往马场的怀里蹭。
“嗯,我在这里。”

End.

所以最后两人是为什么四年前分道扬镳的呢?
我也不知道。
马场跟别人做过吗?
不可能╮(╯▽╰)╭

大家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