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诗歌除外

Work Text:

那时候苏凯还在坚持打球,身材还很结实,赵烨抓着两瓶冒着凉气儿的北冰洋看他裸着上身蹲在沙滩上瞎划拉,背上那两扇骨头随着手臂一动一动的。

“队长你写什么呢?”

“你名字。”

赵烨闻言将北冰洋的瓶子贴在脸上降温,凉意落在发热的面皮上,像转瞬即逝的霜雪。

面前这一幕有点眼熟。似乎三四年前,也是这片沙滩,赵烨怄气将自己的名字和苏凯的名字重叠在一起。而今苏凯也蹲在这里,连身影都可以重叠,谜一样的宿命感。

赵烨两字不到二十画,苏凯很快就写完了,抬起头冲着赵烨笑了一下,满口白牙和晒成麦色的脸庞对比鲜明,“过来看看?”

彼时苏凯心里还琢磨着赵烨大概会用一句“有什么好看的”撅他,不料赵烨直勾勾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听话地走了过来。

“拿着。”赵烨弯腰往苏凯手里塞了瓶北冰洋,顺势蹲在了后者旁边。挑染成金色的头发因着汗水贴在额头上,苏凯伸手替他捋了捋,缩回手等他发火,结果赵烨只是丢了个包含警告意味的眼神过去,毫无威力。

苏凯拧了眉,摸不透对方这是心情好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他这人其实也没什么耐心,赵烨发火的样子很有趣,而且哄两句就会平息,所以他乐得去顺毛。而今天这出,好像通关之前凭空冒出了新的副本,一时想不出什么应对的新招。

“你今天转性了啊?”苏凯斟酌着开口,一海滩的沙子都揉进了他的嗓音里,“和我在一起吧。”

赵烨白了他一眼,没像第一次听到这话时那样震惊,没像第二次那样火冒三丈,也没像后来的很多次那样不耐烦地垂下眼睛躲藏。

他们俩打了两年的太极,除了一个吻,什么都没落下。苏凯舔了下发干的嘴唇,随后一口气干掉半瓶北冰洋。看赵烨今儿这态度,好像还挺有戏。

两年了,如果他在赵烨第一次拒绝时就放手,如果他第一次吻赵烨没被林嘉茉看到。如果今天他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他也是俗子凡夫,不是三位一体圣子圣灵圣父。苏凯晃了晃瓶子里剩下的半瓶汽水,微小的气泡发出嘶嘶的声音,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头顶上的大太阳晒得人发晕,好像大二那年的某个炎热中午。

赵烨在苏凯和林嘉茉念的那所大学的后门停了一面包车,做点投机倒把的小生意。苏凯存了点避开林嘉茉的心思,鲜少光顾。那天中午帮同学捎东西不得不从后门过,他做人周全,带了两瓶旭日升去和赵烨打招呼。

许是天太热了,赵烨像只小耗子一样懒洋洋地缩在驾驶室里。车门虚掩着,胳膊肘搭在降低的车窗上,攥着把扇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风。

赵烨的肘关节上有一道不算浅的疤,苏凯看着熟悉,一时就有些语塞。倒是赵烨先从后视镜里瞧见了他,笑嘻嘻地叫了声队长就蹦下了车。

苏凯还结着舌,下意识地抓住了赵烨的胳膊,“还疼么?”

赵烨一头雾水,茫然地瞪大了眼睛,“什么?”

第一次问赵烨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时对方也是这副模样,眼睛瞪得快脱窗,只不过问句从中文变成了洋文,“What?”

发音还挺标准。

 

“我以前也在这片沙滩上写过别人的名字。”赵烨抽了下鼻子,“你猜我写的谁。”

苏凯不想听,看赵烨又抽了下鼻子,问道,“鼻炎又犯了?带氯雷他定了吗?”

赵烨自然没领他的情,这人在苏凯面前总是很任性,“我写的是林嘉茉,林嘉茉写的是你。”

 

苏凯嗯了一声,又是林嘉茉。

大三那年,他已经问过赵烨几次要不要和他在一起。平安夜的傍晚赵烨拉了一车包装好的水果在校园门口卖,买的人很多,忙不过来,苏凯推掉了同学的邀请在那里帮忙。不过他实在是不擅长这事儿,大半的时间都用来盯着赵烨忙碌的身影。

临近封寝的时间,门口再没有什么学生晃荡。赵烨拉下车厢的门,丢了个红蛇果给苏凯,“平安夜快乐,今晚回去点点钱,明天请你吃饭啊队长。”

苏凯抱着胳膊靠着车门上,“明儿圣诞,你这是在约我?”

“忘了这茬了。”赵烨懊恼地拍了拍脑门,“明儿晚上约了林嘉茉和陈寻他们,乔燃也回国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苏凯就笑,“你们聚会我去做什么,说我是你男朋友?”

“哎你有完没完!”

“请我吃饭就免了。”苏凯勾着赵烨的后颈把人拉过来,“要不这样吧。”他低头亲了下去,赵烨推他他就把赵烨压在车门上,直到赵烨抬着膝盖作势要往他胯下撞才缩回了脑袋。

“平安夜快乐。”苏凯揉了揉赵烨的头发,后者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愣了几秒后钻进了车里,一溜烟儿开走了。

苏凯沐浴着尾气兀自乐了半天,然后转身往校园里面走,在传达室后面看到林嘉茉时着实吓了一跳。

林嘉茉问他,“你是同性恋?”

苏凯每次见到这个女孩,她都是在笑着。她向来把最好看的笑容留给他,此刻木着一张冷冰冰的脸,苏凯还有点不适应。

“你都看到了。”他说,“有什么问题找我,别找他。”

林嘉茉低头看着脚尖,没说话。

苏凯摸摸鼻子,他想起高中时这女孩送她礼物那一幕,一时间也有那么丁点儿的苦楚。

“天黑了,挺冷的。我送你回寝室,林嘉茉。”

 

平安夜之后赵烨再没在校园附近出现过,苏凯还以为是自己亲他把人吓跑了,忍了四五天没联系。元旦那天晚上实在是心痒,打了个电话,赵烨那头的声音乱糟糟的,说话颠三倒四,毫无逻辑可言。

“喝了?”

“……嗯。”

“报个地址呗。”

挂了电话之后苏凯翻了翻钱包,这个时间打一黑车去工体那边得被宰多少钱。

把醉醺醺的赵烨拽出来时已经是后半夜,苏凯知道他在哪儿租的房子,直接带着人过去了。掏钥匙的时候赵烨一直躲,还问他,“你摸我干什么?”

苏凯苦笑着把钥匙从赵烨的裤兜里掏出来,“这就叫摸你啊,也太亏了。”

回家吐了两轮洗了把脸之后赵烨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窝在沙发上抱着苏凯的胳膊,“咱俩打会儿魂斗罗?”

苏凯打了个哈欠,“咱睡觉行么?”

“不行,我怕你趁人之危。”

苏凯一巴掌拍赵烨脑袋顶上。

还真就打魂斗罗打到天亮,那时候还没人研究出怎么把三条命换成三十条,两人一直没能通关。赵烨出去买了早饭回来拉着苏凯接着打,非要通关不可。

苏凯死的比赵烨早,坐在一边看赵烨捏着游戏手柄跟着游戏人物一起抽动,突然发现赵烨眼睛有点肿,还泛着红。

“赵烨。”

“啊?”

“出什么事儿了?”

“陈寻和方茴分手了,林嘉茉和我吵架了。乔燃和陈寻打了一架,我拉着拉着就和他们一起打起来了。”

苏凯哦了一声,那是他涉足不进去的圈子。

元旦假期的剩余两天全糟蹋在赵烨身上了,他陪着赵烨打了两天的游戏。困了就窝在床上一起睡,赵烨非但没担心他趁人之危,反而和苏凯挤在一起抢枕头和被。

假期结束那天苏凯下巴上冒出了一片青色的胡茬,赵烨的脸上却还是光溜溜的。

“赵烨。”他用大拇指刮了刮赵烨的下巴,“补补肾。”

“滚你的!”

赵烨扑过来打他,被苏凯一把搂住。

“和我在一起吧。”

赵烨挣开,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挪开视线。

苏凯扭头冲着窗户沉下一张失望的脸,再转回来时已经重新笑开,“走吧,吃饭去。”他平日里也算是个急功近利的人,也就只有赵烨能让他慢慢来。

 

思绪回归到沙滩上时脊背已经被晒得发烫,苏凯换个姿势坐着,手欠似的摸了摸赵烨的腰,“你真瘦。”

赵烨有点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苏凯,你喜欢我。”

“你这不废话么,不都说在沙滩上写喜欢的人的名字吗,虽然蠢了点儿,不过我看你还挺乐意的。”

“我在这上面写过林嘉茉。”

“你都说过一遍了,咱能不提她么?”

“她写的你,然后我在你的名字上面把我自己的名字重新写了一遍。”

听着有点伤感,苏凯抹了把脸决定换个话题,“我拿到渣打和jp摩根的offer了,不过我家人不建议我去。”

赵烨绕到苏凯背后坐了下去。

“赵烨?”苏凯察觉到那人的脊背和自己的贴在一起,那人的体温比他低。

“你别转过来,我写字呢。”

“你在写什么?”

“你猜猜呗,不限题材,诗歌除外。”

“感谢信?感谢我百忙之中抽身出来陪你玩小浪漫?”

“队长你要点儿脸,用不用我送面锦旗去你们学校。”

其实苏凯还真有些忙,他的课基本都已经修完,还往学校跑不过是学生会的交接,倒是面试搞得他有些焦头烂额,尤其家里人给他参谋,反反复复,这个好那个好的说不清楚。他缺了点儿少时的锐气,不像那时,进篮球队就要拿冠军,参加高考只填一个志愿。

可是我还有你。苏凯往赵烨背上靠,你还叫我一声队长,我还能对着你提起勇气。

我还会问下去,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苏凯摸了摸自己的臂弯,他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心的。意识到时,脑海里关乎赵烨的每一个画面都已经变得清晰无比。赵烨怎么蹦都无法灌篮的样子,赵烨的七号球衣,赵烨对着他咬牙切齿。生动的,恼火的,抗拒的,慢慢地在他的逐步接近下变成熟稔的,疲倦的,无防备的。

“写完了。”

赵烨突然起身,靠着他的苏凯险些张过去。

“你写了什么?”

“自己看。”

“不敢。”

“队长你好怂啊。”

“给点提示?”

“名字。”

“背靠背写喜欢的人的名字?高中生才玩这个,你幼稚不幼稚。”苏凯好奇地转过身,在沙滩上瞧见俩字儿——傻逼。

这个玩笑开的他很失望,毕竟他抱了很大期望。

苏凯强笑两声,把赵烨撂倒在沙滩上,“欠打吧你,耍我有意思?”

赵烨挤眉弄眼地扮着怪相,“我没耍你,我骂你是傻逼而已。”

苏凯思考了一会儿这其中的深意,旋即擦掉赵烨脸上的沙子亲了下去。

远处好像有人吹口哨,苏凯也觉得在公共场合这么干有伤风化。可是这一刻他管不了太多。

“和我在一起吧。”他说,他知道这是最后一遍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