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

漫画家在路边捡到了东方仗助,后者惨兮兮地顶着唯一行李包,仍挡不住细雨像绵针般刺入脖颈。东方仗助在车后座抖了一会,终于能说话了,牙关迸出的第一个字就是冷。

冻死我了……他说,澳洲现在可是夏天……

岸边露伴终于哼了一声,从会解救死敌的失常漫画家转为普通变态漫画家。小鬼你搞清楚点,这是日本。仗助抹着眉毛上的雨水:怎样都好,没差啦。能载我回家吗?

可以是可以,别弄脏我的车。

空条博士的夏令营好玩死了。虽然仗助就是跟着他救助一群海洋生物而已,疯狂钻石在这时候格外好用。他们追踪几只虎鲸,那种激烈的、会跃出水面捕食海鸟的大型哺乳动物,虽然大多数时候只能在雷达器上看到。黑色的,东方仗助觉得空条和它们很像。至于群居这一点么……替身使者会相互吸引,这点、算不算呢。动物中也有替身使者,海洋博士长久立在船头,一笔一划不知道在笔记本上记下什么,海豚孩子般在船侧嬉戏。

偶尔他会阻止给生物治伤的仗助,说,够了。

那它们会死……

够了。仍然是那一句。

你像水母……仗助呢喃出声,尾音在击打玻璃的雨声中变得模糊。岸边露伴不禁“啊?”了一声,后者已经在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虽然蛰人很疼,不过还是很迷惑人。他是想这么说来着。

朋子小姐想你了吧。岸边露伴自言自语着操纵汽车,在晚高峰中缓缓挪进。雨可能还会下到后半夜,他的后座有一个安静睡着的人。

 

-

-

进入青春期的大脑需要充足睡眠,长年高消耗脑力的漫画家也需要睡眠。两个人一起睡,就经常睡得天昏地暗。

岸边露伴睁眼看了天花板好久,才想起来那是天花板。而且是现实的不是梦里的,所以他醒了。

虽然还懵着。

窗帘拉得严丝合缝,布料完美地阐述了它完美的遮光效果。岸边露伴在一片黑暗中撑了自己一把,直接按在高中生的脖子上。他用一个看起来非常不舒服的姿势趴卧着,后颈的肌肉又僵又紧。

然后他翻了个身,渐渐放松下来。岸边露伴重新捏了一把,觉得皮肉温软得能徒手揭下来。他先是一只手,然后两只手都覆盖上去。颈动脉鲜活的震荡一路从指尖传达大脑。

东方仗助睁眼看他。

你想掐死我吗露伴。

漫画家收拢手指又张开手指,一头栽回被子里。

没空。我想睡觉。

然后他们都睡着了,黑甜一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