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ello and goodbye

Work Text:

她在店里坐了很久,久到过了打烊时间。东方仗助换下那身店员服(围裙上还画着大大的黄色笑脸),她还坐在那里,指尖沿着盘子沿打转。仗助上去想提醒她已经打烊了,她抬起头,问:你是不是仗助?掺杂几丝白色的金发收拢在脸两侧,仗助想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丽的人。

现在也是。

她说承太郎那孩子说漏嘴了呀,我正好过来看看。她笑起来很美,很明朗,能一直穿越追溯到她的少女时代。她又问,你今天的兼职结束了吧?陪我走一段好不好?

仗助想帮她提包,她婉拒了。然后她在交谈中换了日语,轻飘飘地问了些诸如“来美国上大学还习惯吗”、“和同学相处还好吗”这类生活和学习上的小事,仗助也慢悠悠地回复她,他们肩并肩地走在街道上,就像已经那么做了很久。走到第四个街口的时候,东方仗助在二月的寒风中打了个喷嚏,她一下子笑出声,停了脚步,从包里翻出一条围巾。

低下头一点呀,你们怎么都那么高。

仗助顺从地底下头,那条针织围巾有股淡淡的果香,他想起熟透的苹果,或者掉落到地上腐烂的火龙果,绿色是苦涩的焦黄。她围好围巾,又轻柔地打理他的前襟。

我以前还经常想着要个弟弟呢。她说,爸爸真是个大笨蛋,是不是?她的蓝眼睛看着她又移开,似乎带了哀伤又似乎欲言又止。东方仗助从未也再也未看过那样的眼睛,像孔雀羽尾略带惊悸的蓝。它转到他看不见的地方,然后越来越远,穿过另一条岔路,飘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