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意外

Work Text:

何筱磊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人。N对于外貌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过第一次见到何筱磊的时候他还是多看了两眼。长得丑长得美对于他来说都只是工具,看场合使用,不分好坏。何筱磊漂亮的很空洞,和周围生机勃勃各怀心事的少年人不一样。N看不到他里面的那些东西。真的来形容的话,应该是角落里散发着腐败气味正在枯萎玫瑰,那种扭曲的美感让人难得留意。

至于为什么他会把何筱磊带回家这个问题,他并不想回答。

何筱磊现在很明显嗨大了,被扔到沙发上以后就缩成一团发着不明的呜咽。他感觉脑袋里的碎片就像水沸腾的时翻上来的水泡,他看见了很多东西。

家里没出事之前的和乐。

跟他告白的女生。

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读的灵异故事。

放纵的大学生活。

做爱时女人甩起来的乳房。

酒精和毒品带来的最真实的自我体验。

N点了根烟坐到一边,一副看戏的样子。何筱磊挣扎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眼镜早就在一片混乱中不知道落到那里去了。半模糊的视线里,隐约看见火星的影子。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何筱磊扑了个满怀。作为猎手的本能突然启动,何筱磊直接飞向了茶几。

一脸懵的磕到茶几上,水杯翻到身上都没什么反应,何筱磊只是模模糊糊的说了声疼。N懊恼的叹口气,赶紧把人捞起来,何筱磊软趴趴的挂在N的身上,瞳孔发散不知道在看哪里。N再次无奈的叹口气,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头疼的时候了,醉鬼和瘾君子让人头疼的程度简直不相上下。N拍了拍怀里人的脸『醒醒。』

何筱磊勾住N的脖子『婷婷?』

『…?』N抓起何筱磊的肩膀摇了摇『醒醒。』

『我看见…』何筱磊晃着脑袋模模糊糊的说『花在飞。』

『喂…』

『你别动。』何筱磊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按住N的头。

『你…』N被亲了个措手不及。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花花公子,在接吻这个方面,何筱磊从没让对方失望过。轻轻咬了一口N的下唇,感觉对方僵硬的身体,何筱磊痴痴的笑了几下『你怎么这么纯情。』

身体在变热,神志早就丢失,欲望已经升起来,何筱磊基本上是毫无意识的去蹭N的身子,抱着N的头就是一阵乱亲。

被男人抓住摩擦欲望N也是第一次,有什么东西在舔N的下巴,他能感觉湿热的舌头和牙齿轻咬的触感。

『你胡子没刮干净。』何筱磊抱怨了一声,转而咬住N的耳朵。

『嘶,你是狗嘛。』N终于找到机会,一把推开已经完全没有神志的瘾君子,直接把人扛起来丢到厕所的淋浴间打开了凉水。

何筱磊打了个抖,微卷的长发糊到脸上,狼狈的趴在地上。终于安静了下来

『清醒了没有。』N胸口秉着一股气,早知道就应该把这个小子丢在酒吧里让他自生自灭。

N转身去拿毛巾。淋浴间里的人缩成一团,一把抓住N的裤脚。『不要走。』白衬衫早就湿透,贴在身上透出纤细的腰线和肌肉线条。N看见腰何筱磊背后红了一片,心里有些不好意思『给你拿毛巾,你等一下』。被冷水一激欲望却越发凶猛,何筱磊浑身发颤,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大腿在地上不安的磨蹭『求你,不要走,我难受。』

N皱起眉毛,何筱磊的状态很明显不太对。他今天试的药里面夹杂了东西。N打开热水,捞起何筱磊的脖子『喂,你今天试药的时候还吃了什么。』

『难受。』何筱磊大口的喘气,像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N。

『喂,你看清楚我是谁。』

『你…谁?』何筱磊已经快哭出来了,屁股在不安的扭动,手摩擦着性器,但是体内的燥热感根本无法缓解。『帮帮我。』

『…』

N无法想象,有朝一日居然会帮男人用手撸。何筱磊抱着N的背大口喘息,大腿根颤抖,性器在男人的手里不停的撞击。他更本无法控制自己,口水,眼泪混着水滴在N的身上『呜呜呜。』一切都是那么糟糕。

N的手带着粗粝的质感,带着老茧的拇指磨蹭着龟头,只是简单的按住那个小口就能让何筱磊哭得更厉害。『你这样和女人做的时候真的没问题嘛。』N情不自禁的吐槽。

白浊色的液体从小口冒出,何筱磊软成一团,腰部疯狂的扭动。大腿羞耻的被打开,男人的影子在他面前晃动。何筱磊乱成一团的大脑此刻完全死机,完全不在意帮他缓解欲望的究竟是什么人,他只想要更多。『不,不够。求求你。呜。』

N向后靠到墙上,把何筱磊抱到怀里,彻底扯下男人的裤子,恶意的打了一下屁股。

『哇。』何筱磊崩溃的像个孩子一样。

『真的是,赶紧射出来。』N恶狠狠的掐了一下不停搏动的性器,虽然看起来秀气但还是有料的。何筱磊被掐痛了,一边哭一边晃着脑袋去磨蹭N的肩窝。他想要更多,手滑下去,捏着自己的双丸,何筱磊睁着还在往外流泪的眼睛看向N『呜呜呜,痛。』

N被何筱磊看的冒火,他也是正常男人好不好,这样下去可不是单方面的灭火这么简单的了。N只得放弃最后那点羞耻心,把作为单身男子这几年练就的技巧全用在了何筱磊身上。揉捏,撸动何筱磊眼前开始爆烟花,粗糙的手指按上了何筱磊的会阴。N回过神的时候何筱磊射了他一手,白色的液体顺着手滴在衣服上,还有些顺着男人的大腿往下流。还真是淫糜的可以啊,N又打了一下何筱磊的屁股。没想到青年半硬的性器又站起来了。

『哇。』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人又哭的乱七八糟。

在崩溃中发泄几次后,何筱磊早已失去意识。只是身体顺从着欲望扭动。

『哎。』N感觉太阳穴疼的厉害,折腾了好久,怀里的人终于消停了下来。

N头疼的收拾着浴室,他居然也被何筱磊弄的有点难受。不过青年已经安静下来,他也不好意思乘人之危,只得偷偷纾解了一下。 他发誓下次再也不捡什么奇怪的东西回家了!

黑猫踩着优雅的步伐在浴室门口叫嚣自己的不满,很明显刚刚的动静打扰了他的睡眠时间。

N眯起眼睛看着某只不良猫咪『你看见了什么?』

『…喵!』黑猫感觉到了杀气,竖起尾巴,不敢再乱叫,窜回了自己的小窝。

N没有习惯和别人睡一张床,把何筱磊洗干净后安顿好后只得在沙发上缩了一晚上。

虽然第二天早上,何筱磊没什么精神,腰和背都疼的厉害,腿就像爬了一座大山一样酸软无力。不过他还是强打精神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爬起来。

N早就去楼下买回早餐,一直温在一边。看人起来了就递给何筱磊一杯豆浆。『腰还疼吗?』

『没有!』何筱磊涨红了脸,忽略了全身的疼,几乎是脱口而出。

『昨天我把你摔到茶几上了。』N瞟了一眼何筱磊的侧脸。青年卷翘的睫毛在阳光下颤抖,巴掌大小的脸,和白皙的皮肤,真是比女孩子还好看。

『…』何筱磊无奈的看了眼茶几,上面早就没什么痕迹了。

『别担心,什么也没发生,福喵可以作证。』

黑猫跳到何筱磊脚边用尾巴蹭了蹭何筱磊的裤脚,「好了少年人,别伤心,这是人类都要经历的。」黑猫叫了两声就丢下相继无言的两人投奔自己的猫罐头了。

『那昨天晚上…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