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自嗨1

Work Text:

自中原来的年轻修士为神君转世,百年修行,如今只需再度一劫,便能更进一步。

天下称他道主。

 

道主觅仙山,本只是想望一眼阴魂烛的火光,却不想像是触碰了什么机关。云雾回落如潮汐的浮沫散尽,山林中亮起青蓝白的光,从霜白中显露的淡蓝色花纹极快的黯淡下去,刺骨冻气变为寻常冷风四散殆尽。白玉宫完全的显现出来,宫门渐开,做出无言的邀请。他迟疑但走了进去,直至隐约可见大殿深处的黑暗中亮有幽蓝的灯火。

阴魂烛长明千年,而魂灯不熄,神魂不灭,他停在石门外等待,这深宫中有他的劫数。

他等来了着蓝袍黑衣的俊秀青年。

青年赤足踩在白玉石阶上向他走来,他却看到浪潮迎面扑来,黑暗中显露无垠的海。水汽亲昵的绕在青年指间,他的血液流动传来隐隐刺痛仿佛要破体而出回归本源。他看见青年双眼亮着极明亮的荧蓝,目光平和赤诚如稚子,又像深海水旋,冰冷平静之下涌动疯狂和混乱。他挪开目光不再与青年对视,意识到神纹烙在青年眼中形成重瞳,眺望不可知的远方。他注意到青年手背上的蔓延向上隐入袖中的淡蓝花纹,认出那是他曾见过的玄水神纹。

四海共主仍存于世,不知境界,或许早已司掌神职。道主屏息握剑,额上月纹亮起柔白的光,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神纹,知道此世无人能阻止青年,但他仍愿拼上性命,只为护这天下苍生——

“你来接我?”青年垂手看他,毫不在意道主的敌意,“还是来杀我?”

“什么?”他没听懂青年的话,但空气中隐隐涌动蛇形令他不敢妄动。

“我忘了很多事。”青年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水汽凝龙在他指间灵巧的穿行,“你是第一个进来的人,是来杀我?”

“不,”他怔怔的看着他,“我想来见你。”

他前世曾将青年当做闲棋,也曾同他死斗。而现在他站在青年面前,心里转过千百念头,最终只是叹息。

“我名清远君。”白衣的年轻道主松开了剑,向青年伸手,神态平和悠然,像在做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暮云,你可愿随我回正气道。”

他站在晃金山前,金水十二法的缺口处,迎向四海门主。暮云神色平淡,身后有无尽海水倾覆,天地化作汪洋,七峰皆没。

“暮云?”青年握住他的手,“这是我的名字?”

“本座覆海真君,为当年之事而来,”蓝袍黑衣的青年狂笑举剑,坤湖剑亮起从未有过的刺目蓝光,“阻我成道者,万劫不复!”

清远君直视暮云双眼,那双重瞳亦凝视他,平静中隐有极寒暗流逼他坦诚,但前尘已弃,因果了断,问心无愧,他并无犹豫地回答,“你名罗暮云,为覆海真君,四海共主。”

他的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