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谢谢侬 之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下

Work Text:

“反正你看不见也不影响性生活质量……”

贺涵叹气:“是吗?我觉得吧,多少是有影响的。”

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真的,不治不行。周凯汗津津爬起来,贺涵搂了个空,不太满意,开口问道:“你还干嘛去?”

“去拿被子啊。”周凯不出声地笑,口气绷得特别正经,“不是刚才你说的吗?要降温了,还是一人一个被窝的好,暖和,不透风。”

贺涵脸上僵了一僵,尽可能地往回找补:“其实我觉得你比被子……”暖和两个字没等出口,兜头一条羽绒被呼地罩下来,周凯慢悠悠地把被头拉低,露出贺涵的脸:“这条前两天天气好的时候我晒过的,睡吧。”

做爱确实是最好的室内运动,高潮之后的困倦迅猛而不可抗拒,要是按照贺涵的本心或者说是习惯,他还蛮想和周凯聊聊天的,哪怕是温情脉脉地说句谢谢也好,可是等周凯给他掖好了被子,睡意就飞快地从脚底板一寸寸淹上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把手伸进隔壁的被窝握住周凯的手了,其实不过是半睡半醒之间指头微微勾了一下,至于半夜里谁钻进了谁的被子这种事更是无从考证,总之,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又在同一个被窝里醒来,剑拔弩张地互相顶着对方的大腿根。

这事儿跟吃饭是一个道理,上顿吃得再怎么饱也不能下半辈子都不饿,既然又饿了,就不免有点心猿意马,贺涵捏了两下周凯的屁股,手感软中带弹,是昨晚一点未曾完全消散的余韵,忍不住就要往臀缝深处去。周凯的身子是早摸熟了的,不用看也知道哪儿能摸哪儿不能摸,他专捡那不能摸的地方下手,没几下把人弄“醒”了。周凯低声笑着躲开,连带着把被子也卷走了:“还做?今天早上要去医院复诊的。”

贺涵伸手来回捞了好几下,明明听着周凯说话的位置很近,床也没动,可就是什么也没碰着,最后怏怏叹口气:“回头我要真看不见了,就拜师学按摩去。”

周凯听得不忍,抱住他拍拍后背:“别说丧气话,大不了我养你啊,山珍海味吃不上,每天蒸条鱼还是可以的。”

贺涵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一时想起从前的自己也跟别人说过这样的话——不止一人也不止一次——一时又觉得不管怎样周凯肯说这句我养你就算俩人没白好一场,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之下,终于还是简单明了的性欲占了上风,他顺势把人压倒了,胳膊紧箍住周凯不许他逃开,没头没脑地亲了一气:“我不能让周老大白养着……”

周凯只笑,没怎么挣扎:“打算肉偿?也行,你躺平了腿分开——”

“哪能让周老大又出钱又出力,那我也太不知道好歹了。”贺涵正色,中指已经塞了两个指节进去,晃着手腕全凭感觉去够肠壁上那一点,“怎么说也应该是我出力你享受。”

周凯笑骂:“去他妈的,就没听说过肉偿有这么个偿法,”他蜜色的细腰突然间绷紧了,每个字都像是牙缝里开闸放出来的,“合着,我伺候完了你,然后还,挨操,是吧……”

贺涵终于找到他嘴唇,含着吻了许久,又一路不抬头地亲下来,牙尖在吞咽滚动的喉结上轻轻咔哒一合:“我这是诚心诚意伺候周老大呢——不舒服尽管说,嗯?”

打字尽可以盲打,盲操确实有一定难度,贺涵再熟门熟路,也不得不两只手一起上阵,左手确定目标方位,右手扶着茎身按照导航往里进,进的速度倒是比往常慢不少,半天才把龟头怼进去,穴口肉环紧紧裹住龟头下边的那圈肉棱,介于摩擦和牵扯之间的快感分外鲜明锋利,像头顶上有只手凭空薅住头皮往上提。湿热肠肉被阴茎向四周挤开一点空隙,又马上簇拥围绕过来,吸着他往更深处去,恨不得立时就连根捅到底。

周凯的呼吸也变得粗重急促,却并没喊疼,贺涵侧耳听一听,便腾出手来捉住他耻毛丛里勃出来的家伙,大拇指先是摁住了顶上的尿孔,又把小孔里流出来的腺液在龟头上反复抹开抹匀,直到周凯喘着加了一只手,两个人就十指交错着握住周凯的阴茎,丰沛前液在指缝里挤压出咕唧咕唧的下流动静。这会儿贺涵已经进去大半,挺腰浅浅戳刺了几回,觉出手心里也跟着越来越烫,偏头问他:“这么来,舒不舒服?”

周凯喘得厉害,两条腿蜷了又伸,怎么放都不对,最后圈上了贺涵的腰,动作间后穴又把粗壮阳物往里吞了一截:“有什么,可问的嗯……”说到末尾声音已经变了,涩而黏,低低的,又像呻吟又像求饶,勾出贺涵腰里使不完的劲,当下猛抽大动起来,每次往外抽的时候柱身都把穴口扯得变了形,穴肉还紧紧扒住阳物吸着不肯放,不知道是不是体位的关系,竟然比昨晚还爽。他爆出一句“我操”,摸索着掐住周凯的腰往自己鸡巴上摁,操得一下比一下狠,跪在床上的膝盖把床单揉得皱巴巴的,还不忘喘吁吁地和人家要反馈:“轻了、重了的、你说话,啊。”

肉棒再次深埋进身体里,搅出细碎的水声,周凯被操得腿软,整个人从小腹以下好像就不是自己的了,快感一浪浪涌上来,顺着脊椎直冲大脑,他勉强往身后垫了个枕头,看着身前的阳具被干得直晃荡,也看得见两个人咬合在一起的地方——穴口早被操成了熟红,犹自紧紧箍着贺涵青筋凸起的阴茎,这人长相斯文,鸡巴可一点不斯文,顶得他肚子里酸痒麻痛酥五味俱全,混在一起就是销魂蚀骨,那种爽法是把控不了的,分分钟像是要飞天遁地,浑身被拆散了再重新装回来,每一滴血每一条神经都被快感彻底浸透了,让人迷恋到不舍得离开他——尽管周凯从没承认过这一点,他只是奋力伸长手臂搂住贺涵的脖子,整个人挂在贺涵身上,再由着他把自己钉回床上去。

汗水顺着贺涵的额头淌下来,他的眉毛也浓,不过比周凯的还是要差上些许,汗珠子越过眉毛沁进眼睛里,贺涵随手一抹,习惯性地眨了眨眼睛,突然发现眼前模模糊糊能看见个大概轮廓了,狂喜之下这口气一松就忍不住射了,周凯正是要到没到的时候,等于一脚踩了个空,自己又打了几下才堪堪弄出来。只见贺涵伸着手在自己眼睛前边比划了半天,满脸老天开眼的蠢表情扭过头来,语气浮夸:“我又能看见了!这是爱情的力量!!”

“……这他妈是前天看的电影台词。”周凯似笑非笑踹他一脚,“你就是这么伺候我的?”

“这次不好还有下次,保证伺候到周老大满意为止,”贺涵压着他又亲,“再给个机会嘛。”

“复诊——唔……”

好在医院下午也不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