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谢谢侬 之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中

Work Text:

周凯笑吟吟贴过来:“贺先生这是怕什么呢?”

贺涵宁死也不肯承认是在害怕周凯觊觎自个儿的屁股,可裤衩宽松得像出失败了的空城计,周凯毫无阻碍地摸进来,攥着裆里半硬的家伙事儿随随便便撸两把就松了手:“让我猜猜,要么是怕我卷了东西跑路,要么是怕我趁你看不见再找个炮友……”

贺涵赶紧摇头:“不是不是,周老大哪能是那种人呢,我心里有数的。”

“都不是?那就是怕我——够紧的,”指甲硬钝的边缘刮擦过幼嫩的皱褶,贺涵下意识夹紧大腿和屁股,听见周凯带点邪气的笑,指腹还特意按住了穴口揉,“贺先生后边还没开苞呢吧?”

贺涵本人倒从来没什么处女(or处男?)情结,故此也没对周凯的情史刨根问底过,但他们认识的时候贺涵确实是有女朋友的,周凯还和唐晶打过好几个照面——他突然想明白了此中关窍:假如有处男情结的是周凯呢?得不到自己的第一次所以想给屁股开个苞什么的是不是也说得通?

……嘶,不好,要糟糕。

在被开苞和撒个谎说自个儿已经开过苞之间,贺涵进退维谷了足有两秒钟,最后选择半推半就反问回去,其实已经有点默认的意思了:“你再猜猜?”

周凯终于绷不住了,十分放肆地盒盒盒起来,靠在贺涵身上笑得肩膀直抖,从床垫震动的次数和力度看还锤了好几下床,生生把贺涵笑懵了,就算我让别人搞过吧,犯得上这么高兴吗?然后他就被压倒在床褥里,无数湿润的亲吻像是场从天而降的薄荷味儿的雨,不知道哪个雨点会落在他脸上锁骨上胸膛上,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可雨下起来就不肯停。他记得腰带系了至少五六个死疙瘩,不知道怎么全给解开了,内裤拉下去,勒在膝盖那儿,大半截阴茎被含住了花样百出的吸裹,周凯舌头活泛,刚上来就舔开铃口嘬了几下,绕着龟头舔够了,又像要把整根东西都吞进肚子似的吮着往下咽,潮热呼吸喷进耻毛里,下巴颏儿抵着贺涵越来越夹不紧的大腿根。

但凡是个男人就抗拒不了口活,尤其是这种吃法,尤其还憋了好几天。贺涵也顾不得琢磨等下可能发生什么了,喘着粗气胡乱挺腰去操周凯的嘴,心想去他妈的吧痛快一会儿是一会儿,结果人家已经把那根咂得湿淋淋的东西吐了出来,贺涵没刹住车又一挺腰,顶端敏感的嫩肉正蹭在周凯没刮净的胡茬儿上,又扎又疼又爽,差点当场交代了,摸索着找到周凯的后脑勺往自己鸡巴上摁:“——再来?”

“还来什么来,忍着别射,”床垫又是一颤,贺涵听见床头附近有窸窸窣窣的动静,然后周凯又俯身吻了他,“现在射了可就真没得玩儿了。”

下身倏然一凉,冰得——也可能是吓得——贺涵一激灵。润滑倒得太多,顺着臀沟腿根流得哪哪儿都是,他长叹一声,心想拦是肯定拦不住了:“你可轻着点儿啊,唉,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再玩坏了……”

“啧,原来贺先生是怕这个啊,至于的吗?再说了,我平常让你轻点了吗?”周凯在他湿透的会阴上一拧,贺涵哎哟一声差点从床上弹起来,两条腿又并起来了。周凯忍着笑撕开铝箔包装,顺手扯出套给他套好,接着跨坐在贺涵腰上压住了,居高临下,语气笃定:“别急,以后有你挨操的时候——还得让你求着我操你,信么?”

贺涵伸手确认自己鸡巴上确实带了个套,心头升起逃过一劫的狂喜,嘴上瞬间硬气了不少:“也不知道咱俩平常谁求着谁的时候多。”

周凯挑挑眉毛,并不争辩,反正床上的事从来争不出输赢——就是有输赢也是做出来的。他欠起身反手扶住了贺涵的物件儿往下坐,刚才洗澡的时候扩张过,穴口足够湿软,很快吃进去三分之一,贺涵喘得厉害,看不见还坚持着摸他,从大腿根一直摸到穴口,手指在两人交接的地方摸索个没完,刚试着往里探了半个指节,周凯身体里明显吸得更紧了些,按在他胸口的手推拒似的挠了几下,声线微沙:“手,手拿走……”

贺涵柔着声儿哄他:“不要紧的,”可支起大腿预备发力的架势就不怎么温柔了,简直有点迫不及待的凶相,“再坐下来点儿……”

周凯比他凶多了,直接薅着那只作怪的手腕子甩到一边,继续往下:“再他妈瞎摸把你捆起来了啊,也不怕坐折了。”

贺涵边喘边低声笑,湿答答沾满润滑的指头凭记忆按上周凯左边心窝:“不怕,你其实比谁都心软,我知道的。”

周凯低头叼住他手指不轻不重咬了一口,拧着腰起起落落地套弄起来。骑乘相当考验腰力,贺涵掐在周凯腰上的手能感受到皮肤下面的肌肉不断地绷紧放松,每次腰上放松的时候肠肉反而吸得更厉害,动作互相呼应间有种逐渐成型的韵律感。他不是不想夺回主动权,但周凯始终牢牢把握着节奏,过了会儿贺涵就品出来了,这是经典的九浅一深,周老大是不是一边做一边还数着数呢?不要紧,周凯的敏感点他闭着眼睛也能找着,在本来该浅的时候挺腰往上顶,两三下就操得周凯发麻发软,呻吟声也大了许多,浑身被顶得一颠一颠,屁股尖上的肉和贺涵的大腿撞出一片急促响亮的啪啪声。

贺涵伸出舌头把流到唇角的汗舔掉,又向斜上方伸出手去,立刻就被握住了,周凯在他掌心里落下个火热的吻,鼻音都是腻的:“嗯?”
“别害怕……再过两天,我就肯定能看见了。”

他说得温柔极了,周凯怔了一下:“谁害怕这个了……”没说完的后半句模糊着变成控制不住的长声呻吟,贺涵出精之前最后这几下给得太狠,他等于是被强行拖进高潮,射得猛了眼前都是黑的,射完软软倒进身下的怀抱里,还强挣着矢口否认,“反正你看不见也不影响性生活质量……”

贺涵叹气:“是吗?我觉得吧,多少是有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