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三重谜[上]

Work Text:

三重谜

所罗门×示巴,大概原著(?)向。
r18注意。
部分性转注意。【魔术是万能的
我向基督教的朋友询问了原本的迷题,但是并没有找到确定的答案,因此采用fgo剧情所述。因为了涉及宗教人物,如果不能接受请小叉叉,谢谢。

 

初衷是太喜欢示巴了,她真可爱,表情也多,语音也社保。所罗门你审美可以啊。
而且用自己画的所罗门圣肖像十连召唤了示巴,她还是第一个出来的。非常感谢女王的到来,因此必须为她做点什么。

如果不能接受,请快些小叉叉。

 

————————————————————

很久很久之前,国与国之间发生了战争,西边的小国被大国吞并,土地的所属形成了新的格局,国王们协商了表面的平衡。
商队和旅人沟通了一个个国家,金钱与利益关系使国家各自发展起来,但是进一步的扩张却依赖军队,

 

【第一日】

从沙漠的南边,我和骆驼队跋涉了月余,终于抵达这神圣的国土。风吹起沙,在空中留下神秘的痕迹,呜呜咽咽的声音回响在耳畔,长时间的旅行让我好似看到了海市蜃楼那般的美景,但我知道那不是幻象,就算再远,魔神的眼睛也看得到远处的那位王。
他坐在玉石的王座上,他手执法杖,银发编成发髻垂下,发尾以红宝石做饰,他的皮肤因日晒而微黑,呈健康的小麦色,手臂上盘布着魔术的刻印,那是神的眷顾,亦是王的象征。他看透未来,却缄默不言。他是所罗门,是我觐见的王。
随行的史官记录着每天的行程,我命令他写下这历史的荣耀——我奉神的指示带来向王的三次提问——
“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①】
也许后世读到的正是这句话。

耶路撒冷的宫殿与我的小国完全不同,也许只是恰巧拥有了宝石金币的我的国家留存了下来,也许正是我作为女王而留下来。经商算是我为数不多的才能,怎能不打通以色列,怎能放弃更远的航路。

魔神的眼睛使我可以看到几日,甚至半月的未来,我不为国家而担忧也是如此。
那位王,在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我知道我的问题无法将他难住,因为那双眼睛拥有智慧,是看到未来的“千里眼”,无论过去无论未来,太阳底下已无新事。【②】

 

“伟大的王,请告诉我,有一个房间,里面有十扇门,打开其中一扇,其它九扇就会关闭。唯有关闭其它九扇门,才能打开剩下的那一扇门……这是什么?”
“——这是【人】。所谓房间是指子宫。十扇门是指眼、耳、鼻、口、肚脐、以及为了排泄而产生的两个器官。人在以胎儿的形式降临时会打开肚脐上的门,而降生之后,那扇门就会关闭。”

我深深低下头,身后的女侍献上装满宝物的箱子,我想我迷上了他。

【第一夜】
沙漠的夜很冷,失去了日光的沙海温度急剧下降,触手生凉,迎着月光的变成珍珠,无光的沉默为石。耶路撒冷的女子总是披着长巾行步匆匆于归家之路,我也入乡随俗学着她们放下长发,用纱巾御寒。
我向王提问,自然,他给我了完美的回答。因为他拥有神的智慧,而我作为证实这一点的人而来,与他分享刻入历史的这份荣耀,他是太阳,我如月光。

独自行走在王宮,侍卫无声向我行礼,为我指明了那条通向玉座的路。
“王……伟大的王。示巴来了。”

和想象中一样,这位王的手臂尽管看起来充满力量,但确是没有得到充分锻炼的肉体,不论怎么在智慧上与神比肩,他还是作为“人”而存在,尽管他并不像“人”那样生活。
他似乎醒来,金色的眸子茫然的看向四周,我有些想笑,可能这是他第一次吧,第一次被不是神赐的女人服侍,而且这个黑肤的女人还是从沙漠的另一头跑了上千里而来。

“示巴……你继续吧。”所罗门的声音一如白天问答的般冷静,全然不顾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我有些气恼,扯下他身上的里衣,抛在地上。
“王,这也是‘千里眼’吗?您知我今晚会来,因此屏退了妃子,嘱咐了侍卫。”
所罗门顺从地抬起手臂,搭上我的肩,他的目光变暖,轻抚我的发,以手为梳子试图将翘起的发尾压下,但那只是徒劳。我无声的笑了,俯下身子,吻上他额头。

 

吻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细心描绘着男人的唇形,看他因亲吻而微红的脸颊,但目光依然冷静如水。月光撒在帐上,我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是源于白天吃了辣的食物的残留【③】,也是源于深夜溜进王宮这一举动的兴奋。
非常好,我喜欢这个男子,因此我要与他结合。南国的女王又怎样,魔神之身又怎样,这一刻他为我屏退了闲人,这一刻我在吻他。足够啦,示巴。我对自己说,

 

我跨坐在所罗门身上,低头的时候长发垂下,深紫色与银白色缠绕,延伸至王挺立的性器。用手,用乳房,从来没有对人做过的事情在此刻似乎变成了古语印在我的脑中。啊,对,这样做他会感到兴奋。
所罗门轻轻叹息,声音消失在耶路撒冷的夜风中。精灵带来他的心跳声,响在耳畔,沉重如鼓点,我颇有成就感地拍了拍他的头。这似乎不是僭越能解释的了,仅仅临时起意想让这个性冷淡的男人为我疯狂,想看到他更多的样子,想看到除去“王”这一身份后的他。
反正夜还长,初学者示巴有足够的时间来试验这些。

 

【第二日】
耶路撒冷的太阳升起之时,我再次拜见所罗门王。我向他行礼,悄悄晃了晃手镯,昨夜这手镯锁在王的手腕上,让他无法抗拒我的进攻。自然的,王没有多余的表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王啊——某处传说,有一件比金钱比性命都要沉重的事物,搬运他必须四个人合力。这句传言,国王大人可曾知晓.......。“
:——这是指【约柜】。是我从先王手中继承过来的契约之证,装载着十戒石板的箱子。它被放置在我神殿的最深处最为神圣的场所,存放的房间时刻被香烟所笼罩着。”

提起父亲大卫,所罗门没有表现出过多情感,仿佛那是一个符号,证明着自己的出身,仅此而已。我看着他的银白色头发,即使被编成发髻,也不安分地卷向不同方向。像什么呢?
像小羊啊——牧羊人出身的大卫王,当年抱着他向神祈祷,祈祷他的孩子如同羊羔般健康成长,他成了神的“小羊”,成了万人敬仰的贤王。

我只在画像中见过那位绝世美女亚比煞,羊皮纸的寥寥几笔,不见人形却勾勒神韵。每日定时的三次沐浴,为了每时每刻保证肌肤的柔滑,书念的少女亚比煞认真的涂上香膏,用青春的肉体拥抱年迈的王。那个画面是死亡的预兆,也是新生的赞美,我这样想。

 

 

【①】太12:42节选
【②】传道书1:9节选
【③】埃塞俄比亚的传说中说,虽然所罗门对示巴女王一见钟情,却无奈女王对他无意。女王把贞洁视若生命,在所罗门发誓不去触碰她之后,她才肯住进所罗门的王宫。然而所罗门也提出一个条件,禁止女王触碰他宫殿里的任何东西。在女王启程回国前,所罗门为她举行了盛大晚宴,故意让女王吃下许多辛辣食物。女王半夜感到口渴时,偷偷溜进所罗门的房间喝了一瓶水。早有所图的所罗门声称女王食言在先,使他得以解除誓言的约束。就这样,所罗门得以和女王共度良宵。【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