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谢谢侬 四十九

Work Text:

四十九
因为在曼谷那段不愉快的小插曲,也因为祖国人民现在去新马泰就跟去农家乐差不多,碰见熟人的可能性太大,过年的时候贺涵压根就没考虑东南亚,周凯的潜水长是在新西兰拿到的。贺涵公司放假迟,拖到阴历腊月二十九下午他们才出发,差点在飞机上过了年。虽说谁也没把年啊节的看得特别重,他们还是找了家挂着红灯笼放着财神到的中餐馆吃年夜饭,照老规矩有鸡有鱼,味道荒腔走板,那条葱油桂花鱼周凯梦游都做得比它好,贺涵嘴又刁,搛了一筷子就不肯动了,权且应个景儿,取的是吉庆有余的好意头。
吃到差不多,贺涵从兜里掏出那块绿水鬼随手递给周凯:“玩潜水得有块防水的表,把这个戴上。你手腕细,表带我减了两节。”
“潜水表我已经买了呀……”周凯掂掂绿水鬼的份量,在手腕上虚比一下又褪下来,“劳力士太贵,万一进水该心疼了。”
“进水了就再换一块。贵怎么了,东西再贵也是给人用的么,没有因为心疼东西就委屈自己的。”贺涵按住他的手背,把搭扣揿紧了,“戴着,别摘。”
表带减掉两节还是有点松,绿幽幽的表盘子歪到一边,周凯垂眼看了看,没再推辞:“行吧,就当是压岁钱了。”
“那周老大给我的压岁钱呢?”贺涵顺势把手心翻出来,半真半假地问他讨红包,“我要求也不高,十块八块的不嫌少,十万八万不嫌多。”
“十万没有,九万说不定还凑合。”周凯脸上一本正经,眼珠子可转得活络,“家里我记着有副麻将来着,四个九万都给你,四九就是三十六万,够不够?不够还有四个八万。”
贺涵大笑,连声说够了够了。周凯也笑,笑得有点勉强,指尖在绿水鬼光滑冰凉的表盘上慢慢抚过去。他并不觉得在床上谁上谁下有什么要紧,那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但贺涵可以随手送块五六万的表,他除了抖机灵有什么可回赠的?现在日子还短,情热之下一切好说,如果是五年十年呢?假如这辈子都要靠贺涵赚钱养着……到那时候就算贺涵没有看不起他,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不,绝不。
“——贺先生?”
贺涵笑意未散,眼睛弯弯地看过来,挑挑眉毛示意他有话直说,周凯忽然又犹豫了。年底贺涵忙成什么样他是眼见的,下半夜起来开跨国视频会是常事,难得他这么轻松,这么高兴,煞风景的话,要不,就先缓一缓?“没什么,不是要租车去群岛湾嘛,”好在周凯方才的纠结看起来确实是有点为难的样子,“右舵车我怕开不来。”
“不要紧,城里我开,等出了市区估计也没几辆车了,”贺涵愉快地眨眨眼睛,怂恿得兴高采烈,“你瞎鸡巴开就行。”
潜水长需要累计达到六十次潜水记录,周凯还差着一小半没完成,所以日程排得很满,头两天还有夜潜,早上五点不到出去,晚上十点过了才回来,洗完澡倒头就睡,随便怎么摸就是不带醒的,当然也摸不硬,弄得贺涵每每想干点什么都觉得自个儿禽兽——累成死狗了谁还有心思惦记那点事?他加班到半夜的时候也不想搞只想睡。可出来玩不就是为了放松的嘛,周凯搞得早出晚归和上班似的,这样的话在新西兰和在上海又有何区别,无非是在上海的时候是他上班周凯等他回家,眼下颠倒过来了而已。
这一颠倒不要紧,贺涵的良心终于开始痛了。世上本来就没有将心比心感同身受这一说,别人的遭遇再惨烈也遥远而抽象,比不上自己手指被水果刀划破了的疼。要等到身临其境他才能明白周凯这小半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他知道周凯在哪儿,在做什么,但是无法参与——他试过,勉强拿到了ow,唯一的意义在于再次确认自己对潜水兴趣不大,没法习惯用气瓶呼吸,经常被呛着或者喝海水,稍微潜得深一点就会耳压不平衡,能去到五米已经是超水平发挥,而现在周凯的日常深度是五十米。群岛湾里的人要么是来潜水的,要么是为潜水服务的,只有他完全是个旁观者,愈发衬得白昼漫漫,不堪忍受。这种日子他连一个礼拜都忍不了,周凯要多在意自己才会这么久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他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享受了同居的每一样好处,然后把寂寞的白天都留给了周凯。简而言之,混蛋透了。
周凯正式拿到潜水长资格的那天下午,贺涵想和他好好谈一谈,然后道歉。感情再深也经不起日日夜夜的消磨,他希望自己醒悟得还不算迟——然而这两件事都被周凯抢了先。
他们订的民宿view很好,二楼主卧的阳台正对着海,周凯像是为了补偿这几天的冷落似的,从潜店回来就直接拖着他上楼去,一路摸着亲着揉着,那种用力的程度是会让人觉得疼的,但疼得非常起兴,没等挨到床边贺涵已经硬得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扩张的时候用掉多半瓶润滑剂,周凯下边湿滑得要命,两根手指就捅得水声不断,没等真刀真枪已经出了一次,断断续续的好几股,非常猛,几乎溅到自己下巴上。贺涵低头舔去锁骨下方的一小滴,毫不犹豫地把那根物件儿完全埋了进去。
周凯轻轻吞咽喘息的声音好听极了,贺涵做得更凶,并且在摧枯拉朽的快感中本能地感到恐惧。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是无法抵挡控制的爱欲还是别的,但是不抓紧周凯是不行的,他绝不接受失去,哪怕只是失去的可能也不行。都说男人床上说的话不能当真,可是除却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场合可以让他脱口而出这一句话呢——
“……我爱你。”
周凯猛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眼底一层薄薄的水光,“对不起”没等出口就被呻吟声冲得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