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BO/全职/邱叶/陶叶]匪愿

Work Text:

邱非双手撑在冰冷的大理石台上,洗手间的门隔绝了外界一切声响。这里安静得只剩他的呼吸、心跳与水滴滑落发梢砸在水池里。那水滴似是在颤抖,他低眼看一眼撑在台沿的手,发抖的是他自己。
这就是夺冠的感觉么?邱非想,太不正常了。就像上瘾的顽疾发了病一样。他想起那张弧形的全息舞台,从选手席到解说席是横穿舞台的距离,是他与他的理想的距离。

荣耀联赛的第十五赛季决赛,嘉世对上霸图。昔日宿敌时隔多年再次针锋相对,联盟为人气不嫌事儿大,居然请动早已退役的原嘉世传奇缔造者做特邀解说嘉宾。想必此刻他人还在那里。
思及叶修,邱非翻滚的血液腾得更快了。它们汹涌地携带热潮奔赴心脏,像完成一个宿命轮回的愿望。
如果他放下并肩夺冠的队友,赶在采访开始前穿过那段距离——
门被推开,带动空气流动,新鲜的冷气扑得邱非一个激灵。他如梦初醒快速扭头,看见来人,瞳孔猛得一晃。

在这里见到邱非,叶修也是一愣。他嘴唇微分,话还未出口又收回去。此时解说部分已经结束,亚军霸图正在接受采访,接下来就是冠军队,嘉世的队长不该出现在这里。
叶修带上门,走近他,皱眉伸手抚上他湿淋淋的额头。
有点烫,所以他才看上去那么不对劲。叶修未收回手,顺势捋上邱非沾了水的额发,把他皮肤上冰冷的水抹掉。问,是不是不舒服?

邱非转向他,如重回梦中,眼前的景象拉得缓慢,心肺内的气息被炙热的血滚过,顺着气管向上抵达出口,才低低吐出一句“前辈”。
他看着叶修的眼睛,垮着脊梁骨抵着头顶他的手,向他靠近一步。
见他身形一晃,叶修吓了一跳赶忙扶住邱非的上臂,生怕他就这么倒了。他手心还在一面擦着他泛红发热的脸,继续问道,邱非,你有点发烧?还撑得住采访吗?
邱非闭眼甩甩脑袋,又睁眼与叶修对视,说,前辈,你再没来看过我。

退役后叶修连兴欣都不怎么回。有个大满贯教科书前队长在,不管他们介不介意,于新队长带队总是不好。何况是嘉世。
这点邱非当然知道的,甚至这次赛前,他们长久以来第一次离得这样近,叶修也不会来见他一面。

邱非像是醉了酒,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头发也是湿的,像极了落水的小狼狗,看向他的眼神可怜又不满。叶修就这么被他盯着瞧,不合时宜地勾起嘴角,笑出了声。
这小狼狗的神态实在有点儿好玩,就像是和以前的邱非前重合了,和最后那场指导赛时愤怒莽撞、情绪充沛的他。
后来叶修在屏幕里看到的嘉世队长总是冷静而克制的,不像那个十几岁的孩子了。再后来,他记忆里圆滚滚的眼睛也渐渐变得狭长,人总要长个儿的嘛,于是事到如今,在现在这样近的距离,叶修都要仰起脸看他了。

邱非也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吧,光是看着这个人的眼睛,感受他手心的触碰就能产生酩酊感。他下垂的懒散的眼角,情绪向来让人难以捕捉,此刻却因担忧自己而显得那么温柔。叶修再冲他笑一下,理智就更瓦解十分。
邱非喉结滚动,他们已经足够近,他伸手就能把他圈进怀里。他低头埋在叶修肩上,终于还是说出口。
我很想你。

当初叶修确实想让邱非接他的班,谁想最后留给他的却是那样一个嘉世。邱非就那么扛在肩上,再一步步走到这里。
他的不满都散尽了,变成孩子气的委屈。叶修顺顺他湿漉漉的头发,像对待训练营小孩儿那样,哄他说,好了,好了。又说,你是赛前就发烧了么,还是突然发热?队医应该跟着来了吧?走,我先跟你去找队医确认下情况。
说着腰已经被人搂住,叶修还未做出反应就被用力按进怀里,一颗有力跳动的心脏就这么隔着胸腔与他相连。埋在肩窝里的脑袋同样贴着他蹭,似是比刚才更热,水汽沾湿衣领,又被喷着热气的鼻尖顶开,粘上裸露的皮肤。
叶修因突如其来的亲密打了个颤,手里一紧就抓疼了邱非的头发。
邱非被迫仰起头,叶修对上那双沾染情欲的眼睛。早就不再是什么记忆里圆滚滚的眼睛,分明是一个成年Alpha看待囊中之物的眼神。叶修呼吸猛地滞住,忽而想起那个自己为嘉世拿下第一个冠军的夏天。

但现在不是怀念陈年旧事的时候。叶修已经被挤到洗手台前,困在这个高出他一个头的青年双臂间,这人正蓄势待发,还是他曾一手带大的后辈,着实尴尬。
叶修扶住邱非的脸,手上使了点力,在他脸上拍两下,说附近有Omega是吧,你随身带喷雾了么?

Alpha和Omega不同,没有固定的生理周期,有诱因才会进入发情期。夺冠能让人亢奋,却并不足够使人动情。Alpha专用抑制剂可以缓解这种来自非标记Omega的刺激。
邱非听话摇了摇头,叶修心里一沉,想,这就很不好办了。他说你待在这里,把门锁上,我去找一支来。
说完他自己就知道这行不通。他们墨迹这一会儿想必已经轮到嘉世采访了。现在所有媒体都很想知道嘉世队长在哪里。他在这个节骨眼去寻那么暧昧的东西,万一有传言流出去,邱非还怎么体面的存在于媒体舆论里。
他受过的,绝不会让邱非再尝一遍。

叶修又拍拍邱非的脸,说,我去把门锁上,你去隔间自己解决一下。末了又补一句,会吗?
叶修说得自己都一阵尴尬,明明这个年轻的Alpha浑身散发的侵略性隔着信息素都让他感到不适,他却还是习惯把邱非当孩子看。
被当成孩子的后辈理所当然的,无辜地又摇了摇头。

 

虽然整间卫生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叶修还是掩耳盗铃般把邱非塞进隔间里。
淡定如他也没法对着洗手台上一整面镜子做手活,还是帮后辈做。这实在超出太多了。
其实叶修很想说你个臭小鬼哄虚空阵鬼呢,多大人了都?再说Alpha什么样儿他太清楚了,难不成之前都憋回去?
可对上邱非的眼睛,黄腔他又说不出口。
也许这傻孩子,就是,没经历过,就是不会呢。

逼仄的空间让感官更加灵敏,连彼此的呼吸都融在一起。叶修挑眉,深吸口气,绷住表情。
这不过是前辈对后辈的困境伸出援手,是一次非常规教学,和曾经那些一样。他要是露出尴尬,邱非得更不好过。叶修刚抬手摸上那套熟悉的嘉世队服,邱非就带着身高所致的压迫感靠近,伸手把他圈进怀里。
不必面对面,这很好。叶修想。接着就有温热的吻落在耳底。

温柔的、粘腻的,带着情欲、与克制的吻。只在衣领遮挡之外的地方,一分分一寸寸,不厌其烦地亲吻着他。
那一小片皮肤很快就染上被触碰过才有的红,连带着整段白腻的颈子都被唤醒。叶修只觉得自那处泛出细细密密的痒,酥麻甚至攀爬了半边身体。他想出言制止,张嘴又怕泄出碎了的叹息。
撑在队服上的手已经不自觉将布料抓在手里。更大更有力的手附上,烫人的掌心紧密地贴上他的手背,带着他向下,抵达他该去的地方。

那是一只直到现在仍然保护得很好的手。白皙滑嫩,手指细而长,指腹仍存着当年按键盘留下的薄茧,手心却软。软得像他的心一样。
不断累积的刺激与快感让这个被发情期困住的Alpha恢复几分清明。邱非垂眼就能看见叶修细软的头发,和隐匿在发间的红透的耳尖。
这是他一直仰望的人,现在就这么不设防的待在他臂弯里。他的不设防不知该归结于信任,还是单纯不把他放在对等关系里,所以面对一个躁动的Alpha也丝毫不觉危险。
混沌时能凭本能把持住,清醒后却心生不甘想要得寸进尺,也只进他不会生气的那一点点。
邱非低头咬住那只发热发软的耳朵,将他含进嘴里,换来一直安静的前辈一声不由自主的气音。他握着他的手动作得更加用力,贴在他耳边说话,带着炙热的鼻息告诉他,不是因为Omega。

怎么会是为了随便哪个Omega。是一个人人都以为平凡的Beta,创造了他们这些生物链顶端的Alpha都望之不及的制高点。他明明那么强大,却如同一只无力反抗的小小的柔软的鸟,轻易就被碾碎,从云端落入泥里。陨落得教人忍不住要迁怒。
于是强大的他又成了脆弱的,可以触碰的,需要呵护的。邱非看过他披了满身尘土重返巅峰,这个人就从他的理想,变成他的渴望。
是叶修自己闻不到,所以不知道,从他踏入的那一刻起,邱非的信息素已经为他翻江倒海成了什么样。
邱非抵住叶修的额头,强迫他抬头看向自己,他锁着他的眼睛,濒临高潮的粗重喘息烫红了叶修的眼底。
他说,不是因为Omega,是因为你。

原本浅淡的琥珀色微微收拢,成了浓稠的迷茫与讶异。而这双眼睛,终于满满倒映的都是自己。

 

那只漂亮的手沾满了浊液,像是受了欺负,连白嫩的手心都被蹭红了。可怜又色情得不像话。邱非扯了一旁的纸巾,为他细细地擦。叶修也没有动作,任他握着清理,十分温顺。左手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敲出一支衔在嘴里。
前辈,有烟雾报警器。
叶修抬眼看眼天花板上的小装置,吐出烟夹在指缝里,无奈笑一声,背靠上隔间冰冷的墙壁。与年轻的躯体一比,墙壁真是凉太多了。

邱非抬起手,手指轻轻碰了碰叶修翘起的发尾。叶修的手还在他手心里,在狭小的空间里沾染了满身他的气息,多像一对亲密无间的爱侣。
握他的手稍稍用力,邱非说,前辈,我一直看着你。只有你。后来你退役了,这么久了,我也看不见别人。

这告白如果来得早一些,叶修不会对邱非“伸出援手”。
地点太糟,距离太近,事后氛围,却过分深情。叶修动动手腕,邱非就松了力道。年轻的Alpha还不懂得收放气场,但是听话。倾略性已然敛了大,手却舍不得收回去,仍虚虚托着他的。
原本只是单纯的解决问题,现在却像是邱非占了他便宜。于是对待他也变得小心翼翼。叶修没法真的发怒离开。放这只湿淋淋,刚告白就被抛下的小崽子一个人在这里,未免太可怜。
叶修勾起嘴角露出个笑,像是对之前种种并不在意,调侃道谁教你的表白要挑厕所啊?
抱歉,前辈。邱非局促地眨眨眼,说我很久没见到你了。

到了这份上,这孩子终于觉出不好意思了。叶修想,孩子还是个好孩子。
邱非腼腆地笑一下,又挤近半步,下巴轻车熟路搁到叶修肩上,说我想抱抱你。
刚生出点不舍,他就顺着撒起娇来了。真是得了寸就进尺,老韩教出来的正经小宋怎么绕得赢他。背后是墙,叶修被搂了个结实,被迫高仰起头。右手还被邱非牵着,就挤出夹着烟的手,握了拳敲敲他的脑袋。
抱什么抱,还在厕所里待上瘾了是吧。
反正采访也赶不上了。邱非咕哝答道。

开了非常糟的一局,发展倒是好得出乎意料。叶修没有忽悠地一带而过,也没有明显的排斥。邱非觉得很满足了,甚至是甜蜜的。
这是我的第一冠,就缺席了赛后采访。邱非小声说。
但能把喜欢的人抱在怀里,他想。突然又想起十五年前,叶修带领嘉世夺得的第一冠,嘉世队长也同样缺席了采访。于是连这对应的缺席都成了甜蜜的。
叶修没有说话,却在他怀里温顺下来,熨帖地靠在他胸膛。邱非蹭蹭叶修的头发,闻到淡淡香气。是被烟草味掩盖的雨后新嫩的春季的气息。

这气味邱非曾经捕捉到过,那是还在训练营时。那时叶修烟瘾不大,去训练营之前尤其不会抽,他自己的气息就更加明显。已经压抑下去的躁动随之来,邱非几乎是凭借本能瞬间反应过来。
他后撤想去看叶修,却拉不开距离。叶修环着他的脖子就粘上来,一分距离都不要有,人却已然是站不稳了。
邱非扶住他的腰,说你不是Beta……
叶修摇摇头,细软的发在邱非颈间软软的蹭,蹭出撩人的痒。属于Omega的甜美的信息素从他身上溢出,被邱非吸入身体,勾魂摄魄。
邱非咬紧牙,几乎是用全力在抵挡诱惑。本能让他乘人之危,让他将错就错,可这不行。他对叶修从来不是信息素的吸引,他不能这么对待所爱。邱非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前辈,我给你个临时标记,可以吗?
后颈处敏感的腺体被温柔的碰了碰,叶修因触碰而轻轻颤栗,回答他,没用的。

叶修不是Beta,他是一个持续接受标记掩盖手术的Omega。这一次失效时间来得比往年早了一些。

很多年前蝉鸣扰扰的午后,打完指导赛,叶修拍拍邱非的肩,说过你要是再大点儿就好了。那时邱非抬头去看他,叶修对他笑一下,又说也没事。
邱非早该意识到的,那些艳阳与热浪都被隔绝的盛夏,冷气中的白炽灯下有叶修浅浅的笑意和肩上的掌心余温。还有他身上淡淡青草香气,总是和另一股气息交织缠绕在一起。

效用完全消失后,一直被压抑的强烈的尼古丁气味汹涌而出,宣示主权般将年轻Alpha的信息素隔开,渗进Omega的香甜里,与之融为一体。叶修被包裹其中,如重回故人怀。
三年一回,真是太烦了。血液在翻腾,意识在远离,叶修看着头顶的灯,嗤笑一声,想真不公平啊,老陶,你正逍遥呢吧。

「唔…我刚拿了冠军,你就这样…对我? 」
「所以我在疼你啊。」

落在叶修眼中的光圈轻轻一晃,渐渐洇染在水里。

 

#ABO私设:AO标记不可逆,掩盖标记的O约等于B,手术有效期三年,以及在这个社会里性别是隐私
#关于陶叶的那个夏天,见《莽草》

感谢你读到这里。
V in yumaiguihua.lof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