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暗號

Work Text:

「蒙迭戈。」

那個男人貼在你耳邊低聲說道。

你的耳朵便發熱起來,接著是你的脖子,你的身體。

你跟著男人走進一個空房間,窗簾閉著,室內一片昏暗。

他將門鎖上了,一步步走向你。

你早已情動,渴望地舔著嘴唇,待他靠近,跪下來解開了他的拉鍊。

他亦迫不及待,你才將他舔硬,便把你拉起來按在牆上,拉下你的褲子。

你的下身立刻暴露在空氣裡,暴露在他的注視下。你能感覺到他黏稠的目光,好像舌頭一樣舔舐著你赤裸的臀尖。

接著他掰開你的臀瓣,開始品嚐你。你在他的唇舌下恬不知恥地淫叫,扭動著屁股讓淫水糊滿他的臉,他的鬍茬也刺得你越來越想要。最終你忍不住了,放浪地哭叫,求他不要再這樣溫柔。

於是你舔過的那根大傢伙進入了你被舔開的小嘴,熟悉的飽脹感讓你幾乎同時便高潮了,滾燙的內壁把他纏得更緊,他掌摑你的屁股,咒罵你的淫蕩。

那又怎麼樣呢?還不是會在你的身體裡射出邪惡的種子來。

他擺動胯部操你,把你狠狠釘在他的陰莖上;反覆被入侵的感覺又甜蜜又充實,他還抓住你的兩團胸肉,粗糙的指尖揉捻腫大的奶頭,他徹底將你掌控住了,此刻你就徹底成了他的,你只能聽他擺佈。

濃精打進你的身體裡,打在你敏感的腸道上,你被燙得哆嗦著尿髒了牆壁,就像標記領地的小狗。

男人從高潮餘韻中恢復,輕柔地清理你的身體,讚嘆你的緊緻與美妙,期望下次能再與你共度這樣快樂的時光。

你分開腿,收縮穴口,讓他看著他的精液從那個微微合攏的小口流出,他著迷地伸手去挖弄,動作放得過慢了,開始與清理毫無關係。

你有些惱了,不顧那些液體淌到自己腿根,自己整理了著裝就要離開。反正你不缺幫你做這件事的玩伴。

他還想挽留你,想與你溫存。你早已將他拋在身後。

 

你十七歲那年參加一部電影的拍攝,有一場戲你怎麼也進入不了狀態。

那是你向戲中的父親哭訴的片段,他一直耐心地等待你,可大家越是寬容,你就越是緊張急迫,也越是擠不出眼淚。

導演決定跳過,讓你到一旁去休息,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後,他叫你:「蒙迭戈!」

那是你在電影中的名字。

你跟著他到了他的房間去。

他教導了你,也懲罰了你,他的手肆意撫摸你尚且幼嫩的身體,把你撩撥得渾身發熱;他命令你在他面前自慰,你便乖乖地張開腿,兩根手指撐開自己的後穴,揉著穴口吞進一根手指。

他以為是他將你帶入成年人的世界,殊不知你早已跟兄長及弟弟玩過了無數次這種遊戲。

蒙迭戈。

他總是用你的角色名字稱呼你,於是你也將他當成你的爹地,親暱地蹭他的下身。

蒙迭戈,乖孩子,你會學會的,對不對?

你啜泣著點頭,他親吻你,猙獰的陰莖將你釘在床上。

 

從那部電影之後,這個詞就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

那是使用你的憑據,進入你身體的通行證。

男人們交換著這個訊息,對你說出這個詞,你便開恩讓他們一親芳澤。

他們是那樣癡迷你,從你仍是顆青澀果實的時候,到你已然成熟的現在。

那部電影的殺青之夜,你又被一聲「蒙迭戈」呼喚,離開派對來到二樓的一個房間。

許多人在那等著你。

他們叫著你的名字,戲裡的或是戲外的,你一一應允,羞澀地脫下衣服向他們展示你的身體。

那個夜晚,你像香檳一樣被開啟,被品嚐,再射出白濁的液體。他們捧你在手心,呵護你又凌辱你,揉捏你少女一樣的乳肉,啃咬你粉嫩小巧的乳尖,掌摑你挺翹的小屁股,鑽舔你淫蕩的小穴,你在男性軀體的簇擁下綻放,被染上他們的氣息,你數不清到底吞了多少根老二,到了後來,甚至慶功宴上的男賓也加入這個遊戲,對你說出那個名字,你便乖巧地分開臀瓣允許他們進入你。

狂歡持續到深夜,你被無數次填滿,又疲憊又餮足,他們把你擦洗乾淨,為你穿回禮服,你又變回了那個單純懵懂的新人演員。

只有你,只有知曉那個單詞的那些人知道,你得體的西服下,是怎樣美妙的身體。只要說出那個詞,就能佔有你。

 

你離開那個房間,驅車回家,房門半掩,你知道有人在等你。

「亨利。」

他沒有以暗號稱呼你,因為他享用你不需要任何理由。他來見你,也不是為了你的身體。

「過來,我的孩子。」

你走過去,棲息在他懷裡,彷彿鯉魚回到竹籃。

「爹地。」

他輕輕撫摸你,不帶任何慾念。這就是你的歸宿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