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Road Not Taken

Chapter Text

门没锁,还开着一条细细的缝,斯维里加洛夫抬头看了看门牌号,是十四号房间没错。他轻轻一推,木头门板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哑呻吟,好像昏睡的病人被来客吵醒了似的。房间很小,不需要移动视线就能将所有家具尽收眼底,简陋的床、桌子和沙发,连衣服和个人用品都寥寥无几。

他要找的人似乎完全无意掩饰他的穷困,甚至完全无意让任何人进入自己的领域。他正靠在沙发上沉睡着,刚才细微的响动似乎传到了他的梦中,不知是不是变成了可怕的怪兽,让他剧烈地喘息起来,眼皮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拉斯柯尼科夫显然在做噩梦。

斯维里加洛夫仔细端详着这个人,他和自己想象中的略有些不同。他和杜尼娅长得很像,有一张十分端正的脸庞,发色略深些,脸色苍白些,对比之下轮廓更显得消瘦,他没有杜尼娅身上那种外柔内刚的感觉。相反,斯维里加洛夫觉得,这是一个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不仅仅是因为显而易见的病症,而是因为,他的痛苦无法通过与人分享而减轻。

很有意思,跟他妹妹不一样,但比想象中更有意思。斯维里加洛夫一声不响地在沙发上坐下,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拉斯柯尼科夫。他看出对方其实已经醒了,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不愿直接面对自己。是出于对陌生人的戒心吗?但如果真有戒心的话,就应该先把门锁上,而不是扑到沙发上倒头就睡。

正如斯维里加洛夫在观察他一样,这个年轻人也在观察自己,正透过那微微颤动的眼睫毛看着自己呢!他心中不由得生起一种胜券在握的从容,毫无疑问,先忍不住的一定是拉斯柯尼科夫。

果然过了十几分钟,拉斯柯尼科夫睁开眼睛,打破了死一样的沉默。

他们的谈话一如预计中那样不友好,他对斯维里加洛夫的劣迹所知甚详,看来早已有人把所有事情告诉他了。杜尼娅的哥哥对不名誉之人极其缺乏耐心,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无礼。但斯维里加洛夫并不在意,他其实希望这世间的伪君子们都更无礼些,很多人并不明白,坦诚相待才是相爱的基础。

“我真该庆幸您对我妹妹坦诚相待,好让她不至于遭人欺骗!”

“您说的没错,坦率也是杀死爱情的元凶之一。”斯维里加洛夫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照您这么说,我已经犯下了多起谋杀罪,可是却没人能对我审判。”

拉斯柯尼科夫忽然战栗了一下,仿佛被他话中的某些字眼刺伤了,然后他冷笑道:“您不怕被自己的灵魂嘲笑吗?”

“灵魂?”斯维里加洛夫沉思了片刻,是灵魂而非上帝吗?有趣的家伙。

然后他以无比的坦率,说起玛尔法·彼特罗芙娜,这个把爱情带入坟墓陪葬的女人。斯维里加洛夫谈到他见到她的鬼魂的事,奇怪的是,拉斯柯尼科夫并没有对这种“迷信”嗤之以鼻,反而脱口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您一定会遇到这类事情的。”说完后连他自己也十分惊讶。

斯维里加洛夫准确地捕捉到了他那一瞬间不加掩饰的表情,心中不由得激动起来,“您也明白对吗?我就知道您能明白!”

“明白什么?”拉斯柯尼科夫别过脸,“我不懂您在说什么,您在撒谎。”他又同样迅速地把所有表情都收了起来,摆出一副厌恶而不耐烦的姿态。

斯维里加洛夫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拉斯柯尼科夫的恶劣态度无非是想把自己赶走罢了,但他可不是轻易让人如愿的好人。他脑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于是就说了出来,“我认为您完全明白,不然您在睡梦中看到的又是谁呢?我们是罪犯,还是牺牲者呢?”

拉斯柯尼科夫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深色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法掩饰的疯狂和惊恐。他仿佛知道眼睛会出卖灵魂似的,马上闭上双眼,一手扶住椅子保持了平衡。斯维里加洛夫上前一步,握住他的另一只手,温和地说:“您不必害怕我,我可是活生生的人,不是鬼魂。”

我也不会审判您。

拉斯柯尼科夫好像全身都在发热,刚被睡眠抚平的高烧眨眼间又回到了他身上,手心都渗出了汗。他睁开眼睛,同时也想挣开斯维里加洛夫,但并没有成功,然而此刻他的眼神终于冷静下来。

“请您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我很忙,我要出去……”

斯维里加洛夫明白这一次就到此为止了。于是他从笑谈回到正题,把关于阿芙朵佳·罗曼诺夫娜的一切计划和盘托出,比如赠给她一万卢布,并打算离开去美国旅行的事。拉斯柯尼科夫显然震惊了,他无法理解一个卑鄙无耻的淫棍为何要做一件对自己毫无益处的事情。

“您真是个疯子!我不会转告的,不,这简直是侮辱……”

“请您相信,我也能做除了坏事之外的其他事。况且,一万卢布虽然不多,却也是很有用的,难道您宁愿自己的妹妹忍受恶意的剥削,也不让她接受善意的爱吗?”

“您不配说爱!”拉斯柯尼科夫大声道,他终于甩开了那人,向房门冲去,他再也无法忍受跟这个家伙共处一室了。

然而那扇门正好被细心的斯维里加洛夫锁好了。拉斯柯尼科夫脑中一片混沌,一时间竟记不起要怎样开门,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锁过门了。两只手忽然从后面伸过来,裹住了他自己颤抖的双手,那个人的声音从耳边贴着传来。

“您不必着急,我把话说完就走。”斯维里加洛夫依然是一副淡定平和的语气,“就算我哪一天死了,在遗嘱里把钱留给令妹,她也不会接受吗?”

“很可能。您也别指望我让你们再见面。”拉斯柯尼科夫低喘着说,他尽量地往前靠,好远离身后那个恶魔。

“真遗憾,那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斯维里加洛夫叹了口气,“如果您愿意了解我的话,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随后他放过了这个可怜的年轻人,离开了十四号房间。

回到大街上,斯维里加洛夫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沉思。在去旅行之前,或许还有几件有趣的事情必须要搞清楚,比如拉斯柯尼科夫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作为一个天赋异禀的恶棍,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斯维里加洛夫暗暗地笑了。

 

TBC

 

注1:斯维里加洛夫来访时,罗佳正好做梦梦到被自己所杀的那个老太婆。而后来谈论鬼魂时,罗佳还问斯维里加洛夫是不是在醒着的时候看到的。

注2:我印象中书里好像没有直接写罗佳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不过杜尼娅是黑眼睛,估计哥哥也差不多。

注3:部分台词跟原著中是一样的,不过简化了很多(这次会面他俩其实聊了很长时间很多内容),反正会看这篇同人的姑娘肯定看过原作,我就懒得一一标注啦。

注4:当时的一万卢布……相当于现在九十到三百万人民币啊!有钱!任性!

注5:拉斯柯尼科夫住在西尔公寓十四号房,陀思妥耶夫斯基也住过这个地方,后来因为参加政治小组被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