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蛊

Chapter Text

7.

草薙的状态让他实在走不远,为了赶紧洗去金粉,便就近去了汤川的宿舍。

"水温怎么样?"
"嗯...还好。"
刷啦啦的水声让草薙的声音模糊而温暖。

这暖意...
汤川无端想今夜店里,南瓜灯中的闪烁烛火。

滑稽的笑脸,透着橘色的感染力。
非日常的存在,不合逻辑的扭曲着,跳动着。
传说中属于游荡魂灵的杰克灯火(Jack-O-Lantern),仿若真的被赋予了生命一般,顽皮挑逗他的冷静,不经意的冲入自己口中,抵消他所有冲口而出的逻辑与否定,顺着食道温暖而熨帖的滑入腹中,一直向下,唤醒自己属于本能的部分。

"嘶!"
脚下踩到马甲扣子的痛感让汤川及时的回过神。
对了,浴巾...
汤川收拾着散落在浴室门口的衣物,调整着吐息。
冷静...对方是草薙...
浴巾...需要送一下浴巾....

汤川默念着,攥紧手中有些凌乱的巾卷,推开了浴室的拉门。
这一次,清晰的柑橘气息,带着年轻鲜活的味道,实体般的和他撞了满怀。

"唔啊...嗯...."
虽然水声掩盖了其他的声音,但是草薙嗓音中的情欲却毫无阻隔的传入汤川耳中,

因为...是草薙。

感性头一次越过理性的墙围,肆意游走。

 

温热的水洗去了沾染的金粉,当最后一丝闪烁消失在地漏后,感受着渐退的热度,草薙着实松了一口气。可是...草薙的视线向下,不觉两颊发烧。

身为Beta的自己居然会被逼到这个份上,还好有围裙的遮挡...啊,真是的。
草薙认命的将手覆上精神奕奕的部位,在水声的掩护下,尽可能压抑着声响,只求速战速决。

但是,果然,脑中抑制不住的还是...汤川..唔...
那个人...
平日里淡淡的与世无争。
扣杀时镜片后一瞬的快意。
迎合自己击掌时不易察觉的笑意。

哈...嗯...

橘黄灯影中...不断靠近的...焦香气息
"...草薙"

突兀闯进回忆中的呼唤声里,草薙几近释放。

下一秒,浴帘被粗暴的扯开,身躯被拖入了怀抱,欲望落入熟悉的修长指间,颈后被微凉的柔软舔舐。
沉沦在交缠的气味中,翻涌的快感将毫无防备的他,一口吞噬,带到浪尖。

"哈...汤...川??!"
从余韵中清醒过来的草薙意识到眼前的一片狼藉,手忙脚乱的试图远离,却被身后人拦腰束缚。
"...草薙..."Alpha的唇舌在他颈后和打湿的发根中逡巡,仿佛在探索一片处女地,闷闷的音调由后脑顺着颅骨共鸣,真正意义的在他的脑中回响,
"给我...可以吗?"

已经不再泾渭分明的信息素让草薙逐渐失去反抗的能力,他这才注意到身后隔着对方打湿的衣裤,却已经轮廓清晰的勃起。西装裤粗粝的衣料摩擦着自己不着一缕的身躯,开始明确的在臀缝打转。

还是...影响到他了。
草薙仅存的清明里满是悔意,但一丝丝的私心和欢愉却在萌芽。

只有今晚,他真的需要,身为Beta的自己。
....太好了。

当得到缓慢但是肯定的点头时,汤川的齿尖已经将草薙后颈发际处不常见光的嫩肉蹭到泛红,就着他顺从低头的动作,汤川直接将整片后颈的皮肉含入吮咬,榨取着逐渐浓厚的柑橘味道。

腺体上直接突来的刺激如同电流一般游走全身,草薙战栗着险些瘫倒,结果被更加毫无缝隙的揉到汤川身前。
赤身裸体的贴在对方衣装上的草薙,实在不满于对方仍然穿戴完整的差距,背手摸索着,试图揭去碍事的布料。
狡猾的扣子几次逃离草薙略抖的指尖,最终被汤川一把扯开。飞散的扣子噼啪坠地,紧跟着皮带扣触地的吧嗒,湿重衣料不堪重负的刷啦作响...以及...两人终于,坦诚相贴的轻叹。

草薙感受着腿间被探入磨蹭的炙热,不断的擦弄着入口,甚至能刺戳到他的囊袋。Alpha的前液有着些微的催情作用,草薙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欲望已经再度抬头,从未被开拓过的入口有陌生的酥麻感传来,身体内部的空虚感让他开始渴望被进入,被充实。

尽管已经箭在弦上,汤川仍然强忍着用手指开拓。尽可能轻柔的在有些绷紧的入口打转按揉,汤川几次轻探才敢真正进入一指。

体内被打开的认知让草薙有些无措,两手试图在光滑的瓷砖上找到着力点,但是最终只能靠汤川始终环在腰间的手才堪堪站稳。瓷砖传来的冷意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而头上细细密密不停泼洒的仿佛不在是水,而是一簇簇火焰,和身后热度一同,将他在冰火之间折磨。

自己的手指进入草薙的体内的实感让他感到好奇,他尽可能的温柔的探入,却又忍不住探索;草薙对他动作的任何一丝反应都被他捕捉,便于他更加深入扩张。

一根,两根,三根...

体内的褶皱被打开抚弄,栗子大小的腺体被轻柔刮擦,手指不停的进退旋转甚至开合,让入口开始轻微发烫。

待到四根同时探入的时候,草薙已经只能靠汤川的支撑才能直立。四根手指让汤川得以进入一个全新的深度,甚至触到了因为之前一次高潮而开始分泌汁液的另一个密处。

"..啊..别"
之前一直沉默的草薙,突然抑制不住的惊叫出声。
感到身体体内从未多加注意的存在被触碰,和腺体的感觉完全不同,而是一股从尾椎向上,慢慢延伸到让他抓狂的酸胀感觉。汤川却如同抓住他软肋一般,聚拢四根手指,密集的轻叩起来。

草薙眼前迅速的积累起雾气,打颤发软的身体却只能让汤川实施更加精准的打击。就在这一点点积累快要到顶的时候,汤川却撤出了手指。

"喂,汤...啊哈!!"
草薙的双手被汤川的双手反扣在墙上,失去支撑的身体一瞬间便被身后已经迫不及待的炙热一没而入,重力直接将嵌入带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被生生钉住的现实让草薙不由自主的大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还在持续落下的热水在口中堆积,由沿着无力合上的嘴角流出。汤川在对方腺体下落下一连串细碎的吻,安抚着草薙因为有些恍惚的状态,但是确认对方已经适应的情况下,汤川也毫不犹豫的慢慢抽送起来。

草薙的内里完美的接纳着他,就连两人身形也是严丝合缝的契合。

升腾的袅袅水汽里不见两人情动的身影。

不停的水声掩盖了草薙的小声啜泣,掩盖了两人交合的淫靡,掩盖了任何让人羞耻的声响。

但是却不能遮掩愈发交缠不分的信息素。

像夏天的海边,艳阳下滚烫的沙子与冰冷喧嚣的浪花。
冰块中抽出的橘子汽水碰的开瓶,烧烤在噼里啪啦的散发着焦香。
被新出炉的炽热灼烫的舌头,品味碳酸的酥麻惊喜,满足感里染上了不可抗拒的柑橘味道。
南辕北辙却又以外的合拍,缺一不可才能奏出的交响。

汤川就这样放任自己沉醉在草薙的味道里,如同草薙依赖于他的。

这是他们的味道。
属于这个秋天限定的,夏日记忆。

Chapter Text

8.

汤川带着酒气的呼吸擦过草薙的耳后,仿佛吹醒了沉睡的余烬,让他一瞬间重回了那个炽热的秋夜。

汤川的宿舍。
熏蒸弥漫的水汽。
年轻美好的肉体。
肆意燃烧的欲望。

交缠契合的信息素味道。
"草薙..."
是汤川的声音...
"给我...可以吗?"

...不行。

草薙强迫自己挣扎起身,暗使了巧劲卸开汤川的纠缠。

....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草薙稳稳的按住汤川的肩膀,让他保持距离,一边在贴身的内兜里翻找出几个密封的小瓶。毕竟出警的时候不一定会遇到什么情况,所以一般有经验的老刑警都会常备些在手边,以防万一。

汤川看轻封签上的字样,皱起了眉,以一个喝醉酒的人不该有的敏捷拍飞了小瓶。

"为什么你会有抑制剂?"

没防备的草薙看着被打痛的手背怔了一下,正色道,
"就是为了现在这种时候。"
草薙用眼神示意汤川不要动,探身试图把小瓶捡回,一边还不忘继续说服明显还不清醒的汤川,
"难道你一个Alpha还打算靠我一个Beta给你灭火?今天你也没少被灌,先用了抑制剂,免得上次像金粉那次的意外..."

"...草薙,"
汤川的眼神倏然变深,直接打断了草薙的话,
"什么意外?金粉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汤川不记得了。
哈....
这真是....

多年来小心翼翼回避的过去不复存在,草薙本以为自己会如释重负,但是莫名的酸涩感却如鲠在喉。
"咳...
草薙背过身去,假装寻找有没有遗漏的抑制剂,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的正常,
"你个这么优秀的Alpha怎么说也不能打一辈子光棍..."

汤川完全没有听草薙接下来再说什么,看着草薙完全回避话题的样子,被酒精催动的意识蹭的窜起一股无名之火。

那个秋夜。
情动。
心动。

汤川第一次意识到,草薙是不同的。
然而当年青涩的两人,突然擦出的火花,却差点铸成大错。

两人都是第一次,信息素又契合。
从浴室到床上,不知一共折腾了几次,直到汤川抑制不住在草薙体内成结,险些就要标记,好在草薙因为饱胀的结而迷迷糊糊的一丝呻吟,才把他打醒。
一向冷静的汤川,慌张的找来避孕药,哄着意识不清的草薙吃下,理智这才回炉。

要说性别分化后会有什么不同,那其中之一就是Alpha和Beta在性事上的体力差距很是明显。
把人安顿好后,汤川发现草薙已经严重体力透支,哼哼唧唧的窝在新换的被子里动弹不得。
汤川无奈又好笑的又把人捞起来,先是喂了半杯水,想了想,又拿出巧克力含到半化,一点点喂给草薙。
熊熊燃烧的本能,居然奇迹般的渐渐消减,只剩下草薙昏昏沉沉靠在自己肩膀,那种沉甸甸的满足感。

那时的他们...太过年轻。
人生尚未确定方向,太多的未知,太多的不确定。
于是,汤川和草薙不约而同对那晚闭口不提。

两人仍然是无间的好友。
汤川专心研究,毫无悬念的继续研读。
草薙倒是在大四,突然决定报考警校。
最后一年在忙忙碌碌中溜走。

毕业,
分别。
未来还很长,属于他们的未来。

他们一定,还会再见。

 

只是没想...一别,经年。

草薙的背影已经和大学不同。
多了些责任的重负,也多了守护者的自豪。

他没有权力要求现在的草薙直面自己的情感。
已经珍藏心底多年,也不怕一辈子罢了。
只是...
不甘心。

就这一次...汤川猛地站起,险些跌倒。
但是,他唯一想确认的,就是把草薙的胳膊攥在手里。
不想放。
不能放。
不舍得。

扳过对方,汤川对上的...
是草薙微红的眼圈。

不知是谁的唇先碾上谁的,这不重要。
牙齿相碰,险些磕到乱窜的舌,这无所谓。

汤川的眼镜被抽走,草薙几乎是揪过汤川的衣领,比起亲吻,更接近于啃噬。
汤川对他近乎侵略性的动作却没有阻止,反倒有些纵容搂住对方的腰背,顺势从扎紧的裤腰处拽开对方的衬衫,两手顺着贴身的背心向上游走,感受着久违的亲昵温度。

重心一度失衡,最后两人一块狼狈的栽倒在沙发里。此时压在上方的草薙,双唇仍然没有停止索取,空下来的双手顺着被扯乱的领口深入,试图快速将平日里衣冠楚楚的学者中剥除出来。试图帮忙却被推拒的汤川,反倒被草薙一口啃在喉结上,甚至还有微凉的舌在四处点火。

双人沙发的长度容不下汤川的长腿,此刻更是干脆的搭过扶手,别扭的半翘在半空。草薙的膝盖一个顶在沙发内侧,另一个则正巧卡在汤川腿间,随着他前倾啃咬对方脖颈的动作,隔着布料推挤着汤川的关键部位。

两人都顾不上言语交流,但是并不妨碍节奏上的默契。
有激烈的撕扯,衣物快要承受不住的挣响,带着不相上下的急切,沙发的咿呀晃动;
却又突然放慢节奏的温存,几乎不知何时结束的拥吻,缓慢深切的注视,肢体相抵的暧昧。

汤川难得没有争取主动权,而是放任着草薙的动作,渐渐浓郁的焦香昭示着他表象下翻腾的欲望,但是,汤川却仍然在等。

等他怀念的柑橘气息。

同汤川恰好相反,明明在主动的草薙却丝毫没有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尽管草薙眼神里没有丝毫的不情愿,可是这义无反顾的渴望,让汤川想起了那天的烛火....跳跃的,热切的,在风中挣扎的烛火。

这不对。

草薙解开了汤川的腰带,试图向内摸索时反倒被制住了动作,草薙疑惑的抬头,唇边还带着水光,

"...汤川?"
草薙的声音带着懒懒的嘶哑,刮擦着汤川的理性,但是空气中缺失的味道已经无言自明。
汤川坐起身环住草薙,仿佛确认一般在他颈边轻嗅。
半跪在沙发上的草薙一开始试图躲避,最终还是放弃的任由汤川把自己圈进怀里。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靠,直到汤川打破了沉默。
"你在做什么,草薙。"
汤川蹭在草薙耳边的疑问,没有此时动作的亲昵,反倒更像是平日案子里的诘问。

"我..."
我又能说什么。
只有苦笑,
"除了我,没人能帮你罢了。"

"帮我...什么?"
汤川皱眉,
"草薙,你是不是..."
草薙咬住嘴唇,最终没能忍住,打断了汤川的话,
"...之前金粉的事是我不对。"
草薙深吸一口气,仿佛这番话已经酝酿了几十年,或许,真的如此,
"连带影响你,发生了那件事...但是我绝对没有因此想把你绑住的意思..."
草薙停了停,
"汤川,作为你的...老朋友,"
草薙感觉到汤川在自己耳边的呼吸一窒,但是却只能继续说下去,
"你是一个从各方面...都很优秀的Alpha,我可以帮你,一直到合适的Omega出现。你值得更好的。真的..."

"...老朋友吗?"
看不到他的表情,汤川的声音却带了些啤酒的苦涩,
"原来这就是你的...本心?"

停下。
汤川闭上眼睛,想像往常一样,让理性重回,
不。
也许是酒精作祟?也许是多年珍视的情感无处寄托的遗憾?
这是草薙....
停下。
多年的积淀不复存在,仿佛他又回到了大学时,在浴室门前徘徊。
不。
因为...是草薙。

....当然不是。
草薙只能在内心轻叹,
不过....

...就这样吧。

"汤....?!!!"

汤川的动作让草薙被迫停下了未说完的话语。Alpha尖利的犬齿划过腺体的动作让他本能的紧张起来。
和记忆中的温柔摩挲不同,这一次确是在明显的寻找着目标。

"....汤川...你在...做...唔!"
"....所以...任何....朋友,你都会...帮?"
草薙在对方齿尖的试探下开始有些挣扎,但是却因为对方声音中难得的波澜而顿住。

帮你..因为你是...汤川啊!

草薙猛地窜出,目标明确的是地上散落的抑制剂。
刑警利落的动作带起一阵风,也带起了熟悉的柑橘味道。
汤川不再犹豫,直扑上去。

"汤...停...唔?!"
"....喜欢.....你!"
抑制剂被踢远,撞在墙边发出的叮当声,在突然静下来的室内很是突兀。

幻听...自己一定是幻听。

草薙顾不上趴俯的别扭姿势,扭过身想要确认是不是汤川说的。此刻整个人罩在草薙上方的汤川,把对方急切又惶恐的状态被他尽收眼底。

"一直...喜欢你。"

俩人手脚交错的靠坐回沙发旁,汤川捧着草薙的脸颊,额头相抵,两人才能听清楚的声音,顺着额头嗡鸣,

"草薙...我一直喜欢的...就是你。"
也许真的是酒精的作用,汤川发现自己居然轻易的放下了如同他穿着的白衣一般,周身惯有的收敛与谨慎。

"很久之前,大学,就只有你....现在,也没变。"

汤川按捺下内心那个寻求证据的声音。
需要证据么?
还用什么证据。

"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就是草薙俊平,和其他一切无关...."
汤川试图不留一丝再让草薙误会的余地,
"....我想要的从来就是你。"

 

"是...这样...吗?"
草薙对于突然降临的答案不知所措。

盖子嘭的打开,之前的努力和小心翼翼终于有了回报,升腾起一缕令人兴奋的白烟。

如同草薙此刻的心情,酸涩的柑橘气息终于弥散开来,但是这次却带了让人上瘾的甜蜜。

终于打开的心结,变成信息素的对撞纠缠,重系成爱的约束。

汤川揉捻,深陷进对方后颈的齿尖。
草薙脸侧释然绽开的泪滴,四手紧扣。

融为一体,不再分开。

 

只有廊灯勉强映照的客厅,这昏暗不再暗含暧昧,而是铺满一室的撩人情意。
气氛是临近沸腾的热水,看似平静的水面。
凝结的汗滴是气泡上升的间或碎波,肢体的交缠是证实温度的扭曲折射,嵌合的轻响是预示临界的袅袅水雾。

草薙被就这样仰躺被钉在沙发背上,大半个身体因为被汤川顶起而探出沙发,两个成年人挤在小小的沙发之上,有限的空间迫使他顺从汤川的动作而大开双腿。

一腿的膝窝还算稳定的被汤川用手架住,而另一条腿则只能搭在汤川支撑沙发的小臂上,随着韵律不稳的滑动。眼看着自己的脚,带着未来得及脱下的黑色男装袜子,就这样显眼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草薙羞得试图用手遮挡视线,却因为整个沙发突然不稳后倾而吓得赶紧抓住了沙发背,整个人也随之一凛。

紧绷起来的草薙让正在他体内冲撞的汤川眼神一暗。

"啊....唔!!!哈...嗯...嗯?!"
汤川玩味的放缓动作深顶,甚至刻意带的沙发整体摇晃。草薙抓紧沙发背的动作越发紧张,入口更是随之一紧,但又迫于汤川的嵌入而不得不放松下来,如此的往复,很快让一直沉默的草薙控制不住的低哼起来。

深处一直禁闭的密处开始分泌汁液,随动作带出,摩擦的清亮水声,让汤川慢下了动作,集中碾磨着另一个入口。

草薙只觉体内,一簇熟悉的火苗被点燃,热度顺入口渗透,向一个自己都不甚熟悉的空间蔓延。之前一切的动作都变成了隔靴搔痒,草薙的身体追寻着大学的记忆,渴望更深的进入来满足自己。

 

是的,满足。
这是近乎于失控的索求,草薙很清楚。
但是,这却是一种除了汤川之外无法获得的满足。
索求和被寄予。
渴望和被疼爱。

 

原来,曾经遥不可及的,一直都在。

草薙的意识融化在被结充满的快感里,心若疲惫的游子,终得,归家。

 

原来,经年无隙。
原来,他们只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