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谢谢侬 三十九

Work Text:

三十九
在夜场里论包卖的玩意儿没有纯的,周凯多少知道一点,兑盐兑糖兑淀粉兑小苏打的什么都有,能别忘了往里搁真东西就算不错,即使把酒精的加成作用也考虑进去,药劲也不会很快,刚好能让警察临检抓个现行。七指没钱交罚款,又有前科,十有八九要送去强制戒毒两年,表现再好也得至少一年半才能出来,足够他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和贺涵说点以前的事情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警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来,七指刚喝了那杯加料的深水炸弹不大会儿就闹腾着要“换个地方”。周凯明知故问:“想换个有小姐的?”
七指站起来的时候轻微踉跄了一下,抬手去按周凯的肩膀:“凯哥啊,喝酒你请,打、打炮你请不请?”
“请客倒是无所谓,可我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啊,这个……”周凯好容易才忍住了没把他搡开,心想这帮公务员就是他妈的效率太低,怎么现在还没动静。
“没事没事,我知道!”七指往外走两步又回头看看原地坐着的周凯,很不满意地使劲一挥手,“——走啊!”
周凯咬咬牙,借着站起来的动作拿手指在沙发缝里一捞,把几张锡纸都勾出来,和没来得及下进酒里的最后那包一块顺势塞到后裤兜里,跟了上去。出门让风一吹,这连酒带药的劲儿可就全都返上来了,七指high得不行,非得自己开车,大着舌头说周凯肯定故意找不到地方,半个身子挂在车门把手上往下压。周凯想再拖一拖,就问他有没有驾照,七指瞪着眯缝眼呆了半天,就像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种东西似的,然后晃晃悠悠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什么照都有,随便开不在话下,说着从周凯手里硬抢过车钥匙,抖着手摁开车门钻进去,好像已经操了方向盘一样哼唧起来。
周凯拦之不及,只好上了副驾,二话不说先把安全带系得紧紧的,七指起步还不算太快,可是车子有三分之一还在非机动车道里,差点带倒了经过的两辆小黄车,吓出周凯一头汗。七指哼唧够了,先是哈哈大笑,又嘟囔着说后边有车要超他,“太鸡巴狂了谁都敢超”,把油门跺到了底,想要去换挡的时候手在大腿边上划拉了好几下也没找着排挡杆在哪儿。他低头看看手,又看看排挡杆,就是忘了看路,方向盘随手乱转,车子歪歪扭扭地画着S型,不断撞在路边停着的车上,防盗警报一辆接一辆地呜哇乱叫。周凯觉得自己像条被丢进洗衣机的脏床单,转得头晕眼花,右手下意识地抓住车门上方的扶手固定自己,左手握住手刹往上拉,而且还不敢上来就拉得太猛,怕甩尾失控,只能拉一下就松开,再拉一下再松开,车子就跟着拉手刹的节奏一顿一顿地往前蹿,轮胎和刹车片摩擦出刺耳的吱吱声,在地上蹭出断断续续的黑印子。
“我操,碰碰车!爽!”七指更兴奋了,有意识地瞄准了左前方的红色mini,周凯一眼看见那车驾驶位上的妹子已经吓傻了,跑都不知道跑,当下松开拉到一半的手刹去和七指抢方向盘,最后关头把方向打偏了少许,车子擦着mini的车头狠狠撞到旁边的树上,反应和条子差不多迟钝的气囊终于嘭地弹了出来,像迎面夯过来的浪头,不由分说把周凯拍得半昏。
刚才躲得远远的围观群众这会儿重新聚拢,交头接耳地议论:“不晓得西特了伐。”“作孽哦啧啧啧……”“110来了来了!喔哟在路口堵住了一刚!”
周凯太阳穴疼得要炸,耳朵眼里像有一整群蜜蜂在飞。他摇晃了两下血流满面的七指,见对方没有反应,又强撑着按开车门,摇摇晃晃走到路边,扶着垃圾箱弯腰一通好吐,趁找东西擦嘴的当儿,把裤兜里那点东西反手扔进了垃圾箱里头,再直起腰的时候刚好看见一个警察带着三个协警呼哧带喘地从车缝里跑过来。到了这时候他反而平静了许多,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甚至主动迎上前去:“他,他刚才抢我车钥匙!不是我要让他开的!”
贺涵下班回家走到半路,想问问周凯什么时候回来,结果周凯久久不接电话,心里就咯噔一声:除了在海上没信号之外,周凯还没有不接他电话的时候呢。其实这会儿周凯正在询问室里,坐在对面的小警察一看就是生瓜蛋子,不说话,单拿眼神上上下下扎他,冷笑着问他知不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周凯知道得不能再知道了,低头道:“真不是我开的车。”好在快速酒精血检和毒品尿检的结果出来了,他全是阴性,还晕着的七指全是阳性。排除了酒驾和毒驾的可能,生瓜蛋子的脸色就好了不少,常规性地问了他怎么认识七指的,两个人之间什么关系等等,周凯一五一十地说了,包括七指想“借”钱的事也提了一句,还有在车上自己先拉手刹后转方向,都是为了尽力避免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等等,总之把自己摘得十分干净,末了又说车上有行车记录仪,足以证明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警察调了行车记录,再加上酒吧门前的两个监控,都能确认开车的不是周凯,最后在笔录上签过名就说他可以走了,堪称是周凯和警察打交道这么多年来最痛快的一次。
微信叮咚一响,贺涵大概还在开车,语音发来几个字:“速回电话。”周凯挠挠后脑勺,乖乖打回去:“那什么,刚才在派出所里不太方便,你已经回家了?”
“还没——等等,你去派出所干什么?”贺涵皱眉,“和别人打架了?伤着没有?”
“没打架,其实也不关我的事,别人交通肇事了,我纯属被连累的。”周凯轻松地微笑起来,“你认不认识好律师?能让人多判几年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