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方明华X叶修】夏夜喜雨

Work Text:

【方明华X叶修】夏夜喜雨
BY:顾君离

(上)

持续的高温天气让人提不起精神,在众人翘首企盼之下终于将要迎来一场甘霖。之所以说将要,是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夜将有一场持续性降雨,气温也会随之下降。然而现在还只是下午,天的确阴了下来,雨却还在酝酿当中。积雨云黑漆漆压了上来,光线不足的房间里像是到了没开灯的傍晚六七点,偶有一丝风穿过窗,吹得风铃叮咚作响。

方明华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行人不多,都是行色匆匆赶紧往家赶去。方明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14:36,叶修说他下午三点过来,看样子还要等一会。

“快下雨了,还有多久到?”方明华点开腾讯发了条消息过去。

“快了快了,有点堵车。想我了?”叶修的消息很快就回了过来。透过手机屏幕,方明华都想得到叶修打字时的的神色,嘴角噙一丝笑,眼睛里是分明的慵懒和不分明的清明。叶修总是这个样子,好像不论什么他都了如指掌,好像这世上除了生老病死就没什么他不能解决的事。

方明华在屋里踱了两圈,坐在床上刷了刷朋友圈,14:45,还有15分,叶修向来准时,想必今天也不会迟到,方明华想着又打开QQ看了看群里朋友的新消息,还顺手抢了两个红包。

窗外愈发阴沉得厉害,风也吹得树枝凌空乱舞,显然是蓄谋已久,却又像一时兴起,细密的雨丝急促地将天地接连起来,被风吹得拍击在玻璃窗上,哗啦啦的雨声聒噪得让人心烦。叶修还没有到。

“带伞了吗?雨下的特别大。”方明华又点开手机问了句。结果叶修没有回复。

三点整,门铃发出清脆的声响,方明华赶紧跑去开门。从头到脚湿透的叶修站在门外,提着一个系得严严实实的塑料口袋,对方明华摇了摇手里被雨水淋湿的烟盒。“你家有烟么?”叶修笑道,一滴水从他的头发上滑落下来,掉在鼻尖上。

叶修进了客厅,环视一圈,撩起刘海抹了把水,把手里的口袋递给方明华。“上次你说想喝香草奶茶,今天想起来就顺便给你买了。诶,你家怎么跟我上次来不太一样?”叶修一点不见外,直接把湿透的上衣扒了下来,方明华一手接过奶茶一手接过衣服,直接把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看着手里的香草奶茶,方明华心里有些酸楚向上翻涌起来,他上次和叶修见面还是季后赛轮回客场对嘉世,比完赛出来和叶修一起去吃饭,他跟叶修说怎么嘉世附近连个奶茶店都没有,他想喝香草味的,比如轮回对面那家的就特别好喝。当时叶修怎么说的来着,他轻笑一声,笑方明华怎么跟个姑娘似的,沐橙才爱喝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一晃几个月过去,叶修居然还记得方明华随口一句话。

“浴室我用下,你衣服借我穿一件吧,要不你没事干帮我把衣服裤子洗一下?”叶修已经把湿透的长裤也脱了下来,两条腿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格外苍白。方明华看了叶修一眼,觉得自己血气有点上涌,叶修现在就穿着一条半湿的小内裤,挑着眉笑着看过来,仿佛挑衅似的。也许在游戏里方明华还是对叶修有那么一丝恐惧的,不过在现实里,尤其是在自己家里,面对一个几乎全裸的叶修,方明华觉得叶修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欠干的表现。方明华一把拉住叶修把散发着湿漉漉气息的人搂到怀里,手掌抚摸着的皮肤冰凉还有着淋雨独有的黏湿触感。叶修就这样被他压倒在沙发上,大大咧咧抬头蹭了蹭方明华侧脸,还伸出舌头在方明华唇上卷了一圈,咂咂嘴笑道,“这么想哥啊……”

方明华把叶修搂得死紧,有些粗鲁的吻上叶修的唇,蹂躏够了才把人放开,叶修苍白的唇上终于带了点血色。叶修抿住薄唇推了推方明华,“让让,哥先洗个澡,你再想我一会。”方明华上手扒了叶修唯一一件遮羞布,不过叶修倒也不在乎这个,指挥着方明华把他脱下来的衣服一起洗了,光屁股遛鸟好不自在,大摇大摆自己钻进浴室冲上热水澡。方明华乖乖去把叶修的衣服洗了甩干挂起来,躺在床上左耳听着叶修洗澡的哗啦水声,右耳听着窗外瓢泼大雨的哗啦雨声,心里仿佛也被水淋湿了,沉重得他觉得每一次心跳都格外沉重。

叶修腰间围着浴巾推门出来,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对着方明华吹了个口哨,“你家有烟么?”叶修把自己擦得差不多了爬上方明华的床,撑在床上仰头看着起来给他拿烟的方明华,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他和方明华在一起很久了,从方明华进入联盟的第一年一直到现在,起初是方明华阴差阳错把叶修当成了嘉世的后勤人员,但叶修可是一眼就认出这是轮回的新人方明华,特意在赛场上好好关照了一下这个新手奶爸。后来方明华在选手群里看众人聊天才知道自己被针对居然只是大神一时兴起而已,就加了叶修QQ多聊了几句。“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这句话从来都是有道理的。

方明华点燃一支烟,自己吸了一口,呼了叶修一脸的二手烟。叶修舔了舔唇,方明华便跪在床上低头吻了上来,带着浓烈的烟草气息,碾过叶修的唇瓣,齿间,在叶修的舌头上席卷而过。然后方明华把烟直接递到叶修嘴边让他咬住——他知道叶修向来不喜欢用手直接夹烟。

一支烟就这么在二人唇齿间辗转,最后燃烧殆尽,只剩下一缕呛人的烟和一截灰白的余烬。

叶修坐累了直接躺倒在床上,拱了拱踢掉了浴巾,一丝不挂呈大字型仰面对着方明华,就差冲方明华挥挥手说“大爷来玩啊”了。方明华把叶修踢飞的浴巾捡起来叠好,脱了衣服刚爬上床就被叶修扑倒在身下。叶修的胳膊环住方明华的脖子,凑上前去亲了亲方明华的唇。“好久不见怎么不听你说想我了?”叶修把膝盖顶在方明华两腿间蹭了蹭,“以前不是总嚎着说见不到我想死我了么?”

方明华抓住叶修两只手,一翻身将叶修压在身下,化被动为主动。两人的唇瓣相触碰,方明华的舌尖掠过叶修的嘴唇,在他唇角一下一下扫过去,探入叶修口中舔着所能触碰的一切。手指插入叶修半干的发中,把这个吻加深延长,直吻到叶修双颊微红。

“我想你,叶修。”方明华在叶修耳边低声说道。
(下)
像一滴墨坠入清水,丝丝缕缕地散开,晕染,最后把一抔清水都沾了墨色。方明华的低声耳语就这样渗进了叶修心里,叶修微微偏开头,扬起脖子亲了亲方明华的侧脸,像亲吻一件贵重的宝石。

他喜欢方明华,这个比他小了几岁的男人却迷之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这样的人相处是极舒服的,他知道你的所想所需,一切都恰到好处,连感情也是,多一分嫌腻歪,少一分又生疏,他很好地拿捏着感情的平衡……叶修喜欢这样的平衡。

方明华的气息呼在叶修耳边,带着温热的气流钻进耳孔,挑逗着叶修敏感的神经,叶修的耳朵仿佛是被方明华的气息吹红了一般。叶修的脸色也变得绯红,一双眼里似是开出灼灼桃花,眼波流转,叶修轻哼一声,声音里也带着喘息的意味,“别碰耳朵……”

方明华当然不能遂了他的意,咬住叶修耳垂用牙齿一点一点研磨,舌头舔过耳廓,在中间的软骨上打转,然后在叶修的耳孔处模仿抽插的动作,把叶修舔得连连摇头想躲开,方明华托住叶修脑后,专心致志攻略叶修的耳朵,叶修受不了这种被痒充斥的快感,只好开口求饶。“求你……啊……别舔了呃……”

“叶修……”方明华支起身子,俯视着叶修,这张脸算不上惊艳,却格外耐看,越看越觉得喜欢。即使过去这么多年,方明华依旧觉得每次看见叶修眯起沾了情欲的眼睛,都会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想占有他,征服他,想听他除了呻吟再说不出一句话。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方明华分开叶修双腿,握住了叶修的命根子套弄起来,叶修对于方明华的手法很是受用,职业选手对于手上力道和动作都控制得极好,方明华对叶修的喜好掌握的一清二楚,比如他知道当叶修的顶端渗出液体的时候,用食指指腹去蹭叶修的铃口,叶修就会兴奋地叫出来,如果卡住他龟头下面一直摩擦铃口,叶修就会颤抖着直接射出来。可是今天他不想让叶修这么早缴械投降,他想让叶修筋疲力尽的在自己身下求饶,他想让叶修永远忘不掉自己在床上是怎么被操到哭出来。

叶修抬起腿蹭了蹭了方明华的腰,拿胳膊挡了脸,带着些催促道:“别闹了,我……我想要……”

方明华抓住叶修的脚,沿着紧绷的小腿一路抚摸到大腿根,手指划入臀缝,在叶修穴口按了按,指尖竟已有了湿意。方明华低头衔住叶修的唇,含糊不清地说道:“叶神在床上的浪荡模样……也是联盟首屈一指的吧?”叶修撇了撇嘴,在方明华唇上不轻不重咬了一口道:“你去睡一睡别人就知道了。”

方明华弯眸一笑,捏了捏叶修臀瓣,往两边扒开臀肉把小穴完全暴露出来。“叶修……”方明华撸了撸自己分身,把润滑剂倒在手心又握住肉棒撸动,“渍渍”水声听得叶修心痒难耐,小穴里升出一种原始的渴望,想要被什么东西填满。“叶修,我不想戴套……”方明华把自己的性器和叶修的一起握住套弄,叶修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而倒吸一口气,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好。

方明华不再客气,龟头顶在叶修穴口,连扩张也懒得,借着润滑剂一寸一寸楔入叶修身体里。叶修用力抓紧了床单,甚至看得到手背上青色的血管,他喘息着努力让自己的穴口放松,吞下方明华坚挺的性器。方明华的动作很慢,像是电影的慢镜头,叶修清楚的感觉到那火热的肉棒一点一点入侵到身体里,内壁被碾磨过的酥麻沿着脊柱一路漫过心脏,似乎连心跳也随着这磨人的动作变慢了。快感让他头皮发麻,让他喘不上气,让他眼前一片空白。

“啊……啊啊……”叶修挺起身子想让方明华快点进来,不要这样慢动作似的折磨他,方明华把叶修按住,一挺身直接闯入了狭窄甬道的最深处。叶修觉得自己的精神足够强大,但在本能的面前,精神力也要向身体的本能反应让步。身体是最诚实的,只要给予它足够的刺激,就能得到想要的效果。方明华想听叶修带着渴望和爽到极致的叫床,就要消磨叶修的心气和体力,让他完全被欲望浸染。

方明华把叶修双腿大大分开,按住他的腿弯,缓缓把性器抽出,叶修难耐的夹紧小穴,刺激着方明华。“快一点……求你……里面好痒…啊……”叶修的眉蹙起来,看向方明华,舌头舔了舔略干的嘴唇。方明华抿唇笑了笑,不为所动。叶修想让他快些,他偏要磨他。

“啊……啊啊……”叶修被方明华磨得受不住,索性闭了眼睛任他去,一声接一声的呻吟调子里都是淫靡的感觉。方明华按住叶修扭动的腰,挺胯顶到叶修深处,叶修一声闷哼,腰向上拱起又被方明华按下。“方……唔……”方明华深埋在叶修身体里,低头吻住了叶修。

“叶修……叶修……” 叫着叶修的名字,方明华加快速度撞击着,让叶修只能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他喜欢叶修所有的样子,尤其是他闭着眼睛呻吟的模样。坚挺的性器在叶修的小穴里快速抽插,被叶修温度略高的小穴包裹,方明华眯起眼睛喘息着,他用力顶撞着叶修的敏感点,“啊叶修……”

敏感点被反复研磨,强烈的刺激带来巨大的快感,仿佛被船载着航行在风雨交加的无尽海洋,颠簸着沉浮着,没有落点也没有支撑,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淹没。无法思考,只有无尽的欲望。泪水被不间断的强烈刺激逼出眼眶,叶修只觉得脑子发晕,带着哭腔的呻吟声激起方明华更大的欲望。

好像不知疲倦似的,方明华抬起叶修的腿,从侧面又进入他。叶修被方明华前后同时刺激着射了一次,彻底失了力气,迷迷糊糊地任方明华操弄。方明华只觉得看不够叶修,每一个和叶修在一起的晚上,他都觉得那是他所见过叶修最好看的样子。

方明华又用力冲刺了几十下,射在了叶修身体里。他知道叶修不喜欢内射,他也不喜欢这样做,但是这次他想放纵一次,哪怕过后被叶修埋怨。方明华贴在叶修耳边,吻了吻他的耳垂,轻声道:“叶修……对不起。”

叶修抬了抬眼皮又合上,哼了两声哑着嗓子道:“下次不带套不给你睡了……”

方明华坐起来,扯了被子给叶修盖上。“叶修,我要结婚了。”

叶修拱了拱被子也坐起来,盯着方明华的脸,笑道:“恭喜了。”叶修捡起床边方明华的衣服套上,“嘉世明早要开会,我再不走就没有车了,你的衣服我就穿走了,明天给你寄回来。”
方明华看着叶修穿上衣服下床,腿还有些颤抖,想去扶他一把,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外面还在下雨,不急这么一会……明早走……”

“不了,我先走了,再见。”叶修从方明华找出的那包烟中抽出一只,点燃了夹在手里,望向方明华。“借我把伞吧。”

方明华递过伞,他不知道怎么和叶修开口。只能看着叶修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雨幕之中。

夏天的雨,从未下的如此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