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蘋果

Work Text:

空氣裡有股甜膩的味道。不是昨日危險陌生人身上那股招搖看穿他手腳的濕黏氣味,是一縷紮實的食物氣味。
約翰拿掉門鍊,從自己的房裡探出頭,實際意義地只留一部分軀體朝下方客廳張望。
那股香甜伴隨熱氣,與微風糾纏久了拂過眼前。
「約翰——你要下來一起吃早餐嗎?」
正當他想揉掉角膜上沾黏的微刺,傑西已經從外頭回來,汗透的襯衫隨便掛著一肩,吊帶在他霧潮視線中隨輕快的步伐搖晃。
「我馬上來,」他點頭回應,隔得老遠也能感受到牛仔發紅胸腹上的熱,「你今天也馴服烈馬了嗎?」

氣味的真相不必他費心找尋,大鍋內一塊塊熬爛稠稠的果實佔據餐桌一端,存在感蒸騰。
「我今天還沒去騎馬呢,傑瑞說要做蘋果派請我們吃,我在幫他的忙。」
牛仔還沒把襯衫穿回去,按照平常的習慣也八成是不想再穿著田納西的陽光。「襯衫讓我渾身發癢」,他常在馬背上這麼吵,瞪著大眼睛滿臉不甘願和理所當然。
約翰隨手拿掉卡在傑西頭上的枝葉,聞到肉桂粉奔散的氣味時皺起眉,手指僵直地感覺到小跑時帶過的氣流。
「哇!傑瑞、你放太多肉桂粉了吧!」
「還沒比你要求我放的砂糖多呢,小朋友。去拿個大碗給我,你不是想學怎麼做派皮嗎?」
「你不先教我怎麼做香草奶油嗎?」
「那是之後的事。」
蒼白的男人站在門廊遮罩形成的巨大陰影下,粗布衣前襟開口比一般還深,能看見一點上腰。他對開始發冷的夕陽吹聲哨,才轉過來直視約翰,「早安⋯⋯睡得好嗎?」
那語氣就和昨晚一手卡住門板一手撫捏他下巴的「邀請」一樣,約翰甚至還能記得撇頭甩開時指甲差點劃破皮的麻癢,那令他完全沒有想對男人好聲好氣的念頭,「滾遠一點。」
「那可不行,」傑瑞彎曲臉部線條,輕鬆拉過捧著碗盆的傑西圈在餐檯之間,「你還沒吃到我的祕密配方呢。」
「你這以人為食的噁心生物。」
「喔⋯⋯這很傷人呢。但如果我接受,你會願意讓我踏進房門嗎?」
「去死吧。」
「約翰!」雙手被牽著混合糖、奶、麵粉,還是不比吸血鬼蒼白的人低喊,幾分責怪又幾分緊張,「不要這樣說傑瑞,他現在很收斂了。不是嗎?」
問句是給吸血鬼的,需要確認的不安感,取得一抹淡薄的珍視頰吻為回應。多日不曾盡情暢飲增添了低溫和奇異歪曲的溫柔。
那幅場景令他焦躁,毫無疑問,躁得在體內燃發一團火球。
「⋯⋯那只是他的偽裝,不要輕易相信他。」
為了說服而構成的語句面對傑西歡欣攪拌材料的側臉顯得多餘無用,卻招來了象徵身分的長牙,露在直面他笑開的唇邊。
吸血鬼環抱牛仔,雙眼看透傭兵的靈魂,不容拒絕開啟屬於三人的遊戲。
「我不會毒死你的⋯⋯至少在能親吻你的腳背前不會。你不是想知道被人奉在心頭的感覺嗎?」同樣沾到粉的手指狀似漫不經心,一下一下勾畫身前結實背肩腰腹後側的豔紅,「就讓我實現你的願望,如何?只要你說出正確的請求,我會完成你所有慾望。」
傑瑞將一切說得輕而易舉,說得像世間由不勞而獲構成,說得像砲彈槍枝只是一場慶典火炮,而且是虛構。
蘋果的香氣卻是真的,迎面而來還有青草和微涼水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