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梁桥伟】一个番外

Work Text:

梁桥接过张伟的时候,张伟已经不太清醒了,迷迷糊糊的只会瞎嘟囔,问喝了多少也就冲着人笑得一脸灿烂。
也不是张伟被灌了太多,他这个光会抽烟但喝不了二两酒的体质也是没太多人知道,才劝了两杯酒,人就开始踩云朵上头似的飘飘忽忽地往梁桥身上靠,脸蛋儿通红,像是喝了两大坛嫁不出闺女的女儿红。小手往梁桥身上挠着,摸啊摸啊摸到了嘴边,傻呵呵地笑着要往里塞烟,梁桥才发现自家老板酒量是差得惊人。
“喝不了酒你还不赶紧叫我帮你挡着点儿。”把张伟扔床上后梁桥就开始絮叨,张伟也不应声,歪着脑袋看梁桥操心的模样,“这种聚餐上劝起酒来又没个底,就你老实,说喝就喝。”
张伟大概是真不清醒了,皱着眉抿着嘴,冲梁桥狠狠地点了下头。
“咳。”
酒精能麻痹张伟的智商啊。
小脑向来不发达的张伟在接触酒精之后,这个忍不住委屈的小脑也是不负众望地彻底离家出走了,“咚”的一声,就从好好的坐姿变为了侧躺。手肘撑上枕头,张伟又坚强地支起上半身,对着一脸无奈的梁桥舔了舔嘴唇。
“热。”张伟哼哼着,眉毛也往下耷拉,一脸的不高兴。自个儿在床上折腾了一会儿,又一个翻身,趴了下去,脸埋进枕头里,“我要——”
声音闷闷的,但让梁桥打了个哆嗦。
要……要什么?
梁桥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又立马闭上眼摇了摇头。
嗯,一定是跟老板混太久。
“嗝,冰棍儿……”
张伟不老实地动,衣服被带得穿不整齐,脖颈和腰都露出一大片来,白花花的,直往梁桥眼睛里闪。
大冬天的,谁卖冰棍儿?
梁桥再次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
啧,罪过罪过。
老板还是得哄,梁桥从大衣口袋里摸出颗水果糖来,小心翼翼地剥了糖纸捏着,把赖在床上直哼哼的张伟拎起来坐好。
“张嘴。”
张伟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东西,一张嘴把糖果给包了起来,连带着梁桥的手指。软嫩的舌尖从指上滑过的时候,梁桥立马把手指抽了出来。
你这样是要出事的。
梁桥心里还没嘀咕完,就听到张伟绵绵的小奶音飘了出来:“不冰——”小舌头跟着不安分地探出来,又卷上梁桥的指尖。
梁桥终于忍耐不住。
"唔——"
张伟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意识也浮在半空,不是伸手能够到的高度。
鼻腔里充满了一股子熟悉的烟草味,他记得是谁的,但他的脑子还是模糊一片想不起名字来,只能依稀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哈……"张伟张嘴轻喘了口,小手钻进梁桥的大衣,抱上腰,紧紧地环住。被梁桥湿润的嘴唇又继续贴了上去,一边奶声奶气地哼哼着,一边又吐出色情的喘息,和他舌吻的技巧一样色情。
在梁桥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在犯罪的时候,已经快要无法脱身。怀里的这个人很小一只,身上没有留下作为一个老烟枪的烟草味而是不停散发着一股奶香味儿,就像他的声音一样香甜可口,但嘴里又充满了果糖的甜腻,和这个漫长又主动的吻一样。他就像那个刚出道时候的少年,可和他接吻真是太他娘的棒了。
张伟的意识回来了些,恍惚间突然抬头盯着梁桥的眼睛看。
"梁桥……"
梁桥有些尴尬,和醉酒的老板接吻老板突然认出了自己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嘿嘿……"
嘿……嘿?梁桥看着冲自己傻笑的张伟有点懵,什么意思?嘿嘿?
张伟的嘴里还含着那颗半透明的橘色糖果,唾液顺着唇齿滑落,都带了一股香甜的橙子味儿。还没等梁桥纠结完是留还是溜,张伟的手又绕回来,揪住梁桥的衣领又是一吻。
俩人一边深吻一边陷进床褥里,直到欲望再也无法忍耐。
张伟依旧觉得浑身燥热,甚至比刚才更热。
"梁桥……"
"嗯?"
两人的声音都有些沙哑,梁桥的应声温柔又小心,生怕惊扰了怀里的人。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张伟重复喃着,脸上还是一片通红,只是表情严肃了些许。
这或许可以看作是酒后吐真言?
梁桥不想再瞻前顾后地考虑那么多了,要是喜欢的人都能这么主动了自己还怂,那以后可都活该怂着直不起腰来。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张伟抿着嘴笑,眼睛弯成一道缝,里头还闪着水光,像他嘴里含的透明水果糖。他从梁桥胸前把脑袋探了出来,软软地蹭上下颌骨边上的胡渣,撩得梁桥几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梁桥抚上张伟的身体,每一寸肌肉他都熟悉,却从没有机会这样贪婪地揉捏吮吸。张伟整个人就和看起来一样软乎,有的人总嫌他胖,梁桥却从来觉得他这样比瘦了更好些,鼓着的脸是软的,没有锻炼过的胳膊是软的,圆圆的小肚子也是软的,他引以为傲的屁股更是软和的,手感大约比姑娘高挺的酥胸还要好。
张伟被剥了个精光,白嫩的皮肤在灯光下格外诱人,脸上倒还红着,也不知是酒劲还没下去还是面对正事儿的害羞。
梁桥急躁地翻着床头柜,又不好意思晾着自己刚剥完的老板,干脆直接开口询问:"润滑剂在哪儿?"
张伟迷茫地看向梁桥,然后使劲摇了摇头。
"那……套呢?"
还是摇头。
这就很刺激了。
"梁桥——"
带着哭腔的奶音从张伟口中跑出,他难耐地蹭了蹭身下的枕头,含泪望着梁桥。要是今儿没沾酒,张伟大概撂下一句怼人的话就逐客了。梁桥心里长舒了口气,感谢酒精。
"这样会疼。"梁桥再三思量,还是不想让张伟受伤。明天酒醒起来揍不揍他还另说,就现在这软糯的样,轻咬一口都怕把这雪白的团子咬出馅儿来。
亏得梁桥是个化妆师兼保姆,挎包里至少有一支凡士林护手霜。
"嗯哼——"
梁桥才把手指挤进去,张伟就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哼哼唧唧。
说实话梁桥也有点慌张,在张伟之前他还喜欢前凸后翘的漂亮姑娘,就这也是头一回跟男的上床,这男的还是自个儿的boss。
想想就牛逼。
要是把boss睡了,算是潜规则上位吗?梁桥心里琢磨着。
好看的艺人梁桥也见了不少,可爱的艺人更是占了多数,唯独张伟就是特别到能让他沦陷得连自己都赔进去。
"梁桥……疼……"
张伟在梁桥眼里永远小小一只,不高的个子,小手小脚,笑起来像个吃了蜜糖的奶娃娃。
现在他正躺在梁桥身下,小小的手攢着被角发抖,被梁桥掰开后两人十指相扣,张伟因为怕疼把手指收得很紧,又因为怕梁桥疼努力松开,纠结的样子显得更加诱人。
张伟嘴上从不饶人,内心又总为他人留着一片温柔,无论是什么人。梁桥明白这一点,才更加喜欢他,也更加担心他。梁桥总是怕有人戳破这只小刺猬高高兴兴裸露出来的小肚皮,那里太柔软了,一点点的恶意都会扎进柔嫩的皮肉里,扎得小刺猬团成一个刺儿球。但不会过上太久,小刺猬又会轻易地相信别人,高高兴兴地把自己的小肚皮亮出来给人看。
梁桥俯下身去舔弄起张伟胸前的乳头,湿滑的舌尖才沿着那一粒小点打了个转,张伟就伸直脖子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呻吟。梁桥笑着用贝齿轻轻划过肿胀的凸起,明显地感受到身下的人大腿一颤,手指也不受控制地紧紧扣住了他,梁桥就顺着这样的刺激又往张伟身体里送去了一截,顶得张伟呜咽了一声又奶声奶气地叫着疼。
"乖。"
梁桥吐出裹在嘴里的乳头,安抚似的在张伟脸颊上落下一吻,哑着嗓子哄人。
"再张开点。"
张伟的腿不由自主地向内并拢,又被梁桥轻轻掰开,他不知所措地咬着下唇,眼神里除了情欲还染上了一层慌张。
梁桥捏了一把张伟腰上的软肉,小奶猫的喉咙里钻出细碎的呻吟来。张伟蒙着水汽的眼睛盯着梁桥看,得到温柔的回应后就慢慢眯起了眼,听话地跟着梁桥的要求做。
乖顺的猫咪更惹人喜欢,梁桥只觉得身下的张伟软软乎乎的像个白馒头,发酵得很蓬松的那种,哪儿都是柔嫩的。包裹着他的地方是身上最软和的。
梁桥趁着张伟没缓过劲来,折腾了好些个姿势,张伟也软绵绵地任他玩弄,小脸蛋儿红彤彤的,说不上是酒精害的还是羞耻心害的。
俩人都玩得没了力气,张伟才蹭着梁桥脸上细碎的胡渣嘟囔道:"梁桥啊,我喜欢你……你呢?"
梁桥搂着撒娇的白馒头,眼里是溢出来的欢喜。
"我爱你。"

"咚"
跨年的钟声也敲响了张伟的心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