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沙李衍生/薛徐】人人都知道薛伯陵在追徐悲鸿(又名党国真乱)二

Work Text:

 

1. 段子集欢乐向,时间线全乱,历圝史老圝师打死我系列

2. 私圝设……已经不是如山的问题了;乱炖历圝史;天下何人不通共

具体人物或扮演者见注释

并没有演员rps!!只是借用各位老圝师演过的角色关系以及历圝史人物之间的八卦。

3. 历圝史属于历圝史,人物演绎属于各位老圝师及版权方,洞(包括但不限于脑洞、逻辑漏洞及时空线混乱造成的虫洞)和锅都是我的。

 

 

-------------

 

 

二、革除婚俗陋习,贯彻统圝战政圝策(又名伴娘团找赵东来一个人就够了)

 

*这段是真·历圝史混乱,假设薛伯陵没有撤退台圝湾而是真的投了共,弃暗投明,走上政协会圝议,迎娶白富美——软萌如白兔·一幅画巨值钱·中圝央美院院长——徐寿康。

全员处于某个平行时空的现代。

隐沙李。

另外这章真的堆满了梗,看不明白的请看文末注释,大概就是全员串脸。

本着历圝史向架空的初衷,除了人义各位之外,其余人物尽量都是历圝史上真圝实存在的人物或采用的是虚拟人物的原型,所以大家熟悉的蔡英豪啊沈主圝任等几兄弟就都没有出现。

阅读体验起见,文内不加标号,但文末注释是按照文中圝出现先后而排序的。如果有漏掉注释的没看明白的梗请告诉我……这章我爬了三天各位演员的filmography,深恨陈宝国、丁海峰老圝师等等为什么没多演几部民国戏(。

 

CAST:(请大家代入下面各位的脸,你们会发现某些场景十分串戏非常搞笑)

张丰毅:薛岳、沙瑞金、孙立人、曹操(电影赤壁,上一章出现过,本章未出现)

吴圝刚:徐悲鸿、李达康

王学圻:李宗仁(建圝国大业)、屠岸贾(电影版赵氏孤儿)

尤勇:白崇禧(建圝国大业)、刘备(电影赤壁,上一章出现过,本章未出现)

孙淳:孙科(私圝设)、屠岸贾(电视剧版赵氏孤儿)

李圝强:陈诚(建圝国大业)、西门庆(老版水浒传)

张圝志坚:高育良、张发奎(本来应该是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董建昌,但这个人物是虚拟的,原型之一是“上山虎”张发奎)

丁海峰:赵东来、马占山(东方战场)、武松(老版水浒传)、吴三桂(江山风雨情)

陈宝国:(传说中的)赵立春、八贤王(壮志凌云包青天)、明桂王朱常瀛(江山风雨情)

辛柏青:田汉(话剧狂飙,这个不太重要,就是想吹一下辛柏青老圝师的演技,大家有机会一定要看看他的四世同堂(大哭

(写到吐血无力p图,大家脑补一下领会领会就好)

 

【正文】

“管它是高端套路还是蠢直套路,能套住徐院长就是好套路。”

——摘自政协委圝员薛岳同志的党史学xi笔记及《邓小圝平文集》读书笔记,“及”是因为薛岳同志把这句话在不同笔记中写了两遍,可见领会之深。

 

总而言之,薛伯陵用四渡赤水出奇兵、不是、天涯海角都不去的锲而不舍精神终于感(烦)动(死)了徐院长,苦练八块腹肌、腰大肌、臀大肌之后用艺(肉)术(体)的光辉以及身圝体力行的实践出真知将徐院长精神肉圝体双重麻圝醉,成功套得徐院长一句“我愿意”,第二天早晨趁人一醒就揣上九块钱直奔了民政局,要不是徐院长揪着他耳朵念他“小赤佬”,他能连着被子把徐院长卷吧卷吧扛到民政局去。

薛岳的老友孙立人将军在软圝禁中发来贺电,表示对这种呆萌文艺界人圝士就该看透其夸夸其谈的花花外衣,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要不是他现在还被老蒋小蒋总统关着、还是靠他家胡适之才能有点活动空间,他也早就把人卷吧卷吧扛到民政局去了。

把抚民这只狐失前爪的倒霉催的家伙的电报扔到一边,薛伯陵开始认真考虑伴郎团人选。

他投共比较晚,TG这边老交情并不多,下请柬请人观礼容易,当伴郎就不够了,唯一一个够得着的就是他那个七拐八绕的亲戚、正跟徐院长远房表弟李达康面前装和善稳重的大尾巴狼的省委书圝记沙瑞金;要是悲鸿说动了他那个冷面阎圝王一般的表弟给伴娘团充数,但愿沙尾巴狼、不是、沙瑞金给力些,好歹减低些伴娘团的火力。

国军这边也比较麻烦,抚民是肯定来不了了,而就算胡适之能来,悲鸿的老朋友周树人要是也来了,婚礼分分钟变成《晨报》笔战真人版大电影,简直画美不看;自己的老大哥陈寅恪倒是两边都算熟可以居中调停,可是陈先生一则没有那二位能说二则眼神不好使,这要是磕着碰着可咋整?

李宗仁倒是在大圝陆,但他只要来肯定就会拽上白崇禧,两个桂系老滑头一哼一哈,看着就糟心,况且李德邻早年和他家徐院长在桂林那档子事他还没跟这家伙算账呢!

孙科先生在美国,倒不是回不来,但是一来孙科先生近年愈发沉浸书中世界,隐居美国小镇,大家也轻易不敢打扰,二来孙科先生虽然世事翻覆早已看淡,却唯独对李宗仁耿耿于怀,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竞选副总统的梁子至今未解——虽然李德邻死活坚称当时杯葛如今早已湮没历圝史烟尘,互看不爽完全是因为对“继承国父遗志”的不同理解以及相互认为对方背离国父意愿、追名好权而已。万一还没接上伴娘们的刁圝难,自己人就先置起气来怎么办?(李宗仁原话:又不是每个姓赵的都是忠良之后;远在美国小镇的孙科:喵喵喵?李德邻你个军阀懂不懂什么叫“养浩然气,读有用书”?当了那么多年代总统还是没个文臣气质,不怪乎当初蒋总统摆你一道)

黄埔系鼻孔朝天,川系一群粗汉,滇军更不要提,自从当年被调去东北,人人口音沾上一口玉米碴子味儿!悲鸿那边不是文人就是艺术家,各个不是吴侬软语就是洋腔调,自己这边伴郎团一张嘴,简直没法看。

思来想去,薛岳突然有了一个人选:陈诚!自己虽然不算陈辞修的土木系,但这也是老熟人;他在国军那边地位高,等闲人等不敢在他面前作死,跟共圝军关系也不错,跟周公更是老交情;这人平常还交游广泛,原来看他天天高朋满座觥筹交错的觉着替他累得慌,如今才想到妙处:请了他来,岂不是相当于请了个开着交际花的定海神针?

薛伯陵越想越美,开开心心诚诚恳恳地给陈辞修去信,请他出任伴郎团团长;又一个电圝话打到汉东省办公厅秘圝书处,理直气壮地跟白秘圝书说要是李达康书圝记不打算来观礼或参加伴娘团,于是导致沙瑞金书圝记也不出现,请转告他这次不仅仅是汉东省博的大型油画了,陈辞修可是台圝湾“国府”搞经济的一把好手,这可是招商引资的大好机会。接着给自己老同学张发奎打了个电圝话,再拉上余汉谋,伴郎团就算凑齐了。

 

可薛伯陵没想到千算万算,没算到徐院长天马行空的艺术家头脑突然实用主圝义了一把。本以为伴娘团不是半个政协也得是半个文联,结果徐院长心想薛伯陵戎马半生,估计伴郎团都是武将,两相对比,自己的文艺界小伙伴们武力值绑一块抵不上半只鹅。况且文人一多是非也多,请谁不请谁、谁来谁没来都是学问,而且关系还直似六圝月天孩儿脸,头天两家猫打起来了第二天都能相互不说话,心累。徐院长想来想去拉上了自家表弟李达康(“达康啊伯陵真的没有强圝迫我的呀,我也没欠他钱,噢,其实是欠了,不过下两个月春拍要开了我就还上了嘛”),李达康批圝评了自家表哥的阶圝级立场不坚定(“他政审过了没有啊?什么,你们政协委圝员结婚政审不怎么严?这简直是工作不到位,懒政不作为!”)但对表哥想要提升伴娘团武力值的想法表示了支持,一个电圝话直接把赵东来找来了。再加上张大千、田汉,伴娘团也算凑齐了。

 

------李佳佳同学回国过寒假,表示要趁婚礼大好机会瞻仰活的语文课本及美术课本及历圝史课本人物的分割线----------

 

 

多年以后,当李佳佳给儿时闺蜜或同窗好友当伴娘、甚至自己也最终踏上了红毯的时候,她总是会想起那个遥远的上午,她远方表叔徐悲鸿院长的婚礼现场——太特么刺圝激了。

 

话说薛岳这边有了陈诚就有了底气,再加上和张发奎、余汉谋这都多少年的老交情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来武的绝对没问题,来文的既有陈诚,薛岳也是长年手边一卷诗经的人,国府方面就把陈诚推出去,大圝陆方面就拜托沙瑞金,料定这下定是万无一失。

婚礼当天薛岳一身喜气洋洋的礼服,陈诚穿上了国府陆军一级上将的军礼服,张发奎赋闲之后跑到香圝港当了多年教书先生,一袭长衫倒也分外儒雅,余汉谋稳妥为先穿了身中山装来,沙书圝记保持了共圝产党人的胸肌,不是,朴素,还是一身西装。这下五个人往那儿一站,简直中年欧巴天团,各有风采,各领风圝骚,陈诚儒将风骨,张发奎和煦温柔,余汉谋憨厚稳重,沙书圝记渊渟岳峙,外加一头老虎仔薛伯陵站在中间笑得见牙不见眼,现场从幼儿园萝莉到阿婆大妈几乎全被秒杀,心想不知道伴娘团会派出多么心如铁石,不是,傲娇御姐的人来抵挡刁圝难伴郎团。

说话间徐院长家的门应声打开,走出来的人也是各有……各有特色吧。

一双长圝腿大步流星走在最前的是京州市委书圝记李达康,其人清瘦挺拔雷厉风行,尽管此时脸上带着热烈到有点狗腿的笑容,但熟悉李书圝记的人都知道,这主要是因为对面的陈·行政院长·四舍五入这就是一摞两圝岸贸易互利一揽子计划意向书啊·辞修,并不意味着李书圝记不会一记眼刀飞向被伴郎团簇拥在中间的薛伯陵。张发奎还在状况外呢,暗地戳了戳薛岳,低声问:“这是尊夫人的什么人啊,这眼神这气度这精气神,放到当年我的部圝队跟我亲卫队比也不逊色,我喜欢。”薛岳眼角一瞥发现张向华这个大傻圝子身边的沙瑞金虽然面上依旧八风不动,但西装包裹下的肌肉已经绷紧到西装扣子要遭殃,赶紧捣了他一拐子:“别瞎讲,这是京州市委书圝记,人家早有主了。”(张发奎:喵喵喵?我是说我欣赏他的气质!气质!)

紧随李达康书圝记身后出来一员猛将,但见这人八尺身材相貌堂堂,豹头环眼燕颌虎须——不好意思,司仪表示说顺口了(徐院长埋怨田汉:谁让你非找连阔如当司仪啊!)——浓眉大眼不怒自威,原来是京州公圝安局局圝长赵东来。张发奎还在状况外,又戳了戳薛岳:“这位是那个书圝记的侍卫还是嫡系近卫啊?跟得这么紧,好像我们要怎么样他们伴娘团似的。”薛岳眼见沙瑞金这会儿衬衣扣子可能都要崩,又狠狠捣了张发奎一拐子:“那是人家京州公圝安局局圝长,今天现场这么多国共要员,保持警惕是人家职业习惯。”

前面两位还能说是画风清奇,后两位就只能叫画风另类了:一人长髯飘飘,一人乱发如云;蓄长髯者虽着长衫但一派疏阔江湖豪气,另一人虽架一副眼镜却通身狂飙突进的文艺青年气息——前者是张大千,后者是田汉。

两厢的欧巴天团vs. 后现代视觉系punk组合一照面,大家的内心都是懵逼的:

——说好的“客家武夫团”呢?

——说好的软萌文艺界花姑娘呢?

而且李书圝记和赵东来还有格外一重惊吓:对面那个据说是薛岳同窗好友的张发奎,怎么看起来有点像汉东政圝法委书圝记高育良高教授呢?实话说要不是个儿太矮,李达康都想问对方:yooooooooooo,育良书圝记啊,我知道您富豪朋友不少,可没听说您还有海外关系啊?

 

还是李达康书圝记久经考验,从震圝惊中迅速恢复,他清了清嗓子,欢迎了各位海峡两圝岸及海内外同圝胞莅临并感谢了大家对他表哥的祝福,然后说道: “我们党的工作方针就是要倾听群众意愿,尊重群众习俗,所以今天拦门还是要拦的。但本着求同存异、携手发展的大局观与团结最广大的统圝一战线的精神,我就先出一道文题:请简述‘四项基本原则’与‘九二共识’,并就当前国际政圝治环境下的两圝岸关系中对这两点的解读与运用进行阐述。”

围观群众瞬间倒下一片,还有几名大学圝生模样的年轻人条件反射般地拿出了公圝务员考圝试申论笔记。

沙书圝记眼见不好,赶紧上前一步说道:“达康同志,深刻领会贯彻各项政圝策当然是重要的,但发展不仅要靠领会政圝策,也要抓圝住机会,大胆创新,落实政圝策,自圝由发展。你看今天正好有机会和台圝湾地区领圝导人陈诚先生见面,我刚才问过了陈先生,他也有圝意向与汉东省加深互利互惠的贸易往来与文化交流,但是呢,目前的情况不太适合搞官方正式会圝议,你看我们是不是一起开个非正式的碰头会,吹吹风,露露底?”

围观群众对沙书圝记的实力表演顺兔子毛表示叹为观止,沙书圝记表示那是你们没拿准GDP这根胡萝卜,再说了就算有人能拿住这胡萝卜,也没人能像我一样给他的GDP保驾护航。

眼见陈诚沙瑞金李达康走到一边去开起了小会,薛伯陵松了一口气。虽然己方派出了两员大将,但毕竟挡住了对方最大一门输出啊。 接下来张大千刚要开口,薛岳就一个眼神丢给了余汉谋。余汉谋抢先说道:“久仰大千先生!听说您好美食,愚弟我投资了个小饭馆,如能蒙您不弃,品评一二,实是幄奇我的荣幸;如果您在大圝陆勾留不久,我也可以让钟权梁贤到府上现场制圝作。”

刚爬起来的围观群众又倒下了,表示拥有“南国厨王”钟权和“世界厨王”梁贤等名厨的广州酒家如果算是个“小饭馆”,大家平时吃的只好叫猪食了。但见大千先生瞬间两眼放光,就差挽着余汉谋的胳膊连说走走走了。

田汉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张大千,表示这种国共两头不靠的家伙果然不靠谱,可是还未及开口,就被张发奎果断拦截:“田汉先生,我们是老熟人了!奉贤一见,先生风骨挂怀多年,可惜桂林一别,已是这么多年了,我这次过来还打算见见郭圝沫圝若郭先生,不过听说他调到中科院去了。当年托您的《将军笑了》,向华我还在文艺界颇出了点小名哩!如今香圝港号称‘东方明珠’,可惜洋腔洋调多,皮黄戏剧少,更不要提地方戏,我在香圝港教育界认识些人,他们再三托我延请您赴港,并在养和医院给您夫人约了特别加护私人病房,您大可不必有后顾之忧。”

于是田汉也在敌人的糖衣炮弹中倒下了。

 

眼见伴娘团四人已去其三,薛伯陵心想这下可胜利在望了。正欲拉开架势邀请赵东来过招一二实力说话,却听得赵局圝长开言:“薛将军先别忙,我有几句家中长辈的话要带给您身边的两位。”张发奎一愣,却见赵局圝长已经转向他:“家里一位远房表叔托我给您带个话,说当年在东北等了您半天,结果光听您发通电叫得响,死活不来人,后来跟蔡将军通了个信儿,才知道您是穷得没路费。他就不跟您计较了,改天请您去东北喝烧高粱。”张发奎听到东北二字已是一惊,再听到蔡将军瞬间老脸通红,这会儿一反常态弱声弱气地问:“敢问您家这位表叔是……”赵局圝长呲牙一乐:“嗨,老革圝命了,跟您应该没正面碰过——马占山。”

张发奎顺手拉过田汉就走:“走走走田汉先生我给您介绍一下香圝港目前的戏剧界人圝士的动向啊……”

又见赵东来转向了余汉谋:“余先生,家里另一位远房表叔当年在香圝港救过您夫人,这次听说我来参加薛将军婚礼可能能见到您,就托我给您带个好,并问您夫人好。”

余汉谋也顺手拉过张大千表示择日不如撞日,大千先生您看这会儿也快到中午了婚礼酒席能有什么好吃不如您去我们广州酒家坐坐?

薛伯陵瞬间变成光杆司令,面对一个歪头卖萌扮演无辜晚辈的赵局圝长:“你……您家怎么这么多表叔啊……”

赵局圝长张口就是一句:“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围观群众中的祁同伟厅圝长和侯亮平局圝长表示下次样板戏票友小组活动一定会邀请赵东来局圝长,每周活动时间还刚刚好在读书会之后。

 

发觉事态急转而下的陈诚赶紧跑回来,心想自己跟这位赵局圝长家的远房表叔们大概没什么瓜葛,反正自己当年第十一军第十八军都是嫡系吃香喝辣,自己可没像张发奎一样开过空头支票,也没像余汉谋一样丢过老婆。没想到赵局圝长笑容一收对着他来了一句:“陈先生,久仰您“黄埔四巨头”的名号了。不说别的,就您这相貌便足以统御国军了,可不知为什么我却看着有点面熟。”陈辞修心想要遭,自己居高位多年早没人提自己长相像某位历圝史人物这茬了,没想到如今在大圝陆这地头蛇要想损他还是一抓一个准。还没等陈诚想出话头岔开,赵东来突然露圝出一个看似纯良无辜读作死皮赖脸的笑容:“想起来了!我母亲出身清河武氏,我从小就听她给我讲武松!西门大官人!”

陈辞修,立仆。

随着陈诚回来的沙书圝记一看这下糟糕了,连西门大官人都扯出来了,不知道该找民宗委的同志还是该找省史博院的同志来救个场,四下一看,赶快把人称“八贤王”的赵立春老书圝记拉过来了。

赵立春老书圝记最近正被坑爹的儿子坑得焦头烂额,一看到赵东来的背影掉头就走。沙瑞金十分不解:“见过您家祖坟的是祁厅圝长,可不是赵东来局圝长啊。”

赵立春老书圝记:“你以为我祖上跟他祖上没旧吗?达康那时候要提拔他我就让刘新建查过他,没想到刘新建太能查,连他祖上是吴三桂后代一支都查出来了。”沙瑞金更不明白了:“那跟您有什么关系啊?”赵立春老书圝记面色一沉:“我祖籍广西,据说是明桂王朱常瀛传说死于乱军的儿子隐姓埋名之后留下的后人。”

赵东来赵局圝长以一敌三的战绩惊呆了围观群众,最终伴郎团与伴娘团各自仅剩的一名成员以胸肌大小、不是、官阶大小略有差异,握手言和。

薛伯陵表示这次共圝军没高达,国军黑(猪)历(队)史(友)太多。

围观了全过程的李佳佳同学表示这堂历圝史八卦课十分生动,就是可惜伴娘团没穿裙子,不然大千先生完爆Ladybeard,但这个着装建议在自家爹的嗖嗖眼刀中宣告破灭。

 

----------画风都跑偏成这样了大概特么没有(三)了的TBC-------------

 

【注释】

1. “四渡赤水出奇兵,天涯海角都不去”:四渡赤水是薛岳追着中圝央红军长征路上的著名痛脚,天涯海角指海南,历圝史上的真·薛岳最终没有留在大圝陆,而是从广东退守海南,最终去往台圝湾。既然这里让他留下了,那自然是“天涯海角都不去”了;

2. 孙立人将军与胡适:孙立人,字抚民,因为赴缅作战被称为“东方隆美尔”,也就是东方“沙漠之狐”。赴台后因间谍案被蒋圝介圝石软圝禁(这个案子多少是个“莫圝须圝有”,意在软圝禁而已),被软圝禁期间胡适等人为他奔走争取良多,胡适还去探望过他;“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胡适的著名观点;

3. 胡适vs周树人vs陈寅恪:胡适当年确实和鲁迅在《晨报》上打过笔仗,不过两人早期是好友,后来因为对社圝会革圝命的理念不同而渐渐分道扬镳。胡适对陈寅恪的治学很推崇,鲁迅对陈寅恪没什么太多评价,但两人据说还是有交流的。陈寅恪、薛岳都是客家人,陈寅恪年长,这个地方两人的交集我不是很确定,就当做强行私圝设好了。

4. 孙科vs李宗仁:历圝史上真·孙科与真·李宗仁在国圝民圝党败退前夕蒋圝介圝石一会儿上台一会儿坚辞的权圝术甩锅中彼此竞争过“副总统”竞选,最终李宗仁当选,当时力挺孙科的就是薛岳等人(薛岳属于比较坚定地站在“国父”路线上,认为孙科作为孙中山先生儿子才算正统,李宗仁是桂系出身);

“姓赵”和“文臣气质不够”是都扮演过“屠岸贾”的孙淳和王学圻的梗,孙淳出演的电视剧版拍摄在后,表示不会和王学圻比较但不明白屠岸贾作为一个奸圝臣为什么王学圻的扮相一直是穿着铠甲的,自己的版本会更“重文轻武”;

“被蒋总统摆了一道”是真·李宗仁,当时竞选成功后蒋圝介圝石通知李宗仁就职典礼穿军装,结果当天李宗仁穿了军装但蒋圝介圝石穿了长衫,搞得李宗仁好像他的侍卫而已; 孙科晚年隐居美国,在国圝民政圝府众多要员中的确以爱好读书出名,“养浩然气,读有用书”是孙中山曾经劝勉他的话;

5. “滇军调去东北”:指解圝放战争时期,蒋圝介圝石将滇系部圝队调往东北作战,但滇军在东北战场上有多处起圝义,基本没怎么正面和解圝放军作战;

6. 伴郎团成员们:

陈诚:字辞修,中圝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黄埔系”,蒋圝介圝石的铁杆嫡系,曾率十一军、十八军,所以也把他的部下称为“土木系”(“十一”合为“土”,“十八”合为“木”)。国圝民政圝府败退台圝湾后陈诚出任行政院院长、“副总统”,后任国圝民圝党“副总裁”,为台圝湾初期的经济建设打下了一定基础。

薛岳不算是陈诚一系的,但陈诚确实在几个关键点上提拔帮助过薛岳,包括推荐他一同进行“剿共”、淞沪会战薛岳是陈诚的部下、支持他指挥长沙会战,以及国共战争期间力邀薛岳执掌部圝队。另外陈诚喜好交游也是真的。

张发奎:字向华,又名逸斌,客家人,与薛岳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是同学。参加过北伐,抗战期间保卫上圝海、参与武汉会战,指挥第一次粤北会战并获胜。国共战争之后一直拒绝去台圝湾任职,也没返回大圝陆,而是一直旅居香圝港。晚年多致力慈善和教育事业。(真·张发奎属于比较死硬且理想主圝义的反TG,可能和南昌起圝义是他手下的兵有关,相当于TG起家是白消耗了他的军阀资本)

余汉谋:字幄奇,广东人,曾任中圝华民国陆军总司令,一度主政广东,但抗圝日期间轻弃广州,导致广州两周内沦陷,因此被革职留任。后参与粤北会战获胜。国共战争后至台圝湾。

7. “文艺界小伙伴的猫打架”:这其实是钱钟书家的猫和林徽因家的猫打架,钱钟书先生还差点亲自给自己猫助阵的梗;

8. 薛岳“手边一卷诗经”:真·薛岳晚年隐居台南嘉义时喜好练字,据侄圝子回忆说薛岳常读、临诗经;

9. “连阔如当司仪”:连阔如,著名评书大师,又称“跑马连”,也有人认为他是“评书第一人”。连阔如和田汉的具体交情不详,但抗美援朝时期赴朝慰问演出团中,田汉是副团长,连阔如是大队长,外加田汉建圝国后曾任文化部艺术局局圝长,估计肯定是认识的;“豹头环眼”那段本来是说张飞的hhhh;

10. 伴娘团成员:

张大千和田汉的外貌都是按照历圝史本尊,张大千先生的胡子是从二十多就开始蓄了,田汉乱发如云的发型是早期年轻时发型(可参见辛柏青老圝师的话剧剧照

11. 余汉谋vs. 张大千:张大千是出名的好美食,余汉谋则是和他弟圝弟在二圝十圝年代就投资了当时叫“西南酒家”的“广州酒家”,也确实延揽了“南国厨王”钟权和“世界厨王”梁贤等等一堆名厨,广州酒家至今还是广州一处老字号;

12. 张发奎vs. 田汉:淞沪会战期间上圝海文艺界组圝织了一支“战地服圝务队”,由郭圝沫圝若牵头,号召当时的文艺名流去奉贤南桥——当时的国军前线——去访问军圝队慰问战士,当时张发奎指挥第八集圝团军参与淞沪会战,邀请郭圝沫圝若率队前往,田汉当时也参加了慰问;长沙失守后田汉前往桂林,与张发奎也有交集;《将军笑了》是一出田汉编写的戏剧,按照某个wen ge档圝案中作为田汉的“罪证”的说法,意在鼓吹张发奎等军官的抗圝日功绩;(郭圝沫圝若这个梗略黑,不过他确实曾任中科院院长,作为前CAS的郭开贞半黑的我心情复杂(x 田汉夫人安娥五十年代中风瘫痪,田汉虽然一生情感纠葛颇多而且其人处理情感问题优柔寡断,但是他与安娥之间的感情十分真挚,所以这里私圝设让他生活重点关心的是夫人的康复问题,张发奎这个糖衣炮弹打得准;

13. 赵东来(马占山)vs. 张发奎:马占山是东北军将领,他指挥的“江桥抗战”堪称打响了“东北抗圝日第一枪”。九圝一圝八事变之后,张发奎向国圝民政圝府请缨抗圝日,表示要“北上援马(占山)”,后来军费没有着落,后来日军进犯上圝海,张发奎表示要“东向援蔡(廷锴)”,但也未筹措到军费。所以赵局圝长嘲笑张发奎是没凑够路费;

赵东来vs. 余汉谋:这段纯粹是根据真·余汉谋的历圝史现编的,余汉谋轻弃广州之后导致日军封圝锁香圝港,彼时他的夫人尚在香圝港,一直到1942年TG领圝导的东江纵队第九大队在香圝港营救爱圝国人圝士的时候才帮余汉谋把夫人解救出来,一时有“余汉无谋”的笑话;

赵东来(武松)vs. 陈诚(西门庆):这二位都因为这两个角色十分出名了。“清河武氏”是指武松是山东清河县人;

赵东来(吴三桂)vs. 赵立春(朱常瀛):桂王朱常瀛就藩于广西,后来病死梧州;他的四儿子就是南明末圝代圝皇圝帝永历帝朱由榔,一度在云南抵圝抗清朝,清军攻入云南后逃至缅甸,吴三桂攻入缅甸后缅王将其献与吴三桂,永历帝被吴三桂绞死;

14.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出自样板戏《红灯记》,祁厅圝长和侯局圝长唱的是《沙家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