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个人的黑帮

Work Text:

苏打水不加冰。威士忌加冰。双份朗姆。
老左把三杯饮料放在托盘上,刚要端起来,又重新摆了一遍。麦克•柯里昂、卡里多•布里甘特、托尼•蒙塔纳,正坐在他的酒吧包间里等这三杯饮料。
为表示彼此信任,柯里昂和蒙塔纳的保镖等在门外。老左简直不愿想外厅成了什么样子。卡里多是担保,他空着手只身前来。
但还是有点不公平。老左替麦克觉得受了委屈——两个Spics,对付他一个。
我们的堂柯里昂顶他们十个。老左想。他在苏打水的气泡都散掉之前端起托盘——按托尼的要求,两手各抓一边——然后尽量不摇不晃地送过去。
那三个要谈生意的人占了一张小圆桌。桌子那么小,老左放下杯子时险些碰到卡里多。不过后者完全没注意到面前多了一杯什么东西,他正不断打量托尼。麦克对老左低声道谢,拿起杯子抿了一口,放到不碍事的地方。托尼细细地闻了一遍他的朗姆酒,又看看老左,没有喝。
从桌边到吧台有很长一段距离。等老左回到吧台边上,浑身的汗都被空调吹凉了。他喘了口气,对自己说:“他妈的,这是真的!”
就像桌边的人听不到他在说话,老左也没法听到那边的谈判。
“堂柯里昂。”卡里多先开口,看了托尼一眼,才转向麦克,继续说下去,“托尼是我的朋友。在迈阿密发生了一场不幸的冲突,我非常遗憾。”
“我听说过你。Senor Brigante。”麦克对卡里多说,可能还在微笑,“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地盘。你比我更懂‘生意’的意思。今晚我来谈生意,不是谈报复。毕竟报复无所助益。”
“我听说柯里昂的生意跟我的不搭边。怎么,终于想通了?”托尼说,“跟我说话的时候看着我。”
卡里多像挨了一拳,嘴角微微抽动。西班牙语不等于他能跟蒙塔纳谈到一起去。事实上,卡里多怀疑真有活着的人能把什么话说到蒙塔纳脑袋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踩进烂泥塘。情义杀人比子弹快,但有时候它也想坐下喝一杯,慢慢欣赏。
真他妈病态。
麦克的注意转向托尼,后者却又不说话了。托尼点上雪茄,咬在嘴里。
麦克缓缓吸了口气:“Senor Montana,今天来谈生意的是我。而且在生意场上不提及家族。”
“哈!你们Wops的家族!”托尼的胳膊正要做个大动作,被卡里多中途拦下。托尼换另外一只手拿下雪茄,两根手指点着麦克的鼻尖。
“你的手下,或者该叫家族成员?他们跑到迈阿密,在我的俱乐部喝酒。没问题!俱乐部本来就是喝酒的地方。我很友好!结果呢?结果我发现他们带着一箱子钱,跟经理在办公室里!”
托尼大笑,甩开卡里多的手。
“不是带着一箱白粉跟小妞在床上!有他妈的什么毛病?他们裤裆里长得不是卵蛋,是生意?!”
“你把他们都扔到河里了。包括钱,还有你的经理。”麦克说。
“我亲力亲为。”托尼说,向麦克倾身,“嘿,你上次亲自动手是什么时候?高中?”
“托尼。”卡里多说,“我们今晚只谈生意。”
“操他的生意。”托尼嘶声说,雪茄快被他咬断了。
麦克靠向椅背,两手交叉在身前。
“你以为你能跑到迈阿密,用油腻腻的指头杵在别人地盘里?操你的Wops!”
“行了!”卡里多提高嗓门。他注意到托尼眼圈和鼻翼病态地潮红,额头有冷汗,手指在发抖——抽动。
这事不会有好结果。卡里多感觉到又沉又凉的东西压在胃部。
托尼从丝绸外套口袋里掏出个金质烟盒,开得太猛,里边的白粉撒在桌上。麦克登时皱起眉头。卡里多别过脸。托尼完全不在意,用盒里的黄金刮片随意分了分,凑过去使劲吸鼻子。麦克不自觉地瑟缩。
托尼长舒一口气,倒在椅背上。他懒洋洋地揉捏鼻子,掂起撒出来的白粉放回盒里。
“Senor Brigante。”麦克说话,专心盯着卡里多,没有看托尼。“感谢你出面。但我恐怕今天没办法谈下去了。”他说完,站起来扣上西装外套。
“你听听他说话。他说‘没办法谈下去’。”托尼也专心盯着卡里多。他撮起手指头,把次末音节拖得长而又长。“生意,朋友,谈判。像美国公民似的,谈判。”托尼也站起来,卡里多及时拦托尼和麦克之间。妈的,他希望柯里昂决定到此为止,找他的保镖安排刺杀,或者冲进来扫射。什么都行,只要能把这件事了结了,什么都行。
麦克只是站在原地,两手仍旧交握。他连表情都没变,带着那种超然的冷漠看着——
闹剧。
这个词在卡里多脑子里一闪。当然,麦克•柯里昂当然能坐在锡安山上这样看他们。这一会儿工夫,托尼已把他甩开。
卡里多猛地抽了口气。他也不是当真那么想看到两边保镖枪战。
“行了。”老左说。
声音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站得多么近。麦克•柯里昂在他背后,卡里多•布里甘特在正对面,看上去相当吃惊。他手里抓着托尼•蒙塔纳。
托尼没怎么用力就抽回手,抱着胳膊。
老左看不见“他这边的”堂柯里昂意下如何。他张了张嘴,决定趁计划好的话还没散尽,赶快把它们说出来。
“我的酒吧里,呃,禁止动手打架。外边?随意。但是在里边,先生们,禁止动手。”
老左感觉到一只手按在肩上,他不自觉地让到一边。他看见堂克里昂对自己微微点头,然后转向托尼•蒙塔纳。
“我们对主人表现一点尊敬吧。Senor Montana。如果有必要,我们换个时间再谈。今天已经晚了。”麦克说,对托尼伸出手。托尼低头看了一眼,结结实实一巴掌拍在麦克手上,像真的谈妥了似的与他握手告别。
卡里多觉得压在胃部的东西更沉重、更凉了。一晚上谈判没有解决任何事情,反而更糟糕。但他知道躲不过去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他也和麦克握手告别,然后对老左点点头,揽着托尼的肩膀一起离开。
麦克拍了拍老左的胳膊。这回老左非常骄傲,他没有直接坐在地下。
“你把自己的生意照顾得很好。”麦克说。
“我只是尽力。”老左说。堂柯里昂正看着他,如果老左敢猜得更大胆一点,赞赏地看着他。
“蒙塔纳不会影响你的生意。”麦克说,就像没有比这更确定的事情。他再次拍拍老左的胳膊,也转身离开。
天哪。老左想。我真他妈的爱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