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慎入】katapepaiderastekenai

Chapter Text

-6-

张伟突然正常了起来。
以前时不时的情绪崩溃,面对付翀时的歇斯底里,以及种种不和谐的东西仿佛一瞬间被人从张伟身体里剔除了。
不但正常了,还正常过了头。
王文博给郭阳报喜,说是张伟可算恢复了,现在又乐意打岔了,也再没不搭理过他。
"行,我知道了。你再多看着点张伟。"
郭阳挂断了电话,脸色也并不好看。张伟的举动太过反常了,和付翀之间也一定出了什么状况,但是张伟一直闷着不说,郭阳也只能靠猜。
这样正常又诡异的氛围一直持续到了暑期。
暑假对郭阳来说太遥远了,而对于此刻张伟而言又沉重如山,所以只有王文博一人欢天喜地的。
付翀说过等放了假就会带张伟出去"长见识",付翀的原话就是这么说的。但张伟知道,付翀想带着他去见见那些"圈内人",那是他乖乖听话后,付翀在床上告诉他的事儿。
像花儿这样的乐队要多少有多少,这种所谓的青少年摇滚乐队一直徘徊在娱乐圈的边界。而付翀所在的那个圈子里,大家都握着唱片公司的资源,或是制作人,或是星探,都是让这些少年趋之若鹜的身份。
张伟算是个例外,他比多数人都更优秀,并且是付翀主动找上来的。
只是结局都一样。
这个圈子都喜欢年轻的肉体,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他们并不在乎,只要有机会,都会逼着他们和自己发生关系。但他们都把这个叫做"交易",他们给予这些少年靠近梦想的机会,但必须用肉体作为交换。交易不是一次两次,他们会把这些孩子玩到腻味,就开始拒绝提供机会,让他们自生自灭。
圈里把张伟这样的小孩儿叫作"宠物",大家都以拥有宠物的数量以及质量来作为攀比的资本,最近更是开始以宠物的年龄和能接受的尺度作为衡量质量的重要标准。
而这些人之所以能玩成一个不小的圈子,是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一只宠物敢与他们对着干。
张伟也不敢。
他不明白这不是自己的过错,何况他以为自己爱上了付翀。尽管并不太确定那是否可以归类为爱,但他已经对付翀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情感,难以割舍。
张伟只说自己要出远门,就听付翀的话关了机,跟着他走了。
这里像是一个宴会,冠冕堂皇的制作人们和一些发育尚未完全的孩子们,张伟也只是其中之一。他被付翀带着见了很多人,从厌恶抵抗到麻木乖顺,他得到了许多赞扬,但说不清那是给付翀的还是给他的。
张伟根本没记那么多拗口的名字,大堂里摆放的食物比不停和人打招呼要有吸引力得多——食物也不会把手放在他的屁股上揉搓。他趁着付翀与人攀谈的空溜到了垂涎的甜品前,但令人讨厌的手又出现了。
"别碰我。"
张伟皱着眉头躲开骚扰。
"是付翀的……"面前的两人约摸三四十岁,张伟不记得自己是否被带到他们面前打过招呼,但他们和其他人一样,都会把手放在他的屁股上揉捏,他不喜欢这样。
花儿乐队在圈内也有些名气,那毕竟是付翀第一次真正上心了的乐队,主唱是个不错的宠物,尽管付翀没有带出来过。
偷食的张伟抹掉嘴角的奶油正准备悄悄地回去,就被两人捂住嘴巴强硬地掳走了。
"唔……"
张伟的嘴被布条给卡住,只能发出微弱的叫唤声。他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也不知道绑他来的两人到底是谁,张伟绝望极了,他明白自己哪怕是被迫与别人性交,付翀也只会把火撒在他的头上,而现在他躲不过。
"不知道付翀把他养得怎么样了……每天吹嘘自己的宠物多么棒,也没带出来让人试试。"
张伟被剥了个精光,面对着墙,两手被反捆在背后,双膝跪着。
"先让我试试耐不耐操,咱们再一块儿玩。"
"啊——"身后的人似乎并没有准备任何的润滑和前戏,张伟惶恐地拼命挣扎起来。
"叫什么叫?!我他妈还没开始操你呢!"
男人抓住张伟的头发限制住他的动作,宽厚的手掌用力地扇在他柔嫩的臀瓣上,没一会就显出一个红肿的巴掌印来。
"呜呜……"
在两个成年人的面前,张伟就像只可怜的小鸡仔,被粗糙的手给掌控着,膝盖顶在墙面前,手上的束缚被解开,还没从发麻的感觉中缓过来,就被扣住手腕摁在墙上。男人没做任何润滑,抵着生涩的穴口插入得十分艰难,张伟痛得发抖,只好抽气忍耐。
他没有被这种姿势贯穿过,疼得要命,但说什么也没人听。
以往对着付翀还能撒娇,付翀就受用地对他好一点儿。而现在经历的,是真正的绝望。
张伟仅吊着一口气,终于把男人坚挺的柱体吞进肉穴里,但他疼得不行,手指用力扣着墙体,指关节都开始发白,下唇也被自己咬得没有血色,艰难地发出几声呜咽。
他很想郭阳。
可是付翀的话也一并冒了出来,现在不只是付翀,还有两个陌生男人。张伟就像陷入了泥沼,越挣扎,陷得越深。
刚才撕心裂肺的痛都没让他哭出来,一想到郭阳不会要自己了,张伟也顾不上后穴加倍的疼痛感大哭起来。
但一把清亮娇软的嗓子反倒勾得男人的欲望更加高涨,扣着张伟手腕的手借力支起身子,带动得张伟不得不压下腰去把屁股抬得更高来迎合。男人湿滑的舌尖从张伟的耳垂一路舔舐到锁骨,恶心黏腻的触感让张伟挣扎着别过头去,但男人丝毫不介意,仿佛得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玉器,正病态地舔过他的身体,甚至想要用口腔包裹住他。
"爽啊,真他娘爽!"男人一面在紧致的肉穴里抽插着,一面忘情地感叹。
男人松开张伟的手腕,一手捏住他的下巴,一手托住他的后脑勺,用力地将他的脸掰向自己,然后不顾张伟的挣扎反抗吻住了他。男人用手扣住张伟的脸颊,在牙齿的咬合处用力挤压,强迫张伟张开嘴与他舌吻。
"呜……"
张伟浑身都紧绷着,男人的舌尖在他的口腔里四处窥探着,找到了他柔软的舌头之后拼命纠缠,张伟只能呜咽着任由侵犯。后穴也是一样糟糕,被强行破开之后的深入疼得张伟不停颤抖,可在付翀变态的调教之后似乎能借着后穴的痛苦勉强高潮。
快要到达极限了。
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射出来刺激到张伟最难耐的一点,身体跟着到达顶峰,几乎和男人同时射精。
男人退出了张伟的身体,张伟已经精疲力竭,软绵绵地跪坐在地上,两股间还有些许白浊的液体流出。
"还没结束呢小宠物。"
另一个男人在一旁等候了许久,此刻终于轮到他解开腰带。他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一把捞起还没缓过神来的张伟让其上半身趴在桌面上。只是张伟年纪尚幼,并不能很好地保持这种姿势,双脚没有沾地总让他不停下滑。男人皱了皱眉,干脆将他翻过身来要他双手穿过膝弯抱住自己的腿,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出来。
借助上一个人留下的精液润滑,男人顺利地进入了张伟的身体,这个姿势可以清楚地看到,张伟狭窄的肉穴被男人的肉柱彻底撑开,周边的褶皱被拉扯得光滑,穴口随着肉柱的抽插被溅出的黏液染得泛着水光。
张伟几次想要放开手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但是又被男人用力地扣住手背继续保持着那个姿势。
结束这场折磨时张伟已经被抽干了力气,两个男人将他从桌上抱下来开始穿衣服,张伟想哭,又没有力气哭泣,眼皮一沉便深深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后的张伟发现自己被送回了付翀的房间,他紧张地蜷成一团。他不知道付翀是否知道他已经被那两个陌生男人给侵犯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但至少现在是他偷来的片刻安宁。
"疼吗?"
付翀坐在床沿上,指腹抚过张伟额前的刘海,眼里满是担忧。
恍惚间张伟以为自己看错了,费了许久才缓过神来,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再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付翀后,小幅度地点点头。
"我说过了,只有我是真正爱你的……"付翀的拇指顺着张伟的唇缝划过,忧愁的语气中又带着一丝难以掩盖的得意:"除了我,谁还能接受你呢?"
付翀仿佛是洗脑般地不断向张伟灌输着:"是我拯救了你啊。"
终于动摇了的张伟将自己枕在了付翀的手掌上蹭了蹭,乖巧地将脸埋进付翀的手心,甜软的奶音嘟囔着:"谢谢……我爱你。"
张伟并不知道这种怪异的情感究竟能否归类为"爱",但他还不能够很好地作出自主判断,就像是个咿呀学语的孩童,付翀灌输了什么,他就吸收着什么。
他也很喜欢郭阳,他总觉得自己是爱郭阳的,但和付翀是不一样的,就暂且归结为喜欢。他愿意主动提出做爱的请求,那种行为在他眼里是唯一表达爱的方式,尽管张伟的记忆中,这一项行为只有给他带去痛苦。
可是郭阳并不接受。
想到这里,张伟失望地垂下眼帘。
"我想洗澡……想早点儿……早点儿回去……"
付翀没有接话,只是把赤裸的张伟抱进浴缸里,熟练地替他清洗着身体。张伟也似习惯了似的,麻木地躺在水中,任由付翀擦拭。
"我可以早点儿回去吗?"张伟抱膝坐在浴缸里,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脚背,"我可以和你再做一次,在回去之前。"
张伟不安的手指在水中打转,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和付翀商量的权力,但他知道比起强硬地使他屈服,付翀更喜欢他乖顺听话的样子。
付翀欣喜地看向张伟,仿佛是在看一件被精心雕琢出来的宝贝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