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女装PLAY

Work Text:

“你这是什么意思?”田丸三郎瞥了一眼稻见朗手中的袋子,挑眉抱臂问道。

稻见朗双手举起,一脸无辜道:“和我没有关系,是大家投票决定的。”

这是特搜班保持独立不依附任何派系而必须付出的代价——面对各方来的正当请求都必须一视同仁,尽可能应承。警方收到情报,即将举行的一场各国高层参加的私人聚会中可能会混入了恐怖分子。若是正大光明地带着保镖参加聚会,一来容易引起混乱,影响国家关系;二来打草惊蛇,反而容易出现意外。所以最终决定,让特搜班混入聚会中,暗中保护总理。可问题又来了,大山作为特搜班唯一的技术支持人员,必须全方位监视会场内的动向,要想贴身保护总理,女装是最好的选择。然而稻见吊儿郎当的气质,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会参加这种高等聚会的大小姐。于是这个重担就落在了田丸三郎的身上。

在众人的期待中,田丸无奈地接过了衣服,一脸淡然的大山玲尾随其后。

“等一下,我要换衣服,你进来干什么?”

大山玲晃了晃手里的化妆包,里面瓶瓶罐罐叮当作响,笑得一派天真:“当然是帮你扮女装。我跟我的模特表妹讨教了一些化妆技巧。你不会真的以为穿了个裙子就能扮成女人了吧。”

 

——“果然女人对穿衣打扮都是异常执念的啊。”

“你只是在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吧。”樫井勇辅头也不抬,一边研究图纸,一边毫不留情地戳穿了稻见的心思。

“不过话说回来,田丸扮成女装会是什么模样呢?”稻见在百无聊赖的等待中托腮问道,“会不会是那种高冷的御姐贵妇啊?还是清纯可怜的大小姐呢?啊,那种温柔体贴的姐姐也不错~”

“就算你们俩打得火热,也不用这样炫耀吧。我以为你们俩昨晚——”樫井奋力反击春风得意的稻见,却被更衣室的一声惊呼打断。

 

在女性面前换女装,田丸还是头一遭。他勉强套上了尺寸合适的裙装,遇到了第一个难题——拉链卡在尴尬的位置,无论如何也拉不上了。无奈,只能求助于大山,结果刚一开口,就结巴了一下:“大,大山。能帮我拉一下拉链吗?”

低头摆弄手机的大山二话不说,起身帮忙,随后还帮田丸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裙摆,然后后退一步,开始上下打量田丸。

“怎么了?”田丸狐疑地问道。

大山撇撇嘴,感叹道:“吉永先生还真是给我一个大难题。”说完,她突然伸手,将田丸按在了凳子上。

 

——“你拿着剃刀干嘛?”

“当然是要剃胡子了,你见过胡子拉碴的女人吗?”

“我自己来。”

“不行,你每天都剃胡子也没看你剃干净。哦对,还有身上的体毛,自己回去剃干净,不然我就让稻见帮你剃。”

“......”

 

——“你不闭上眼睛,我怎么给你戴画眼影戴睫毛?”

“眼影?睫毛?我不需要那些东西。”

“老老实实别乱动!”

 

——“稻见可真是恶劣,留了这么多印子,遮都遮不完。田丸你也真是好脾气,任他欺负。”

“......”

 

——“总算搞定了。只要你不要开口,走路不要外八字,没人会认出你是男人的。”

“......”

田丸向来绅士,对于突然性情大变的女性队友的种种行为,只能默默接受。

“好了,出去给他们看看吧。这可是我苦练两天两夜习得的成果。”不同于往日有几分冷漠的神秘黑客,大山玲双眼中闪着兴奋调皮的光芒,“走吧。”

吉永、稻见和樫井还在激烈地讨论着潜入计划的可能性时,只听吱嘎一声,更衣室门开了。三个人齐齐望过去,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相较于平日的田丸,伫立在更衣室门口的女人更加白皙,嘴角眉梢少了几分冷峻,多了一分柔和,忽闪的睫毛透露出了不安和羞涩,唇色鲜亮而饱满,让人想要品尝,纤长的脖颈,伸展的锁骨,无一不想让人留上暧昧的印记。

田丸啧舌皱眉,打断了其余人的呆愣绮思:“发什么呆,快点把任务交代清楚。”

 

稻见朗捧着摆满香槟的托盘,脸色难看。耳麦里大山玲颇为得意地笑道:“让田丸部长扮女装说不定是败笔,他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沉默的神秘黑发美人——这是假扮成侍应监视全场的稻见偶然间听到的对于田丸的评价。虽然任务要求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是他还是情不自禁地看向总理身旁的田丸。

田丸着一袭黑裙,妆容也素雅干净,一声不响地陪伴在总理左右。可即便如此,被这种冷艳而神秘的气吸引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地上前搭话。这让稻见朗想起很久之前,特搜班刚成立时的事。

那是他第一次假扮成卧底,潜入暴力团伙。在棒球场与田丸交换情报时,面对真实和谎言的夹缝中心生迷惘的他,田丸曾对他说过,“灯塔”会将他从迷雾中拉回现实生活。后来,对他照顾有加的暴力团伙成员不幸身亡,“入戏”过深的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如果当时没有田丸无声的指引,想必他已经在堕落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田丸三郎是他的灯塔,是他在这条艰难道路上踽踽前行的唯一安慰。

想到这,他不自觉地多了几分笑意。他看向田丸,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田丸的双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坦率正直,坚定不移,温和却有力。就是这样的一双眼,将他从危险崩溃的边缘拯救回来;也是这样的一双眼,发现了无数隐藏的危机,帮助他们解决了无数案件;还是这双眼,在深夜的交缠中,满溢着爱意和情潮,让他悸动不已。他发现稻见也看向了自己,像是触电般移开了目光,脸颊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红晕。

稻见舔了舔嘴唇,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各种意义上。

抓住企图袭击的不法之徒对于身经百战的特搜班而言,并非难事。但整个过程却让稻见不甚愉快。歹徒趁只有F国总统、总理还有田丸三人独处时企图行刺,被田丸干净利落地制服了。待特搜班其余人赶到现场时,只看到F国总统牵起田丸的手,款款深情地表达自己对他美丽美丽外表和强悍实力的欣赏和爱慕。田丸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委婉地拒绝了对方。可总统并未放弃,临走时还声明会邀请田丸参加他的送别晚会,惹得稻见大为光火,拉着还未来得及换回装束的田丸,打了声招呼便自顾自地走了,在回家的路上也是一言不发,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

回到两人同居的住处,门一开,稻见便气势汹汹地将田丸摁在玄关的墙壁上,抓住他的手,低声问道:“他碰了你的手对吧。”

相处多年,田丸自然了解稻见此时颇为不快,苦笑着点点头。稻见随即舔吻起田丸修长的手指。其实手指上神经密布,火热的唇舌带来的触感已经足够难耐。偏偏稻见就是有本事做得十分色情,加上胡茬的刺痒感觉,让田丸不由得想起过去他为自己口交时的种种模样,不自觉地兴奋起来。

稻见也感受到了田丸的激动,心情略微好转:“除了手,他还碰过你的其他地方吗?”

稻见认真的架势让田丸皱起眉头:“那总统只是客套,你不必当真。”

“我看未必。遇到你这样的‘东方美人’,任谁都会把持不住的。”

田丸因为稻见露骨的表达生出几分不快,想要甩开稻见挡道的手臂。两人实力相当,可空间狭窄,田丸一身裙装无法施展全部实力,一番拆招后,反被扣住摁在墙上,动弹不得。稻见凑到田丸耳边,低声道:“比如我,就挂念你整整一晚了。”说完,他便急急地扯开了田丸背后的拉链,探了进去。

田丸自然极力反抗,引得裙摆翻飞,玄关昏黄的灯光下。深色的衣裙映衬着蜜色的肌肤,更为诱人。稻见趁机欺入他两腿之间,整个人压在他身上,令他动弹不得。手下也不闲着,在衣服里肆意抚弄,一如他的作风,全情投入的热烈和激情,剔去了他的理智和克制,撩拨出漫漫欲火。

在沉沦之间,田丸想要扯开碍事的衣物,被稻见扣住了不安分的手:“就这样穿着,我很喜欢。无论是你什么样的样子,我都很喜欢。”田丸还想反驳几句,却被接下来的猛烈冲撞打碎了所有的话语,只余下低低的喘息和呻吟。

一室旖旎。

即便身体素质强健如二人,连续两天的胡闹和整夜的任务,还是让两人卧倒在床,无力起身。稻见搂过背对着他的田丸,轻吻着他的后颈:“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拘谨就好了。”

田丸动了动,长吁一口气:“那个,过几天放假你有空吗?”

“有是有,你有什么事吗?”田丸很少在假日约稻见见面,这冷不丁的开口让他心中生出几分雀跃。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带你见见我的家人。”田丸犹豫地小声道。

“当然不介意!”稻见一跃而起,喜形于色。“那个,我需要准备什么样的礼物呢?你的家人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我是不是还要再买一套新衣服?”

面对异常兴奋的稻见,田丸起身,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拽着他手腕躺下:“这种事之后再说吧,现在先休息。”

“那个......田丸”

“......什么?”

“可以......再来一次吗?”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