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冲喜15

Chapter Text

  “唔……啊……”
  
  被进入的饱涨感让许一霖低吟出声,眉头微蹙,搭在荣石肩头的双手虚虚地握了握。
  
  他上身的衣服只是稍显凌乱,然而下身骑装的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膝弯,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暴露在空气里,随着身前人的顶弄不断地晃动。
  
  此处是一片桃树林,粉白色的芳菲绽放得热烈,青草地上铺了一层落花。荣石在马背上就开始发情,亲得许一霖呼吸不畅,又被马儿奔跑时的颠簸弄得更加晕头转向,若不是还有少许理智在,否则还真要允了荣石在马背上就直接进入。
  
  也只是残留了少许理智罢,若许一霖还清醒着,此等幕天席地之事,他想一想都会觉得羞耻到无地自容,哪里会像现在这般,被推在树干上靠着,毫无反抗地操得淫声不断。
  
  荣石跑马入了这片桃林后就再也忍不住,两人下马后,他用了撕扯的力度解开许一霖的裤子。也是许一霖的身子在这几日被情事滋润得透彻,在荣石爱抚亲吻的时候就开始食髓知味起来。荣石掏出自己下身那根硬烫的孽物,一边在许一霖耳边,咬着圆润的耳垂,喘着粗气含糊地说些“要不要”“大不大”之类的下流话,一边分开两瓣白嫩的臀肉,把自己掖了进去。
  
  甫一进去,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呻吟一般的叹息,许一霖还觉得有些涨,荣石完全是爽的。
  
  湿热紧致的内里自觉地开始收缩吮吸起来,含着那根烧红的铁棍讨好地翕颤着,荣石尾椎骨一麻,大臂一用力将许一霖往树干上方托了托。
  
  着力点的变化让许一霖有些惊慌,搭在荣石腰侧的两条长腿夹得更紧,后股肌肉也下意识地绷了绷,带动着后穴猛地收缩,插在里面的那根阳物犹如被无数张小嘴吸吮,茎身上每一处虬结的青筋都被伺候得妥帖无比,使得通红的肉棒生生又涨大了一圈,让许一霖又羞又惊,一双圆眼里的惊叹让荣石好生满意,下身打桩似地又顶又磨,插得那小穴很快有了噗嗤的水声。
  
  许一霖被推在树干上张开腿儿承欢,荣石担心那一身柔嫩的皮肤被粗糙的树皮刮伤,脱了自己衣物垫在他身后。没了后顾之忧的荣石禽兽心越甚,阳物发狠一般冲撞个不停,顶得许一霖口内呜呜咽咽,圆眼红了一圈,腰软腿软,化了水一般。
  
  被两人抵着一棵桃树有一人合抱来粗,也不知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要被两人这般“利用”,也幸而桃树不易生灵,否则只怕要羞得枝头粉白的花儿通红。
  
  荣石精壮的腰杆一下一下捣着已经软熟的肉穴,大开大入,撞得许一霖白桃般的臀肉啪啪作响,身后的桃树也摇晃不断,被繁花压弯了腰的枝头窸窸窣窣地落下花雨,让幕天席地交合的两人竟有种唯美感觉。
  
  荣石腾出一只手摸了两把许一霖身前不断出水的性器,下身动作不停,朝着早已掌握的敏感位置插弄,许一霖急促喘息了两声,身体轻颤,在低泣声中射在了荣石手里。荣石握着那点精水,涂在许一霖光裸的小腹上,让本就泥泞不堪的地方越发黏腻。
  
  荣石摸着许一霖平坦光滑的下腹,心念一动,猛地一个深插,手掌心处竟摸到了凸起,越发兴起,阳具入的力道更重,发狠抽插,插得肉穴满满当当,来回几次都似乎恨不得弄坏了许一霖一般,直入阳心。
  
  许一霖哪里受得住,歪斜着身子无力反抗,只能夹着荣石的腰软声低泣着,让他“慢些,慢些”。
  
  正在兴头上的荣石哪里肯听,反而被许一霖软糯的求饶声激起了狂性,哑着声音让许一霖再叫多些。
  
  许一霖羞愤得脚趾都红了,闭了眼合上嘴,咬着牙不肯发出半声。
  
  这般“忍受”的表情很快让荣石联想到那一晚上,许一霖也是这般宁愿咬烂了牙,也不在他身下发出半点声音。
  
  荣石布满欲望的眼底闪过狠戾——我就这么让你不甘不愿吗?
  
  就像被兜头浇下一盆冰水,荣石很快没了操弄的心思,插了数十下后草草收兵,放开精关泄在许一霖身体里。
  
  在出来的时候,看着许一霖脸上近乎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荣石心底烧起了暴虐的欲望。
  
  许一霖手脚发软,荣石退出去他没了支撑,无力地滑了下来,本以为荣石会接住他,却没想这人自顾自地整理衣带,脸上的表情,好似……刚刚只为了在他身上发泄欲望一般,看不出半点情意。
  
  许一霖不知道荣石怎么说变就变,坐在一堆凌乱的衣物上,许一霖伸手扶着树干站起身,被射入后穴里的精水顺着腿根滑落,蜿蜒出狼狈的痕迹。
  
  许一霖抖着手提上裤子,很快便感觉到亵裤上的濡湿,他难堪地咬着下唇,眼里的水汽还未褪去。
  
  “荣石……”许一霖被抵在树上干了大半个时辰,腰膝酸软,身后还有暂时合不拢的肉穴在流水,满身狼藉,可身体上不适远没有心里的酸涩让他难过。荣石明明此刻就站在他身边,可许一霖却有种快要失去他的不安。
  

Chapter Text

  许一霖被他调情一般咬得耳根通红,身上也有些发软,陷在荣石怀里轻轻地打着微颤,他难耐地咬着下唇,敏感地发现胸前的软粒居然有些发痒,被衣服一蹭,瞬间就蔓延开了酥酥麻麻的情潮。
  
  许一霖圆圆的大眼失神地眯起,眸子里有水光浮现,尖尖的下巴微微抬起,把修长颈线露给荣石,方便他的亲吻。荣石情色地舔着许一霖脖子和锁骨的白腻肌肤,留下一串湿漉漉的痕迹,不时有舌头吮吸的啧啧声响起,混着衣衫相贴的窸窣声,和越发粗重的喘息声,让安静的寝屋内染上了令人面红耳赤的浓情欲色。
  
  许一霖被吻得双眸迷离,脸颊上蔓延开情欲的潮红,整个人又湿又软,握着荣石的手开始收紧,喉结滚动,终于,忍不住一般,声音里带满了眷念回应荣石刚才的问话:
  
  “我……会想你。”
  
  荣石没说话,只是立刻吻住了许一霖,抵开牙关,探出舌尖在许一霖毫无反抗的口内色情地搅动着,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两人嘴角滑下,荣石弯下腰,大臂用力,就着亲吻的姿势将许一霖打横抱起,往里间的大床走去。许一霖两条胳膊自然地缠绕上荣石的脖子,以乖顺无比的姿态承受着荣石口内蛮横的夺取。
  
  
  
  许一霖全身赤裸,抵在床上的双手与荣石的呈十指相扣,大腿肌肉用力,跪坐的姿态,在荣石身上上上下下放荡地骑着,白皙的胸膛红了一片,好看的圆眼更是掩耳盗铃般地闭上,一截细瘦的腰身在空气中晃出淫荡的弧度,绵软的双股臀肉收紧,好让肠肉绵绵密密地绞缠着埋在里面的阳茎,一寸不落地伺候着贲张的紫涨茎身。
  
  荣石已经快被身上这个要人命的妖精迷死了,一直不停地叫许一霖“心肝”“宝贝”“好一霖”,夸奖他“厉害”“真棒”,让许一霖羞赧至极,想用手堵了荣石的嘴,却奈何正被人十指相扣着,只能在丝丝呻吟中挤出让他闭嘴的话。
  
  可荣石喊得更起劲了,还让许一霖学着点。
  
  “一霖,你那里在吸我……”
  
  “宝贝,真厉害……啊……再来一次……”
  
  “奶头都红了,奶尖好硬,想让我含着吃一吃吗?”
  
  ……

Chapter Text

  
  荣石却忽然一笑,牵过许一霖的手把他拉向自己,在许一霖惊讶的目光中,抬起那尖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一个缠绵辗转的湿吻。
  
  “哎呀!”许一霖愣愣地没有反应,旁边却传来一个奶声的低呼,而后便是“噔噔噔”,有什么东西“跑”出去的声音。
  
  许一霖猛地回神,白净的面皮涨得通红,鹿一般的圆眸又湿又软,害羞极了,双手开始推拒着荣石的胸膛,想让他放开自己。
  
  荣石却按着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刷过齿列,舔过上颚的每一条沟壑,在许一霖嘴里肆意地用舌头搅动着。
  
  许一霖被吻得头晕目眩,手脚发软,再加上他又不会伤害荣石,只能松了挣扎的力道,被荣石亲得呼吸困难。
  
  揽在细腰上的大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游走在许一霖的胸前和臀间,十分情色地揉捏掐弄着。荣石含着许一霖红肿的唇瓣又吸又咬,硬硬的胡茬刺在柔嫩的皮肤上,让许一霖疼痛之下,又有种别样的爽感。
  
  许一霖一向不知道拒绝荣石,何况是这种重逢的时候。察觉到荣石动作里的急迫,许一霖安抚地抱着荣石的头,柔声道:“不急。”
  
  哪知这话一出口,身上的衣服就“嘶啦”一声被撕开了。
  
  许一霖暗道不好,他给荣石渡的灵力好像太多了些,让荣石的筋骨肌肉得到淬炼,力气都大了好多。
  
  荣石一声不吭地在许一霖身上“忙活”,像一头发情急色的野兽,动作粗鲁又莽撞,咬着许一霖胸口奶头的力度,跟想要扯下来一般,疼得许一霖眼里有了泪花,捋着荣石肩头的长发,颤着声音让他轻点,疼。
  
  但也没说不要了。
  
  荣石却停下了动作,脑袋埋在许一霖胸口处,放开了嘴里已经肿大了一圈的奶头,沉默地发出呼吸声。
  
  许一霖察觉到胸口上有了水意蔓延开,呼吸一滞,骨节分明的手微微颤抖起来,摸上了荣石的脸,指尖一片濡湿的热意。
  
  荣石在哭。
  
  这个认知让许一霖心口发紧地疼,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无措地抱着荣石的脑袋,细声唤他:“荣石,荣石……”
  
  许一霖知道自己理亏,十来天里他没和荣石通过任何音讯,今日一见到,便是荣石“垂危”的模样。许一霖猜也可以猜到,荣石为了找自己,肯定吃了很大的苦头。
  
  是他对不起荣石。许一霖喉咙口发苦。
  
  许一霖细声唤了好些声荣石,但荣石只是沉默着,这让许一霖有些不安,细长干净的手指笨拙地一点点抹去荣石的眼泪。
  
  许一霖红着脸,把自己身上的衣物除了个干净,又去脱荣石的。荣石被他推靠在床头,任许一霖在他身上施为,只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被泪水洗过后澄澈得发亮,盯着许一霖不眨眼。
  
  许一霖胸口都红了,垂着眼睫,根本不敢看荣石,但还是硬着头皮,分开两条腿跨坐在荣石身上,牵着荣石的手探向自己身后的肉洞。
  
  许一霖是妖,即使没有润滑,情事的交合也并不会伤到他,淡色的穴口很快便含进了荣石的手指,许一霖脸上红得发烫,另一只手握了握荣石胯下那根硬涨的银枪,让阳物越发兴奋,龟头硕大。许一霖乖巧地依偎进荣石怀里,红艳的唇瓣附在他耳边,声音如蜂蜜牵丝一般黏腻:“要我。”
  
  荣石低头看他,一丝不挂、红唇微肿、羞涩又无比大胆的美人跨坐在自己怀里,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胯下的阳物涨得生疼。
  
  荣石伸手握住许一霖绵软的一瓣臀肉,用力抓揉着分开,还埋在许一霖后穴里手指加进了第二根,草草扩展后,又加入了第三根,三指在许一霖柔嫩的肉穴里寻宝一般探索着,修长的指节画着圈地戳弄,又抠又挖,待第四根手指进去的时候,许一霖穴口周围的褶皱被撑平了,紧紧地,似乎毫无缝隙一般地含着荣石埋在其中的四根手指。
  
  不知道被找到了什么地方,许一霖受惊一般猛地颤抖起来,细柔的呻吟声打着卷儿地往高走。
  
  荣石低下头将许一霖的呻吟声吃下。
  
  许一霖仰着头承受荣石的吻,细腰扭动,屁股里塞着荣石的四根手指,放荡地骑着。待荣石的吻撤开后,许一霖含糊着让他进来。
  
  荣石抽出手指,指尖带着淋漓的湿意,他用食指抵着许一霖被吻得红艳的嘴,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灼人的欲望,沉声道:“进这里,如何?”
  
  
  
  
  
  未完待续

Chapter Text

  荣石的那根性器很有分量,没有勃起的时候就是沉甸甸的一团,用捞着的时候跟捧着个秤砣似的,此刻情动之后,阳物已经完全勃起,紫红色的茎身粗壮,青筋狰狞虬结,兴奋地抬起头,一杆枪直直地指着许一霖的脸。
  
  许一霖惯会顺从荣石。荣石正值气盛年纪,性欲旺盛,在床上花样不少,经常把许一霖折腾得腰膝酸软,一个上午都起不来床,但即便这样,两人好上后,许一霖也没一次在床上拒绝荣石,扯着腰带不给操。再加上许一霖现在正是对荣石愧疚至极的时候,更是满心的顺从。
  
  所以,在荣石第一次提出让许一霖用嘴伺候他这个要求后,许一霖只是稍微错愕片刻,就红着脸答应了。
  
  白皙柔韧的身子乖巧地跪伏在荣石腿间,许一霖慢慢低下头,伸出双手呈合围状,红唇微张,将粗硬的阳物往自己口内送。
  
  许一霖明显有经验,先卷起舌尖去舔了舔细眼处的缝隙,再将红亮圆润的龟头整个含进嘴里,消瘦的双颊微微凹陷,许一霖吃糖葫芦一般地又吸又舔,一点点深入,往阳物底部含去。
  
  含到后来,许一霖只能鼓着嘴,被塞满一般地停下,还有小半截茎身实在吃不下被露在了“外面”。
  
  荣石鼻翼翕动着,大腿肌肉贲张,双手按着许一霖的头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许一霖手口并用,模仿性交的方式有节奏地抬头低头,让口水淋漓的性器在他嘴里进进出出,双手也揉捏安抚着茎身旁的两颗囊袋。许一霖手指白皙干净,做这种情色动作的时候,有种别样的诱惑。
  
  随着时间过去,荣石胯间的水声越发地大,唧唧啧啧,许一霖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和荣石性器滴出的淫液汇在一起流下,打湿了阳物底部的草丛,连会阴处都湿透了。许一霖喉结滚动,把唾液往嘴里咽,带动着口内的阳物下滑,龟头抵住嗓子眼,享受那块软肉抽搐一般的缩紧。
  
  “嘶……”荣石倒抽了一口冷气,爽得尾椎骨都麻了,抚弄着许一霖秀长的颈子,赞叹道:“一霖真棒。”
  
  许一霖白皙的身子透出了浅粉,羞耻地脚趾都蜷缩了起来。不过知道荣石喜欢这个后,许一霖忍下喉间的不适,又给他如法炮制了几次,最后一次的时候荣石放开精关,泄在了许一霖嘴里。
  
  许一霖圆圆的眼睛又大了几分,抬起头,只见他含着满嘴的精液,左右查看似乎想找什么吐出来。
  
  荣石却伸出手,捏着许一霖的下巴肉尖一抬,许一霖反应不及,满嘴的精液顺着喉咙管就滑了进去,呛得他眼圈立刻就红了,眼角渗出了水意。
  
  “咳咳……”许一霖胃里翻滚得厉害,扑向床头干咳了几声,再回头的时候,鹿一般的圆眼里带了无辜和嗔意,似乎在问荣石你怎么这么坏。
  
  水光潋滟的一双眸子,惹人怜惜得很,荣石低声笑了笑,揽过许一霖光裸的肩头,覆上唇舌,与许一霖一并“品尝”着他嘴里那股情欲的腥臊味儿。
  
  这个吻十分柔情缱绻,让许一霖方才的不满消失了彻底,细瘦的胳膊环上荣石的脖子,主动探出舌尖配合。
  
  漫长的一吻后,许一霖被荣石轻轻地蹭着鼻尖,两人呼吸交融,黝黑的眸子里倒映着彼此的面容,亲密得让许一霖有种就这样天长地久的错觉。
  
  静谧又温馨的氛围里,两人静静相拥着,荣石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许一霖光裸的背部,摸得许一霖大眼微眯,舒服极了,正在他被摸得有些困意的时候,头顶传来荣石的声音。
  
  “一霖方才做的真好。”
  
  许一霖轻哼般笑了笑,侧脸在荣石颈间眷念地蹭了蹭。
  
  “也是有人教的好。”荣石带着些笑意的声音继续传来。
  
  许一霖此时有些朦胧的困意,没立刻反应过来,就听见荣石接着道:“对吗,一霖。那人教的真好,倒是便宜我了。”
  
  许一霖僵住了身子。
  
  “那人是叫石头吗?”许一霖看不见荣石的脸,只能听出荣石的话里是在笑,“你和他在一起了多少世,一霖你还记得吗?”
  
  赤身裸体的许一霖,从头到脚都感觉到了凉意。
  
  荣石揉了几把许一霖丰盈滑腻的臀肉,“一霖怎么不说话?”
  
  “是不记得了,还是不想告诉我?”
  
  修长的手指往松软的肉穴里探去,变着角度地掏弄。荣石手上动作不停,嘴里随意地问道:“你给我看的那个木娃娃,是你们定好的转世信物是吗?”
  
  “你以为我是他,对吗?”
  
  指节曲起,带了狠劲往柔嫩的肠壁上撞。许一霖身子微颤,却一声不吭。
  
  荣石抽出手指,拥着什么珍宝一般,将僵硬无比的许一霖紧紧地搂在怀里,喟叹般地说:“一霖,我没生气。”
  
  他低下头,附在许一霖莹白的耳边轻声道:“我真的不生气。”
  
  如情话般温柔的一句话,却让许一霖颤抖得越发厉害,他张了张血色褪尽的唇,“荣石……”
  
  荣石吻着他的耳垂,声音里充满了爱意,“一霖,你知道我是荣石就好。”
  
  许一霖面如纸色。
  
  
  
  
  
  许一霖双手撑在木板上,十指曲起,指节用力到青白,手背上汗水涔涔,青筋凸起,随着身后人的冲撞不停浮现交错。长颈仰起,拉出一道好看的颈线,红肿的唇瓣里溢出被撞击得细碎的呻吟,带着脆弱至极的泣声:“轻些……”
  
  许一霖与身后的人均呈跪姿,只是许一霖跪伏的双腿分得极开,身后人的双膝蛮横地挤进腿间,以强有力的姿态架着许一霖高高耸起的臀部,粗长火烫的一根性器不断进出其间。这个姿势让许一霖几乎是跪坐在了男人的阳物上, 前方是木墙,后方是肉墙,许一霖无处可逃,只能挺着屁股挨操。
  
  白软的臀峰上全是抓揉出来的指痕红印,尾椎下凹到极致,两丸甜美的腰窝便更深,随着性事的激烈,许一霖原本光洁的背部上除了吻痕牙印,就是淌水般的汗液,汇集成流蜿蜒在美丽的背部曲线上,落进腰窝中盛着。
  
  阳茎在股缝里大开大入,每次出来只留龟头在里面,然后下一刻便是一次狠狠地捣入,直抵穴心,又深又重,少许嫩红的穴肉被带出,翻在外面被粗壮的肉棒挤压摩擦着,可怜得很。
  
  荣石胯间两颗囊袋拍打在许一霖臀肉上,啪啪作响,肉棒插在小穴里,干久了又是唧唧水声发出,细碎的白沫被摩擦出,堆在被撑平了的一圈红亮肉环上。
  
  荣石两只手在许一霖胸前又掐又扯,把那两颗本就红肿不堪的小肉珠玩得又大了一圈,指甲盖拨弄着肿大的乳头,让许一霖又痛又爽。
  
  就着这个姿势被操久了,许一霖混沌的脑海里有了种会被荣石捅穿的恐慌。
  
  “荣石……”许一霖泣声不止,脸上除了汗水泪水,还有爽透了后来不及吞咽的涎水,“轻点……”
  
  荣石从进入后就一直没说话,精壮的腰身打桩一般,闷不做声地操干着,一下一下,操到许一霖身体的最深处。髋骨一耸一耸地,狠狠撞在许一霖的臀肉上,激烈的肉体缠绕中,荣石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晦涩。
  
  “叫我。”荣石粗哑的声音喘息般地说着。
  
  许一霖此时已是神魂颠倒,根本无法思考荣石话里的意思,只能低泣着说:“什么……叫什么……”充满了委屈。
  
  荣石往里撞深了几分,绵密的肠肉被肉刃毫不留情地捅开,“名字。”
  
  “啊!”许一霖低声惊叫,眼里又滚落出一串眼泪,膝盖发软连跪也跪不住,然而身后人还是稳稳地架着他,不让他移动分毫,“轻些……轻些……”已经是哀求的语气了。
  
  “名字。”荣石没有任何心软,又是一个狠插。
  
  “荣石!荣石……荣石……”许一霖差点把自己舌头咬到,流着眼泪叠声唤着身后人的名字。
  
  荣石闭上眼,眼角落下的不知是汗是泪。
  
  
  
  
  
  待到云消雨收,许一霖双腿已是连合拢都不能,腿根酸软发颤,膝盖上一片红印,腰也直不起来,趴在床上蜷起身体,阳茎抽出后,被撑出一个圆形的肉洞痉挛一般地颤抖着,不断有精水从里面“吐”出来。
  
  许一霖一身狼狈的情欲痕迹,脸上汗泪交织,长发黏腻地散在肩头,缠成一缕一块。
  

Chapter Text

  荣石被他看得浑身酥酥麻麻的,心念一动,一低头就噙住了那片被酒液沾湿了的唇,辗转碾磨,吃糖一般撷取着许一霖口内的蜜液,吻得深入又投入,一双大手游移在许一霖单薄的身子上,很快便除去了他身上的喜袍。
  
  许一霖被他又亲又摸,很快就招架不住,瘫软在荣石怀里,任由动作,间或发出细碎的呻吟声,搔着荣石越发涨大的欲望。
  
  “嘘,别发出声音,外面有人偷听。”荣石咬着许一霖红的滴血的耳垂,舔舐着耳廓的嫩肉,声音低沉又压抑。
  
  许一霖猛地打了个颤,后背蔓延开战栗,喉头又想溢出呻吟,但念及荣石的话,紧咬着唇瓣不开口,只是身子越发地软了。
  
  荣石眼里有了得逞之意,打横搂着许一霖上床,解开层层叠叠的中衣和里衣,除去亵衣亵裤,让许一霖白羊羔一样的身子在大红的喜床上,被他一点点地“吃”。
  
  许一霖还想着屋外有人偷听,又羞又急,撑着荣石压下来的身体想让他先把人赶走,结果身子一痛,就被荣石进了去,惊叫半声后被他强压了下去,小声抽泣着让荣石轻点。
  
  荣石看许一霖现在红着眼圈,想叫又顾忌着外面,只好压抑地紧咬着下唇忍耐的可怜模样,恶劣地顶了顶下身,在许一霖猫儿一般的呻吟中告诉他那些人早被赶走了。
  
  许一霖第一次知道这人这样坏,气急了,扭着腰不肯再让他入,却误打误撞地荣石入的更深,顶到了让他欲仙欲死的位置,惊呼中后穴紧咬着的那根又粗了一圈。
  
  初次承欢的后穴娇嫩得很,荣石成亲前做足了功课,只在许一霖身子里泄了一次便退了出来,揽着怀里抖得如风中落叶般的身子,英气的一张脸上写满了餍足。
  
  后穴里的精水没了堵塞,张着嫩生生红艳艳的小嘴“吐”出白液,缓缓地在股缝里流着,湿得淫乱。
  
  荣石摸着许一霖滑腻丰盈的臀肉,爱不释手,又掐又揉。许一霖还在敏感时候,白桃般的臀肉轻轻发着颤,被蹂躏得可怜。
  
 
  
  
  
  
  未完待续
  
  

Chapter Text

  许一霖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的石头入了梦来,安心的同时也大胆许多,主动凑过去,伸出粉嫩的舌引得石头吻得更深,吮吸着对方口内的微凉的津液,大口咽下,犹如干渴许久的旅人终于找到了可以救命的水液一般。
  
  听着梦里的石头,一遍又一遍地唤他的名字,许一霖满足得几欲落泪,更加热情地回应着石头的爱抚和亲吻。
  
  水到渠成的,两人肢体交缠中,热度节节攀升,许一霖乖巧地躺在石头身下,任他分开两条修长的腿儿,搭在腰间——
  
  “嗯……”
  
  许一霖被下身真实无比的饱涨感惊醒了,皱着两条眉毛睁开眼睛,这一看,差点没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荣石赤裸着身体,正俯在许一霖上方,精壮白皙的胸膛上肌肉贲起,英俊的眉眼写满了隐忍之色,见许一霖睁开眼睛醒来,窄腰往前一挺,将自己彻底送入身下人的体内。
  
  灼热的硬物如同一柄肉刃,破开后穴裹裹缠缠的软嫩肠肉,带起的酥麻感让许一霖猛地打了个颤,若不是咬牙及时,否则他喉间的甜腻呻吟不知有多婉转动听。
  
  荣石将自己埋了进去后,没有任何停歇,抓着搭在腰间的两条长腿,就往肉穴里猛插猛干,每一次捣弄都直抵穴心,操得许一霖紧咬的牙齿不敢松开半分,因为一旦松口,不是呻吟就是低泣。
  
  许一霖被下身蛮横的冲撞撞得身子歪斜,一身白皙的皮肉轻轻颤动着,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还在那张小榻上,身上原本盖好的被子被挤去了一角,皱皱巴巴地团在一起。
  
  许一霖眼都红了,不敢张开嘴,伸出胳膊去推荣石的胸膛,然而并无多少力气的推拒在荣石看来更像是欲拒还迎,沙哑地低笑一声,荣石下身动作不停,继续操干着越发顺从湿热的肉穴,上身低下,覆在许一霖身上,将那两只胳膊一并压下,调笑一般道:“是轻了,”粗长的阳物稍稍后撤,“还是重了?”劲腰一挺,又是一个深插,身下小榻发出咯吱的响声。
  
  体内要命的一处软肉被狠狠擦过,后穴痉挛一般收紧,紧咬着那根硬烫的肉棒不住地吸颤,爽得荣石从尾骨到后脑,噼里啪啦炸开了花,肆虐的欲望彻底爆发,荣石伸手将许一霖搭在腰侧的双腿拉起,扛在肩头,健壮的上身越发下压,几乎将许一霖对折一般。
  
  这个姿势让许一霖挺翘的臀部和荣石的下身更加贴合,一根孽物入得更深,许一霖胸腔里发出闷闷的“嗬嗬”声,高高朝天翘起的一双脚紧绷得差点抽筋。荣石一双大手揉搓面团似的,握着那两颗半圆又捏又掐,滑腻丰盈的臀肉从指缝里漏出一些,白得分明,红得艳丽。
  
  荣石原本黝黑清亮的眸子,此刻染上了层层叠叠的欲望,眼眸微眯,高挺的鼻梁上挂了几点汗珠,鼻翼翕动,俊郎的面容布满了餍足之色,唇舌逡巡领地一般在许一霖身上落下斑斑吻痕,又吸又舔,唧唧作响。
  
  许一霖依旧紧咬着牙关承受,不发出半点呻吟,眼圈红了一阵又一阵,一直打转的泪水却没掉下来,修长瘦削的双手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想要撕裂一般,骨节发白,凸起的筋络发青。
  
  胸口的一颗红珠被荣石咬了,许一霖即爽且疼,弓起身子,可倒像是把自己挺胸送出去一般,荣石满意地换了一边,叼着另一颗嫣红的奶尖,磨牙一般吃着。
  
  许一霖骨肉匀称,身子单薄但不弱气,筋骨柔韧得很,荣石越操越喜欢,禽兽心起,掰着许一霖柔嫩的大腿根,恨不得把自己那两丸沉甸甸的囊袋一并插进去,也感受感受那肉穴的湿热和紧致。
  
  许一霖腿根吃痛,后穴却收的更紧,体内也不知羞地窜上蚀骨销魂的快感。荣石埋在其间,感受更深,正要故技重施——
  
  许一霖实在是怕了,松开牙关,发出啜泣一般的哀求声:“轻点……疼……”
  
  荣石没做声,下身狠狠一撞,许一霖来不及反应,一声甜腻至极的淫声就叫出了口。
  
  “肯叫了?”荣石咬着许一霖的耳垂,声音含糊不清,灼热的呼吸打在许一霖敏感的耳际,让他有些不适。
  
  许一霖皱着眉头想避开,但却把颈子露给了荣石,荣石顺着颈线从耳根亲到脖子,让许一霖避无可避,只能闭着眼承受,脸上布满情欲的潮红,眼角眉梢却挂满冷淡。
  
  荣石看后心头一阵火气,一直凶猛插干的下身慢慢减缓了力道,抵着许一霖体内最敏感的地方,研磨一般用龟头顶着,周围被操开的肠肉密密地裹了上来,谄媚讨好地抽跳着。许一霖搭在荣石肩头上白嫩的小腿肚肉,也绷出了肌肉线条。
  
  许一霖发出难耐的啜泣声,圆圆的眼睛睁开,红着眼眶看着荣石,但不说话。他本想就这么闭眼承受过去,却没料到荣石连一个痛快都不给他。
  
  荣石就抵在那里不动,虽然额头上布满了汗水,额角也是青筋直跳,但还是较劲一般,居高临下地对许一霖道:“你说要,我就动。”
  
  许一霖又湿又软的眼睛里,有泪花不住地打转,他听了荣石的话后,细白的牙齿紧咬着下唇,咬出了一排牙印。
  
  后穴里绵密的肠肉抽搐一般绞紧着体内的阳物,亲密无间,完全看不出此刻两人正在无声地对峙。
  
  许一霖嘴角咬出了血印,荣石眼神一暗,深邃的眸子被寒冰一点点冻住。他不再言语,复又开始耸动着腰身,往肉穴里插。
  
  许一霖闭着眼睛,眼睫上挂着的水珠不知是汗是泪。
  
  这场情事有些久了,寝屋外间的小榻已经不堪重负,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咯吱声,混着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以及插穴的咕叽水声,一起传出门外,让外面漆黑的深夜,显得艳情浓艳。
  
  许一霖泄了两次身,打在两人的小腹间,被两具肉体上下挤压摩擦多时,此时已是泥泞不堪。搭在荣石肩头的双腿,已经无力地垂下,荣石置身在许一霖腿间,不知疲倦地挺腰猛干,纯粹的发泄一般,眼底冰凉一片,看不出情事中该有的一丝情意。
  
  许一霖身子软成了水,被荣石怎么弄也不会反抗,只除了始终紧咬的牙关,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荣石眼里闪过讥诮,退出许一霖的身体,硕大的阳物带出了丝丝银线——肏穴久了后的水,贲涨的茎身上青筋密布,伞状的蘑菇头被小穴吃得红艳发亮。
  
  肉穴被插久了,阳物退出后合不拢,虚虚的张着一只小嘴,红肿的肉环耷拉下来,肉穴口的皱褶被抚平了一般,暂时收不回去。
  
  许一霖已经迷乱的神智微微清醒了一下,失神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他现在看什么都是迷迷茫茫的一团,好像罩着白雾。
  
  他还没看清荣石的脸,下一刻就一阵天旋地转——荣石把他翻个身,摆了个跪趴的姿势,臀部翘起,腰身下凹,脑袋陷在枕头里。
  
  许一霖迷迷糊糊地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姿势,荣石捏着下身那根还没释放的阳物,在许一霖臀肉尖上画了画什么,而后又插了进去,抓着许一霖的胯骨开始抽送。
  
  跪伏后入的姿势让许一霖不好着力,几乎荣石插一下,他就往前耸一下,若不是被荣石捏着胯骨,否则定要撞到前面的墙板上去。这个姿势让许一霖细瘦的腰身越发不盈一握,光裸的背部上凸起的蝴蝶骨脆弱又美丽,荣石没有伸出手去抚摸,只是捏着许一霖的胯骨,单纯地干穴。
  
  许一霖迟钝的思维终于有了反应,他依稀记得,他看过的那些没有灵智的林间野兽,就是这般交媾的。
  
  许一霖模糊地觉得,荣石这么做,他不喜欢,可至于哪里不喜欢,他一时间说不清楚。
  
  许一霖捏着枕角,跪趴在小床上,红肿的臀部翘起,被身后的人一下一下撞着,乌黑的长发垂在脸侧,一抖一抖的。
  
  待到一声低吼响起,荣石泄在了许一霖身体里,而后,半分未曾留恋地退了出来,任由汩汩浓精从闭合不了的肉穴里淌出,再由发红的会阴处牵成白线蜿蜒流下。
  
  许一霖没了支撑,脱力一般歪倒在床上,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莹润白皙的后背上,一路向下,腰臀处布满斑斑红痕,尤其是一双原本白桃般的臀肉,此刻青红指痕遍布,仔细分辨,还有个发紫的牙印。然而更加凄惨的还是后股处那个小洞,红红肿肿的,被操得一时合不拢,荣石射在内里的子孙液,正在慢慢往外淌。
  
  被蹂躏过度的一具身体,情色无比。
  
  许一霖倒在榻上半天回不过神,任由自己身体赤裸着。荣石下床穿好衣裳,没再说一句话,离开了房间。
  
  过了片刻才积了点力气的许一霖,撑着手从小榻上坐起身,想下床打水给自己清理一下,脚一踩地,就虚软得直打颤,差点直接栽倒在地上。
  
  许一霖扯了一件外袍裹住自己,无力地坐在冰凉的地上,一只胳膊搭在榻沿,目光怔怔地看着不知名的地方。

 

  
  
  
  未完待续
  

Chapter Text

 许一霖身材瘦削,可是触手抚摸的时候,丝毫不觉得咯人,莹润白皙的一身皮肉会吸一般,让荣石搂着人在怀里,摸了一遍又一遍还不想放开。
  
  许一霖窝在荣石怀里,顺毛一般被摸得舒服,大眼微微眯起,在荣石给他揉了揉泛酸的腰部的时候,还哼哝一声,示意荣石继续。
  
  被这声颤音颤得心尖麻痒,荣石游移在腰间的手变得不安分起来,一路向下,掬水一般拢住两团绵软的臀肉,捏得情色。
  
  食髓知味的敏感部位这两天饱受疼爱,荣石揉搓臀肉的时候,周围神经被拉扯触动着,小小的肉洞开始不停翕颤,嫩生生粉艳艳的穴口好像会出水一般,有了点亮色。
  
  许一霖觉得再这样下去,这一天又要在床上度过了。荣石不知道是不是憋得太久,从那个晚上起,只要一有空闲就把他往床上带,明明今早才结束了一场情事,一个午觉睡完,荣石又开始想要了。
  
  念着之前他伤了荣石的心,许一霖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这不,他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两条长腿还是乖乖分开搭在了荣石腰间,将自己胸口上的两粒软珠也送了上去。
  
  ……其实许一霖这种“助纣为虐”的做法,在荣石看来,明摆着是“想要”。既然爱侣想要,如果拒绝了,那还有什么面子,荣石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这般想到。本着“满足”许一霖的心思,荣石动作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正要进一步深入的时候,就听得门外有人传报,说三小姐来了。
  
  许一霖一听,满脸通红地把挤在他腿间的荣石推开。
  
  一鼓作气,再而衰,荣石没有防备,被许一霖推开后,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半软下来的欲望。
  
  “等会儿。”荣石咬着牙回了一声,恶狠狠地扑上去咬了许一霖胸口一口。
  
  然而一点也不痛。许一霖好笑地抱着荣石埋在他胸口的大脑袋,捋着他的长发柔声道:“我又不会跑。”末了,承诺一般又加了一句:“等晚上……”
  
  最后三个字声音很低,可荣石还是听清了,这才满意地放开许一霖,扯过一旁的衣衫开始穿衣。
  
  许一霖乌发浓密,起身的时候垂下来,黑瀑一般,衬着白皙身子上的斑斑吻痕,惑人至极。
  
  荣石看着低头穿衣的许一霖,眼神有些暗。他的一霖,这个模样,不止属于他。
  
  人心总是不足的,得寸进尺莫过如是。得到了,就想独占,就开始不满足,就开始嫉妒曾经也得到过的人。

Chapter Text

  
  “哗啦啦”
  
  桌上的笔墨纸砚被尽数扫落在地,下一刻,一具汗液淋漓的光裸身躯被放置其上,被打开的双腿中间,一根火烫粗长的肉刃飞快地进出其间,抽插中带出浓浊的白液,蜿蜒地流在股缝里,滴答在深色的桌面上。
  
  书桌被闲置久了,桌面有些沁人凉意,交合情热的身体一贴上去,刺激得许一霖背部肌肉一紧,下身的肉穴也痉挛似的吃紧了埋在内里的肉根,一抽一缩,绞缠得荣石喉间低吼不断。
  
  “啊……一霖……真棒……”赤裸精壮的男性躯体挂满了汗珠,覆在许一霖柔韧白皙的身子上,随着下身的顶弄不停地砸落。荣石后背上全是刺目的红印抓痕,贲起的腰部肌肉不知疲惫一般地耸动,操得小穴水声噗溅。
 
  几天来除了必要的休息,两人就是如发情野兽一般在寝殿里各个地方交合,如果不是仙身,许一霖嗓子里早就发不出半点声音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
  
  “嗯……唔……唔……”受不住似的,许一霖低泣一声,“荣……石……”声音被撞得零零碎碎。
  
  荣石两手扛起着许一霖的双腿,搭在肩上,长腿韧带拉到极致,几乎是将许一霖对折了的姿势,股间门户大开,一对红润饱满的翘臀,如仙桃一般呈在荣石胯间,髋骨啪啪地打在上面,拍出了一层红白交错的肉浪 。
  
  已经靡艳红肿的肉穴,淫荡地吞吐着荣石被吃得水亮的阳物,小腹、会阴、后股处挂满了黏腻,但仍有一股又一股的精液随着肉棒的抽出,从后穴里溢出来,再被肉茎狠狠插进去,发出噗哧的水声,似乎那嫣红的小嘴里已经含满了淫液。
  
  无数次的情事让两人合拍到极点,肉穴里最敏感的地方被荣石毫不留情地抵住操干,舒服得许一霖尾椎发麻,眼睛发直,仰着头拉长颈线,发出湿透了,操软了的淫声,“啊……荣石……那里……”话没说完,他差点爽到把自己舌头咬到。
  
  乌黑的长发散乱在桌面上,被身体的顶弄一摇一晃地摆着,许一霖面色潮红,双目失神,赤裸的胸膛上,两点原本浅色的乳头被咬得红艳肿大,奶尖被吃得大了不止一圈,硬硬地缀在胸口上,如雪地里盛开的红梅,诱人采撷。
  
  在书桌上被操久了,汗液精液唾液混在一起,淫水流得太多,许一霖被冲撞得躺不稳,上身歪斜,下身唧唧的摩擦声大了起来,听的人面热心跳。
  
  “荣……石……嗯……不要……在这儿……”迟钝的羞耻心让许一霖全身都红了,他伸出手搂住荣石的脖子。
  
  荣石放下许一霖的双腿,环在自己腰间,就着相连的姿势一把抱起书桌上的人,许一霖被钉在了荣石身上,含在后穴里的肉刃又往里深了几分,插得许一霖低声惊叫,瘫软着身子发出抽泣般的声音,同时股间肌肉抽搐着收紧,谄媚地越发裹紧了,绞得本想抱他去床上的荣石紧咬着牙,转身直接将许一霖抵在木柱上,几乎是狠戾地操干了数十下。
  
  许一霖的脑袋软软地搁在荣石肩头,下身狂风暴雨一般的交合已经让他无力再思考任何东西,只能凭着本能发出湿润缠绵的呻吟声,钩子一般传入荣石耳朵,让他在许一霖的身体里硬得发疼,恨不得生吃了他。
  
  精液射在许一霖身体深处的时候,荣石觉得自己把灵魂也一并交了出去,大脑发空的快感下,荣石掰过许一霖的脑袋,找到唇瓣,凶狠地亲吻撕咬,血腥蔓延在两人口内,却不觉得有任何的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