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异海之王

Chapter Text

斯提沃特海如船员们口耳相传的另一个名字那般寂静:“止水海”,在大海上探索着的船员们期许着这样的名字能为他们带来安宁。但这就像是搁浅在沙滩边的海豚发出的不明所以长啸,永远只是一副刻在教堂顶层上的壁画,只存在于船员们的梦里。

入夜的斯提沃特海刮起了反常的暴风,那些妄图在今夜出港的船队无论是渔船或是战船都只得乖乖地停靠在港口边,任由翻起的海浪击打着它们潮湿的船身。船员们开心地在酒吧里彻夜痛饮,像是忘记无数个将要压垮他们双肩的明天那般,把朗姆酒深深地浸润进他们的骨髓与血液。

在海域风暴的中央,一只当有一整座宫殿那般巨大的海怪撕扯出不规则的漩涡,随着天空卷起的层云于海中猛地浮起。它当是居住于深海暗礁的居民,却有着狼一般突起的嘴,大得出奇的鱼鳍随着天空时而劈下的闪电若隐若现。它伸开普通鱼类在梦中也想得到的双手,伸长头朝它那双泛着深蓝色光芒的眼睛所死盯着的地方疯狂地嘶吼着。

刺耳的声响甚至在这暴风雨中的海域也显得尤为刺耳,跟随着音波的扩散,本就汹涌的海平面再次荡起巨大的波纹。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如方才从地狱中爬起的,魔鬼般的嚎叫。

那是一艘周身都燃起红色火焰的战船,在这漆黑的夜晚,那艘船变得愈发地显眼。而声音的源头则是来自于那根高耸的桅杆上,如果能够用语言形容的话…那是一具身着破损的海军服而浑身散发着火焰的骷髅。它张开它狰狞的嘴,以一种在地狱中受难千遍的痛苦朝海怪回应着。

那具骷髅的军服背后,熊熊燃起与周遭如地狱之火般丝毫不同的紫色火焰。而那紫色刚好清晰地勾勒出一朵鲜明的鸢尾花。

海怪用它那两颗如硕大的蓝宝石的双眼死盯着火船,而那具相交之下体积悬殊的骷髅未曾显露出惧色,用它那空洞的、可以称作眼睛的洞口打量着海怪。

它们之间的对峙、它们之间的嘶吼,并不能简单地定义为如两只争夺配偶权的雄狮那般。更妥当的形容反而更像两只睿智的螳螂,当一只失败之后,另一只会彻底地---吃掉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