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惩罚

Work Text:

惩罚

警告:OOC;RAPE;水仙

Jim咬着牙挣扎着撑起上身怒视凶手,餐桌被他摇动磨出巨响,绑在桌角的手铐将手腕勒出血痕,月光从未遮严的窗帘缝中弥散开来,照亮他漂亮的腰腹和胸膛上漆黑的纹身。Jerry抱着手臂站在阴影里,露出开心的笑容,观赏他无力的反抗。
特警很快就倒回去,仰躺在餐桌上喘气,他喝了太多酒,脸颊和身体都透出诱人的红晕。Jerry还记得他在酒吧里醉的昏沉的模样,茶色眼瞳里的明光撑不了多久,让他无力推拒,盲目信任送上门的援手,漂亮的唇角勾出狡黠诱人的笑容,含着几分天真如同无知孩童,引得恶徒无法移开目光。
Jerry压住Jim胡乱蹬踢的双腿,屈起手指轻轻刮挠他赤裸的小腹,青年因凉意瑟缩了一下,而下一刻喷涌的怒火和生命的甜香散发出同等的诱惑,Jerry在解开他皮带搭扣时忍耐的咽下唾液,抑制住内心冲动的渴望。
他的小警犬还处在醉酒的晕眩中,不知恐惧,满心愤怒,灵巧的舌头卷出模糊不清的咒骂,Jerry干脆爬上狭小的餐桌,坐在Jim的胯部,抚摸他的身体。不自觉伸展的尖爪在漂亮的躯体上留下渗血的抓痕,换来几声含着痛楚的颤抖呜咽和再次高亢的怒斥。
“嘘……你是觉得冷吗?Jim。”苍白的吸血鬼摩擦着猎物的咽喉,冰凉的手指将特警冻的瑟缩,“别担心,很快就会热起来。”
他用了点力压制他的宠物,将好不容易褪下的长裤扔到地上,金属扣撞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Jim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了危险,而Jerry抓住他的长腿,轻松的像同幼犬玩闹般镇压他的反抗。青年挣扎着,早被锁住的双手拉扯手铐撞出清亮却无用的抵触。Jerry拉高分开Jim的双腿,任他抵在自己的臂弯里。他俯身吮吸Jim身上的血痕,舔舐溢出的血珠,口齿间充溢腥甜使他愈发饥渴,但还是忍耐着撕开润滑剂。
在他将冰凉的液体胡乱抹上Jim的身体时,青年终于吞下诅咒改为服软的哀求,而Jerry哼着记不清来源的曲调做着扩张,嗅得到Jim惊惧下深藏的怒火,将他的拒绝全当做诱惑。
“你怕疼吗?亲爱的。” Jerry没指望得到回答,他紧紧抓住Jim的腰肢,刺进了他的身体。
特警发出一声惨叫,睁大了双眼,瞳孔在黑暗中猛缩宛如针尖,身上漂亮的薄红在哀鸣中全部褪尽,让他看起来近乎惨白。Jerry的润滑明显太过糟糕,更何况Jim一直绷紧了身体。但他丝毫不顾及承受者的感受,毫无技巧的抽插着,只为满足自己,每一下都撞到深处。Jim发出饱含痛楚的抽泣,猛地挣扎起来想逃离他的钳制,而反抗很快就因疼痛变得虚弱。Jerry亲吻他被自己咬破的嘴唇,抿去溢出的鲜血,青年在他怀中颤抖得几乎抽搐,轻轻挣扎着想要蜷缩起来,本作束缚的手铐反而成了依靠,让苍白发凉的指节得以虚握在金属上,得到支点不至于滑入深渊。Jerry轻声发出无用的安抚,看着Jim几近委屈的哽咽着,暖色的眼瞳浸没在泪水中,被沾湿的睫毛轻轻颤动,眼角都漫上一丝鲜红。
“好……痛。”Jim断续地向他倾诉,太过疼痛而神情麻木透出茫然,Jerry忍不住想心生愧疚,放轻了动作,轻轻抹去Jim额上的冷汗,亲吻他的耳尖,温柔的揉弄腰上被自己掐出的淤痕,甚至替他松开了手铐。
“好孩子。”
Jim闔上双眼,轻轻喘息只想远离折磨,他在Jerry再次深入时吐出极轻极快的拒绝,身体颤抖但再无反抗,甚至强迫自己松懈。而Jerry的动作堪称温柔,仿佛之前的暴行并非他所为。他在Jim的体内探索,很快找准了敏感处,每次抽动都温和的磨蹭碾磨,等待青年缓过气来,完全适应放松。
终于他听到哽咽中夹杂因快感而溢出的呻吟,Jim抓着Jerry的肩膀,指尖浅浅的刺在苍白躯体上浮现的青色脉络上。Jerry吻他,轻轻拉扯他柔软的舌尖,凝视他半睁的失神双眼,遗憾的发觉那片温暖的茶色中映不出自己的倒影。Jerry不满又无奈的继续撞击着Jim的身体,直到将浊液尽数送入他身体深处。
Jim再说不出诅咒,他身体覆上情欲的粉色,半勃的欲望抵在他和Jerry的小腹间。Jerry干脆的退出来,将他的大腿架上自己的肩膀,而后埋首在他双腿之间。Jim发出几声啜泣,还打着颤的手轻轻绞住吸血鬼的头发,Jerry收敛了齿尖安慰他的欲望,经历疼痛和爱抚后的身体温顺而敏感,Jim被他的舔弄刺激的想合拢双腿,柔嫩的内侧皮肤夹住了Jerry的脸。
“别急。”Jerry发出含糊不清的安抚,轻轻分开Jim的双腿,他经验称得上丰富,没花多长时间就让Jim释放在了他口中。Jerry挣开Jim的手站起来,带着恶作剧的心态让特警看着他咽下浊液,看着Jim的脸颊浮上渐深的红晕,终于有了些许血色。
Jerry把他从餐桌上抱下来,忍不住摸了把他一片狼藉的臀部,万幸顺着大腿淌下的液体中没有鲜血。Jim的小腿还在抽搐,屈着膝没法站稳,又强硬得拒绝Jerry的拥抱,吸血鬼只得架着他慢慢走向浴室,将青年泡进热水里,替他按摩紧绷的肌肉。
他凑过去亲吻Jim的脸颊,被特警凶狠的推开,Jerry干脆的捉住Jim的手腕,轻轻啃咬着紧贴脉搏的皮肤。他放低了身体,假装可怜的凝望Jim的眼睛。
特警注视着他比人类大了一圈的黑瞳,终于发出沙哑的回应,“没有下次。”
“只要你不一个人去酒吧喝到烂醉。”Jerry还磨蹭着那小块皮肤,但并没有露出尖齿,“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
Jim皱眉吐出一声叹息,只想泡进水里,直到热度退却,手指起皱,然后躺倒床上,祈祷在休假结束前身体能恢复,而Jerry锲而不舍的骚扰他,又不肯真的咬下去。他无奈的将吸血鬼的脑袋按进水里压在自己的胸膛上,轻声要求,“只要你不会喝到一半跑去找别人。”
Jerry在水里露出笑容,吐出一串气泡。他捉着Jim的腰腹拥抱他,在他背上胡乱画圈,许下承诺。